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古穿今之甜妻小说完整版,古穿今之甜妻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古穿今之甜妻

状态:已更新119.2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9-30 12:49:03

简介:新书《呆萌写手纪事》女主呆萌欢迎围观,求推荐票谢谢支持!——————————林星云重生穿越在一个刚结婚半年,心里却没有丈夫的女人谢瑶珊身上!作为一个掌管一宫的皇贵妃,对于这种成婚了还想着别的男人,简直不知羞耻。更何况这个男人对她死心塌地,千方百计求娶而来,而她作死的在成婚之后还在帮别的男人做事!林星云只想说:“有多远滚多远,既然你不要,那么我要!”“想我前世嫁了一个狼心…

古穿今之甜妻免费阅读

古穿今之甜妻免费阅读第1章 身死

  她本是武将嫡女,奈何只因11岁上街打抱不平冤枉了人,从而喜欢上了那个温文尔雅、君子如玉被她打的贵公子,谁知这只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人人都说在爱情里先爱上的注定要受到伤害的,她也不例外,为了那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人,她渐渐改变了自己:

  听爹爹说他是皇上,她想她贵为将军府嫡女,嗯、身份不差;

  听说他后宫佳丽无数,没有一个得宠的,宠的最长一段时间的是一个会刺绣的美人,因为他喜欢穿精致的里衣;

  从此她缠着爹爹找人教她刺绣,京城最有名的绣娘已经40多岁了,

  眼睛都有点模糊了,都被请来教了她整整7年,像她这样舞枪弄棒快10年的女汉子,突然去拿针捏线,真是要命哦,爹爹心疼的要命,

  爹爹除了要她练武,别的什么都不要求,现在为了一个臭小子他都靠边站了,没办法,好在颇有成就,学好第一件衣裳就是给爹爹做了件长衫,爹爹笑得合不拢嘴,直嚷嚷,没白疼你;

  听说他喜欢温良贤淑,六艺俱全的才女,她逼自己拼命去学,礼、乐、御、数、书、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简直把自己逼疯了。

  但诗词歌赋还是不理想,可能武女没有那细胞吧;

  再次出来逛街放风的时候,她已经学的像模像样了,可能世代武将普遍身高,13岁都有一米七了,只是身子看着太过单薄,胸前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

  学着礼部尚书家的千金小姐的姿势,妖娆漫步,只见她有着一张犹带天真气息的脸蛋儿,与童稚未脱的五官,皮肤白里透红带着青春特有的张扬的气息。

  饱满的额头下略显英气的眉毛更显得皮吹弹可破,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是圆溜溜的十分可爱,宛如扇子般的睫毛扇啊扇的好似在对人撒娇一般,端正挺秀的鼻梁下一张樱桃小嘴说有多甜蜜诱人就有多甜蜜诱人;

  精致的锁骨下一块颜色如墨的莲花型玉佩挂在颈项之间更显得肌肤凝脂如玉,黑白立显。

  换上一淡粉色的长裙,上配一件素淡的白纱衣,亦是标准的秀女妆,极为淡雅的装束,风吹过,稍显单薄;指若削葱根,手如柔荑,无意识的滑过胸前的玉佩。

  据爹爹说这是家传的宝贝,由于他是爹爹45岁才有的唯一子嗣,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心肝儿啊,娘亲在她出生第3天(即熟称“洗三礼”)过后就带有遗憾的郑重其事的交代丈夫要好好照顾好他的小囡囡,所以这些年将军府里除了她没有半个女主人。

  这才养成男儿性子,要不是遇见了他,她想他半点都不会改变。

  但是她不容人的性子调~教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改变,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敢跟她抢,皇上她也要,只是表面姿态还是要做的,她想等她入宫的以后就是她进攻的时候。

  她要让那些后宫的女人们好看,都是些弱质女流,不堪一击,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有阴谋论这一说,导致她吃亏到丢掉性命。

  “你真的就这么狠心?”

  青螺眉黛长,弃了珠花流苏,三千青丝仅用一支雕工细致的梅簪绾起,淡上铅华。

  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有一股巫山云雾般的灵气。此刻林星云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挂满了泪痕。

  “你以为皇上是真的爱你?别做梦了,皇上他呀,爱的是我,你只是个替代品,懂不懂?要不然你以为那个疼你入骨的父亲是这么死的!”

  一身水绿色的印花锦缎纱衣,围着白狐围脖,脚上穿着同色的绣花鞋,外罩件银紫色的兔毛斗篷,头上简单的挽了个发髻,簪着支八宝翡翠菊钗,犹如朵浮云冉冉飘现。通明的灯火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廓,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巧笑倩兮间,只觉玉面芙蓉,明眸生辉。

  可是在这严寒的冬季,这张脸显得咬牙切齿,扭曲极了.

  “他是我亲眼看着受刑而死的,是皇上亲手送去地狱的,死的时候,啧啧啧,脸色扭曲,痛苦的不成人形一直喃喃的说我错了,哈哈哈……”

  “不,我不相信,澈你说,你告诉我啊,我爹爹他没有死,他只是失踪了是不是?是不是?”

  林星云的声音凄厉,不停地重复,只想在他眼里看到否定,她眼里透着伤心、绝望、还有一丝期待。

  其实她心理已经相信了,可还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抓着龙袍的手指青筋突露,仿佛下一秒就把衣裳给扯下来一样。

  看着这个她相互飞燕传书爱恋了7年才如愿以偿入宫陪伴他的男人,还是那么的丰神俊朗,,剑眉横飞,眸若瀚海,鹰鼻高挺,组合在一起好看的让她都忘了爹爹的失踪,可是回报她的是什么?绝望!!!

  这个她满心痴恋的男人,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眼里满含嫌弃,嫌弃她的粗鄙,可是这不是他说的吗?希望看到她的真性情,喜欢她说真话.

  将近30岁没有一个孩子,他说不希望有孩子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以前有多宠她现在就有多狠对她,她扬起眼中带泪的脸还有一丝丝的期待,期待着他的否定.

  “是不是,你说过会帮我把我爹爹找回来的?”

  在宫里呆了10年,有一颗单纯小白兔的心也被染黑了,只是爱他的心不知不觉就变得是占有了,她不喜欢她的所有物被觊觎.

  所以在皇上看不见的地方,她变得心狠手辣,连无辜幼儿也不放过,藏得好生出来的也不是没有,当然也吃过很多亏,不过当时皇上宠着,谁也不敢说什么.

  现在只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啊!

  “他死了。”

  平平静静的一句话把她打入深渊,抓着龙袍的手无意识的放开,没有力量的支撑,人也随后倒,在旷野的走廊上发出一声“嘭”响,也摔掉了她对他的一切爱恋.

  望着走廊上的宫灯,回忆如走马观花般涌现,他的笑,他教她练武,他满含眼泪送她入宫…..

  林星云突然觉得,这17年她得到了什么?连70多岁最爱她的爹爹也不在了,对皇上的爱恋如过眼云烟般飘过,她躺在地上声音清冷孤傲,平平静静.

  “是因为我爹不愿意交出兵权吗?”

  “是。”

  声音无所谓,依旧冷清。

  望着发皱的衣角,眉头紧锁。

  “我是独女,我爹只是怕我在宫里孤立无援,才留部分兵权在手上,这样也不够吗?天下太平了,我爹也没用了是吗?呵呵……真是‘狡兔死,走狗烹’啊,哈哈哈哈……”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她一头青丝渐变白发,声音凄厉而高昂,似乎要穿透高空到达云霄。

  天空突然雷声轰轰,像似在作别。

  “把她带到凤栖宫,看管好,等候处置。”

  他似乎有些恼怒她说的话,也害怕起来,不愿见到满头白发的她,大甩了下衣袖,转而走开。

  “等等我啊,皇上。”声音的主人好像被林星云的笑声吓住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连忙跌跌撞撞的跑去追皇上了。

  “娘娘,得罪了。”一个侍卫说道。

  回到凤栖宫,她翻出18岁大婚时的嫁衣,是罕见的正红色.

  她不是皇后,却是以正妻之礼迎如宫门的皇贵妃,原本一国家有皇后就不应该立皇贵妃的,可她觉得这是他对她的喜爱,殊不知这只是为她树立更多的敌人,让她好快速的依靠他而已。

  她也不想想,哪有正妻还在,却以正妻之礼迎入宫门的皇贵妃娘娘,还是爹爹劝的对,可自己那时候不听啊,满心都是‘皇上要娶她’五个字沾满了,如今想想真是讽刺呢?

  虽然他有正妻,大婚之日,文武百官,齐聚大殿朝拜,皇后却暂避锋芒,她得意,她骄傲,从此宫里就是她一言堂。

  这些仿佛都只在昨天……

  连爹爹留给她的后路兵权都被收走了,爹爹也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处置了。

  往后堂走,有个汉白玉的大型浴池温泉,皇上特意为她修建的,足足用了5吨的汉白玉,可见她当时的受宠程度.

  现在看着这些,就好像是对她的讽刺。

  光脚踏在满是冰凉的汉白玉上走进浴池,漫无表情的慢慢洗浴,好似要把这十几年的心理污垢都洗干净.

  洗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她满是欢笑的穿着衣服出来了,好似像在说‘爹爹,你的小囡囡来了,你等等我,我还是以前的囡囡,你在教我练武啊,等我换上最漂亮的衣服,等我啊。’

  不紧不慢的穿上大婚时的嫁衣,仿佛结婚就在昨天.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岁月好像格外的垂青她,像是二八年华的脸,却有一颗苍老的心,满头白发,眼含沧桑,装扮好后静静的躺在床上.

  左手中握着家传莲花墨玉玉佩,右手张开手中一把精致的匕首,脸上满是笑意,右手却狠厉而又决绝的插入心脏,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抹杀掉她对皇上的爱恋和对爹爹的愧疚,用全新的自己去找寻爹爹…..

  眼睛安静的闭上,没有看见沾了她鲜血的莲花墨玉佩一闪而逝的绿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