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旷世红颜小说完整版,旷世红颜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旷世红颜

状态:已更新49.6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10-12 19:30:37

简介:  北宋年间,内忧外患。江湖横空出世一奇女子谢聆。  她,碧玉年华,却能独斗“剑圣”岳一凡;  她,初出江湖,便敢勇闯武林第一邪教“圣火教”;  她,少不更事,惹上武林第一魔头甘临;  她,心无旁骛,一步步走上武学之巅。  看她如何计退契丹、智旋西夏、旁敲吐蕃、联串女真、安抚大理?  血雨腥风的武林,她如何坦然面对,又如何寻到自己的亲生母亲;面对江湖险恶计中计,她又如何震惊…

旷世红颜免费阅读

旷世红颜免费阅读第一章:仙女还是女鬼

  大宋绍圣十二年六月,庐州向北百里,有一座险峰。其并不如何高大,然而四面均是无路,三面悬崖峭壁,寸草不生,直起直落,甚是骇人;一面斜坡稍缓,但高木刺藤交错,无从下脚。远远望去,风景幽奇,仿佛便在云端,酷似马头。而得马头山之名。

  马头山耸林一面,真如绿水直瀑山脚,即险到绝处,又陡到至极,宛若无一丝杂物的瀑布一般。

  这山脚下有一茶馆,平日里也卖些水酒花生供路人歇息吃喝。说是茶馆,其实也不过随便搭个棚子,置几张桌椅,颇为简陋。

  此刻尚未到申时,太阳刚刚开始斜斜西下,是以茶馆并无生意,老板伙计二人闲坐棚内喝茶聊天。那老板头发已然花白,寻常乡下老者;伙计不过二十来岁,一脸精明能干之色。

  二人正说得起劲,忽然听到一阵喧杂之声,远处急急奔来几骑,来的好快,转眼已到茶馆门外。因为不是饭点,又来不及反应。老板倒也不如何殷勤。只是同伙计站将起来。

  只见来的有六骑,其中两骑兀地停住,另外四骑径直而去。

  这两骑一人斜挎一柄鬼头大刀,满脸的络腮胡须,双眼圆溜溜的好似瞪人,一人背着一把长剑,着书生打扮,也看不出年纪,大致三十到五十之间。

  老板见状一惊,心道:“莫不是强人?虽是光天化日之下,却也不可不防。”到底如何防倒是不及细想了。

  伙计迎了出去,二人并不下马,那髯须客粗声问道:“小子,有没看见一行五人,他们……呃……”说到此处,却是怔住了,不知如何描述是好。

  伙计笑道:“五人不曾见到,却看到了一行六人。”

  髯须客一呆,道:“六人?怎会多出一人来?奇怪奇怪,当真稀奇古怪也。”

  那书生眉头微皱,道:“老六,他说的是我们。”髯须客呸了一声,喝道:“小兔崽子,好端端的消遣老子,只怕是五鬼的同伙!”

  说话间,拔出腰间大刀,往伙计头上砍去,这一刀去势好快,呼呼作响,伙计还没反应过来,刀锋已贴至头顶。老板在远处看的分明,大惊失色,只怕这一刀削去伙计半边脑袋,张嘴欲呼。不曾想髯须客手腕一顿,大刀竟硬生生的止住。

  那髯须客又呸了一声,道:“不会武功,只怕连同伙都算不上。”还刀入鞘。

  伙计还不知道自己已从鬼门关转了一圈,觉得头顶隐隐作痛,用手一摸,大缕头发飘然而落,心中一时迷惑不解。

  书生冷眼望着,见无异样,道:“走吧。”二人这便要策马前去,但见先行的四骑又自转回,不由面露诧异之色,那四人其中一年长者道:“先喝碗茶。”言辞颇具威严。

  六人齐身下马,也不栓缰,随那六骑自行啃食青草。老板让出座位,安顿六人。

  这六人具是一身黑袍,年长者显然是他们的老大,坐在上首。言行举止风范十足。发髻胡须尽皆雪白,约莫六十余岁,右手别着一把戒尺。除了先前留下的俩人,余下三人倒也极易分辨,一个瘦高个头,足有七尺,面色焦黄,腰间挂着一个小水桶大小的铁桶;一个甚是肥胖,面容光滑无纹,手无寸铁;最后一个五短身材,显得极为干练,一手一把精钢爪。

  六人要了茶水,却不着急喝,都望着老者,听他示下。

  老者拿起茶碗,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浅唑一口,沉咛片刻,方道:“那‘修罗五鬼’只怕是躲进了这山峰之中,今日无论如何,也得找到他们,为八弟报仇雪恨!”

  那矮子道:“大哥,方才已经查的清清楚楚,五鬼十有八九在这山上,只是此山三面无路,就这一面可以上去,还没摸到路径。”

  老者点了点头,向老板问道:“掌柜,请问这山叫什么名字,上山之路又在何处?”

  老板尚未答话,伙计忍不住道:“各位客官这是准备上山?马头山根本没路,何况……”老板斥道:“小四!少说两句!”

  髯须客腾地一下站起,道;“何况什么?话给老子说完,别吞吞吐吐,半途……半途就飞。”伙计小四望了一眼老板,道:“我虽没读过书,却也知道是半途而废吧?”

  髯须客恼羞成怒,吼道:“老子愿意这么说,你待怎地?”小四忙道:“不怎地不怎地。”髯须客道:“那还不快说下去!”小四低声说道:“这山上有仙女,不给平常人上山的。”

  书生奇道:“仙女?”

  老板道:“小四既然已经说了,俺也不便隐瞒什么,这山上确实……确实有女鬼。”六人听到“女鬼”二字,齐声问道:“当真有女鬼?”个个满脸期盼神情。

  小四道:“不是女鬼,是仙女,去年小的还看见过。”老者微微摇头,道:“不对不对。”小四忙到:“对的,去年小的确实见到过,还不止我一个人呢,村头的阿材,咱们……咱们老板……也是……也是见过的。”

  书生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道:“那有请二位详细告之。”

  老板见那锭银子少说也有十两,心下大动,拿住紧紧握在手心,道;“去年七月的时候,村头阿材因母亲生了眼病,需要‘防风’做主药,不想咱们这附近药铺都没有,如果到庐州去,不免有些远。来回得个好几天。传说这马头山上有‘防风’。阿材心下一横,决定爬爬这马头山。”

  书生笑道:“难道他没爬到山顶,却遇到了女鬼?”

  老板点头道:“那阿材凭着一身蛮力,硬是爬到了半山腰,等想走回头路时,已经来不及了。全身只有一只脚着劲,四周全是刺藤,竟是无法转身下山。卡在原地动弹不得。想起来当真有些好笑。”

  髯须客不耐烦道:“废话少说,然后呢?”

  老板笑道:“这位客官别心急,马上就说到正点子上了。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客官,你说……”眼看髯须客眼色不对,慌忙改道:“那阿材上上不去,下又下不来,正在为难,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听到一个女娃娃的声音问他道:‘你这人为什么拼命要上来?’阿材只吓的魂飞魄散,他人在半山,前无路后无径,自己连转身都不行,怎会有个女孩儿说话?那女声见他不答话,又问了一遍,阿材这才结结巴巴的说明来意。听那女声道:‘给母亲治病?母亲?’阿材小心翼翼道:‘是……是的。’那女声好像叹息一声,阿材正准备问她是何人,只觉背上一紧,整个人犹如飞起来一般,还没大声呼救,双脚一沉着地,这一瞬不想都已经下山五六丈之远。那女声说道:‘你在此等候,不许再上山半步!’阿材事后回来说,这女声虽然有股稚气,却令人不得不听。当时他只是害怕,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呆立在那。”

  老板喝了口茶,继续道:“约莫一盏茶的工夫,阿材听见脚边一阵响动,却是三根‘防风’,那女声又道:‘快拿去给你母亲治病吧,此山凡人不可踏足,以后万万不可再上了。’接着又问:‘你母亲病的很重吗?你母亲对你好吗?你爱她吗?’阿材不明其意,回不上话。女声怔了一会,叹道:‘你下山去吧。’说完这话,便再无音讯。阿材惊立片刻,这才拿了药材下山。从头到尾,阿材是只闻鬼音,不见鬼影啊。”

  书生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这不是五鬼作风啊。”

  老者向老板道:“你又是如何看到那女鬼的?”

  老板擦擦嘴角,道:“俺怎么看到,纯粹碰巧。今年初春,俺本想上山看看,能不能在半山种点作物,虽然女鬼的传说是沸沸扬扬,但俺想只要在白天收种,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便没多想,正中午就往这山上爬……”

  伙计小四插口道:“你不是因为想少交些税……”老板咳嗽一声,瞪了小四一眼。

  老者笑道:“朝廷税收琐碎繁多,又是田税,还有人头税,家里人口多的不堪重负,也是有的。这个不必多说。大伙都明白。”

  老板只得道:“是是,俺确有此想法,一时鬼迷心窍。当时也是快到了半山腰,实在无路可走,俺心有不甘,东张西望,寻思烧山也是一个法子。忽然看见一个白影飘过,想起女鬼之说,不怕诸位笑话,俺当时吓得屁滚尿流,瘫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见那白影真是鬼魅,飘飘点点,足不沾地的就往山顶而去。大家想想,要不是女鬼,如何能飞上山顶?”

  那胖子笑嘻嘻道:“那女鬼就没看见你?”

  老板道:“看见了,她还回头朝俺嘻嘻笑了一声。”

  矮子道:“大哥,看来不是‘艳鬼’,如若是她,岂有不管不问的道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