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向前走走多久小说完整版,向前走走多久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向前走走多久

状态:已更新51.8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1-06-16 20:19:24

简介:  八零的他,从农村到城市,经历了事业和爱情的成功,尝尽了蹉跎,感叹人生悲苦,世事沧桑。都市小人物,被拉长的背影,倔强地向前走,走多久。。…

向前走走多久免费阅读

向前走走多久免费阅读第一章离开学校去参军

  常福泽整理好行李,偷偷离开宿舍楼,向学校大门口走去。他不想面对离别,他舍不得离开同学们,所以选择偷偷离开。

  常福泽在学校大门口,忍不住回头看看自己的校园,他知道离别总是会到来的,只是他自己要先走一步。校园里到处都亮着灯,他嘴角扬了扬,低头叹口气喃喃道:再见了,同学们,祝福你们!!!福泽转身拖着行李箱向公路上走去。

  “班长,班长。。。”

  常福泽回头一看,全班男女同学都追了出来。

  小平同学冲到福泽面前一把抱住福泽说:“大哥,真的要走吗?”

  “是的,兄弟们,征兵的两天就走了,我今晚必须乘火车赶回去!”

  同学们围着福泽,都问班长能不能不走。

  常福泽笑着对大家说:“同学们,对不起了,我必须先走一步了,你们一定要坚持到最后,找到好工作。”

  说完,常福泽和几个男同学拥抱告别。八零人,不会和女生拥抱,哪怕是握手也是不会,因为他们保守,矜持。挥手告别是看到几个女同学互相手拉手哭着,常福泽心里很难受,他控制着情绪,不让眼泪滑落,转身上了出租车。女同学芳芳也上了出租车,常福泽看着她说:“你上来干嘛?快下去!”

  “不,我送你。”

  芳芳不愿下车。常福泽急了:“不是,我说你别胡闹了,从这到车站要一个多小时,现在都八点多了,等你回来太晚了,快下去。”

  “我就不,我送我哥!”

  常福泽见芳芳要哭了的样子,只好催司机开车。

  一路上,常福泽和芳芳都没有什么话说。因为还年轻,因为矜持,他们习惯性的把心里想说的话藏在心里,不想让别人听到,也没有足够的胆量让彼此听到。芳芳和常福泽看着车窗外城市华丽的夜灯,各自想着心事。。。

  到了火车站,芳芳抢先跑到售票窗口,买了一张空调特快车的软座。常福泽掏钱给芳芳,芳芳怎么都不要。买了票,车站就通知开始检票上车了,芳芳把常福泽送到月台上看着常福泽上了火车。常福泽站在车窗前看着芳芳,彼此没有言语。车开了,常福泽看到芳芳转身跑向出站口,边跑边抹泪。

  常福泽心里很酸,他自责,因为他没有照顾好,没有好好关心过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他感觉到自己很自私,曾经为了逃避芳芳,多次以打扰自己学习为由走开,弄的芳芳在同学面前很是下不来台。有一次,居然还把话说重了,把芳芳气得哭着跑了。常福泽和芳芳之间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芳芳喜欢常福泽,而常福泽总装着不知道。女孩子,脸皮薄,不会说我喜欢你这些话,常福泽就抓住这个,楞是装傻。在常福泽心里,学习第一比什么都重要,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他有自己的理想,他不敢过早的尝试爱情的滋味。

  由于在学校宿舍急于收拾行李,没顾上吃饭,经过一通折腾,常福泽感觉饿了。刚好有列车员推着方便面和开水走了过来,常福泽就买了一桶方便面吃了起来。吃饱了后,常福泽感觉情绪好多了,他就开始在幻想绿色的军营,穿上军装的自己该是多么的神气。想着,想着,心里扑通扑通乱跳,激动的有些迷乱。

  两个多小时后,火车到站,常福泽拎着大包小包的书本下了火车。时间已近凌晨了,离家还有四十公里,没有客车了,若要回家的话,只有包车了,但是包车没有五十元别人不送。常福泽找到公用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想问问爸爸妈妈怎么办。常福泽妈妈叫他就地住下,次日去县城找开出租车的舅舅,他会带常福泽去征兵处去应征。常福泽挂了电话,找了一家旅社,也是私人偷着开的那种。五块钱一晚,常福泽看了看二楼的房间比较安全,床也挺好,反正就是睡一夜,起早走人,他就住下了。常福泽口袋里有一百多块钱,他小心的把装钱的裤子枕在头低下,然后才放心的睡觉。常福泽一觉睡醒,已是早晨六点,天刚蒙蒙亮。常福泽赶紧洗洗脸,刷刷牙,去汽车车站坐上公交车直奔县城外婆家。常福泽是个懂事,礼貌聪明的孩子,站在外婆家门外咚咚咚轻敲三次门。福泽耐心的等待十秒钟,又轻轻敲了三下。屋内传来外婆那熟悉的声音:“哎,来啦。”

  外婆打开门一看,马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五子来啦,快快进来孩子,外婆看看,长高了,长高了,好,好。”

  常福泽在家排行老五,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亲戚家都管常福泽叫五子。常福泽拎着行李进了外婆家,外婆又搂着常福泽肩膀上下打量,疼爱地摸着常福泽的胳膊说:“高了,高了,就是还是这么瘦,平常要多吃点饭。是不是在学校吃的不好?上学费脑力,肯定受苦了。快坐,外婆给你打鸡蛋吃。”

  常福泽站起来跟在外婆后面进了厨房。

  “外婆,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吃粥吧。外公和舅舅他们去哪了?”

  外婆把福泽推向厨房外连声说:“好孩子快出去,快出去,油烟太大。你在外面跟外婆说说话,你外公退休了,但还是汽车站的顾问,一大早就去站里检查了,你舅舅不是买个小轿车吗,专门给一些老板包车去办事,忙,也是一大早就出去了。”

  常福泽又走进厨房说:“外婆,我帮你吧。”

  外婆笑着又把常福泽推到厨房外面。

  “想跟外婆亲近亲近啊,那你就在门边上陪外婆说说话,不要你帮,好孩子,听话。”

  福泽关心的是舅舅今天会不会很忙,接着又问外婆:“外婆,舅舅今天开车送人去哪里啊?”

  外婆笑着说:“你舅舅送人去不远地方,一会就会回来吃早饭,我听你舅舅说,你妈叫你他带你去参军啊?你舅舅今天哪里都不去,说陪你去征兵处。参军好,参军好,能锻炼身体。”

  常福泽心里一阵激动,感觉自己就要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军人了。常福泽陪着外婆一起吃着早餐聊天,常福泽每次在外婆家吃饭都吃的很多,因为外婆总是会让常福泽多吃点,不停夹菜,夹多少就吃多少,他觉得全吃了外婆才会开心。常福泽瞟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上午九点。舅舅怎么还不回来呢,常福泽心里很着急。吃完早饭,外婆去洗刷,收拾家务,而常福泽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外婆是个闲不住的人,每天都在忙碌,做饭,收拾家务,总之常福泽从没见到她闲着过,她总能找出一些事做。快到中午的时候,舅舅终于回来了,他陪常福泽坐了一会说:“五子,我去洗洗车,吃完午饭带你去征兵办,不着急。”

  常福泽点点头,送舅舅出门,心里越来越着急,他害怕下午会不会被耽误了。常福泽在学校的时候爸爸打电话说带兵的首长在家里看到他的照片,说可以破例带常福泽。常福泽即将毕业,正处于茫然时期,他对未来很茫然,能当兵锻炼自己,他充满信心。由于福泽体质不是特别好,如果按标准来,常福泽肯定不合格。常福泽的爸爸虽然是个农民,但他是县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和当地人武部负责人也熟悉。但是爸爸没来,常福泽心里没底,心里一阵阵失落。。。

  挨到下午,舅舅终于开着车带常福泽出发了。舅舅开着车在市区转来转去,到处闲溜达。眼看快到下午四点了,常福泽心里着急,忍不住说:“舅,你快带我去看看吧。”

  舅舅笑着:“五子,真想去当兵啊?你不知道,当兵多苦。你知道的,舅舅以前就是当兵的,我不会让我们家小孩再去当兵,你吃不了那苦。”

  福泽一听,心凉了,舅舅明明就是在拖延时间啊。也许是时间差不多了,舅舅怕福泽想不通,就掉转车头说:“五子,你要是真想去当兵,那我现在就带你去。”

  征兵办在县城北边的山脚下一个军事基地,常福泽和舅舅下车遇到几个想参军的人。他们家长热心的告诉舅舅说:“你们也来迟了,今天最后一天,结束了。”

  舅舅笑着说:“结束好,结束好,五子,上车我们回去吧。”

  常福泽失落至极,完蛋了,回家,还是回学校?常福泽,矛盾了。舅舅看了看副驾座上不吭声的常福泽,掏出手机拨通了常福泽家里的电话。

  “喂,是姐吗?五子没去当兵,人家招兵今天结束了。姐,你们真舍得,五子能受得了那苦吗?以后跟我开车也不用去受那罪啊。我做主,不去。”

  常福泽听到舅舅的这些话,他知道舅舅是心疼他才这么做的,心里舒服多了,也露出了笑容。回到外婆家楼前,舅舅说“五子,舅舅去办点事!你上去告诉你外婆,晚上我不过来吃饭了,等会我叫你表妹来带你去我家玩。”

  常福泽和舅舅摆摆手,转身走向楼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