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重生之名门贵女小说完整版,重生之名门贵女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名门贵女

状态:已更新99.6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0-31 14:17:01

简介:她温婉可人,才满名城,却被她从小敬爱的父亲和对她慈爱有加的继母下药毁去清白,把她当礼物送人只为了换取一颗药丸。  以为姐妹情深,却最终死在姐姐手里。  情深意重的夫君和姐姐一起把自己和姐夫送上床,只为了却姐夫多年的心愿换取更多的权势。  怒火之中,嗜血锥心之痛,她以血起誓若有来生定让他们血债血偿。  重生归来,这一次她要撕破他们的面具,让他们虚伪的面容大白于天下。  亲爹不喜?…

重生之名门贵女免费阅读

重生之名门贵女免费阅读第1章 芳逝

  鲜花盛开的五月。

  威远侯的府邸,后院却修葺甚是精致的小院子里,院子里种植着蔷薇,在五月的阳光下怒放着。院子里不似其他院子那般热闹静悄悄地似乎能听见微风拂过鲜花树木的声音。

  明慧眼神空洞地躺在床上,被褥凌乱,明慧白皙如玉的皮肤上青紫痕迹斑斓,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流出。

  不知躺了多久,明慧没有开口唤人,自己慢慢坐了起来,拉过丢在一旁的衣物抖着手一件一件自己慢慢穿戴好。

  走到菱花镜面,明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是在姐姐威远侯府的客房。

  为何,为何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何会和自己的姐夫威远侯?

  自己怎么面对自己的夫君?明慧扭头看向被威远侯崔觐丢弃在地上的金簪,眼睛坚决地看着尖锐的簪子。

  没有颜面回去见自己的夫君,还不如就这么死了以示明志。

  明慧缓缓起身,朝簪子走去,捡起簪子朝着自己的脖子刺去,血滴如鲜红的珊瑚一下就冒了出来。

  不对!疼痛让明慧似乎让明慧想到了一些蹊跷。

  明慧皱眉,收回了手。

  不对劲。

  自己的丫头呢?刚自己那般求教,却不见自己的丫头,也不见威远侯的人,客厢房虽然就住了自己一个人,不过伺候在这客厢房的丫头婆子们呢?

  姐姐说身体不好,甚是想念自己,想接自己过来小住两日。今日,在姐姐那喝了茶。

  回客房没多久就口干喉燥。

  口干喉燥?明慧揪紧了金簪。

  那茶有问题,在姐姐那喝的茶。那今日是姐姐她下的套?

  明慧脸色一白,一股冷意从背脊处升起。

  姐姐她怎么会?明慧颤抖着紧握着双手。

  “妹妹。”门外的声音响起,“听人说你身子不适,现在感觉怎样?可要请大夫?”

  身子不适?这客房动静这么大,云雨过了这么久了才出现,明明就踩着点过来的。

  明慧把颤抖着双手缩在衣袖内,转头看向进屋的明玉。

  明玉身着红色的襦裙,衣袖裙裾处用金线和银线绣着祥云和花朵图案,头梳着百合髻,头上缀着红宝石的步摇随着她的脚步一步一摇,甚是优雅灵动。

  身后跟着丫头绿莹和绿篱。

  明慧看着明玉带着笑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忍不住让后退了一步,明慧缓缓抬头凝视着她的双眼,“姐姐,你给我下药?”

  声音轻飘飘的,语气很是肯定。

  明玉与她对视了一眼,拿出帕子捂咯咯一笑,说道,“妹妹你与侯爷以前也是有婚约的,今日了了以前的夙愿,不也是美事一桩。”

  “姐姐,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我是你亲妹妹啊。”明慧盯着她,痛心说道。

  “姐姐?”明玉轻蔑一笑,“我哪来的妹妹,告诉你范明慧,我只有哥哥和弟弟,从来就没有妹妹。”

  “你!”明慧狠狠地看着她,“你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对我,我家侯爷会为我讨个公道的。”

  “你?妹妹你不过是人家一个妾而已。”明玉扬眉,“范明慧,你今日不会天真的以为你家侯爷会为了你这么一个玩物而跟威远侯府交恶?”

  “而且!”明玉扫了她一眼,伸手直直地指向明慧一笑,“今日这一出,你以为你家侯爷不知道?”

  柳恒之,他知道这圈套,还让自己来威远侯府?明慧面如土色地往后退了一步。

  明慧手微微发抖,咬了咬嘴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啧啧。”明玉轻轻拍手,“范明慧,实话跟你说了吧,你不过是柳恒之亲自送来的一件礼物而已。”

  明玉微微低头吹了吹指甲,笑道,“范明慧,你太天真了,前途和女人谁更重要?更何况这女人不过是玩物的妾而已?聪明人都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明慧脸上仅存的一丝血色褪得干干净净,道,“不会,侯爷他待我情深意重。”

  “情深意重?”明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嗤笑地看向明慧,“待你情深意重?你抬去庆元侯府。”

  顿住微扭头问道,“绿莹,妹妹她去庆元侯多久了?”

  “回夫人话,六年了。”

  明玉摇头看向明慧,“六年前,你不过也是父亲送给当时还是庆元侯世子的礼物而已。”

  明慧脚步一软,忙伸手扶住了桌沿,“你说父亲他。”突又摇头,“不是这样的,恒之与我情投意合。”

  看着面如土色的明慧,明玉得意地朝她走了过去,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范明慧如果我是你,早在六年前就一根绳子了结了自己去,呀,瞧我这记性。”

  明玉起身拿出帕子擦了擦刚摸过明慧下巴的手指,道,“也难怪,当年的事你也不知道,只当自己是邂逅了文采出众的才子。”

  明慧听着她的话,有不详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就要破茧而出。

  才子佳人。

  明慧似乎全身的力气一下被抽走。

  “如果没有父亲和母亲的谋划,妹妹你能在自家后院巧遇庆元侯?”明玉笑意盈盈地看着明慧解释道。

  “这不是真的?”明慧摇头,突摇头,否决道,“不会的,父亲母亲不会那么做的。”

  “哈哈哈。”明玉哈哈大笑,“父亲母亲?那是我的母亲,你的母亲芳菲郡主是父亲当年亲手下的毒,父亲会喜欢你。这个他恨的女人生的女儿?”

  父亲恨亲生的娘亲……芳菲郡主?

  “你不过是父亲送给庆元侯的礼物而已。”明玉轻蔑地暼了她一眼,轻启红唇。

  不过是送给庆元侯的物品而已!明慧耳边回荡着这句话,心似乎被利剑穿过,一丝腥甜从喉间涌起,她从小到大一直敬重的父亲,虽然不亲近,可那也是自己从小尊敬的父亲啊!

  “父亲……他为何如此对我?”

  明玉斜睨了她一眼,说道,“因为柳恒之手里有一颗归元丸,而弟弟需要归元丸。”

  只为了弟弟范琦,把自己送给了别人做礼物换取一颗归元丸。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