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春枝绣田小说完整版,春枝绣田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春枝绣田

状态:已更新39.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1-13 20:43:49

简介:你横任你横,我自把田种。谁敢得罪我,活不到明天,没办法,小女子报仇,三分钟都嫌晚。喂,那个混蛋,吃了豆腐想跑,踹你一千几百脚。…

春枝绣田免费阅读

春枝绣田免费阅读第1章:神烦

  1

  绿油油的山坡下下河边,几头牛悠闲的在吃草。

  山坡上,躺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八岁小女娃。

  望天,想她青鸟春枝,本来是一代的玄学至尊,莫名其妙的到了一个科技时代,在那个科技发达的时空吧,她被人当成神棍,活的不痛快,想换个尊崇玄学的地方吧,哪知道法术出了问题,又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破地方,居然变成了一个八岁的娃。

  法器没了她能忍,修为不见了,她能快活的做个正常人了,也不错,但素,但素,她这大地主家的童养媳身份是肿么个意思呀,太郁闷了,太委屈了,太不甘心了。

  一家子不省心的东西,心眼儿都忒多,她这样的高人,怎么能和那些凡夫俗子一般见识呢,但是你不理人家,人家理你呀,神烦那。

  起的比鸡还早吃的比鸡还少,干的活儿比大人都多,这个日子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神烦。

  坐了起来,用树枝扒拉开地上的灰烬,将石板挪开,一股的甜香。

  地窝子里躺着香喷喷的地瓜土豆,好一些的东西。

  哎呀,每天都要靠着这些充饥,已经半个月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呀,她要吃肉啊,吃肉啊。神烦。

  不行,明天说什么都得弄点儿肉吃或者弄点鱼吃,就算是被刁家的人发现了大不了挨顿大,认了,认了,总之她要吃肉。

  背着一捆柴,赶着几头牛回家。

  但是人要是倒霉了最好凉水都不要喝,免得塞牙。

  都到了村口了,也不知道哪家的熊孩子放了一个炮竹,正好掉到了领头牛的眼前,牛群顿时就炸了,四散奔逃起来。

  回来呀,回来呀,这要是牛丢了,刁家还不得吃了她呀,妈蛋,哪个小王八蛋干的。

  柴也不要了,赶紧的去追头牛,她现在才八岁,哪里是头牛而且是受惊了的头牛的对手,人家一蹬腿儿她都受不了,就在万分危急的时刻,突然脑门子白光一闪,一颗七彩的珠子飘了出去,直直的朝着头牛的脑门子撞了过去。

  头牛顿时冷静了下来,哞的仰头大叫一声,其它的几头牛顿时就老实了下来。

  青鸟春枝激动的把七彩的珠子捧到了手心,亲了好几口。

  龙珠啊龙珠,太爱你了,关键时刻还是你最好咯,没有离弃她这个可怜人。

  龙珠似乎有灵一般,绕着青鸟春枝飞了好几圈儿,然后没入了她的头顶。

  “妖怪呀妖怪。”

  这时候草丛里钻出来了一个胖墩,尖叫着朝着村子的方向跑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悲催的发现,柴,不见了。

  哪个王八羔子呀,居然敢捡走她的柴,这回好了,估计晚饭是没戏了。

  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刁家,将牛栓好,洗了手,去厨房帮忙。

  “柴呢?”

  一进门就听到了刁母阴阳怪气儿的声音。

  “有人放炮,牛惊了,去追牛,柴丢了。”

  “好哇,敢撒谎了呀,整天就知道吃,让你干点儿活,不是丢了这个就是没了那个。”

  抄起一把藤条,没头没脸的就打了起来。

  厨娘一闭眼都不敢看了。把抹布丢尽了锅里炒了起来。都给吓懵了。

  没一会儿,油烹臭抹布的怪味儿就弥散了开来。

  刁母回头一看,劈头盖脸的又去打厨娘。

  “不想活了,你个丧门星,居然拿着猪油炒抹布,你个偷嘴吃的废物点心,看老娘不打死你。”

  厨娘噗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不敢躲不敢求饶。

  哎,更年期的女人真是可怕。赶紧跑过去,把臭抹布弄出来刷锅,把出了灶膛的火往里扒拉扒拉,添柴,炒菜。

  恶狠狠的多放了两勺油,这是她现在仅有的报复手段了。

  “哎呦,哎呦,你这个好吃懒做的呀,炒个咋就放那么多的油,你个败家的,是诚心要祸害了刁家是吧,来人那,来人。”

  假装害怕,啪嚓,油罐子掉到了锅里,砸露了那七八个锔子的锅,罐子是倒着扣下的,油顺着破锅都洒了。

  刁母身边的婆子丫鬟赶紧跑了过来。

  “把这个臭丫头丢牛棚去,让她天天清理不完牛粪,不许给她饭吃。”

  你大爷的,刁婆子,等老娘翻了身的,弄不死你。

  但是,就算现在打不过,就认摆布吗?休想。干点儿什么好呢?

  难道就介么的坐以待毙吗,才不呢。

  被人丢到了牛棚,下一刻她已经进了龙珠里的水晶宫。

  但素,但素,呜呜呜,她那豪华的大床,她不能睡,那上面神龙之威,她现在这小身板只能就和着脚踏躺在地毯上。

  好吧,她总算是体会到了守着宝山却拿不到的感觉,这也是一种心境的历练,好歹比牛棚舒坦那,忍了。

  但是怎么都睡不着,有仇不报不是她的风格诶。

  出了龙珠,猫着腰,先是溜进了厨房,先吃个鸡腿垫吧垫吧,攒点王八之气。

  然后溜到了书房,顺了纸,画了一个小人,抹上从厨房顺来的甜面酱。悄悄的到了刁母的房间窗外,啪啪啪,拍打了几下窗户。

  “谁?来人那。”

  谁,你姑奶奶哦。

  呼呼呼呼,兴奋的跳跳脚,将纸人挂到了外面芍药上,她,哼哼,躲回龙珠睡觉去鸟。

  事了拂尘去,深藏功与名,她真是好人那。让乃们半夜起来都活动活动身子骨。

  第二天她神清气爽的起来了,居然没有人来视察牛粪扫了没,也没人吼着她干这个干那的了,好赞。看来那无风自燃的小火把最爱找她茬的乌氏吓得不轻吧。

  打打拳蹬蹬腿儿,出了刁家到池塘里采了两株荷花,她得去讨好一个人。顺便给某些人添添眼药儿,气的归西才好,她就自由了。

  想着今天乌氏的黑眼圈儿,她没来由的就想笑,不知道闹腾哪样子了。回头找人打听打听。

  突然,感觉手上一紧,被人拉着朝着朝着谷仓后面跑去。

  哎呦,哎呦,这是干啥呀。拉拉扯扯的不太好吧。她的破鞋不跟脚,要掉了。

  “放手,放手,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哦。”

  “是我,是我,笨蛋。”

  谷仓后面转出了一个人。

  PS:辣个打个劫,把收藏、推荐、票票什么都留一下呗,么么哒。吓到没,阴险的爬爬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