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美女们的别墅小说完整版,美女们的别墅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美女们的别墅

状态:已更新23.3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1-20 14:47:58

简介:  新书《无上魔体》已经发布,书号2598392,下面有直通车,恳请大家前去一看,您的一个收藏就是对阿膘最大的支持!  ******  遇美不收,天诛地灭!  林箫,在校大学生,过往成谜,武力不详,为人低调的他独居于一栋别墅中,却不幸招惹到一票绝色美女。  …

美女们的别墅免费阅读

美女们的别墅免费阅读第一章 很傻很天真

  林箫最近挺无奈的,本来那栋位于东滨湖畔的小洋楼是三人共同居住的,不过其中一哥们上个月去了国外,半个月前另一姐们也人间蒸发,到现在,生活环境已濒临崩溃。

  没办法,林箫是条不折不扣的懒汉,你让他去哥伦比亚猎杀大毒枭,或者潜入索马里海盗团卧底,甚至让他将EU的贵妇小姐们哄骗上床,他都绝无二话,唯独“家务”两个字能把他活活逼疯。

  这不,才刚过半个月,木地板上已经多出一层油腻,洗衣机也堆得满满当当,连院子草坪上的杂草都像吃了三鹿一样窜了起来,知道的人会说这家人真懒真抠,连个钟点工都不请,不知道的恐怕要绕道而行,生怕这是一间妖孽出没的凶宅。

  直到连换洗的衣服都已告罄,林箫不得不趁着周末出门找个钟点工,把哥们留在车库的银灰色宾利敞篷开了出去,身上套着仅剩的“索马里套装”,也就是大墨镜背心花裤衩,外加一双人字拖,若是脖子上再多出条手指粗细的金链子,整一活脱脱的暴发户。

  半小时后,林箫来到位于市区的一所家政公司,进去后发现等待雇主的家政妇还真不少,不过多半是上了些年纪的欧巴桑,而且要求还忒多,什么“有老人孩子的不行”、“有瘫在床上的不干”、“每天八小时工作制”、“工资要求月底结清,逾期将加收滞纳金”。

  还有一位阿妈妮要求更夸张,说什么“家里只有一个男人的不行,怕被性骚扰”,林箫瞅着那位阿妈妮脸上的褶子,暗咐大婶您长的这么委婉,就算白送给猪肉荣他也不干啊。

  “呦,那小妞不错!”

  林箫眼睛一亮,就见一位面容清秀的小姑娘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看年纪还不到二十,脸上既没涂眼影也没擦唇彩,一头中发用红绳绑在脑后,就像是刚从偏远地区走出来的原生态女。林箫稍微一琢磨,觉得那小姑娘若是稍稍打扮一下,跟魔女那天生妖孽当然没法比,但放到任何大学中也是准校花的行列。

  而且她的要求也不高,牌子上写着“能吃苦耐劳,脏活累活都可以干,寻找能提供住所、伙食的雇主,要求每月不低于两千元”的字样。林箫看的纳闷,滨海市的消费在国内名列前茅,特别是租房一项,市区边缘随便租个一房一厅都一千好几,就连滨海最低工资标准都快有这个数了。

  不过这小姑娘明显在这儿坐了挺久,面前的矿泉水瓶子都见了底,而前来的雇主宁愿和周围要求颇高的欧巴桑们讨价还价,对一个要价如此低廉的小MM却不闻不问。

  这也难怪,俗话说“事出有异其必妖”,这小姑娘要求比别人低,却愿意干脏活累活,特别是长得又不错,干啥不好偏偏要干保姆。要知道这年头可是信息时代,雇主们想必听多了保姆盗窃的案例,眼下不得不防备一点。

  林箫稍微观察了一下,心下已有了判断,那小姑娘的眼神很清澈很纯洁,绝不是别有用心之人。就算她做起家务来并不麻利老道,也比雇一个大婶回去赏心悦目。

  “HI,美女,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啊,老家是哪里的啊?”

  却有一哥们捷足先登,花格子短袖衬衫和沙滩裤,半敞开的脖子上挂着一条地摊货一样的金项链,脸色苍白枯瘦如柴,就像到了爱死病晚期。

  “······我叫夏晓然,年初刚满十八岁,老家在陕西。”

  那小妮子怯生生地答道,低下头不敢与绝症男直视,后者“哦”了一声,继续问道:“你这是刚来滨海啊,住哪里啊?”

  “住一个同乡大姐那儿,就在过了江的名叫水源村的城中村里。”

  夏晓然几乎一股脑地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林箫远远地听着头脑发麻,这小丫头也太没经验了吧,一下子把自己翻了个底朝天,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人吗?

  那绝症男闻言哈哈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你怕不怕带孩子?”

  “不怕不怕,我弟弟妹妹小时候都是我带大的!”

  夏晓然摇着头,那把中马尾在脑后一晃一晃,绝症男点了点头:“那感情好,我老婆前段时间刚生了个儿子,但我平时做生意挺忙的没时间照顾,所以想找你帮着带带小孩换换尿不湿什么的,其他买菜做饭的家务我父母做就可以了。你住我家的空房,每个月我先给你四千块钱,怎么样?”

  “吓,这么多啊!”夏晓然脸上一喜,旋即犹豫道:“那个工资······能不能每月发给我?”

  “当然可以啦!”绝症男拍着胸口说道:“只要你干得好,我会考虑给你加薪的!”

  “太多了,四千块钱已经很多了。”

  夏晓然连忙摆手说道,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拒绝钱多,那绝症男眼珠子吱溜一转,旋即拍了下小妮子的肩膀,道:“要不现在就上我家看看,你要是愿意的话,今天就可以来我家上班,工资也从今天开始算,怎么样?”

  “嗯。”

  夏晓然很快收拾好东西,其实也就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小背包,和绝症男一起来到了家政公司的总服务台,估计若是成功应聘,绝症男和夏晓然都要回来交上一笔中介费。

  不过林箫觉得两人都不会再来交了,他瞅见绝症男的手臂上布满了不起眼的小针眼,这种瘾君子哪里会刚有小孩,于是不动声色地跟着两人出了家政公司。

  ……………………………………………………………………………………………………………………………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

  两人走到门口后,绝症男让夏晓然在路边等待,自己横过马路走进一条小巷子。林箫目送绝症男消失巷口,踏着拖拉板快步走到夏晓然身后,一拍她的肩膀,用陕北那边的方言笑道:“晓然,果然是你啊!”

  夏晓然一扭头,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一对大眼睛眨巴眨巴:“我是叫夏晓然,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嗨,你不认识我了吗?”林箫故作熟络状,摆手笑道:“我是你初中同学啊,就是你隔壁班的副班长,你不记得我了吗?”

  林箫那口陕北方言说的几乎以假乱真,不过夏晓然不可能这么容易被忽悠,皱眉道:“·······我上初中的时候一个年级好像只有一个班。”

  “我比你高一届啊,和你一个村的那个叫夏什么的,就是我们班上的!”林箫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编着故事,夏晓然想了一下,恍然道:“你说夏建仁啊!”

  “对对对,夏建仁”

  林箫暗咐这哥们的名字真牛叉,道:“我那时跟建仁玩的挺好,不过初中毕业后就没什么联系了,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我听他家人说他这几年一直在帝都工作。”

  “是吗,那太可惜了,要是他也在滨海,我和他还可以叙叙旧呢!”林箫脸上露出惋惜之色,然后话锋一转道:“对了,我家就在这附近,要不上我家去坐坐?”

  “这个不好吧,我在等人呢,他说要我去他家做保姆!”

  “那可真是巧了,我家也正好需要一个保姆,要不你去我家瞧瞧,咱们是同乡,在我那里你也可以随便一点!”

  “······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了啊!”

  夏晓然很认真地说道,林箫暗咐这是个老实的孩子啊,就见一辆君威在路边停了下来,那个绝症男从驾驶座窜了出来,走到两人跟前后,朝林箫说道:“你是谁啊?”

  “我是她同乡,找她到我家去坐坐!”

  林箫笑了笑,绝症男闻言脸色沉了下去,道:“小子,她今天要到我家去做帮工,到你家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绝症男说完就要伸手拉夏晓然,手还没碰到对方,手腕忽然一阵剧痛,被林箫像铁钳一样掐住,稍微一用力,绝症男就像扭麻花一般来了个空翻,后背重重地着地,倒在地上呻吟起来。

  “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夏晓然面色一变,林箫叹道:“你这傻丫头,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他不是好人!”

  “你才不是好人呢!”

  夏晓然轻啜一声,似乎还想去把绝症男从地上扶起来,林箫直接拉住她的手往道路对面走去,夏晓然死命挣扎道:“你放手啊······我不跟你走!”

  这时候周围可有不少路人,还以为林箫和绝症男是对情敌,为了夏晓然而大打出手呢!林箫无奈地一转头,道:“我跟你说啊,警察马上就要来了,现在我打了人,而你和我是同乡,到时候警察也会把你抓到局子里去关着。”

  “······那该怎么办啊?我不要坐牢!”

  夏晓然脸上一阵担惊受怕,林箫心下一阵无力,现在这年头还能碰见这么单纯的小姑娘真是奇遇,道:“所以你现在要听我的话,跟我一起走,到时候警察过来找不到你,你也就不用坐牢了!明白吗?”

  夏晓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林箫摇头一叹,拉着夏晓然走远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