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求惟愿两相欢小说免费资源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惟愿两相欢》 ,它的作者是哈密瓜糖,主角是桑榆萧故渊。书中主要讲述了:你喜欢他?桑榆一直思考着这句话,连容止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喜欢吗?怎么可能!又…或许吧。她也不太明白。可喜欢与否重要吗?思及此,不由的轻笑了一下。她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眼下最重……

求惟愿两相欢小说免费资源

《惟愿两相欢》 免费试读

你喜欢他?

桑榆一直思考着这句话,连容止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喜欢吗?怎么可能!又…或许吧。她也不太明白。

可喜欢与否重要吗?

思及此,不由的轻笑了一下。

她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眼下最重要的难道不是拿到无忧草,制出西泠阁阁主在自己身上所下之毒的解药吗?

以及顺便“报答”一下阁主当年的对自己的“塑造之恩”。

呵,毕竟做人可要懂得知恩图报啊!

外面似乎要下雨了。颇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即视感,沉闷,压抑得人透不过气来。

路上的行人来去匆匆,仿佛奔赴着一场期待已久的重逢亦或者押一场不知输赢的赌注,做最虔诚的赌徒。

呃,地图呢?

桑榆发现自己手中的地图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突然有一瞬间的慌张。

但很快就恢复了往日里的冷静。

因为她还有一张备用地图。

说起来这张地图还是上次在厉王府迷路时,老狐狸提醒的。

回去就给老狐狸带份桂花糕吧。

她突然有些想和老狐狸分享她喜欢的桂花糕了。

这些年来只要她来京城就一定会去城南一家只卖桂花糕的糕点铺买糕点。

那的老板娘以前特别漂亮,至少在年幼的桑榆心里是这么觉得的。

七岁以前的桑榆受到了这个“老板娘”太多的庇佑了,包括后来支撑她活下去的白面馒头。

“桂姨,给我来一份桂花糕。”

桂姨看着摊位前的这个小姑娘,还是和以前一样黑衣,干净利落的高马尾。

她大概是三年前第一次来这儿买桂花糕的。

后来每年都会来买,每次来都只买一份,但每次都会多付钱。

最开始她还能感受到小姑娘的情绪,不开心,孤独,甚至是想家。

可到后来就再也感受不到小姑娘的任何情绪了。

她长大了,愈发的沉稳起来。

包桂花糕的时候,桂姨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个喜欢穿粉衣的小姑娘。

终究是自己对不起她了。

想到这里,桂姨不禁对摊位前的小姑娘说到:“小姑娘啊,在最美好的年纪里,就要多去尝试美好的事物。别怪桂姨多句嘴,你穿其他颜色应该会很好看的,粉色就挺好的。多笑笑。”

桑榆听到后,微微笑了一下。

粉色吗?她以前确实挺喜欢的。

可,现在的自己适合吗?

桑榆在心底反问着自己。

厉王府书房内

“王爷,这是你要的证据。不知在下要的无忧草,王爷准备的如何?”

桑榆把手中的装证据的盒子放在了萧故渊的书桌上。

“小榆儿还是这般心急啊,不如坐下喝杯茶再谈如何?”

男人低沉略带一些慵散的声音传来。

同时,一只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递过来一盏茶。

女孩没有接过那盏茶,只是有些固执的站在原地。

肤如凝脂,远山黛眉,皓齿朱唇。这丫头倒是担得起绝代佳人一词。巴掌大的小脸上若是多几分笑容那便更好些了,只是可惜了。

心思太深,忧虑太多,便少了这年纪该有的纯粹与天真。萧故渊心里无不可惜的想着。

这老狐狸还是一样的油嘴滑舌,说实话,他挺好看的。

嗯,怎么说呢,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发现了,俊眉修眼,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声音也好听,是她听过的所有声音中最好听的。

低沉有磁性,却不会显得油腻恶心。

不过,这老狐狸比较危险,得小心才是。

不然什么时候被这只笑面狐狸给卖了都不知道。

桑榆心里如是想着。

“怎么,小榆儿如今连我的茶也不敢喝了。就这么害怕我在茶里下毒啊?”

桑榆提防地点了点头,反问了一句:“难道你不会吗?”

萧故渊差点一口茶哽在喉间。这死丫头。

但还是把装着药草的锦盒递到桑榆的面前,只是在桑榆伸手接的时候刚好那么不凑巧的把手举了起来。

桑榆大概只到萧故渊的胸口处。

这样一来,便直接够不着那药草了。

重复几次下来,桑榆彻底怒了。

“老狐狸,你是不是说话不算话,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证据就不准备兑现承诺了?你是不是不想给我无忧草了?”

桑榆觉得,如果可以,她一定会把这只老狐狸给咬死的。

萧故渊笑着说道,“怎么不继续叫王爷了,改叫老狐狸了。嗯?”

看着小姑娘趋于暴走的状态,他觉得还是这个样子更符合她这个年纪。

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不应该那么冷静,冷静的有些死气沉沉。

不过,他也不敢继续再逗这个小丫头了。

他怕这丫头哪天一个不着调给自己毒死了,那可怎么办啊。

想到这,他老老实实的把无忧草给了小丫头。

“记得下次和别人谈交易时,不能把自己手里的筹码直接给别人。听到了没?”

桑榆听到后,嘴角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她手里还有一份一模一样的证据。但她并不准备说出来。

萧故渊没注意到桑榆的表情。

他被桑榆递过来的糕点吸引了注意。

“老狐狸,这是给你的糕点。”

糕点?貌似还是桂花糕?

她喜欢桂花糕?

桑榆见萧故渊迟迟没有接,便皱眉问道。

“不喜欢?”

萧故渊忍住嘴角的笑意的说句“喜欢”。

小丫头都学会给他带糕点了。

收过桂花糕后,萧故渊对桑榆说道:“今天天色已晚,就住在府里吧。”

“好。”说完,桑榆转身离开了。

萧故渊却看着手中的桂花糕陷入了沉思中。

他是什么时候就认识了桑榆?

小说《惟愿两相欢》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