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匠相小说完整版,匠相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匠相

状态:已更新213.0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5-05 23:59:31

简介:  一个善良、热心的人,一个很傻很天真的人,这就是田凡  来到三国,他义无反顾的选择刘备,只因来自演义的经验,可后来他却发现……  刘备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吕布是一个讲义气的纯爷们儿,他高傲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不为人知的脆弱心灵;关羽也不是那么骄傲,至少不难相处;张飞粗狂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细腻柔软的内心……  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虽然结果是同样的,可是过程却出乎意料……

匠相免费阅读

匠相免费阅读第一章 一梦回三国

  一片疏离的阳光穿过两棵高大的梧桐树,在地上投下斑驳陆离的光点。梧桐树上,点点新吐的微绿,在湛蓝色的天空下,尽情舒展着柔嫩的筋骨。去年结出的累累果实,挂满了树丫,今年的花儿,也已经酝酿成米粒大小的骨朵儿。树下,有一个小小的四角凉亭,亭子里,有一张铺满地面的竹席,亭子的边缘位置,还有两个石凳。几株蔷薇,围绕的亭子,歇斯底里的开放着,像是发泄着对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的不满。

  这是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子中间是一个不大的花园,亭子位于花园中间微微靠左的位置。小小的花园,被一条连接拱形院门和屋门的小径分开。

  一个眉头紧皱的男子,正坐在屋门口,看着门外不多的风景。

  四月的风,透着丝丝热意,带着泥土的芬芳,将男子的发丝轻轻吹起。

  收回看景色的目光,看了看身上的锦衣,男子的表情,突然变的哭笑不得!

  老天爷呀!这叫什么事儿呀?

  穿越,这种高难度动作,比被雷劈,比中五百万还要扯淡的事情,竟然活生生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不就是犯贱,喝了点酒,胡说了几句若是穿越了就如何如何吗?老天爷,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然后,等他酒醒了,自己就回到了古代!

  刚来那一会儿,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去,回到现代!没有电灯电话手机电脑的生活,是那么容易过活的吗?出一趟门,那时没有火车汽车摩托车,有的只是牛车马车和驴车;冬天没有暖气,夏天没有空调;随便一个小病就有可能死人,虽然有名医,但是你能保证那些名医随时在你身边吗?你能保证古代的名医什么病都能治吗?这样的生活,呃,难以想象!

  但是,很快田凡就意识到,回去,大概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没有几百个法师帮你建立传送魔法阵啥的,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

  还是先想办法了解现在的处境吧!

  几天下来,他已经了解了许多有用的信息。田凡,是他现在的名字!还好,跟上一世是一样的!

  现在是大汉兴平元年,也就是后世所说的三国时期。听到这个消息时,他小小的兴奋了一把!

  田凡喜欢三国,喜欢那个时代的人,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三国演义那本书,他也看了很多遍,对于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刘备三顾茅庐,周瑜火烧赤壁,曹阿瞒割须弃袍,美髯公千里走单骑,诸葛亮草船借箭等等脍炙人口的故事,那是太熟悉了。

  田凡所在的地方是下邳城,也就是徐州的治所。

  前几个月曹操借口父亲之死二次攻打徐州,因为缺粮加上吕布攻进了他的老窝而不得不退兵。陶谦已经向刘备让了一次徐州了,这就是现在的大势。

  家境还是不错的,至少是个地主,除了几百亩地外,还有半家酒楼,衣食无忧,每年还能有不少节余。老爹田亮,老妈张氏,有个弟弟田坤才八岁,比自己小了整整十岁。

  这时,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抬头一看,一个丫鬟打扮的小丫头,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

  这是他醒来后,见到的第一张面孔,他的贴身丫鬟小六儿。至于这扯淡的名字,那是因为她上面有五个哥哥……

  小丫头还小,才十三岁,很勤快很活泼,一张甜甜的娃娃脸,脸上还有点婴儿肥。正处于抽条期的小丫头,显得很瘦弱,没有四两肉的身体跟她微胖的娃娃脸不是很协调!

  田凡很喜欢她,勤快,活泼,天真,更重要的是,丫头嘴巴闲不住!为自己套取情报,立下了汗马功劳!

  此时看到她,田凡不由笑了起来。

  “公子,你怎么又坐到门口了?若是夫人知道了,一定又要骂我了!”

  田凡摇摇头,说道:“没事儿的,这是我自己要坐到这里的,跟你没关系!整天在屋里闷着,身上也不舒服,不利于身体恢复!”

  小六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进屋拿了个垫子,坐在了田凡身边。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个慈爱的声音传了来,“凡儿,该吃药了!”

  来人是个四十余岁的妇人,面相和蔼可亲,眼神中透出对儿子浓浓的关爱。她身后,跟着一个四十余岁的女人,手中端着一碗飘着热气的汤药。

  田凡顿时蔫吧了,这是他所占据着身体的这个田凡的母亲——张氏,一个富态和蔼的中年女人。一开始,他对张氏儿子这个身份还有点不适应,可现在,已经适应了!

  他连忙起身迎上正赶过来的母亲,拉着她的手,愁眉苦脸的说道:“母亲,孩儿已经好了!就不用再吃药了吧?李妈好!”后三个字,是对田母后面那位说的。

  小六儿也迎了上去,叫田凡的母亲“夫人”,又叫田母身边的中年女人“娘亲”。

  田母慈爱的看着他,啐道:“你个臭小子!昨天让你一通捣乱蒙混过去,今天还想再来一次?”说完,她目光转向小六儿,问道:“六儿,公子有没有不乖?”

  小六儿抿嘴一笑,说道:“夫人,公子今天可老实了!连院门都没出!”

  田母满意的点点头,对田凡说道:“这才好!呵呵,凡儿呀,为母也不是不通情理,可你刚刚醒过来才几天,我怎能放心让你出门?”

  田凡无语的点点头,说道:“嗯,知道了!”

  在母亲的威逼利诱之下,田凡只得捏着鼻子喝下这碗汤药。

  老太太拉着他的手,问这问那,那种关爱之情,惹得田凡这个冒牌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一个大汉!

  那大汉,绝对是一条大汉!身高九尺腰大八围那种,他是小六儿的大哥,名字叫田一……他们兄弟五个,名字都是数字,这倒不是因为他家是搞数学的,而是因为穷人家懒得起名字,也起不出什么好名字,连带着小六儿这个漂亮丫头也倒了霉!

  田一先跟田凡的母亲打招呼,又跟自己母亲打招呼,这才对田凡一抱拳,瓮声瓮气的说道:“公子!糜家二公子和陶家两位公子来访!”

  田凡一阵头疼……自己的家庭他已经清楚了,虽然不算差,可比起田一提到的三位,可是存在巨大的差距!

  陶商,字伯宁,陶应,字仲宁,乃是现任徐州牧陶谦的两个儿子,高干子弟。糜家二公子,糜芳,字子方,乃是徐州第一世家糜家的二公子,绝对的富二代。他们跟自己是好友,而且是那种兄弟情义很深厚的好友!自己醒来这几天,他们每天都来看自己,这不,又来了!

  而听老妈抱怨的时候提起,自己受伤,也跟他们有关!严格意义上说,类似于脑震荡,身上没有严重的伤口,只有几点淤青,而人却晕倒了,躺了好几天才醒过来。前些天曹操刚退兵,田凡高兴,约着几个同伴出去玩,结果从马上摔下来,脑袋先着地了,于是差点过去了。而这几位,就是当时与他同去的哥们儿!

  田凡觉得还挺幸运,至少没脸先着地,不然这张帅哥脸就没了。

  他上一世没跟高干子弟和富二代打过交到,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关系,本来跟他们说话时,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可……看他们的表现,仿佛一伙人中,自己才是老大!

  张氏一听,顿时心里有些不高兴,这几个倒霉孩子,怎么又来了?不知道凡儿得好好养伤吗?

  田凡见了她的面容,顿时明白了,连忙拉着她的手说道:“母亲,这几位兄长,其实也是关心孩儿的,呵呵,母亲放心,孩儿一定不出门!”

  张氏这才转嗔为喜,拍着田凡的手说道:“为娘就知道,凡儿最乖了!”

  田凡顿时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没等他说出下一句话,只听一个破锣般嘹亮的嗓子响了起来,“贤弟,为兄来也!”

  田凡连忙迎了上去。

  三个人二十多岁的帅哥,每个人脸上挂着淫荡的笑容,一副欠揍的样子!

  “三位兄长好,凡,有礼了!”说着话,他正正经经的行了个礼!嘴角冲他们扭一扭,打了一个眼色。

  三个眼中只有田凡的家伙,立马看见了田凡后方两步远的田母。顿时,三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成了关心的面色,一本正经的向田凡还礼,口中道:“哎呀,贤弟请起!贤弟的身体,可大好了?”

  没等田凡回答,三人又同时向张氏行礼,口称“田伯母”!

  张氏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道:“嗯,你们来了!好好跟凡儿说会话,不要老是想着出去闲逛!你,子方,你都是有官职在身的人了,也该学着做事了!还有你们,伯宁仲宁,你们是陶徐州的儿子,也理应多学学官场上的事情,别老是想着玩儿!……”

  三人乖乖听训,一言不还,做足了乖宝宝的样子。

  张氏说了一大通,也过足了瘾,这才交代田凡一声,带着李氏走了。

  陶商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陶商说道:“你说也奇怪,为什么我就这么怕田伯母呢?我记得当年我母亲还在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畏惧她!”

  两外两人连连点头,一副同病相怜的样子。

  田凡呵呵一笑,说道:“是不是因为你们都没有母亲,所以把我母亲当成自己母亲了?”

  三人对视一眼,虽然嘴上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他们都是早年丧母,从小缺乏母爱,自从几年前跟田凡成为朋友后,田母对他们的关爱,顿时让他们感觉成了有娘疼的孩子。虽然嘴上不说,可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

  片刻后,陶商将那一点点思绪撇到爪哇国去,凑到田凡身边说道:“贤弟,田伯母一直不让你出门,你不寂寞吗?”

  田凡白眼一翻,两手一摊,说道:“我有什么办法?老妈不让出门,大门侧门的家丁都接到父亲母亲的严令,只要放我出门,就打断他们的腿!你说我怎么办?难道翻墙?”

  三人顿时蔫吧了,半晌,陶应说道:“哎,可惜了!现在正是四月,天气还不算太热,正好可以打猎!若是再过几天,只怕就不行了!”

  田凡无奈的翻翻白眼,没有做回答!

  三人见田凡不能出门,也没有了兴致,陪着田凡闲聊一阵,又留下吃了顿饭,就告辞而去了。

  糜芳在临走前,告诉田凡一个信息,说是糜贞病了,田凡最好能去看看。

  糜贞,就是三国中刘备的糜夫人,可现在,她是自己未来媳妇儿!

  这也是田凡跟这陶商、陶应、糜芳认识并交好的原因!

  当年,糜竺的父亲跟田凡的父亲出于不明原因,给田凡和糜贞定了亲。虽然据说糜老爷子后来有点后悔,因为两家差距有点大,可是并没有要求退婚。而糜竺和糜芳都是那种比较孝顺的人,对信义看得很重,老爷子遗命就是不得废除婚约,所以对这件事也没什么意见。

  前些年为了照顾田家,也是为了让妹妹在两人成婚后日子能过的宽裕些,曾借给田家一大笔钱跟田家合作办了个酒店,现在这个酒店就是田四和糜家的一个管家管着的。

  知道自己未婚妻是糜贞时,田凡很是迷茫了一段时间。毕竟,糜贞就是刘备的糜夫人。按说糜夫人是一个烈女,从她在长坂坡的自杀就看出来了。她不会屈从于压力嫁给刘备的,而经过短暂的接触,糜竺和糜芳又不是那种为了富贵,会逼着自己妹妹改嫁他人的人,毕竟刘备从徐州的崛起,是借助了糜家的家资啊。

  可后来田凡想明白了,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自己没死啊!如果自己死了,那一切就按照历史的脚步前进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田凡很是高兴,毕竟捡了个媳妇嘛,谁不高兴?糜贞可是三国时期著名的美女呀!他刚醒过来的时候见过,嗯,很美,的确很美!怎么说呢?年龄还小,只有十四岁,但绝对是个小美女,一张标准的中国古代仕女的瓜子脸,白白净净的,在上嘴唇左方边缘处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让她那张美丽的脸儿更加生动。田凡直愣愣的盯着她时,她脸红了,赶紧低下眼帘。田凡心中,对更加满意了!

  他一直认为中国古代美女之所以美,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她们会脸红。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她们脸红的时候,正所谓“人面桃花”嘛。虽然对糜贞的性格还不了解,但是这并不妨碍田凡看到她第一眼就喜欢上她。看她文文静静的样子就知道,这是个温柔似水的小丫头!

  田凡很满意!

  她病了,自己应该去看看!可,父母肯定不愿意他出门!田凡很无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