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玄黄劫小说完整版,玄黄劫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玄黄劫

状态:已更新90.9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09-01-30 12:27:33

简介:  这是一个极为古老的传说——宝月传说  神界版本——我若是得到宝月神尊算啥!  天界版本——我若是拥有宝月便是天界霸主!  灵界版本——蚩尤说:因为有了宝月我才能与轩辕抗衡!  修真界版本——沈倨说:娘的!小爷自从得到宝月,日子就没有消停过!  然而直到很久之后,沈倨才发现,所谓的宝月传说,对于他而言,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一起尽在《玄黄劫》  善言《六道炼神录》10…

玄黄劫免费阅读

玄黄劫免费阅读第一章 女娲轩辕衍天道

  宇宙的顶点、至高空间——神界。

  那玄黄色的高空之中,此时无数的金色霹雳极其暴虐的闪窜,犹如漫天的金色蛟龙,在疯狂的剧烈爆炸声中,暴烈的将那高空弯穹,撕扯的支离破碎。

  高空之下一座悬浮的黑色巨石上,雕刻着无数的繁复图纹,这块巨石犹如堡垒一般,在极度肆虐的爆裂雷霆之下,散发着淡淡的金光,缓慢但坚决的徐徐自转。

  黑色巨石之顶,八位身穿黑色星袍的人,围成一个圈子,钉子一般凝立在巨石之上,他们所有的目光,灼热的聚集在中央盘坐的两人身上。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满身金色甲胄,女的一身翠绿华服,此时的他们,双手结在胸前,那迅速幻动的印诀,只能让人看到一蓬蓬蒙蒙的金光。

  骤然,那男的停止动作,眸子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随之,那女的猛然静止,脸色却是一片安详欣喜!

  “女娲神尊,您看到了什么?”

  “轩辕神尊,你看到了什么?”

  轩辕神尊缓缓的站起身来,那略微惊惧的目光,直射向暴乱的天际,片刻他才徐徐说道:“女娲神尊,这天灾般的征兆已然持续了万年,你我推演天道,也已经万年,”说着他沉重的叹口气,“我无法相信,我所看到的竟然是天道灭亡!”

  “什么?!”

  猛然,外围的八个人,身躯同时剧震!天道,这难以触及的玄妙灵机,竟然也会灭亡?那我们苦苦追寻天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女娲神尊恬静的站起身来,凝视轩辕神尊片刻,“我所看到的却是昌盛,天道的昌盛!”

  “嚯”的,轩辕神尊转过身来,呆立片刻之后,略微颓丧的说道:“看来我公孙轩辕,还是不及您看的远呐!”

  女娲神尊的目光,投射向遥远的天边,用一种梦幻般的声音说道:“天道是无穷的,只不过存在着消涨起落而已,我们追寻的那一天,相信他会到来的!”

  轩辕神尊身形一颤,“那一天会到来吗?”

  骤然,那霹雳暴闪的高空,一声惊心沉闷爆响,陡然,天竟然犹如玻璃一般,“啪”的一声遽然爆裂!

  “嗡!”

  一阵急剧颤鸣声中,一只金色古朴大剑与一个黑色龙纹双耳壶的虚影,同时出现在女娲与轩辕神尊的身后。

  压力,极度恐怖的压力,自那爆裂的高空,犹如道道玄黄色涟漪,实质一般压迫着整个神界。

  “啪”的一声脆响,两大神尊脚下的黑石骤然龟裂,刹那,他们背后的一剑一壶,猛的光芒大盛,瞬间便耀眼的犹如两轮太阳!

  “轰隆隆……”

  天空中的漫天金色霹雳,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听一声刺耳的恐怖鸣啸自高空传来。

  惊抬头,只见四十九道玄黄色流光,分为四十九个方向,瞬息消失在遥远天际,顿时,女娲与轩辕神尊,指掌间再次急速幻动、瞬间爆发出无数璀璨毫光。

  来自高空的骤悍威压,随着那四十九道玄黄色光芒一同消失,与此同时,两大神尊背后的金剑黑壶虚影,也随即收进他们的体内。

  凝立在四面八方的八人,面色极其复杂的看着推演天道的两位神尊,他们实在难以置信,那骤然而至的恐怖压力,竟然能够逼出两位神尊的玄黄灵宝——轩辕剑、炼妖壶。

  他们的境界不如两位神尊,怎么反而承受的压力,却没有他们大呢?

  两位神尊同时结束推演,“女娲神尊,您看到了什么?”

  轩辕神尊话音刚落,便见炼妖壶骤然光芒大放,再瞬光芒大减,随即黯淡无光。轩辕神尊震惊的看着炼妖壶,这与他轩辕剑齐名的玄黄灵宝,竟然受到如此大的伤害!究竟女娲神尊她看到了什么?

  此时的女娲神尊犹如石雕一般,面色沉肃,眸子中带着挥之不去的惊恐!

  就在刚才她于冥冥之中,自己竟然出现在一片玄黄色的空间,那至大恢弘天威般的压力,这种感觉只有往昔她渡劫时才会出现!为什么会是这种感觉?难道自己现在是渡劫吗?

  蓦然,几道模糊的影子出现在她的周围,她刚想看清楚这些人是谁时,猛然,一道声音出现:尔不该强窥天道,万物万法终能归一,又何必强求呢?念尔乃顺应天道之人,去吧……

  话音刚落,一道玄黄精芒骤然劈在炼妖壶上,猛的她灵魂剧震,瞬间游离在冥冥之中的那丝神识,遽然被难以置信的庞大威压,强行震荡出那玄黄色的空间,只在这万分之一刹,她的灵魂便受了伤害。

  她肃立良久,才轻轻吐出一句话:“四十九大衍之数终能归一!”

  话音刚落,女娲神尊便消失在黑色巨石之上,那已经恢复平静的空中,飘荡着她的声音,“轩辕神尊,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吧!”

  轩辕神尊怔怔的看着女娲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看到的却是四十九种不同的结局,归一?如何才能归一?!难道我与女娲神尊之间的境界,相差的如此之远吗?”

  他肃立片刻,身形便逐渐淡化,他那威严的声音继续在黑色巨石上回荡,“从今日起我便闭关,你们小心打理剑神殿,天道茫茫,小心那一天的到来!”

  “是!谨遵老祖宗法旨!”

  随着那八位星袍人离开,轰鸣声中,那块黑色巨石爆成漫天齑粉……此时神界的上空,呈现出一片不祥的暗灰色。

  这一幕转眼过去百万亿年……

  *********

  冷风如刀、怒雪威寒。

  金水城八马并行的宽阔街道上,坚冰积雪足有尺厚。

  如此肃杀,能冻煞人的恶劣天气,偏是人头如潮,一个个跪在道路的两边,仰着头不知在等待什么。

  马蹄铁击打在冰层上的铿锵声,由远而近……“沈爷来了、沈爷来了!”跪在道路两边的人们,顿时眼睛睁大,射出喜悦的光彩!

  四匹大宛纯种名马,浑身雪白并排而来,如此名贵、千金难易的大宛名马,此时竟然被当作拉车的驽马使用。

  车篷漆黑,就象一间移动的大屋,车辕之后,两条肌肉虬结的赤膊壮汉,正从他们之间的巨大麻袋里,掬出大捧大捧的铜钱,沿路左右抛洒。

  “多谢沈爷赏赐!”

  “愿沈爷公侯万代!”

  “沈大善人、沈大善人……!”

  在道路两边,百姓们兴奋的喧嚣声中,这白马黑车渐行渐远,在万众瞩目之下,出了金水城。

  车蓬之前的黑锦绣金挡布,被一只戴着四个宝石戒指,一块翡翠扳指的手拨开,露出一张面色微黑,表情威严的国字脸,“阿豹,首阳山。”挡布随着这道简短的命令,随即落下,马儿在驭手的催促下,放开四蹄奔跑起来。

  随着越发急促的马蹄声,白茫茫的雪花愈发紧密……

  半个时辰后,首阳山下。

  “沈爷,到了!”

  一名壮汉匍匐在车辕下,沈爷踩着他的脊梁下了车。

  “你们在此候着。”

  沈爷随手挽起前衣襟,中等已经发福的身材微弓,下一刻,他犹如离弦之箭,幻影一般,径自向首阳山奔去,在他的身后,竟然没有一道脚印!

  ……

  首阳山顶首阳观。

  这是一座不大的道观,但却十分精致。

  此时,沈爷正站在这不大的道观之前,听一位不大的小道童说话。

  “沈爷,我师尊首阳真人昨日离观,不知何时归来。”

  “哦,那我等等无妨。”

  “沈爷里面请。”

  精致的雅室内,沈爷端着精致的景泰蓝瓷杯,心不在焉眉头微踅,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看竹何许问主,寻村遥认松萝。小车到处是行窝,门外青山属我……相留一醉意如何,老子掀髯曰可!”

  清越的吟颂声传来,沈爷眸子一亮,急闪身已到了门口。

  一位羽衣星冠的道士,座下一骑青鸾,青光闪耀中,那道士哈哈笑道:“贫道掐指一算,知晓今日此时万山兄要来,是顾急忙回转,万山兄久等了!”

  说话间,那道士已经落在雅室门前,微一晃手,那巨大的青鸾化为一折纸鸢,被这道士塞进怀中,这才一稽首,“万山兄,所来何事呀?”

  沈爷面色一黯,“首阳真人,我来能为何事呢?”

  “哈哈,你沈万山富有四海,哪里有什么事情难得倒你?”首阳真人调侃道,沈万山不耐烦的挥手道:“别瞎扯!我问你,我儿子沈倨到底还有没有救?!”

  刹那,首阳真人一改嬉戏之色,面色凝重,“万山兄,你我至交数十载,可称的上是过命交情!然而小倨他体内,郁结的不知是何种罡气,唉!天忌呀天忌!”

  沈万山此时的脸色更黑,怒道:“首阳,你修真数十年,连一个凡人的病都医不好?你还修什么真?悟什么道?!”

  首阳真人渭然长叹!片刻、才幽幽说道:“万山兄,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人力终究有穷时啊!大哥,实不相瞒,小倨他只有四年阳寿了!”

  “噔噔噔……”

  沈万山连退几步,颓然坐倒,“可是,可是小倨他只有十六岁呀!他还是个孩子啊!妈的!想我沈万山纵横一世,竟然连儿子都保不了,我他妈的……砰!”

  沈万山痛苦的一头撞在紫檀木茶几上,顿时木屑乱飞……“我生了九个女儿,才得到这么一个儿子,难道老天要惩罚我不成?即便要惩罚也冲着我来啊,为什么不放过一个孩子?为什么……”

  沈万山野兽般的嘶吼,随着漫天的晶莹雪花,融入四野八荒。

  ……

  今日是个大晴天,金水城西南角,那是大明国最为著名的集市,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玩意,绝对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尤其是这首都之城的古玩市场,此时更是人流如织、一派繁华景象。

  一只小鹿皮金丝快靴,一脚蹬在宝和记门厅的香杉木杌子上,随即一道懒散的声音响起,“娘的!有什么孝敬老子的全端出来!”

  “哎呦!是沈大少爷!您快坐着,去去去……快把那些稀罕玩意,拿来给沈大少爷过过目!”

  门厅的执事边催促伙计,边谀笑着来到门口这位少年面前,这执事伸出袖口,殷勤的来回擦摸椅子两下,“沈大少爷,您先坐!我说伙计,你快着点,耽误了沈大少爷的关紧事儿,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这少年红口白牙,一脸的轻佻,他伸出手,在执事肥胖的脸蛋子上用力一拧,笑道:“你这和胖子,越发的会讲话了!”

  “哪里哪里,还不是沈大少爷调教的好!”和胖子伺候着沈大少爷坐下,又搬起沈大少爷的一条腿,一边小心的锤着,一边说道:“沈大少爷,您老也知道,我们宝和记,那是这古玩市场的老字号了。您说,在这市场上开门面,应不应该跟我们宝和记打个招呼?”

  沈大少爷半靠在椅子背上,浑身上下摇晃着,嘿嘿说道:“拉你的倒吧!不就是有人抢了你的生意吗?跟爷我说说,是谁啊?”

  “就是前面拐角,新开的一家古玩店!噢,叫什么飞天阁!”

  “蓬”的,沈大少爷一脚蹬翻和胖子,抖动着大腿,横着眼睛说道:“你没跟他说,这条街都是沈倨大爷我罩的吗?!”

  “哎呦,我的亲爷爷!我说了,就是人家不认呐!”和胖子坐在地上,委屈的说道。

  “嘿嘿嘿嘿……”沈倨弯下腰,凝视着和胖子的眼睛,语气瞬间变的阴沉,“和胖子,你知道枪是什么造型吗?”

  顿时,和胖子懵了!

  “嘿嘿,这个嘿嘿……沈大少爷,您这话是啥意思?”

  “没什么,只要你别把那枪,想成小爷我这造型就成!”

  此时,那伙计端着一大盘小古董,什么小枪小刀小镜子,全是希奇古怪的玩意。

  沈倨捡破烂一般,看一件扔一件,嘴里嘟囔着“这都是啥东西?”半晌,他挑了一块碧玉,伸个懒腰站起身来,随手抛下两块紫金,“行啦!这个月的保护费,就算你们交啦!”

  和胖子看着沈倨,晃荡出门的背影走远了,这才长出一口气,“我的妈诶!要是这祖宗一天来一次,我老和一准儿上吊自杀!”

  “嘎嘣!”

  那伙计的牙齿崩掉半颗,但是他依然满脸喜庆,“老板,这紫金是真的哎!”

  “啪!”

  和胖子没头没脑的抽了他一巴掌,“住口!他们沈家在大明国都是首富!你个新来的,知道个啥!”他劈手夺过那两块紫金,满脸笑的全是褶子,“宝贝呦!这两块紫金,最少买一百块碧玉啊!”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