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钻石婚约之甜妻宝贝小说完整版,钻石婚约之甜妻宝贝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钻石婚约之甜妻宝贝

状态:已更新132.8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6-13 20:25:03

简介:三次相亲,君祎被同一个人放了鸽子。    第三次,君祎站起身,喝掉面前凉透的咖啡,气定神闲的联系自己父亲:爸,以后您就是跪着求我,我都不会再来相亲——以及,这个许慎,最好不要让我见着他……******许慎,男,三十岁,A院神经外科二区副主任医师。他高冷,毒舌,清心寡欲,只有拿起手术刀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人情味。君祎,女,二十四岁,大学毕业两年,社会新闻记者。她聪颖,…

钻石婚约之甜妻宝贝免费阅读

钻石婚约之甜妻宝贝免费阅读第一章 倒打一耙

  下午五点,龙城最大的三甲医院A院。

  急诊室门口,君祎坐在等候椅上,抱着双臂,面无表情。

  因为今天的相亲,她在家里人的逼迫之下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上了素净的连衣裙,勾勒出姣好的腰肢,远远看去,气质温柔如水。

  不过君祎此刻的表情并不和善。

  二十分钟之前,她刚刚送来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太,当她在咖啡厅里坐了几个小时也没有等到她的那个相亲对象,准备走人的时候,发现老太已经晕倒在她车子旁边。

  君祎便做了一回见义勇为的好事儿,打电话给医院,帮着把人送了过来。

  只不过君祎还没来得及感慨自己日行一善,麻烦就找上了她。

  接到电话通知赶来的家属,先是往急诊室里瞄了一眼,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揪住了她的衣服。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撞了我妈?我妈都八十岁的人了,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说话的这人大概是那位老太的女儿,看着也有五十多岁,却是一点都不冷静。

  “快点儿抓住她不准让她跑了,万一要出什么医药费,就找她!”

  “哎哟咱姑姑可真是运气不好,这都多大年纪了还被人撞了!”

  说话的人都是老太的亲戚,言语间都把矛头指向了君祎。

  君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但仍然耐着性子解释:“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只是将病人送来医院而已,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也和我没有关系。”

  “和你没有关系?和你没有关系你把人送过来?有这么好心?”

  君祎的衣领在拉扯间发出了“嘶”的一声,让她彻底皱起了眉头。

  今天真是有够倒霉的。

  旁边的小护士看到这边吵起来了,赶紧过来劝架,不过小护士的声音太过微弱,这彪悍的一家人根本就不在意她。

  君祎的耐心用尽,不打算继续忍下去了,直接抓住那老太女儿的手腕,轻轻用力便甩开了她。

  这下,那家人更疯狂了,嘴里嚷嚷着君祎打人,就开始撒泼。

  “你居然打我!你这个小姑娘有没有一点教养啊!我今天就应该替你家里人好好教育你!”

  眼看着这一家人都要对君祎动手了,急诊室的门突然打了开来。

  “病人家属在哪儿?”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都被引了过去。

  君祎逃过一劫,眯着眼朝说话的人看过去。

  对方站在急诊室门口,身上穿着蓝色手术服,身姿修长而挺拔。

  他的口罩摘了一半,刚好露出线条分明的脸,轮廓清晰而干净。

  君祎的视线往上,便和男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那双墨汁一般的眼里不带丝毫感情,冷的像是寒冬腊月。

  他的目光在君祎身上淡淡扫了一眼,眼里情绪深沉,仿佛藏着千万话语,又好似什么都没有。

  君祎不由皱了下眉头。

  男人安静的站在那儿,气质清冷矜贵,眉宇间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而在场的病人家属都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个浑身都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人是医生,赶紧围过去:“医生!我妈怎么样了?被撞的严不严重?”

  “医生您一定要救救咱姑啊!”

  被他们围住,男人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声音冷清,有种玉的质感。

  “头颅CT未见明显异常,第五腰椎右侧外伤性膈疝形成,股骨,坐骨不同地方骨折,还要做两台手术。”

  老人的女儿紧张的问:“这么严重?有没有生命危险?”

  “血压体温及心率正常,外伤性膈疝可能导致呼吸障碍,没有生命危险,病人家属是谁,签字手术。”男人语调平缓,不带波动。

  老人女儿赶紧签了字,还想问什么,但男人已经对刚才的小护士做了个手势,将手术单交给她,往走廊深处走去。

  “病人家属先跟我去缴费吧?里面手术还要一段时间呢。”小护士说。

  “缴费?你!人是你撞的!你来付钱!”

  “对,你是肇事者,赶紧给钱,不然我们就报警了!”

  已经在旁边默默站了一会儿的君祎又成为了众矢之的。

  她不知道自己还要说几次,这家人才能明白,人根本不是她撞的,只不过刚好倒在了她的车子面前而已。

  “看你这姑娘长得漂漂亮亮的,想赖账是不是?是不是还想造事逃逸啊!”老人的女儿咄咄逼人,更是对着一个刚刚跑来的大汉尖声道,“就是这个女的,就是她开车撞了你外婆,她现在还想要逃跑,赶紧抓住她!”

  这么一煽风点火,刚来的这个男人便真的以为君祎是想逃跑的肇事者,直接就冲着君祎动了手。

  这时,轻缓的脚步声在背后响起,一只修长干净的手及时伸了出来,将君祎拉向了他的身侧。

  “这里是医院,不是斗兽场。”医生开口,语调仍旧冰冷。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只轻轻拉了君祎一下,便松开,但刚好让君祎躲过了一劫。

  在靠近他的时候,君祎仿佛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但并不刺鼻,反而带着一丝浅浅淡淡的香气。

  她不由的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恰巧看见男人一丝不苟的衣领,匀称妥帖,就好像他这个人,冷硬但又干净到不食人间烟火。

  男人白皙肌肤下的脖颈隐含着力量感,喉结轻轻滚动,莫名带着性感的味道。

  君祎眨了眨透彻的双眸,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小护士看这个情形不对,立即说:“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呢,你们有疑问就先报警,别在医院大吵大闹的。”

  实际上,小护士的话并不顶用,只不过因为男人站在那儿,身上淡漠气息散发,即使表情里带着漫不经心的味道,也让他们无端发怵,不由停下来,没有继续动手。

  那个大汉见状,也没有再对君祎动手,而是说:“是你撞的人就别跑,不然你是女的也照样收拾你!”

  君祎摇摇头,嘴角挂上淡笑,凝神看向这群撒泼的家属:“如果你们认定是我做的,也至少等警察来了,进行事故判定之后再说吧?再者,来之前我已经报了警,具体发生了什么,警察会调查出结果,至于你们现在对我进行的攻击,不如在调查结果出来以后,也算一算吧?”

  他们大概没有想到君祎会这般有底气,不禁有些犹豫了。

  而导致他们对君祎这般嚣张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先前的君祎看起来,明眸顾盼、唇色娇艳,气质温柔淡雅,墨黑的长发轻轻挽在脑后,是个很容易被欺负的主。

  只是这一刻,君祎眯着眼睛打量他们,嘴角挂着的笑容没什么温度,整个人的气质陡然间发生了巨大变化。

  “人是不是我撞的,我的车里有监控,可以清楚的还原现场情况,至于你们的亲人是被谁撞的,那可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还有,因为我是记者,所以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有习惯留下证据的习惯,因此你们刚才说的话都在我的手机录音里,必要时候,说不定还有其他用处。”

  君祎突然强硬的态度,让这群人更加忌惮。

  “这个……这个说不定就是个误会,小姐你别激动……”

  “对对对,也许就是误会,咱们先等警察,等警察调查好了之后再说。”

  他们……大概就是不管什么状况,觉得君祎好欺负,想要先讹一把再说的那种,然而君祎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人。

  氛围缓和下来,小护士终于成功的将一个家属带去缴费。

  君祎耸了耸肩,只要这些人别再咬着她不放,她也省事儿,好心做善事,却被倒打一耙,这种滋味还真是酸爽,君祎可不想继续经历了。

  放松下来之后,君祎忽然想起刚才那个帮她解围的医生,对方帮了她一把,出于礼貌,怎么也得去说声谢谢。

  只不过君祎转身后发现,男人已经离开了,她刚好能够看见一个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

  君祎平生最不喜欢欠别人什么,于是拔腿追了上去。

  绕过拐角,君祎猛的停下脚步,因为她看见了那个男人正站在洗手池边。

  他冷着一张脸,在手里放了一些洗手液之后,开始不急不缓,不紧不慢的清洗。

  男人的手指很漂亮,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干净圆润,在流水里泛着莹白的光。

  君祎注意到,男人着重清洗的手指,好像就是刚才碰过她的那一只……

  感受到君祎的视线,他抬起头来,眼神冷寂的瞥了她一眼。

  在头顶灯光的笼罩之下,男人的五官都变得朦胧起来,但也更加冰冷。

  “那个……刚才谢谢你啊。”君祎收回思绪,抿嘴微笑。

  只不过男人并没有接受她的谢意,一个波动的眼神都不给她,关掉水,擦干净手之后,抬脚直接绕过君祎的身子。

  君祎的视线不由追随着他,便看见男人挂在胸口的铭牌。

  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许慎……

  真巧,那个前前后后放了她三次鸽子的相亲对象,也叫做许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