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腐村小说完整版,腐村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腐村

状态:已更新22.2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9-19 11:17:45

简介:腐村》是《我的乡村》系列的第一部,该系列还有第二部《雨村》,第三部《离村》。我想给你讲述一个真实的乡村。也许你曾忘记,也许你曾忽视,这是我们的悲哀。我想带着你拨开层层的尘埃,一起去触摸有些低温的现实。 《腐村》,很多老旧的东西都会腐坏,枯了的树,谢了的花,不管曾经如何的明媚鲜艳,都免不了化作尘土。他们的善良让你感动,他们的愚昧让你难过,他们的遭遇让你同情,他们的结局让你心酸,他们是那一留…

腐村免费阅读

腐村免费阅读第二章懒狗吃屎,懒人怕死

  赵全也许是唱得累了,也许是被冻坏了。这样的天,扯着嗓子折腾了一两个小时,是个人都受不了的。

  赵全的夜半歌声没有了,车车山四周又恢复了宁静。

  赵全在附近十来里地算得上是个名人,他出名是因为他懒。

  赵全的懒是娘老子惯出来的。

  赵全不是车车山的人,他是山那边汪家沟的。赵全的老子赵德柱在改革开放前是汪家沟的大队干部。

  赵全的上面是三个姐姐,他老子在四十岁上才得了这么个儿子,把他当成个金包卵一样。

  赵全四岁才断奶,十岁的时候还让他妈给他穿衣服裤子。到了上学的年纪,连书包都是他姐姐给帮着背。学校里安排的值日劳动都是他姐姐帮着做的。

  赵全不但懒,肚子里还憋了一肚坏水,简直就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底。

  有一次,赵全和他姐姐吵架,他居然脱了裤子,把尿撒到他姐姐身上。

  赵德柱可是气坏了,第一次动手打了他这个金包卵儿子。

  这下可不得了了,赵全憋着心眼要弄他老子。

  那时候农村的厕所都是跟养猪的粪池合在一起的,川中人叫做茅斯。

  那天赵德柱把淘气顶了天的赵全揍了一顿,那是赵全长那么大第一次挨揍。

  赵德柱揍完孩子就跑去蹲茅斯。他正稀里呼噜的拉得痛快。忽然粪坑里轰的一声响,好像粪池里爆炸了一样。

  粪池里都是稀稀拉拉的猪粪人粪,一下子就飞溅起来,弄得赵德柱一身的粪水。

  赵德柱裤子都没有提起来,跑到外面一看,他那个金包卵的儿子正抱着一块大石头还要往粪坑里扔呢。

  赵全看着他老子白花花的屁股上全是粪水,居然咧着嘴笑,不但笑还指着赵德柱说:“赵德柱,你看你娃,白屁股差点没有变成黑屁股!”

  赵德柱差点没气死,这个混账东西,真是白养了这么多年。

  赵德柱自己终于是体会到惯子如杀子的真理了,只可惜明白的太迟了。树都长歪了,怎么还指望着再掰过来。

  赵全这棵歪歪苗,就这么歪歪着长大了。

  长大了的赵全,白白净净,体格匀称,也算得上一副好模样。

  赵德柱知道儿子的德行,怕他说不上婆娘,就让他上街上跟着人学了理发的手艺。

  那时候的赵全,老子是大队干部,人也长得漂亮。穿得体体面面的,见天骑着自行车上街去理发。

  不知道底细的人都说这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只是赵全相亲倒是相了不少,却没有一次成功的。

  第一次给人的印象都是不错的,等到交往深了,了解的多了,赵全那些光彩历史就传到人家姑娘耳朵里了。谁家愿意把女儿交给这个懒鬼呢,那不是把自家孩子往火坑里推吗?

  到最后是小云这个倒霉女人嫁给了他。小云娘家离着车车山很远,是另外一个乡里的,不知道赵全的底细。

  赵德柱也算计着呢,两个人见面不到三个月就催着结了婚。那时候赵德柱还有些钱,彩礼给的多。小云的娘家贪图这丰厚的彩礼,稀里糊涂的就把小云嫁出去了。

  赵德柱可是把这个倒霉倒灶的娃儿交托出去了,心里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结婚一年多,赵全的娘老子就和他分了家。

  这下可苦了小云了。这看起来漂漂亮亮的赵全,还不如一个穿开裆裤的娃娃。那时候,小云要照顾吃奶的娃娃,还要照顾这个懒到骨头里的男人,还要家里家外的忙。

  小云是个能干的女人,看看在家里是没有出路了,就跟着人到省城去挑着担子卖水果。把孩子扔给了赵全,只在农忙的时候回来耕种收获。

  那赵全依旧是什么事都不管,孩子就扔给了他老娘。

  该育秧苗了,他老子赵德柱把秧田给他弄好了。别人家的秧苗都下田了,赵全家的苗田也绿了。不过那是一片杂草。

  人家的麦子收完了,赵全家的地里还是一片金黄。

  小云回来收麦子,麦粒都掉到土里了。要插秧了,秧田里一片杂草。

  小云生气了,要跟赵全分开。

  赵全怕了,跪在小云面前哭着,哀求着。小云心软了,带着赵全一起去省城卖水果。

  早上,两口子一人担了一挑水果出去。

  小云走街串巷的去叫卖,到晚上一挑水果卖光了。

  赵全看看小云走远了,掉头就挑着水果回去了。

  小云辛苦一天回来了,赵全还躺在床上看小说。一挑水果没有卖出去,倒是被他吃了一小半。

  小云气得把赵全赶回去了。

  赵全又回家蹭他娘老子过日子。一天到晚东游西荡,饿了问他娘要吃的,没钱了问他老子要钱花。

  也不知道小云是怎么想的,居然跟着赵全过了那么久,还给他生了三个孩子。

  孩子们长到十来岁,懂事了,心疼小云,看不惯这个好吃懒做的老子,逼着小云和赵全离婚。这也算是方家镇的一件奇事了。

  以前小云也和赵全闹过离婚,每一次都是赵全又下跪,又磕头的,小云心一软就不了了之了。

  这一次,三个孩子是铁了心了。管他老子又哭又嚎,又要寻死上吊的,看都不看他一眼。

  赵全的大儿子拿了一把刀,一根绳子,扔到赵全跟前:“要死你就快点。刀是刚刚磨过的,绳子是系箩筐的,哪一样都适合你。”

  懒狗吃屎,懒人怕死,赵全哪里有那一股子血性,哪里敢真的抹脖子上吊。

  赵全又跪着去求二女儿:“二娃,你看老子从小那么疼你们,照顾你们的,你们不要不管我啊!”

  二女儿一翻白眼:“你照顾我们,是我们照顾你吧。你的衣服裤子我给你洗的,一天三顿的饭我做的,碗你都没有洗过一次。笤帚倒了你都不扶一下,你都不如家里养的一条狗。养条狗还知道看家护院,养着你只有浪费粮食。”

  赵全没想到二女儿说话这么狠毒,十来岁的女孩子,如果不是恨他入骨,哪里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赵全腆着脸去看小三,也许年幼的小三不会那么绝情。

  小三没等赵全开口,先抢着说了:“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把我们的学费都拿去买东西吃了,我不认你这个老子。”小三说完就踢了他一脚。

  小云真的和赵全离婚了,带着孩子们走了。

  赵全就有些发疯了。发了疯的赵全也没有人可怜他。

  发了疯的赵全就每天夜里跑到车车山上去唱歌,折磨车车山附近的人。他自己不痛快,他要让车车山的人也不痛快。

  有人说赵全是装疯的,每一顿在老娘家也没见他少吃了,而且他老娘一做好饭,他准保是第一个上桌子的。

  不知道赵全是真疯假疯,小小觉得自己是快要被赵全的夜半歌声弄得快疯了。

  小小就在被窝里咒骂着赵全。骂他赶紧去死,骂他吃不上年三十的团年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