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重生后还没报仇我就死了小说完整版,重生后还没报仇我就死了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还没报仇我就死了

状态:已更新48.2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2-05 01:04:00

简介:新文《神算萌妻,有点甜!》一场阴谋,她从名门正妻变阶下囚,一朝重生,总该让她们尝尝被人背后插刀的滋味。人前她是懦弱乖巧不受宠的景家九小姐,人后……她是被陆三爷捧在手心里步步为营算计来的小甜心,婚后小甜心变小辣妻,犀利霸道女王范,渣渣极品虐到手软,还有一大堆侄儿侄孙身前身后叫着叔奶奶,身为陆家历史上最年轻的老夫人,她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可是老公善妒成名,举国上下凡她走过的地方,雄性生物速速退散。…

重生后还没报仇我就死了免费阅读

重生后还没报仇我就死了免费阅读第1章 温域,你好狠的心

  “快看,她就是许至莞,是首富许家唯一的女儿呢,啧啧,许家怎么教出了这样一个女儿来……”

  “温少校这么一个正直的军人,怎么会娶了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简直是给男人拖后腿,要是我娶了一个这样的妻子,早就离婚了……”

  “是啊,身为温少校的妻子,竟然不以身作则,反而出卖国家利益,幸好温少校大义灭亲,没有包庇这个女人……”

  “这样的女人就该去死去死,不配做我们T国人,也不配站在温少校的身边,连景小姐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像景小姐这样的出生书香世家的女人,才配得上温少校……”

  “成了瘫痪还这么不安分,这种女人竟然还能活在世上,吃着我们T国的住着我们T国的却把我们T国卖了,简直不要脸……”

  要不是有警卫拦着,此刻的许至莞早已经被烂菜叶烂鸡蛋砸的遍体鳞伤。

  她戴着沉重的手铐安静的坐在轮椅上,听着上面对她的审判。

  周围是新闻记者和围观群众们,那些人一边骂着,一边拿手机拿相机拍着,像是要让她这个身负罪恶的人遗臭万年。

  她出身T国首富许家,十五岁之前的人生一帆风顺。

  然而从十五岁开始,她的人生就是挥之不去的厄运。

  十五岁那年,她瘫痪了。

  十八岁的时候,青梅竹马的温域不嫌弃她是个瘫痪向她求婚,她高高兴兴带着半个许家的家产嫁给了温域,为温域的前途雪中送炭。

  二十岁,她成了T国臭名昭著的卖国贼,坐在广场的被告席上,感受着来自整个T国的唾骂,或许还会像某个历史名人一样,被做成雕像,一辈子跪在审判广场中央遗臭万年。

  而她的丈夫温域,此刻就站在证人席上冷漠的看着她,并且宣布与她这个叛国贼解除婚姻关系。

  她是温域的妻子,却成为了整个T国的耻辱,在关乎到整个国家的利益时,她为了一己之私,出卖国家机密,还置自己丈夫的性命于不顾,全国人民都唾弃她的时候,她怎么能还是温域的妻子呢。

  所以温域必须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表示对她这个妻子的不耻,要跟她离婚,才有更好的前途啊。

  而她最好的朋友景雪雯,一个多么大义凛然重情重义的女人啊,发现了她这个好姐妹通敌叛国后私下苦劝她自首,刚好就被上级长官给听到了。

  然后她就被逮捕了。

  并且景雪雯亲自出面,晓之以大义,在她这里套到了文件流落的去向,在这次参与了追回被泄露机密文件的行动中功不可没。

  甚至还为了救温域身受重伤,有情有义,大仁大义,被所有人称赞,是个世上不可多得的好女人,一下子成为全国女子的典范。

  此刻所发生的的一切,对于许致莞来说,都如同一场噩梦。

  她神情麻木,几乎没有半点的表情。

  证据确凿,证人不是她的丈夫就是她的好朋友,甚至她的亲生母亲在被问到这件事时,极力为她辩解,说的话能被抓出来不少漏洞。

  谁还会觉得她许致莞是清白的呢?

  许至莞不想去争辩了。

  她只是看着温域,看着那个高大俊美如同山一样站在那里的男人,脸上渐渐有些绝望和悲凉。

  “温域,我问你,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这样的时刻,她在乎的不是自己的清白,反而是这段婚姻。

  温域冷冷的说:“我没有你这样的妻子。”

  他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没有她这样的妻子……

  温域以她为耻。

  许致莞闭了闭眼睛,离婚就离婚吧,反正她快死了,婚姻对她而言,有什么意义?

  自从瘫痪,她就变得自闭,不爱说话,整天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

  温域是她生命里最亮的那一抹光彩,她不知道让她逐渐习惯了温域,没有温域就活不下去,是不是也是温域早就算计好的。

  现在的她,或许真的很可悲。

  许至莞忍不住笑出声来,“温域,别人不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连你也不知道吗?我许至莞不过就是一个瘫痪,所见不过寸片天,我怎么有那样的本事泄漏国家机密、通敌叛国?”

  许至莞的笑声越来越讽刺。

  “可就因为我是个瘫痪,所以我百口莫辩,既然这样,那我就以死来证明我的清白好了……”

  她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目光,此刻突然无比的坚定。

  目光扫过了广场的人,声音掷地有声。

  “我许至莞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T国的事,我也没有任何去这样做的理由,那些费尽心机害我如此的人,我活着不能报这个仇,死了,也必定要纠缠你们终生!”

  说完,许至莞突然不顾一切的朝广场那座高耸的古人雕像撞去,连警卫都没有拦住。

  谁都没有看仔细,一个双腿瘫痪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撞到雕像上去的。

  血飞溅了出来,模糊了许至莞的视线,许至莞身体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往后倒去,那座高耸的雕像似乎更加的巍峨起来。

  这里是T国最神圣的审判广场,从古至今,也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被拉到这里审判。

  而这座雕像,是为古时候一位十分有名的执法者塑的。

  他生前刚正不阿清正廉洁,在这审判广场不知道宣了多少人的罪状,连皇家之人,也有死在他的铡刀之下的,所以他死后才名垂千古。

  许至莞很疼,可走到这一步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她希望自己的死,让自己不至于带着那样的名声离开,让自己的奶奶和母亲不至于下半生都在别人的非议中渡过。

  许至莞的意识已经十分的模糊了。

  模模糊糊中她看见景雪雯走到她的面前蹲下,一脸痛惜的看着她。

  “至莞,你又何必呢,就算你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她叹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这话像是在说许至莞是畏罪自杀。

  短暂沉寂下来的广场突然再次沸腾起来。

  “她就是畏罪自杀!死了竟然还玩花样!可别便宜了她,让她就这样死了!”

  许至莞愤怒的看着景雪雯,景雪雯像是要好心的去按住她头上的伤口。

  许至莞那一刻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推开景雪雯。

  她的手打在了景雪雯为了救温域受伤的手上,景雪雯疼的呼了一声。

  旁边一个警卫见此直接朝许至莞踹去。

  许至莞再也没有了力气,意识残留之际,听见所有人都在骂她,所有人都在心疼景雪雯这个好人,她忍不住呵呵笑出声来。

  那些骂声让她都快以为自己真是那样一个不堪的人了。

  而景雪雯在那些骂声中,哀求着那些人。

  “她只是没有什么见识,一时被人蒙蔽才做错了事,她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恳求大家不要再这样对她了,让她安安生生的走吧……”

  可是景雪雯在她的耳边,却用那样低的声音告诉她,“许至莞,你现在终于知道你有多么的可悲了?”

  她说:“知道你是怎么瘫痪的吗?”

  景雪雯没有接着说,可是目光看向了温域。

  景润模糊的目光也看向了温域,然后笑了。

  她果然是可悲的。

  她带着半个许家嫁给温域,许家财产为他驱使,为他的高升之路雪中送炭。

  然而到了最后,她一切悲剧的源头竟然都是温域造成的。

  温域,温域,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