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许安小说《蛊间诡事》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蛊间诡事》,主角是许安,主要讲述了:我叫许安,今天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日子,我要和生活了十八年的家乡告别了。十八年来,我最亲近的人就是爷爷,他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爷爷说,我这辈子会历经许多磨难,取这个名字不为其他,只希望我平平安安。关于……

许安小说《蛊间诡事》在线阅读

《蛊间诡事》免费试读第1章 关于我的出生

我叫许安,今天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日子,我要和生活了十八年的家乡告别了。

十八年来,我最亲近的人就是爷爷,他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爷爷说,我这辈子会历经许多磨难,取这个名字不为其他,只希望我平平安安。

关于我的离奇身世,我也是在爷爷喝醉后的那一次喃喃自语才偶然得知。

听他说,那是三月三的一个晚上,夜黑得有些深沉!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冬季的尾巴,某个南方小镇的深处,一位身材高大的老人拎着银锣从狭窄的巷间走出。

老人就是我爷爷,镇子里的人都称呼他为许老头,至于爷爷的全名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这么一个古怪的老头。

在他们的眼中,明明都改革开放了,还十年如一日地打更,不是性情古怪又是什么。

其实,爷爷年轻的时候也很威风,是响彻一方的蛊道高手。

虽然我可以作证爷爷养的那群玩意儿的确很厉害,但凡是施行蛊术之人,孤穷短命三煞必占其二,爷爷活到了这把年纪,自然和短命没有关系。

没有后人,又十分穷苦,到了晚年,曾经心中的爱恨离愁早已被岁月长河磨平了棱角,他说那个时候的他只想在这个普通的小镇祠堂结束自己的余生。

三月三这一天并不普通,是四大鬼节之一。这一天,六道出,鬼门开,阴气极重!

打更结束后,爷爷他自顾自地搬了张竹椅,静静地坐在偌大的祠堂前,闭目养神起来。

今天是孤魂野鬼出没的日子,他说他不会允许有哪个不开眼的厉鬼触怒他在祠堂内供养的东西。

刚刚坐下没多久,祠堂之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这声音很慢,却很沉重,与其说是敲门,不如说是有什么东西在撞门。

躺在竹椅上的爷爷蓦地睁开双眼,不急不慢地站起身子,口中喃喃自语道:“何方鬼怪,竟然敢来此地捣乱,真是不把老头子我放在眼里了!”

随着爷爷缓缓起身,他的肩头一道金光闪过,赫然是一头金色的螳螂。

那是他的本命蛊,是一头蛊王。

金色螳螂直直地竖起瘦削的身躯,两把犹如金色大刀的前肢完全张开,呈倒三角的小眼睛竟闪过一丝察觉不到的威严,跟着爷爷一同向祠堂外扫视而去。

祠堂大门被爷爷缓缓打开,一阵阴风扑面而来。

一人一螳螂扫视之下,竟发现门外直直地站立着一位满脸惨白的年轻女人。

女人紧闭着双目,浑身被水渍浸透,淡淡的尸斑挂在脸上,早已失去了生命迹象。

但那隆起的大肚子却十分明显,仍在一收一缩着,说明女人肚子中的孩子仍在拼命坚持。

在这提一句,那拼命坚持的孩子就是后来的我。

看到这幅惨绝人寰的凄凉之景,爷爷的脸上微不可察地闪过一丝怒意,他那时候就想:“这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似乎还吊着一口气,看来,这可怜的女人是被人刚刚害死的。是何人害死她,又是何人将她送来,到底意欲何为?”

女人的身后突然人影攒动起来,有老有少,密密麻麻的,看上去虚虚实实,不似真人。

爷爷看到他们,不以为意,祠堂本就在小镇最偏远之处,对面就是一条鬼街。

也就是他的蛊术高强,和鬼街中的众鬼也算是知根知底。说起来,鬼街的众鬼相对还算老实,没什么害人的心思,不然二者也不会互为邻居。

众鬼中,一位看起来银发苍苍的老婆子拄着拐杖叹息着说起整件事情的缘由。

原来是这女子不知被何人所害,被人杀死抛尸于滚滚江水之中,恰好被今日鬼节外出的鬼婆婆看到,也是可怜女人肚子中尚未出世的孩子,婆婆将女人带到许老头的祠堂,想看看她肚中的孩子是否还有转机。

“你们这是想让我救她?”

金色螳螂的眼睛早已没有一开始的威严,转了又转,看了看死去的女人,又看了看女人隆起的肚子,眼中也满是疑惑,似乎它也没有见到过母死胎活这种情况。

爷爷的本命蛊虫,早已通灵。

“大人,还请您救救这可怜的孩子,我等着实不忍心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还未出生就被背弃在六道之外,遭受无尽折磨!”

并不是所有的鬼都是厉鬼,普通的孤魂野鬼想要再入轮回,必须修满功德。

拯救一条生命,就是天大的功德。

爷爷皱了皱眉头,望着女人隆起的肚子,叹道:“可镇子里没有接生婆,最近的医院还在县城,只怕还没到县城,这女人肚子里的生命就要消散。”

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即便这娃娃侥幸活了下来,以后也是个多灾多难的命数。

众鬼听了爷爷的话,皆是一阵沉默。

突然,鬼群中挤出一个妇人,喊道:“民妇可以试上一试,我之前活着的时候替人接生过,算是个半吊子接生婆。不过得借您的本命蛊剖开这女人的肚皮。”

爷爷眼睛一亮,指了指身后的祠堂,道:“既然如此,还请你试上一试,放心,有我在,厉鬼不敢侵扰尔等。”

妇人拱了拱手,带着女人走进了祠堂。

爷爷颇为难得的从怀中掏出一杆老旧烟枪,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被烟雾缭绕的苍老面孔下是一抹说不出的决绝。

他对着肩头休息的金色螳螂笑道:“老伙计,你说我要是有个孙子该多好。我已经活的够久了,本想带着自己一身的本事进棺材,现在看来,倒是后继有人了。”

金色螳螂明白爷爷的意思,展开翅膀,跟着妇人一同去了祠堂内。

爷爷也许当时就想清楚了,如果这孩子能够活下来的话,自己就把祠堂里的那东西传给他,说什么也要保住他的平安。

只不过,现在最为要紧的就是替这即将出生的孩子挡住午夜百鬼争尸的这一关。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孩子,母亲又是亡者,这孩子是真正的极阴之体。

如果被厉鬼占据身体,不仅怨力大增,甚至就连转世投胎的过程都免了,可以永远地在人间作恶。

过了半个时辰的光景,祠堂内终于传来一声微弱的啼哭声,爷爷微微有些紧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鬼街的众人也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与此同时,祠堂内的老式挂钟连响十二声。

午夜到,鬼门大开!

厉鬼将至!

小说《蛊间诡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