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天下第一散修小说完整版,天下第一散修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天下第一散修

状态:已更新43.0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7 12:35:33

简介:  人家宗门弟子,吃喝拉撒都有人服侍,但慕叶一个可怜的散修娃儿,就惨了。  洗衣做饭自己来,法宝丹药自己炼,还得时不时的和那些宗门弟子抢宝贝。  不过幸好慕叶有个绝世师傅,所以嘛,千万不要小看慕叶这个小散修  宝贝虽少,但每件都是逆天神器  丹药不多,但每颗都能生死人,肉白骨  洗衣做饭嘛,自然是有软妹子搞定  至于这天下第一的名头,说的是慕叶的修为,宝贝,丹药…

天下第一散修免费阅读

天下第一散修免费阅读第一章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已然没了热度,暗金色的光芒洒在这片死寂的战场上,更添了一分肃穆与悲凉。

  慕叶从一块巨石后面探出脑袋,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确定四周无人后,便如一只敏捷的地拨鼠一样,快速的溜出来,开始在尸体堆中翻检。

  作为一名职业的战场偷食者,幕叶的反应和速度都是相当出色的,眼光也属一流。毕竟要在死人堆中挑出有价值的尸体,是一件很考究的事。没有眼光,就找不到值钱的物件;而没有速度和反应,则很有可能被事后来清理战场的执法队就地行刑。

  幕叶灵巧的越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战死的兵士,大部分是普通人,他们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幕叶对这些尸体并不感兴趣。能让他停留的,只有那些数量极少的修者尸体,只有那些尸体上才有值得幕竹冒险的东西:比如一小瓶丹药,或者几张符箓。

  当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能被宗门派到这种战场当炮灰的修者,基本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角色,随身携带值钱物件的概率并不大,所以幕叶并不是每次都有收获。

  幕叶快速的在战场上奔跑,灵活得就像一头捕食的铁狐兽,时不时的停下来,翻检下尸体,然后快速的奔向下一个目标。

  对于这场战役的起因,幕叶并不关心。但据说是洛城的执法宗门,天岚宗发现了一处矿脉,不过这处矿脉横跨了洛城和中州两城,是以两城的执法宗门为这矿脉的归属起了争执,随后发动了一场小规模的战争。至于更详细的情况,则不是慕叶这个十七岁的少年能够了解的。

  但这些东西,了解与不了解,对慕叶而言又有什么影响呢?两个月后的今天是洛城的“缴税日”,50两税银才是慕叶操心的问题。倘若交不出税银,那些自诩为正义和公理化身的执法队,会毫不留情的将慕叶和他的母亲丢到苦力营。

  想到缴税,慕叶原本灵活的身形不由得滞了下。

  缴税?自认为代表正义和公理的执法队?呵呵。慕叶的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讥讽与痛苦。即便已经过去了三年,但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就如蚀骨之毒,折磨得慕叶夜不能寐。

  三年前,当慕叶只有十四岁的时候,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抵那一年的赋税,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了天岚宗。

  而事后慕叶才知道,天岚宗的某位大修士要祭炼一门大神通,需要百人活祭。只是蝼蚁尚且偷生,愿意心甘情愿将自己性命交出来的人,是万万没有的。于是天岚宗将那一年的赋税提高到原来的十倍,并且规定:若户出一丁,可免当年赋税;若未按时缴税,则举家入苦力营。

  苦力营?那是比蛮荒沙漠更恐怖的地方,能在苦力营活过三年的,万中无一。

  于是那一年,有无数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妻儿,将自己的性命贡献给那位大修士。这些男人们,平凡而又普通,他们没有毁天灭地的大威能,没有富可敌国的大财富,所以他们只能将自己为卑微的性命,贡献给天岚宗,以换得自己妻儿的一线生机。

  慕叶的父亲,正是其中之一。

  那个拥有高大健壮的身躯,温暖厚实胸膛的沉默男人;那个曾经带着慕叶捕捉食鼠兔,猎杀虎狼兽的强壮男人,在天岚宗大修士的大神通中,化为一堆灰烬。

  而一年后,天岚宗用同样的方式,夺走了慕叶母亲的双眼,那双曾经闪烁着智慧,温柔与知性的美丽眼睛。

  一条性命抵一年赋税,一双眼睛抵一年赋税。这样的交易很公平,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一向自诩为正义化身的天岚宗,是绝对不会强行夺人性命的,所以这样的手段,才能体现出它的崇高。

  是的,多么正义和崇高的天岚宗啊?!

  在很多个夜晚,慕叶都会满头大汗的从噩梦中醒来,瞪着血红的双眼,喃喃自语着: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修士,什么样的大神通,要拿我父亲的命去炼,要拿我母亲的双眼去修?真的想去看看啊!

  …

  过往的回忆在慕叶脑中快速的流过,慕叶俊秀的脸上,闪过悲伤和痛恨。但这没有影响他摸尸的速度。很快,慕叶便将整个战场的翻了一遍。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次的收获很小。除了一小块不怎么值钱的玄铜,慕叶一无所获。

  轻轻叹了口气,慕叶谨慎的观察了下周围的尸体,确保没人会诈尸后,便准备撤离了。

  “小家伙,等一下。”

  正当慕叶转身的时候,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慕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神经绷得就像一张满弦的弓。

  “刚才明明没有人的,怎么突然冒出个声音出来?”慕叶心里有点惊恐的想着。要知道,去战场摸尸是大罪,一旦被人发现,慕叶和他母亲都会被执法队毫不留情的就地处死,甚至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慕叶的身体绷得很紧,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把三寸长的匕首。如果情况不对,慕叶不介意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毕竟死在战场上,自己母亲不会有事;但如果被人发现自己在战场偷尸,那后果不堪设想。

  慕叶握紧了匕首,转过身去。

  一个中年人出现在慕叶的视野里。

  在这个死寂的战场上,原本只有慕叶站着,如今却突然多了个人站着,这让慕叶觉得很突兀。

  中年人一身麻布长袍,一双有些破烂的草鞋,穿得很寒酸。不过五官周正,身材颀长,让人很有亲切感。即便隔好几丈远,慕叶仍能从他那双狭长的眼睛里,感受到一份睿智和透彻。

  慕叶原本握紧的匕首,不由得松了松。直觉而言,慕叶认为这个中年人不是个恶人。

  见慕叶转身,中年人淡淡的笑了笑,道:“有兴趣拜我为师吗?”求各位道友的推荐和收藏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