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重生之名门商女小说完整版,重生之名门商女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名门商女

状态:已更新124.5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6-06 21:04:22

简介:楚央央再睁眼时,已经回到了十二岁那年的夏天。  这一年,胞弟还没被大伯拿去抵债。  这一年,爸妈健在,杀人夺宝的事还未发生。  这一年,身为南派嫡系传人的外公还没被北派长老吊死村头。  ……  她决定力挽狂澜,努力改变前世种种不如意,改变命运。  因缘际会,当她得到蕴藏在‘天机葫’内的能量后。  手执掌眼:  一手辨古董,吸其煞气;  一手断玉石,吸其灵气,…

重生之名门商女免费阅读

重生之名门商女免费阅读第1章 楔子:前世

  京城楚宅的地下室里,黑暗的墙角内蜷缩着一抹单薄瘦弱的身影。

  楚央央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她的嘴唇干裂,原本丰润的脸蛋,现在颧骨突出,身上的白裙子肮脏不已,甚至还带着一股子异味。自从被楚落落关进地下室后,她就没吃过一点东西。无论她怎么拍打地下室的门,或歇斯底里地叫喊,外面都没人理她。

  耳边只有属于她的微弱的喘息声,仿佛这个安静的世界只剩下她一人。她知道自己的生命正一点点地流逝,回想起她的一生,似乎只有恨,只有可笑和无知。

  12岁那年,小院的枯井内掘出了宝贝,紧接着爸妈触电横死,而大伯一家莫名其妙地搬离了楚家村。一项尖酸刻薄的二妈居然说愿意照顾她,那时,年幼的她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让穷困潦倒的二伯一家住进了她家的四合院,这个小院是外公出钱给爸妈造的,是她唯一的财产,也是唯一对爸妈的念想。

  人们常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句话从古至今都是对的。没过多久,她家的屋子就被二伯一家理所当然地占据了。从此,她寄人篱下,过着东住一日,西留一宿的生活。

  家里的亲戚都把她当丧门星,似乎弟弟被卖、爸妈的死都是她造成的。不过,那时的她一点也不在乎,她只想安安静静地留在小村里,只想等弟弟回来,因为她害怕弟弟找不到家,见不到她。

  80年代后在农村出生的孩子,读完小学都会读初中,而爸妈去世后,她就辍学了。那时,二妈说:“央央啊,你的成绩本来就不好,再说农村人有小学文化就够了,你两个堂姐和堂弟都要上学,二妈没本事给你交学费。”

  后来,一位香港的善心人士供她读书。在那之后,她发愤图强,不想被人看扁,初中上了两年,14岁以优异的成绩初中毕业。楚央央一直记得爸爸生前说的那句话,他说:“农村人想要改变命运,那么唯有好好读书。”

  16岁时,病入膏肓的奶奶似乎良心发现,把她接走了。不过,她的日子也没好过,每天除了上学、洗衣做饭外,还要照顾奶奶吃喝拉撒。奶奶有时对她骂骂咧咧,不过她从不还嘴,因为她明白,安静才能早些结束挨打和责骂。

  奶奶临死前的几个月一直精神恍惚,她哭的很伤心,她说:“我这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生了三个儿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大是畜生,老二的心是黑的,老三死的那么早。”

  不过奶奶说了一句让她很疑惑地话,她说:“老三啊,我瞎了眼啊,我对不起你们,我死后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然后又是一阵哭骂。

  农村人都兴迷信,都相信做过坏事的人死后会下地狱。她没有安慰奶奶,因为小的时候,奶奶于她就像外人,从来没有关心她,有的只是嫌弃,因为她不是大孙女,也不是男孩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她只是安静地听着,并没有安慰。

  她很想知道奶奶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爸爸的事,可是不管她怎么问,奶奶始终没有说出原因。

  奶奶死后,消失了好几年的大伯出现了,他们一家从京城赶来,开着豪车,穿着名牌。大伯看到她时,她明显感觉到大伯眼里的异样。大伯说:“央央,这些年你受苦了,跟大伯去京城吧,你不用担心你弟弟,我会派人去寻他的。”

  因为弟弟,她跟着大伯一家去了京城。临走时,亲戚们都说她好运,修了八辈子的福,可是她一点也不觉得。

  到了大伯家后,富丽堂皇的楚宅内,有佣人,有管家,有司机,要什么有什么。

  在大伯的要求下,她开始学习礼仪,开始学习舞蹈和钢琴,努力培养所谓的豪门小姐的气质。

  17岁高考时,她进入了京城有名的医学院。不过和出色的大堂姐楚落落相比,真的算不了什么。据说,楚落落是京城有名的女富豪,京城四大家族,香港三大豪门,人人对她趋之若鹜。

  虽然,名义上她是楚家的小姐,可背地里什么都不是。大妈嫌恶的眼神,楚落落不屑的笑容,就连佣人都把她当做隐形人,这些都深深地印在她的心上,也让她的心变得越来越冷。

  21岁那年,她大学毕业了,她去找大伯,想要离开这所冷冰冰的宅子。凭她所学的知识,养活自己是没问题的。可是大伯却说:“央央,你弟弟已经有消息了,再等等。”那时,她的心是激动的,甚至对大伯一家感谢涕零。

  可是没过几个月,大伯给她找了一门亲事,对象是京城二流世家的少爷,叫徐明。

  从同学口中得知,徐明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而她也彻底明白了,大伯把她当做了联姻的筹码,毕竟在这些氏族眼中,楚家是暴发户,没有底蕴和人脉。

  当初在奶奶葬礼上,大伯眼里的异样,恐怕早在那个时候就在算计她了吧,怪只怪她太蠢了,居然傻傻地相信大伯一家那么多年。

  其实,来到京城后,她唯一欣慰的是交了一个很温柔的男朋友,他说他叫夏少轩。

  曾经,她问过他的身份,可是他却没有明说,十分神秘,好在他对她很好。他们交往了三年,当她准备逃离楚家时,她把消息告诉了他,而他却给了她一杯迷药,把她送向别人的床。

  迷迷糊糊中,她看见徐明正在脱她的衣服,她很害怕,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拿起烟灰缸砸了徐明的脑袋,结果徐明不经砸,因抢救无效死亡。

  徐明是京城二流世家的少爷,徐家本就人丁稀薄,到了徐明这一代,只有他一个男丁,全家宝贝的不得了,结果徐家人找上门来。大伯一家谎称她畏罪潜逃,其实他们把她关在了楚宅的地下室。

  楚央央回忆起过往,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她躺在地上没一丝力气动弹,在生命即将消逝的时候,似乎楚落落出现了,她隐约听见:“楚央央,夏少轩一直都是我男朋友,这三年为了稳住你,真是便宜你了。”

  “楚央央,如果不弄死你爸妈,那宝贝怎么能到我们家手上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