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明朝大忽悠小说完整版,明朝大忽悠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明朝大忽悠

状态:已更新34.9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1-12 19:10:00

简介:  诸位看官,请看此君,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忠厚善良皆不沾边……  正所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明朝从此不再只有苦力、悲催、特务和起义,因为有了个奇葩王孝棠,他英俊潇洒机敏过人,天赋异禀(穿越福利)勇往无前,他的人生格言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王孝棠,大名府魏县人也,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也。  吃出一个中原从此无饥民,喝出一个中华第一美酒林  嫖出一…

明朝大忽悠免费阅读

明朝大忽悠免费阅读第1章 天启元年

  此时正是初夏时分,北直隶大名府魏县潘家村的气温有些微凉,一只欢快的喜鹊站在榆树上吱吱吱吱地叫了起来,打扰得这座青艾生长略显破旧的草屋里的人睡不着觉了。

  “该死的鸟!”烂醉如泥的王小棠迷迷糊糊醒来抱怨道,头痛欲裂之际恍然一个翻身,“啪”的一声从床上摔了下来,脸直接砸在地面。王小棠忍不住啊呀的叫了一声,不过随即他发现自己居然趴在夯土做成的地上。

  是的,地上,黄土地,夯实的黄土做的地面。

  农村家里都铺地砖了好不好,怎么自己的筒子楼还有夯土做的地面?

  他抬起头来,仔细看了看四周,不禁大吃一惊,这是……

  发黄的灶台,泥草搭建的墙壁,略带幽暗的房间之中隐约看到破旧的木柜和在床头的一盏油灯,窗子是油纸裱糊的,透光性差得很,也让本来应该是白天的屋内略显黑暗了一些。他起身揉了揉胳膊,赫然发现自己穿着一件褐色长袍,右衽于身上,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布带,宽袍长袖,再摸了一下头顶,居然系着发髻带着方巾。

  整蛊真人秀?

  自己被整蛊了?

  王小棠顿时精神了,自己昨夜不过是参加同学会,见到了十年未见的大学同学,又听闻自己大学的初恋女友结婚又离婚又结婚又离婚又……感到小人得志大仇得报内心无比畅快,让你当初贪慕虚荣。他和那帮十年未见的哥们白的啤的红的轮番来,却没想到身体,只觉得心中一痛,然后、然后、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赶紧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回身一望,穷窘的草房上长着三两根艾草正迎风飘扬,正是初夏的时节,院子里的两颗榆树也生了芽。不过是二十平米的院子里,落魄地摆放着几件只有电视里能看到的古代田间工具,却也残破无比。此外什么都没有了,就连自家的大门都只是用草绳绑住的木栅栏,门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防盗作用。

  当然,看着这家中的贫瘠,着实没什么可被盗的了。

  此时一个扛着锄头的老农从门口走过,看到王小棠傻呆呆地看着周围,忍不住呲着大黄牙招呼道:“王秀才,病好了吧?不发烧了吧?你周婶子总算没白白地帮你啊,好了就好,明年可再去县里参加乡试?”往日的时候,他这么一问王家小子肯定就会回答说学生定会参加继续科考,不负父母之恩,不过现在的王家小子却傻乎乎地看着自己,弄得老农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小棠表情平静内心惊讶地看着这个往袖赤膊、肩扛一把锄头的老农,此人的打扮宛如古代人——就和自己一样——便走过去,忍不住说道:“大爷,你们这是电视真人秀吧,别逗了,我又不是明星,别搞我好吗?”

  那老农却吓了一跳,跳脚道:“王秀才,你怎么……这是烧糊涂了吧?咱们非亲非故的,你叫我什么大爷?”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小棠才说道:“王家小子你不会是真的高烧傻了吧?”

  “烧傻了?”王小棠忍不住笑道:“跟我玩是吧,你说说吧,按照剧本,我是谁,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这里有事何处,当今皇帝又是谁?”

  老农吓得够呛忙道:“别胡说,王秀才当心有人告你大不敬之罪!”

  “大不敬?”王小棠笑道,“我可没不敬,你快说,就当我烧傻了,我看看你们到底要玩什么。”

  老农顿时道:“得亏你问的是我啊,我老邱头可是有名的脚夫,这魏县我每年都是去上三四趟,就连大名府也是去过几次,在这潘家村,除了潘老爷就我最是熟悉外面。咱们这里是河北大名府魏县潘家村,你是屡试秀才不第的王家小子王孝棠,乳名小棠,至于今年是哪年啊……容我想想……诶呀,上次魏县官差来时说了,先帝皇帝去年崩了,如今年号改为天启了,那今年就是天启元年。皇帝尊号是不容说的,王秀才你万万记住了,否则会有杀身之祸啊。”说着他还左右看了看,生怕有人听到牵连到自己一般。

  王小棠心中忍不住笑道:“还天启元年,天启……天启不就是明朝的那个木匠皇帝吗?当了七年皇帝,崇信大太监魏忠贤嘛。然后木匠皇帝在当皇帝第七年的时候吃仙丹,挂了,对了,他爹好像也是吃仙丹挂了,最著名的红丸案,接下来就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皇帝了嘛,在位十七年最后吊死煤山,留下个女儿叫阿九。错了错了,不是鹿鼎记。”他大笑道:“原来如此,你们这个设定有意思,有意思。我就陪你们玩玩,对了我提前说好,报酬是必须的,你们别骗得了我。”

  “你说什么失心疯的话?定然是烧傻了,烧傻了。”老农赶紧摇着头扛着锄头走了,“好好的一个人,读书读傻了不说,一场大病之后又发烧烧傻了,唉,可怜的王家啊……”

  王小棠却反而大笑起来,好没形象地坐在门口的一块青石上。

  那老农回身一看,一直都以儒生自居的王家小子居然叉开大腿,仿佛匪盗军汉一般坐在青石上,更是惊骇得连滚带爬跑的远远的,生怕他失心疯攻击自己,疯子可招惹不得。

  王小棠却四周找起了摄像机在哪里,这整蛊真人秀总该有摄像机吧,他开始仔细查找起来。作为一个中学的历史老师,王小棠干侦探这一行还真是不幸,在简单的小院里翻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摄像机。最后他口渴不已,走到水缸旁边,拿起水瓢准备喝水的时候,惊呆住了。

  水中的倒影不是王小棠,那是一张年轻的充满着病态白皙的消瘦脸颊,一双丹凤眼充满着惊诧地在水镜后看着他。

  不勒个是吧?我真穿越了?不是整蛊真人秀!

  王小棠顿时大叫一声,他不相信,自己居然不是被参加整蛊真人秀,而是真的穿越?这不可能吧,喝醉酒就能穿越吗?为了验证一下自己是否是自己,他甚至跑到屋子里解开腰带,看了看自己的小兄弟——欲哭无泪啊,那不是他王小棠熟悉的……尽管比原来的略大得多……那也不是自己的啊。

  真穿越了!

  我王小棠没招谁没惹谁虽然没做什么好事儿,可是也没干坏事儿,普普通通的一人,怎么没就被穿越了呢?穿越就穿越呗,自己一点继承的都没有,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穿越吗?应该说是借尸还魂吧,王小棠郁闷之下不由得大声哀嚎道:“谁他娘的知道,喝酒也能瞎穿越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