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主角叫苏沫傅圣杰小说(夺妻掠爱宠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晨曦启明的一本新书《夺妻掠爱宠上瘾》,主角是苏沫傅圣杰。主要讲述了:他……他只是讨厌,有人敢随意逆他的意思而已!冷汗混合着温热血液从苏沫僵着冷笑的脸上滑落。她唇角勾起凉薄轻视的淡笑,字字如刀:“我的死活,与你有什么关系?”傅圣杰垂着头,那双黑沉如墨的眸中满是恼怒。他深…

主角叫苏沫傅圣杰小说(夺妻掠爱宠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夺妻掠爱宠上瘾》免费试读第29章 这是沈悦应得的报应!

他……

他只是讨厌,有人敢随意逆他的意思而已!

冷汗混合着温热血液从苏沫僵着冷笑的脸上滑落。

她唇角勾起凉薄轻视的淡笑,字字如刀:“我的死活,与你有什么关系?”

傅圣杰垂着头,那双黑沉如墨的眸中满是恼怒。

他深深凝视着女孩却始终保持着沉默。

血腥味萦绕周在,渐渐充斥着他的整个鼻腔。

熟悉的场景,仿佛一瞬间将他拉扯回了五年前!

累……好累啊,苏沫眼前一片灰暗。

她只觉得眼皮上好似被覆盖上了一层黑纱,周遭一切都变得模糊重叠。

周身麻木的感觉驱散了一波又一波的疼痛。

苏沫心中却已经全然释怀,其实想到头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那样至少可以跟随着妈妈一起……

她的头渐渐变得昏昏沉沉,思绪混沌。

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她推入深渊地狱,蒙上了她的双眼。

苏沫感觉眼皮如同千斤重,根本睁不开……

等她再醒来时,已经是三日后。

苏沫被束缚带捆邦在病床上不得动弹,看起来活像是木乃伊。

还活着……

为什么还活着啊!

“苏小姐,您醒了,先吃东西吧。”左毅说话间,眼神扫视示意,立在病床边的女佣人端起插着吸管的牛奶。

轰隆!

苏沫闷闷的脑子,陡然炸开。

她脑海中不断地重复播放着一个画面。

母亲许兰君用沾着温血的手,轻抚着她的脸——“只要小沫能够幸福……”

幸福,多么奢侈的词语。

妈妈……小沫,真的好想你,不想你离开……

苏沫猛地心口一紧,窒息的痛如汹涌潮水一般涌来。

她哑着嗓子,酝酿着压抑着痛楚。

好半晌,她才鼓起勇气看向左毅,惊慌发问:“妈……我妈呢?”

左毅无奈地垂下眼帘,未立刻回答女孩的问话。

他思量了下,眼神余光看向vip病房一角。

半晌。

左毅似得了什么命令,眼神一闪。

这才缓缓侧头,小心翼翼地望向苏沫,低声汇报道:“苏小姐,请放心。苏夫人已经安葬在滨海墓园。”

闻言,苏沫瞪大双目,不可置信地摇头,挣扎得病床都在摇晃。

“不……不可能,你骗我!你在骗我,对不起?”

嘴上虽这么说,但她的心中却早已经知晓真相,只无法接受罢了。

“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女孩痛哭流涕,眼中盛满了怒色。

“左毅……”

苏沫用沙哑的嗓音,哀求般呼唤着左毅的名字。

突然。

一道冷厉的视线,从病房阳台门口透射而来。

傅圣杰靠在门边,淡青色的烟雾缭绕,熏得他眼神有些无光。

男人不紧不慢地掐灭了指尖的香烟,细细打量着苏沫那痛苦无比的样子。

他应该高兴才对,可为什么……

为什么有些东西,仿佛不受掌控地在心间破土发芽?

傅圣杰深抿着薄唇,整张脸藏在阴影中,瞧不清喜怒。

一旁。

左毅脸上闪过一丝冷色,但心头却有些同情苏沫的遭遇。

眼泪早已彻彻底底地模糊了视线,感受到这一抹冷戾打量,苏沫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

她眨了眨眼睛,努力隐忍着,逼退眼底的泪花。

终于眼前清晰了不少,她以眼神余光,愤恨不平地冷瞪了傅圣杰一眼。

那清澈的眸子里面藏着的是……

是恨意吗?

傅圣杰心头如藤蔓一般攀升起一抹不满。

他轻蹙眉头,危险地眯着黝黑如耀石的眸子,想让自己能得更清楚……或者只希望瞧见心中想看到的答案。

没错,那眼中,的确盛满了恨不得将他骨血分离的恨意。

傅圣杰心头不可控制地咯噔一声,血液空窒的抽痛隐隐约约传来。

“傅圣杰,你不得好死……”

苏沫冷笑着侧头,咬着牙瞪着傅圣杰,怒气爆发道:“我早说过,当年的事情是沈豪庭一手策划的意外车祸!”

她奋力挣扎着,捆邦带都被勒成了一条粗线,却仍旧不觉疼痛,只恨自己弱小,不能跳起来掐死傅圣杰这个魔鬼!

可女孩早已失去一切,无依无靠,甚至连人生自由都被剥夺。

她此刻只能无力地撕心裂肺地吼叫着:“为什么你就是不肯信我?”

“为什么害得我爸爸跳楼自杀还不够,还要用那样残忍的方式,折磨害死我妈妈?”

她仿佛不畏惧任何疼痛,任由血痕深深箍入白皙手腕。

只恶狠狠地咬牙切齿:“我妈妈她……肝脏、肾脏,全都不见了!”

“傅圣杰,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你好狠毒的心!我恨不得你立刻马上去死!”苏沫双目赤红着谩骂着。

刺耳的辱骂,使傅圣杰缓缓昂首,露出布满阴沉森冷的邪魅俊脸。

他冷冷嗤鼻,长腿一迈靠近苏沫。

刹那间。

男人猛地抬手,强势地一把钳制住苏沫的下巴,冷冷质问:“你的话与档案证据,那个更值得相信?”

说完这话后,傅圣杰冷戾地望着忽得安静下来,一声不吭的苏沫。

病房里一片安静,直到苏沫扯着逐渐苦涩一笑。

她眼帘低垂,浑身都在颤抖,只因为这曾经她爱过的男人,一言一行,实在是好笑啊!

“在我眼中,沈家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女孩笑得疯狂,愤怒地拔高声音,吼道。

自作孽?

蹭!

傅圣杰怒不可遏,耳侧嗡嗡作响——

仿佛周遭一切声音、画面都被莫名诡异的力量抽离得好似复古胶片一般,失去一切色彩。

“闭嘴!”

他努力克制着熊熊燃烧的怒火,不让自己随意动手。

苏沫窥探到男人的神情,眼底闪过一道锐光,仿佛知晓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看着傅圣杰,沙哑得犹如碎玻璃划破声带般难听的声音传来:“我偏要说……”

“沈悦被撞成植物人是她活该,是上天给他们沈家的惩罚,是她应得的报应!”苏沫愤怒发声、恶毒地诅咒着。

傅圣杰面上瞬间覆上一层寒霜,那眼底更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下一秒。

他恶狠狠地用力,一如以往般捏着苏沫下颚,强逼着她侧过脸与其对视。

“道歉!”

小说《夺妻掠爱宠上瘾》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