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妻小说完整版,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妻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妻

状态:已更新75.9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6-01 11:07:01

简介:  本文概括:  【青梅竹马】【男主腹黑伪善VS女主骄纵任性】【女先追男】【后男追女】【双处】【1V1】【HE】  曾经她是方家恶女,张扬跋扈,嚣张任性。  !  其野蛮行径,劣迹斑斑,令人发指!  谁想好景不长,因为伤人她“哐当”一声进了监狱。  浑浑噩噩三年过去,再出现,人已然落魄到了谷底。  抛弃大小姐的身份,她灰溜溜的把一纸协议递过去。  离婚吧,她已经知错了,再也不敢强求…

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妻免费阅读

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妻免费阅读第1章 出狱

  从狱所里出来的这天是整个夏季最炎热的八月。

  酷暑下,明雅抬高手勉强遮挡住刺目的阳光,听着身后铁闸门的“咔擦”声,又走出两步。

  直到一阵晕眩毫无预警的袭来……

  豁的蹲下身,她扯住皱巴巴的T恤用力地闭了闭眼,缓了许久随即又睁开。

  久不见雨水的城市如今闷热得就像一个水汽弥漫的大蒸笼,混着满地的尘土味,竖起耳朵,她甚至能听到“滋滋的”烧灼声。

  这所监狱临近郊区,一路向前,除了一条看不见底的柏油路,周遭便仅余下一片荒芜。

  摸了摸略微滚烫的额头,明雅又在原地蹲了一会儿,知道没人会来接她,只能吃力的起身。

  她并不打算让自己晕在这里,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哪怕自己死在这块地方,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再走不远应该会有一个公交车站牌,路线她虽然不清楚,可至少她知道只要登上那辆车,花两块钱就能回到最近的市区,再之后她就能招辆的士打车回家。

  想到这明雅脚步一顿。

  摸上口袋里仅余下的几枚硬币,心底倏然涌上一股失落……

  她怎么会忘了她没钱,没钱怎么打车,没钱怎么回家,回不到家就……

  看着地上越拉越长的影子,她牵动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其实她哪来的家,打从三年前踏入这块地方,她就再没有了家……

  背着帆布包的背影越显消瘦,而包裹着一层皮的手腕纤细得彷如枯木,或许用瘦骨嶙峋来形容也不会过分。

  再走一段,远远的伫立着一道人影,光线太亮反倒让人瞧不清。

  明雅下意识的揉揉眼睛,好不容易看清了来人是谁。

  “丽清。”张嘴,她叫出她的名字,语气中透出一丝诧异,似乎并未想到她会在这里。

  打扮时髦的女郎听到她的声音,皱紧柳眉将车门打开:“我哥让我来接你。”

  她不耐烦的示意她上车,看起来相当不满这份“差事”。

  明雅的目光于周围逡巡一圈,而后在卓丽清身后停驻。

  那是一辆约莫百万出头的敞篷式跑车,从车头BMW的标志上她知道在她坐牢的这几年里卓丽清过得不错。

  “他让你来接我?”想起记忆中那张脸,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暗哑如断流的小泉。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他为什么不自己过来。

  卓丽清用眼尾瞟了她一眼,掏出手机随便按了几个键对她说:“走吧。”

  明雅没有动作,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忽然弯下腰,原本还算平静的五官倏的皱在一起,卓丽清等了许久没听到这头的动静,回过身也是一愣,踩着细尖的高跟鞋上前:“你怎么了……”

  明雅摇摇头,扶着墙起身,铁窗里的伙食自然比不得从前,刚进去的时候她当然不习惯,饥一顿饱一顿,久而久之就换上了胃疼的毛病。

  “老毛病了不碍事。”话声很淡,好像真不是什么大事。

  “……”收回要搀扶的手,卓丽清这才开始用正眼打量眼前的女人。

  略显佝偻的背,宽大得松松垮垮的上衣,兴许是清洗过度而泛白的牛仔裤与那不带一丝血色的脸……现在的方明雅,哪还有当年的风光。

  要说起当年的方明雅,卓丽清微微蹩紧眉。

  明明为人骄纵任性,说话做事不用脑子,各种陋习都沾了点的方明雅,周围却朋友成群,前呼后拥。

  而她虽然长相普通,怪的是追求者却甚多,一个接一个的排着队,要给方家做上门女婿,这是为什么?因为方明雅不仅仅是一个有钱人,还是一个非常大方的有钱人!

  如果说她是在用钱交朋友,一点也不为过,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她锒铛入狱的时候,曾经所谓的“好友”全避而不见,任由她自生自灭。

  “既然没事就快走吧。”卓丽清搭着车门催促,遮阳伞又往上撑了一些。

  明雅在阳光下眯了眯眼,看着远处的公交站牌,目光暗淡,不再推辞的坐上副驾驶座。

  少顷,汽车发动的马达声在耳畔响起,不到数秒的时间,跑车已经缓缓驶离这块备受烈日烤灼的地段。

  等到车速逐渐平稳,卓丽清试探性的说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明雅靠着车窗发愣,越往前走周围绿木越是茂盛,郁郁葱葱的扫清了之前的闷热。

  “方明雅,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回去后找个时间把字签了吧。”

  久等不到她的回应,卓丽清侧脸瞧她一眼:“我哥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步,最近跟榕姐的关系也才稍微缓和了一些,算我求你了,别再破坏他们……”

  明雅垂着眼,没吭声。

  “你”“方明雅”“喂”,这些是卓丽清自小对自己的称呼,哪怕五年前她跟卓然结婚,她也从未叫过自己一声嫂子。

  见方明雅没有要回应的意思,卓丽清的脸色绷得更紧,抓在方向盘上的手背,甚至隐隐浮现青筋。

  沉默在空气中漫延,方明雅自顾自的看着窗外风景,面上虽然平静,心底却掀起了不少风浪。

  卓丽清跟着闭嘴,细细琢磨一番内心颇感意外,毕竟在她的认知中,曾经的方明雅不是一个藏得住心事的人,甚至于在她看来她有些莽撞,特别是在听到“沈从榕”三个字时……

  车内静悄悄的仿佛笼罩着一层静谧得令人快要窒息的迷雾。

  就在卓丽清以为这种氛围会一直持续到她将车子驶回卓家的时候,方明雅哑着嗓音开口。

  “丽清,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撑着下巴,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

  窗外送来一阵微薄的细风,这时候卓丽清的爱车已经驶入了A市的边界。

  似乎有一瞬间的怔忡,卓丽清忍不住又多看了她两眼,而后眉头紧蹩,毫不客气的数落。

  “你蛮横、自私、霸道、目中无人、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没脑子、任性、冲动……”她一项项的说,也不怕得罪她,好像要把自己读书以来所学到的所有贬义词全用在她身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