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主人公叫苏元娇江卓昀的小说《惊世嫡后名动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惊世嫡后名动天下是由网络作者鱼二黛黛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苏元娇江卓昀。主要讲述了:萧诚屹进了宫。远远便瞧见屹立在宫殿群最中间的承乾殿,那是皇上的寝宫。高大巍峨,富丽堂皇,碧绿色的廊檐上勾勒着七彩花纹,璀璨艳丽,朱红色的墙壁和金黄色的瓦片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庄严而瑰丽。这是权利的…

主人公叫苏元娇江卓昀的小说《惊世嫡后名动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免费试读第26章 皇上敲打,一石二鸟

萧诚屹进了宫。

远远便瞧见屹立在宫殿群最中间的承乾殿,那是皇上的寝宫。高大巍峨,富丽堂皇,碧绿色的廊檐上勾勒着七彩花纹,璀璨艳丽,朱红色的墙壁和金黄色的瓦片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庄严而瑰丽。

这是权利的象征。

只有这个天下最尊贵的男人才有资格将其占为己有。

绝对的权利、数之不尽的财富、美丽知趣的女人、至高无上的地位是无数男人穷极一生都想要得到的,

而作为皇上的儿子,离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最接近的。

只要伸手就能触碰,只要努力就有可能得到。

萧诚屹乃皇上宠妃静皇贵妃之子,不是嫡子胜似嫡子,深得皇上宠爱,比皇上的所有儿子都更接近那个位置,他没有办法不心动。

萧诚屹眸光勾勒着巍峨宏伟的宫殿,心潮彭拜,火热得心都快要烧起来。

“诚王殿下,陛下已经在等您了,且随老奴来。”

承乾殿掌事太监王大有迎了上来,低声提醒了一句:“陛下心情不太好,殿下谨慎些。”

萧诚屹眼眸闪了闪,心中隐隐不安,他脸色凝重地点头道:“好,本王知晓,多谢王公公提醒。”

“老奴也是怕陛下心中不快,王爷请吧!”

王大有笑了笑,将萧诚屹迎进了殿内。

皇上果然脸色很不好看,萧诚屹才刚踏进大殿,刚要行礼,几本奏折破空而来狠狠地砸到了他的面门上。

萧诚屹心头一紧,连忙跪在了地上,视线扫到其中一本奏折是弹劾他的,其中列举了他的各项罪状,其中之一就是跟兵部尚书宋启勾结,企图扰乱朝纲。

“父皇,儿臣叩见父皇。”

萧诚屹磕了个头之后,才伸手捡起砸在自己面前的奏折,大致翻看了一下,全都是暗指他跟前些时日震惊朝野的贪污受贿买卖官爵案有关的。

垂下的眸色浓重得像是化不开的墨汁,他的心忍不住下沉。

虽然这个案子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他也没有让手底下的人贪污受贿买卖官爵,但涉事官员确实有几个是他的人,牵扯出来的人大多私底下跟他有来往。

父皇震怒,只怕是对他私底下的作为心知肚明了。

“你可真是朕的好儿子!”

皇上坐在上首的龙椅上,眸光沉沉地盯着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儿子,心里是失望的,失望之余愤怒更甚。

“父皇,这些都是无稽之谈,这些事并非儿臣所为,还请父皇明鉴。”

萧诚屹焦急道:“父皇,他们只是一些小官,虽贪污受贿,买卖官爵能捞一些不义之财,但儿臣乃是父皇的儿子,是我们大庆的王爷。自幼便得父皇亲自教导,眼界岂会如此浅显?还请父皇明察,还儿子一个清白。”

“你的眼界自然不会这般浅显,你若是眼界如此浅显,你便不配做朕的儿子了!”皇上冷声道:“你看重的岂是那等小钱,你看重的是朕屁股底下的这把椅子!”

“父皇,儿臣不敢!”

萧诚屹被父皇的话吓得浑身一哆嗦,惊慌失措道:“儿臣不仅是父皇的儿子,也是父皇的臣民,儿臣对父皇忠心耿耿,万万不敢有不臣之心啊父皇!”

“你是朕的儿子,朝中拥簇者众多,如今储君未定,你当真不眼馋?”

皇上眯着眼,冷哼道:“不仅是你,老三和远在北疆的老七,谁不眼馋朕屁股底下的这把椅子?但凡是有机会争一争的,谁又愿意退让?”

萧诚屹低垂着脑袋,后背已经惊出了一层薄汗。

即便知道父皇说的都是实话,但又有哪个皇子敢当着父皇的面承认自己有抢夺皇位的心思?

并且还是在父皇正值壮年,若是不出意外就还能稳坐皇位数十年的情况下。

“父……父皇……”

萧诚屹咬了咬牙,斟酌着正要开口,皇上就轻飘飘地望着他,问道:“听说你今日去丞相府下聘了,还欲娶宋启之女为侧妃?”

萧诚屹心头又是猛地一跳,被吓得浑身轻颤,一时间摸不准父皇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禀父皇,儿臣今日确实去丞相府下聘了,苏小姐下个月便及笄了,儿臣前些时日让钦天监看了日子,六月十八宜嫁娶。儿臣如今也十八了,母妃早早便盼着儿臣能早日成家,为我们皇室开枝散叶。”

“你十八了,确实不小了,诚王府后院也该有个能做主的人了。”

皇上轻叹了一声:“只是那丞相府千金才刚及笄,且苏相身边如今就这么一个孩子,若是这般早便嫁给你,只怕是苏爱卿和淑钰都舍不得。至于宋启,现如今朝堂上都说你跟他有勾结,恐有不臣之心,这嫁娶之事日后再提。”

大手一挥,皇上淡声道:“朕倒是觉得洛明侯之嫡女蕙质兰心,品貌端庄,赐给你做侧妃也不算辱没了你。既然你母妃盼着你早日为我们皇室开枝散叶,朕便替你和洛明侯嫡女赐婚,六月十八你便抬她进门吧!”

洛明侯……

乃是炎王殿下的表舅,自然是炎王的人。

洛明侯嫡女洛霓裳便是炎王的表妹,众人皆知,她心悦之人乃是炎王。

现如今父皇却将洛霓裳赐婚给他做侧妃。

这一番不仅是敲打他,也是敲打炎王。

萧诚屹挺直脊背,拱手郑重道:“父皇,儿臣尚未迎娶正妃过门便要册立侧妃不合规矩,还请父皇收回成命!”

“那你是想让洛明侯嫡女做正妃?”

皇上语气淡然道:“可是朕在你年幼时便先给你和丞相府千金赐婚了,如今让你另娶正妻更是不妥。”

萧诚屹愣了一下,急忙道:“父皇,儿臣并无此意,儿臣……”

“退下吧!朕还要处理政务,此事便这般定下了,朕稍后便派人去洛明侯府传旨。莫不是,你要抗旨不遵?”

抗旨不遵的名头扣下来,萧诚屹就算有再多不愿也不敢违抗了,他咬了咬牙,磕头道:“儿臣遵旨。”

“且退下吧!”

皇上大手一挥,伸手拿过摆放在另一边的奏折看了起来,一个多余的目光都没有再施舍给萧诚屹。

萧诚屹站起来,行礼:“儿臣告退。”

皇上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头也没抬。

走出承乾殿,萧诚屹只觉得心中止不住地发寒,冷得他血液皮肉都泛着冰冷,即便是耀眼的阳光照着,他都觉得浑身发冷。

“殿下,皇贵妃娘娘方才派人来过,让殿下您跟陛下说完话便过去一趟。”

王大有小声说:“娘娘很挂心您。”

萧诚屹咬了咬牙,眸色沉沉地扭头望向王大有,淡漠道:“本王今日有事便不去了,你差人去告诉母妃,本王改日再进宫向她请安。”

王大有有些迟疑:“这……”

“照本王说的做。”

萧诚屹斜了王大有一眼,态度强硬不容拒绝。

他如今心绪烦乱,是真的不想再去听母妃絮叨了,母妃到底是个女人,眼里就只有裙带关系。

近一个月来他每次进宫请安,母妃都暗示他早些迎娶宋家女,甚至连另一位侧妃人选都已经替他定好,让他实在烦闷。

他是有夺嫡之心,也并不觉得为此多娶些女人有何不妥,但太过急躁便显得野心昭著,难免落人口实,也会惹得父皇不快,反而得不偿失。

王大有摸摸脑门,只觉得头疼得很,轻轻地点头之后,行礼道:“老奴遵命。”

皇上替诚王殿下赐婚之事快速传遍京都贵族圈,苏元娇晚上得知消息的时候有些诧异,她没想到皇上竟然会给萧诚屹赐婚,且诚王迎娶洛霓裳进府的日期还定在六月十八,这是萧诚屹准备娶她的日子。

犹记得上一世,洛霓裳是嫁给了炎王做侧妃的。

婚后还给炎王生下了一双儿女。

现如今,倒是被赐给了萧诚屹。

想想苏元娇就觉得世事无常,实在有趣。

不过无论如何,萧诚屹跟她的婚事暂且搁置了,丞相府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只觉得晴空万里,空气中弥漫的花香都更醉人了。

相较于丞相府的晴空万里,宋府便是乌云密布。

宋启得知消息之后,气得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将桌上的茶盏尽数扫落,怒道:“御史台那些老匹夫一个个都盯着老夫,恨不得在老夫身上盯出个洞来,天天吃饱了闲得慌,就知道弹劾老夫,真是该死!”

最重要的是,还搞黄了他们宋家和诚王殿下的联姻,遭皇上厌烦。

他是真的气炸了。

“老爷,您莫生气,就算咱们宋家暂时不能跟诚王联姻,不代表以后不能啊!诚王殿下跟苏家的婚事不也搁置了吗?这还未娶正妻便先迎侧妃过门,不合规矩。何况那侧妃可是洛明侯的嫡女洛霓裳,洛明侯府跟炎王不是表亲吗?”

宋清绵的母亲叶繁珠笑呵呵地端了一杯茶递给宋启,温声细语地说道:“反正皇上暂时还没有立储之心,老爷跟诚王殿下太冒进了反而会惹得皇上不快。不若就缓一缓,等这一阵风头过去了再说也不迟。皇上这一番动作,既是敲打诚王殿下,又何尝不是敲打炎王。便连我这个深闺妇人都能看明白,何况那些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老爷莫急躁,左右诚王殿下都是最有资格继承大统的皇子。只要我们足够忠心,待诚王殿下登上那个位置便不会忘了我们宋家。”

宋启紧皱着眉头,接过茶喝了一口之后,冷静下来了,神色幽深道:“夫人所言极是,前些时日确实太冒进了。接下来,是该从长计议。”

“老爷明智。”

叶繁珠笑呵呵地又将一块香糯可口的糕点喂到了宋启嘴边,捏着嗓子娇嗔道:“老爷,莫要烦心了,快尝尝妾身亲手给你做的糕点。”

“夫人有心了。”

宋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将糕点含入口中之后抓住了叶繁珠的手,稍稍用力就将人拽入了怀中,叶繁珠笑得脸颊绯红,娇嗔道:“哎呀老爷,妾身只是喂你吃糕点,可不许这样的。”

宋启眸色幽深,哼笑:“哪样?”

伸手捏了捏叶繁珠,惹得风韵犹存的美貌妇人娇笑连连。

不远处的墙壁外,宋清婉只觉得如坠冰窖。

泪珠子跟断线的珍珠一样快速往下砸,桃儿心疼得心都要碎了,听着屋内越发暧昧的声音,低声劝道:“小姐,咱们先回去吧!待老爷有空了咱们再来。”

“嗯。”

宋清婉愣愣地转身,跟行尸走肉一样抬脚要走,叶繁珠的贴身丫鬟茉香上前,很是敷衍地向她行礼,抬着下巴哼笑:“二小姐,奴婢早就给你说过老爷跟夫人在忙你非不信,如今你既然听到了,便赶紧离开。若是打扰了老爷和夫人,可是要受罚的。”

“你!”

桃儿气得上前一步,要与茉香理论,宋清婉连忙拉住了她,咬牙道:“回去。”

桃儿急了:“小姐!”

宋清婉微怒:“我说,回去!”

“是,小姐。”

桃儿不服气,但还是垂下了脑袋,搀扶着宋清婉离开,茉香阴阳怪气地笑道:“嫡女又如何,没娘护着还不是跟平常的庶女一个样。”

宋清婉身子一愣,心中愤恨。

但还是忍住了,自娘亲去世后,不出半年父亲便不顾祖母反对将叶姨娘抬为继妻。

从此,她这个嫡女便过得十分艰难,比府中庶女也好不到哪里去。

即便有祖母护着,她也总是要吃些亏的,时日长了,她便也学会忍气吞声,不主动招惹叶繁珠和宋清绵了。

但受过的苦和罪她都一一记下,逮着机会都要还回去的。

走出去没多远,宋清绵迎面走来,她一眼就瞧见了宋清婉因为落泪而泛红的眼,立马笑呵呵地凑上去,冷嘲热讽道:“呦,姐姐,你怎么哭了?昨日不是还好好的吗?妹妹听府中下人们说姐姐这几日一直都在亲手绣制嫁衣,紧赶慢赶都赶出一只袖子了,怎么现在哭成这样了。莫不是知晓诚王殿下要迎娶洛霓裳撇下姐姐了,便伤心了吧?”

“宋清绵!”

宋清婉被戳到痛处,气得脸色扭曲,红着眼眶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姐姐,妹妹分明是关心你啊!你怎么能不领情呢?”

宋清绵捂嘴笑得幸灾乐祸:“姐姐这般疾言厉色,还真是伤碎了妹妹的心呢!不过姐姐放心,就算你不能如期嫁给诚王殿下,也还有苏元娇陪着你呢!被洛霓裳抢先的人可不只你一个,还有一个诚王正妃在前头受着!姐姐你就不要太伤心了。”

“妹妹与其操心姐姐伤心不伤心,倒不如好好关心你自己吧!你跟江二公子的婚期已定,妹妹却还未绣制嫁衣,莫不是对镇国将军府不满?”

宋清婉心中恼恨,却也不想在宋清绵的面前落了下风,冷笑道:“若是姐姐没记错,妹妹的婚事可是诚王殿下当着各家公子小姐定下的,妹妹这般不重视,莫不是也对诚王殿下不满吗?”

“宋清婉!”

宋清绵胸口被刺得泛疼,怒目圆瞪:“你别太过分!”

小说《惊世嫡后名动天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