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豪门重生:傻媳强势归来小说完整版,豪门重生:傻媳强势归来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豪门重生:傻媳强势归来

状态:已更新144.7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4-19 23:42:40

简介:【推荐玖玖新文: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同1v1超宠文】前世家人惨死,不到五岁女儿也被狠心虐死,自己变为玩物,舞台上供人取乐,死后尸体不知被抛向何处。重生归来,为夏家傻子二小姐夏时,携带听声异能,虐渣男贱女!夏时强,席锦衍更强,强强联手,席先生宠妻成瘾,杜绝一切非夏小姐以外物种!…

豪门重生:傻媳强势归来免费阅读

豪门重生:傻媳强势归来免费阅读第一章:重生夏家傻子

  痛。

  窒息的痛,和手脚被砍掉的绝望的痛,都深深的折磨着慕以笙的神经。

  猛地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双手,又活动了下双脚。

  这一看,她整个人呆住了,她的双手双脚竟然还好好的长在身上。

  难道许成里并没有害她?

  难道刚刚那只是场噩梦。

  掀开被子,她没来得及穿鞋,直接跳下了床。

  走到窗前,慕以笙拉开了窗帘,温暖的阳光,顷洒在她的身上。

  不经意间,她发现玻璃窗上映着一张陌生的女孩脸。

  她,有着一张不算惊为天人的艳丽模样,但足够的清纯,特别是那两弯烟眉,轻蹙时,配上那双好似时刻含泪的眼眸。

  玻璃窗上的女孩,也拥有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

  不,这不是我。

  难道我真的死了?

  慕以笙心中震惊了,她的脑海里也快速的闪过了一些画面,很模糊。

  房门外突然传来了噪杂的人声。

  “你说大少奶奶薨了?”

  “是……是的……太太……”

  紧跟着,她便听到由远及近的阵阵脚步声。

  “砰”房门猛地被人给推开,慕以笙下意识的回头。

  “啊……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慕以笙皱了下眉头,看了过去。

  只见说话的那女人,穿着一身浅蓝色的佣人装,正惊恐的用手指着她。

  微挑眉,慕以笙开口道,“你嘴巴怎么这么毒,很想我死吗?”

  那浅蓝色佣人装的佣人听到慕以笙这么说,刚想开口反驳,她旁边一身雍容华贵的夫人忽然开口道,“叫什么叫,大清早的还嫌不够闹腾?”

  于此同时,一道不大的细语声也响在了慕以笙的耳边,“不是说这个傻子死了吗?怎么还好好的站在这,看起来还特别神清气爽。”

  慕以笙一愣,猛地看向那贵夫人,却发现她双唇紧闭,面上是带着若有所思和浓浓的憎恶。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刚刚听到的是贵夫人心里话?

  慕以笙还没理清楚缘由,那贵夫人又开了口,“你这做少奶奶的,跟一个佣人争来争去,还有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简直丢尽了我席家的脸。”

  这次,慕以笙除了贵夫人说出口的这句话,再也没听到其他话,但她的脑海里之前闪过的一些画面,却是更加的清晰起来。

  原来眼前这位说话的夫人正是席家主母古晓茹,而自己正是她的儿媳,夏时。

  她死了!她真的死了,并且重生到了夏家傻子二小姐夏时身上。

  一年前,刚满17岁的夏时,被夏家人以童养媳的身份,独身一人穿着婚纱,走过红地毯嫁到了席家来,不仅如此,她的老公还是个不能人道的残废。

  而且自从她进门以来,这个所谓的婆婆就从没给过她好脸色,甚至还联合她的二媳妇曾秀敏一起来刁难她。

  曾经席家在凉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自从夏时嫁进来以后,闹出了不少笑话,使得整个席家沦为凉城一大笑柄。

  所幸那时的夏时只是个傻子,根本不知何为嘲弄,何为耻笑。

  张了张口,慕以笙刚想回话,站在古晓茹身后的一个女人率先开了口,“大嫂,小双来叫我们也是为了关心你,你怎么还能这么说她?”那语气里满满的嘲讽和鄙夷。

  低头,慕以笙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

  这些人还真以为她是傻子夏时吗?

  等她再次抬起头时,她嘴角微微一勾,“婆婆,早啊,真是难为您和弟妹她们一起来叫我起床,我这不是正要起来吗?”说着,慕以笙走到床前,穿上了拖鞋。

  慕以笙的这句话刚说完,房门里外站着的几个人,包括席家大夫人古晓茹和二少奶奶曾秀敏纷纷用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全然没有料到夏时今天如此的伶牙俐齿。

  慕以笙知道她们会露出这种表情;当然,她并不知道在这些站着的人身后,还有个坐着轮椅的俊美男人。

  男人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那深邃不见底的眼眸微微的动了动。

  房间里,古晓茹看着站在床前的慕以笙,心中微微诧异着:这傻子今天怎么这么能说会道,难不成不傻了?

  傻不傻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需要这个女人来孝顺。

  若不是老头子偏要给老大说亲,我怎么可能同意让这种女人进席家大门。

  慕以笙再次愣住,若说刚才听到的那段细语声,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那此时房间里,并没有任何人开口。

  所以说,她有听到别人心里话的能力。

  这样想着,慕以笙又将视线随意的放到了佣人小双脸上,只听她心里嘀咕着:明明都放了足够多的安眠药,怎么还没死。

  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是被佣人小双害死的。

  许是触碰到了慕以笙冰冷的视线,小双猛地打了个冷颤,身体也下意识的向曾秀敏的方位靠了靠。

  曾秀敏却没注意到这些,她刚想再次开口时,古晓茹已压下心底的厌恶,淡漠的说了句,“都散了,还杵在这里看大少奶奶换衣?”说完,就率先转身出了门。

  古晓茹一走,曾秀敏虽说再不甘,也随着其他人散了去。

  临走时,还狠狠的瞪了眼已恢复如初,一脸淡笑的慕以笙。

  众人一散,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也是在这时,慕以笙才注意到房门外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她读过那么多书,还是拿过双学位的人,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眼前的男人。

  脑袋有一时的短路。

  她想,就算用“蓝颜祸水”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面如冠玉,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深潭。

  此刻,她还真要感谢自己当年专攻文科,要不怎样借用了如此多的优美词语,来形容这个貌比潘安、祸国殃民、还蓝颜祸水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个残疾。

  她现在名义上的老公?席锦衍?

  脑袋里关于这个男人的信息几乎为零,像这样一个拥有绝美容颜的男人,恐怕世上无任何一个女子能轻易忽略他,哪怕是一个傻子。

  除非他有过人的本事让人自动忽视他。

  慕以笙静静的看着他,想听到男人心底的话,却一无所获。

  看来这个听声能力,并不是针对所有人,至少眼前这个男人,她无法听到。

  在慕以笙观察席大少的时候,房门外的席大少也深深的看了眼她,随后面无表情的推着轮椅离开。

  慕以笙回过神,发现席大少早就不见了人影。

  她忍不住在心底碎了句。

  毛线!好歹是名义上的夫妻啊,就算在她被席母等人嘲讽时,没帮腔一句,现在至少关心一下下吧?

  压下心底的思绪,起身,慕以笙进了旁边的浴室。

  花洒下,她狠狠的搓洗着身子,恨不得搓下了一层皮。

  尽管如此,她似乎还能感觉到那些肮脏的手在她身上游移着。

  慕以笙的思绪变的有些恍惚……

  许成里的话还响在她的耳边。

  阿笙,被自己最心爱的人变成人彘,还被众多男人抚摸和观望的感觉如何?

  阿笙,你以为这样就够了,你们慕家一个都逃不掉。

  阿笙,对了,你爸妈和你哥哥早已被火烧成灰了,现在,我送你们一家去团圆……哦,我也会尽快送我们的女儿下去陪你……

  慕以笙搓着皮肤的手猛地用力。

  “嘶~”

  皮肤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猛然惊醒。

  对,她现在已非慕以笙,而是夏时。

  而且,她还得到了想听便能听别人心里话的能力,就是不知道是原来的夏时就有,还是重生后的她才有?

  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除了一些局限性,还有什么副作用。

  想到这些,慕以笙打定了主意,这能力还是少用为妙,万一副作用是减少她的寿命,那岂不是得不偿失,她还没报仇,怎么可以!

  慕以笙大口的喘了口气,轻启口道,“夏时,你安心去吧,从此我为夏时,再也不会任由他人讥笑你,欺负你,还要让害死你之人得到应有的下场,还有……还有若我慕家也同我一样,不幸惨遭死亡,我更要为我慕家和我自己报仇雪恨……”

  许成里,你最好祈祷别害死我的女儿,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小语,你一定要平安的等妈咪来接你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