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九零辣妻甜又撩小说完整版,九零辣妻甜又撩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九零辣妻甜又撩

状态:已更新113.4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1-11-05 00:06:00

简介:周宁宁回到了1990年,这一年她十八岁,还没有被堂弟毁容,也没有被堂姐陷害的身败名裂,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被爷爷奶奶赶出家门?还身无分文?家徒四壁?周宁宁淡定的拍了拍她父母的肩膀:“爸妈,这都不是事儿!”于是周宁宁专心搞事业,专心考大学,带着爸妈发家致富,亮瞎狗眼看人低的一众亲戚。洋洋得意之际,她被某人死死压在怀里:“宝宝,老公孩子热炕头,人生才算圆满,事不宜迟,我帮你。”重来一次,周…

九零辣妻甜又撩免费阅读

九零辣妻甜又撩免费阅读第1章 再毁容?想屁吃呢!

  “李璟!”

  周宁宁穿着一身脏透了的婚纱,趴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呼喊着。

  她前方不远处,倒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身体在地上费力爬行,周宁宁向着他,伸出了手去,可下一秒——

  “啊——”

  一把锋利的刀子,贯穿了她的手掌!

  堂姐周玉艳一脸狰狞,狠狠的转动了一下刀子。

  看着周宁宁痛得浑身抽搐,仰天大笑。

  “周宁宁,你也有今天!”

  “凭什么!凭什么你一个丑八怪,还能过得比我好!”

  “你拥有的一切,我都要毁掉!”

  说着,周玉艳拔出了那把刀子,狠狠的划向了周宁宁的脸。

  一刀,又一刀。

  “小时候我能让你毁容,长大了也一样!”

  “整容了又怎么样!现在你依然是丑八怪!哈哈哈!”

  鲜血横流,模糊了视线。

  周宁宁狠狠的瞪着周玉艳,嗓音沙哑绝望:“为什么!”

  她自小被毁容,在社会里受尽了冷眼与嘲讽。

  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

  有了成功的事业,有了优秀的爱人。

  今天是她跟李璟的婚礼啊!

  周玉艳毁了她的前半生还不够,难道非要毁了她这一辈子才行吗!

  “你这辈子,都只能被我踩在脚下!”

  周玉艳说着,抬起头来,看向不远处的男人,眼神染上了疯狂。

  凭什么周宁宁能得到这么优秀的男人!

  “想结婚?好啊,我成全你们!”

  话落,周玉艳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按下,点燃——

  “轰——”

  火星点燃了地面早就洒好的汽油。

  灼热的火迅速窜起。

  周玉艳疯狂笑着,扬长而去。

  周宁宁浑身带血,已经没有了逃跑的力气,挣扎着,一点点的向李璟爬去。

  李璟歪头,艰难的冲她扯了扯嘴角,也向她伸出了手。

  “宁宁,下辈子,我会早点找到你,不会让你……再受苦……”

  手,终究是落下了。

  “李璟——李璟——”

  周宁宁泪如雨下,在烈火中,扑向了她此生的挚爱。

  李璟,如果有下辈子,我会拼尽一切,先找到你。

  ……

  周宁宁是被痛醒的。

  “爸,您就饶了宁宁吧,再打下去,她会死的!”

  这声音!妈妈?是妈妈的声音!

  怎么可能?

  妈妈早在她十八岁那一年去世了不是吗?

  还有……这场景,怎么那么熟悉?

  没等她想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便听到了另一道熟悉的声音。

  娇柔造作,虚假至极。

  “爷爷,您别打了。是我不够好,利华才会喜欢宁宁,不喜欢我……”

  绵软的女孩声音,带着委屈的哭腔,温柔又善意的为周宁宁求情。

  周玉艳!

  周宁宁总算想起来了。

  就是在这一天,她的人生彻底被毁了!

  村里最有钱的袁家独子袁利华,拒绝了周玉艳的示好,并且透露自己喜欢的人,是她周宁宁。

  周玉艳是她大伯家的女儿,是三洋村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是周家人眼里的金凤凰!

  所以,周玉艳回家哭诉后,爷爷二话不说,立马就拿了竹板,对她毒打不休。

  说她不检点,勾搭表姐看上的男人。

  可袁利华喜欢她,跟她有什么关系!

  爷爷的毒打还没完,堂弟周晓斌端着一水勺滚烫的开水,狠狠的泼到了她的脸上。

  让她毁了容!

  因为脸上的伤疤,她受了多少委屈,多少难堪!

  甚至连成功的路,也走的异常艰难。

  她能翻身幸福,付出的是比别人高出千倍万倍的努力!

  不容多想。

  因为,周晓斌端着一水勺开水进了屋!

  周宁宁见状,心里头咯噔一声。

  想到了前世凄惨死去的恋人,想到周玉艳的疯狂,她咬了咬牙。

  不行,这辈子,她绝不会让自己再毁容!

  顾不得满身疼痛,一把将她爷爷拽了过来!

  手里拿着竹板的老头反应不及,挡在她的身前,迎接了那一水勺滚烫的开水!

  “啊…啊…”

  滚烫的开水,泼的周水根满脸满身都是,痛的他嗷嗷大叫。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一屋子的人都看呆了。

  唯一清醒的人便是周宁宁。

  她大大松了口气,脑袋里只一个想法。

  还好被泼的人不是她!

  还好,她保住了自己!

  至于她爷爷周水根,呵呵,他扬言要打死她,她干嘛要心疼他?

  始作俑者周晓斌也懵了。

  他要泼的人是周宁宁,怎么爷爷突然挡在她前面了?

  爷爷会不会像打堂姐一样打死他?

  周晓斌怕的浑身发抖,哭了起来。

  屋子里,周水根的嗷嗷叫跟周晓斌惨烈的哭声,此起彼伏。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周宁宁的大伯母王宝珍:“哎呀,你这臭小子,可闯大祸了!”

  王宝珍一边说,一边上前拽住周晓斌,抬手在他屁股上重重打了两下。

  还没打第三下呢,就被一直坐在桌子边的周老太给喊住了。

  “晓斌才八岁,他懂什么?!你别打他了,要打也是打周宁宁,拉着她爷爷挡在前面,心肠未免太歹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