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一嫁千金:娘子,休想逃小说完整版,一嫁千金:娘子,休想逃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一嫁千金:娘子,休想逃

状态:已更新125.3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5-08 23:34:02

简介:一朝替嫁深似海,从此安逸是路人。不但要瞒得住身份,还要装得了端庄。不但要上得了厅堂,还要进得了账房。不但要斗得过小妾,还要打得过流氓……叔可忍,婶不可忍。真当她是软柿子吗?某女奋发,开始抢家权,整家风,斗小妾,彻查前任夫人失贞死亡的真相……只是,她那寡情冷酷的“夫君”怎么突然变脸了?这么帅!这么温柔!这么宠溺!这种男神暴击,让她还要分神去守芳心保清白………

一嫁千金:娘子,休想逃免费阅读

一嫁千金:娘子,休想逃免费阅读第1章 夫君不好惹(1)

  直到被送进新房,穿着一身华美厚重喜服的楚伊人依然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成亲了!噢,不对,不是自己成亲了,是代替别人成亲了!

  要是让爹爹知道,他肯定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说不定还要将她大卸八块吧?楚伊人低着头,绞着自己白嫩的手指,忍不住在心底叹道,明明好不容易才从爹爹眼皮底下溜走,成功逃婚,这会儿竟然沦为了“替嫁新娘”,命苦,绝对的命苦!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酒品那么好呢?好得随随便便就签下契约,好得随随便便就答应别人的请求!一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腹诽起自家父母,他们之前居然还说她酒品不好?她的酒品简直不要好得那么过分才对!

  想到这里,楚伊人忍不住幽幽叹了一口气。

  算了,反正再怎么不愿意,她也已经代替“宜桃夭”嫁到秦府。在这里隐忍半年,等宜府迁到北方隐姓埋名,完全脱离了秦府的势力范围,那么她就可以直接使出让人晕眩的轻功翻出墙外,恢复自由身,继续她那快快乐乐的“逃婚”之旅。

  既来之则安之嘛,天生乐观的楚伊人两下就让自己的心情轻松不少。

  不过,这身衣服还真是重啊!她忍不住轻轻转了转脖子,抬起双手就想揉揉那僵了一整天的脖子。

  “夫人,喜娘吩咐,老爷掀起喜帕前,您不能随便乱动呢。”左边的丫环一看到她的手微微抬起来,便马上阻止道。

  闻言,楚伊人动作一顿,想到自己此刻并非“楚伊人”,也就很听话地把手放了下来,略带委屈地开口,“可是我脖子好酸,你们能不能……”

  “夫人,喜娘吩咐,老爷掀起喜帕前,您不能随便说话呢。”右边的丫环匆匆打断她的话,语气里隐隐有些紧张。

  听着这两个人,左一句“喜娘”,右一句“老爷”的,楚伊人有些烦躁,也有些恼怒。她又不是木偶,怎么就不能动、不能说话了呢?

  等等,那个劳什子“老爷”是怎么一回事?宜老爷不是说新郎才二十多岁吗?难道他骗了自己?一想到她的“夫君”跟爹爹的年纪差不多,楚伊人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她很想马上跳起来把这身厚重的喜服脱掉,施展轻功直接飞出墙外,但是一想到出门前,宜老爷那老泪纵横的模样以及自己按了指印的那纸契约,她就马上收起火气,继续扮着一个高贵端庄的新娘子,乖乖端坐着等待新郎来挑起她的喜帕。

  过了许久,久到楚伊人差点要睡着的时候,新房的门突然被打开。就在楚伊人以为终于等来她的“老夫君”的时候,却听到两个丫环十分恭敬地对来人喊了一声,“喜娘好。”

  喜帕下的楚伊人忍不住撇撇嘴,她还以为喜娘一早就溜了呢。

  “你们先到外面候着,我有话要跟夫人说。”喜娘朝着两个丫环挥挥手,可是丫环却是动也不动。

  “回喜娘,老夫人吩咐奴婢,在老爷进来之前,不能离开新房半步。”丫环有些惶恐地说道,秦老夫人说过,如果这里出了什么岔子就要责罚她们。

  闻言,喜娘也不好说些什么,便径直走到楚伊人身边,低声问道,“夫人,秦老爷马上就要回房了。我想问问,您知道所谓‘洞房’是什么意思吗?知道等会要怎么做吗?”

  “洞房?”楚伊人有些懵懂摇了摇头,就在喜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她又抢先开了口,“可是我知道待会要怎么做。”

  “知道……要怎么做?”喜娘半信半疑,明明连“洞房”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做?

  “嗯。宜,我爹告诉过我。”楚伊人很诚实地说道,宜老爷说过新婚之夜,新郎和新娘要喝酒,还要一起睡觉。不过她不明白的是,为何宜老爷在说这件事的时候,一脸暗红和支吾,好像在说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

  从小跟着父母兄长隐居在悠然岛的楚伊人,平日遇到的都是淳朴的岛民,每个人都将她当成宝贝一样疼爱,十七年来,她在男女之事方面还十分懵懂,只知道成亲后就要像父母那样整天待在一起。

  因此,在父亲让她跟义兄成亲的时候,她的反应才会这么大。兄妹变夫妻?一想到她跟安哥哥的相处要变得像父母那么腻歪,她就想暴走。事实上,她并没有暴走,而是溜走。

  一想到自己留书出走的“壮举”,楚伊人嘴角忍不住骄傲地上扬着,估计现在哥哥们满大街都找不到她吧?嘿嘿,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这次替嫁,除了因为醉酒签下契约以及看不得宜老爷老泪纵横的哀求模样以外,还因为要躲着哥哥们的“追捕”。

  隔着喜帕,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楚伊人并不知道喜娘此刻的脸色有多么的难堪,甚至隐隐有些鄙视。她早就听闻,宜老爷是鳏夫,既当爹又当娘地把女儿养大,可是就算是这样,他怎么能亲自跟女儿说这样的闺房之事呢?

  “呃,既然您知道,那我也不罗嗦了。祝您和秦老爷白头到老,早生贵子!”喜娘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赶紧收拾起鄙视,讪讪笑着说道。

  白头到老?早生贵子?回过神的楚伊人只听到这八个字,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诅咒。什么白头到老?她可是要落跑的人呢,怎么能在这里留到白头?

  她暗暗翻了个大白眼,却也没忘记自己此刻的身份是宜府大小姐“宜桃夭”,便强忍下一肚子的不满,硬生生用温柔的语调回了一句,“谢谢。”

  之后也不再理会喜娘和两个丫环,继续乖乖地做着不能动不能说话的木偶人,等着她的“老夫君”。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龙凤喜烛双双熄灭,新房内一阵黑暗。

  “啊!”

  “啊!”

  两声惨叫同时自左右传来,两个丫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不知所措。喜娘虽然也被吓到,但很快就回过神,强装镇定地低吼一句,“叫什么叫,赶紧点燃龙凤喜烛啊。”

  真邪门!龙凤喜烛居然熄灭了,这是什么坏兆头?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想到这里,喜娘忍不住抱紧自己的手臂搓了搓,环视一下黑乎乎的新房。

  两个丫环也回过神,哆哆嗦嗦地往龙凤喜烛方向摸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