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口袋装个兜率宫小说完整版,口袋装个兜率宫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口袋装个兜率宫

状态:已更新23.4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9-27 09:35:12

简介:当王安远的裤口袋和太上老君的藏丹阁连在一起时,那这事儿就好玩了。王安远:你怎么了?路人甲:王神医,我不行了。王安远:春风玉露丸,十万一颗谢绝还价。路人甲:我和我老婆都谢谢你,王神医。王安远:你又怎么了?路人乙:王神医,我不行了。王安远:春风玉露丸,十万….路人乙:不不不,王神医,我是真不行了,都快死了。王安远:早说嘛,九转还魂丹,百万一颗,只收美金谢谢。…

口袋装个兜率宫免费阅读

口袋装个兜率宫免费阅读第二章 鬼街卖药

  王安远使出左右互搏神技,又连着洗了好几个冷水澡,这才把胸口的那团烈火压下去。

  “这药,效果也太猛了。”王安远看着那小小的粉红色药丸,心有余悸地感慨道。

  跟这小小药丸比起来,什么威哥、印度沙拉油简直都是渣渣,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问一下就有那么大反应的蠢药。

  要是那些阳微早谢、X生活难以自理的大老板们知道有这种药的存在,那不是要抢疯了。

  想到这儿,王安远突然眼前一亮。自己正为钱的事发愁,眼下这正不是一个发财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吗?

  把这颗药给卖了,绝对能很赚一笔。

  王安远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兴奋,随便套起一件衣服就要出门。但是走到门口时他才猛地想起,这药自己闻了一口就兴奋成这样,要是整颗卖个那岂不是要闹出人命来。

  到时候可别钱没揣热乎就去蹲大牢了。王安远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思来想去,王安远找来十几个小瓶子,拿起小药丸挨个在里面涮了涮,末了再用手指头搅拌一下,十几瓶王氏秘制壮阳水出炉。

  王安远轻轻舔了舔用来搅拌的那个手指头,一股冲动立刻从丹田之处蠢蠢欲动。

  呸呸,他胡乱吐了几口唾沫,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药效还在,依然强劲。

  王安远赶忙准备一番,急匆匆地出门进行他的发财大计了。

  …..

  鬼街是南兴市一条极具特色的街道。

  它的真正由来已经远不可考,据说是清朝年间这儿是一条专门运送死人和棺材的街道,阴森可怕,寥无人烟。

  后来有盗墓者看上它的这点,选择每日午夜到此交易从古墓里倒腾出来的古玩冥器。

  因为来此的人们大都心怀鬼胎,于是街道之上不见灯火,不闻人语,只能见到鬼影憧憧。于是偶然目睹的人惊呼其为“鬼街”。

  到了如今,鬼街早就不再局限日落而兴,日出而息的规矩,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热闹无比。

  鬼街之中做各种买卖的都有,小吃、杂耍、古玩、算命…牛骥同皂,鱼龙混杂,可谓三道九流无所不包。

  王安远现在就站在鬼街的一个小小的角落,等着他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的到来。

  他的左边是个摆摊卖古玩小玩意儿的,右边是个算命先生。

  王安远这个位置不是很好,太偏了,人流量一直不多,不过他初来乍到的想找个好位置那也是妄想。

  王安远右边的那个算命先生,装了半天世外高人都不见有傻子上当,也有些累了,索性抛开架势跟王安远聊起天来。

  “我说小伙子,你都蹲这大半天了。也不像是要上大号的样子,到底是想干啥呢?”

  “老子,卖药的。”王安远蹲得腿都麻了,也不见有一个顾客上门。心情不爽的他瞅了算命先生一眼,没好气地翻了翻眼皮。

  “原来是个卖假药的。”算命先生恍然大悟。

  “那你咋不挂个招牌呢?”算命先生指了指卖古玩的那人,接着说道:“瞧人家那招牌多敞亮?”

  王安远听了这话,沉默老半天终于憋出一句:“酒香不怕巷子深。”

  他哪好意思说是自己出门太急忘了这茬啊。刚到的时候他就傻眼了,这些家伙都是有备而来的啊。

  算命先生一身道袍,面前摆个小桌子,桌子旁挂个大长布条。上头还写着气势磅礴的几个大字:“算命、看相、风水、起名,统统100元起。”瞧瞧人家这副架势,一看就是专业的。

  旁边的古玩摊子虽然只是用块破布铺着,但是人家旁边摆了个大喇叭:“过来瞧啊过来看,秦朝兵马俑,清代青花瓷,买到就是赚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那声音,隔老远都能听清楚了。

  再看看自己,捧着十几个塑料瓶子就过来了,蹲在路边,连个垫屁股的小马扎都没带,要多寒碜有多寒碜。

  算命先生看王安远蹲着喝了大半天西北风了,想到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一时心生同情之心,从屁股下抽出张旧报纸,犹豫着开口:“要不,叔给你写张招牌。”

  可还没等王安远感激涕零,他就把报纸随手一丢,换上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冲着一个路人迎了上去。

  “这位施主请留步。”

  那路人是个膀大腰圆的胖子,戴个大金表,挂个大金链,十个胡萝卜似的手指头上串满了明晃晃的金戒指,整个人就差没把“暴发户”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暴发户胖子皱着眉头看了算命先生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俩字:“有事?”

  “施主你的面相妙不可言,注定一生大富大贵。可惜可惜…”算命先生先是夸了他两句,然后摇着头,满脸遗憾却不再说下去了。

  胖子也不含糊,抬脚就要走。

  算命先生立马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连珠炮似的说道:“可惜你最近却被一劫所困,饭不思夜不寐。若是不能尽快找到解脱之道,恐会忧神伤身,甚至影响下半辈子的命途啊。”

  王安远看的有趣,本来以为这胡说八道的江湖骗子要挨揍了,没想到那胖子脸上却是一愣,犹豫半晌开口接道:“大师可能看出我是为何事所困?”

  算命先生眼中流露出一丝窃喜,终于按我剧本走了吧。

  他赶紧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微微点头道:“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这事,不好说,也不可说啊。”

  胖子这次真的是有些惊讶了,他急忙问道:“大师能否透露几分?”

  算命先生摸摸自己颌下几根稀疏的老鼠须,摇头晃脑地说道:“你可是,身有所恙?”

  胖子下意识地点点头。

  “可是体内阴阳之气难以调和,五行紊乱失衡所致。”

  胖子是个煤老板,字都不认识几个,那听得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但是他阴阳这俩字都是听得明明白白,一想自己的毛病,赶紧一拍大腿。

  “大师你真是神了,我就是体内阳气很不足呢?”

  算命先生脸上浮现出一副我早已料到的得意模样,胖子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扑上来急急说道:“那大师你可有治我这病的法子没?”

  算命先生却不肯再多说,只是高深莫测地点点头又摇摇头,翻来覆去就是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胖子急了,掏出一大叠红彤彤的钞票就往算命先生怀里塞,哀求道:“大师你就帮帮我吧,我还想要个儿子呢。”

  那边两人耍得开心,这边王安远却看傻了眼。

  真算那么准啊,这貌不惊人的算命先生难道真是个世外高人不成?

  一旁的古玩摊老板看他一脸惊讶,终于忍不住开口吐槽:“这老骗子来来去去就是那两把刷子,我都看会了。”

  “这种暴发户,不缺钱不缺女人,最惜的就是命了。你看他长那么胖,身体肯定多多少少会有点毛病,怎么说都差不了。老骗子的第一算,正常人稍微想想就能猜出来。”

  “他那第二算就更没花头了。阴阳不调,五行失衡?呵,哪个人身体出毛病不是因为这两个原因?”

  “那胖子说他阳气不足,想要个孩子。我看呐,他分明就是不举。”

  古玩摊老板侃侃而谈,把王安远说得连连点头,恍然大悟。

  等到他最后那盖棺定论的一句话出口,王安远猛地一个激灵,他脑海中“唰”地闪过一个念头。

  “我去,这不就是生意上门了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