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替明小说完整版,替明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替明

状态:已更新136.3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1-22 16:46:48

简介:  明末是个比谁更烂的时代,唯有苦了百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苦了中华民族,失去了世界领先的地位,沦落为人见人欺的东亚病夫国度。  既然如此,哪管是蒙古、满清、明朝还是义军,统统干掉。  君权神授?骗鬼的滚一边去!孔子后代?是寄生虫一样干掉……  魂穿过去的胡广,要在明末用二十一世纪的知识,碾压一切敌人,叫天天应,叫地地灵,重建中华民族的辉煌!…

替明免费阅读

替明免费阅读1 穿越

  胡广从昏迷中醒来,脑袋昏沉沉地,眼皮重若千钧。

  意识还没恢复,隐隐地争吵声便钻到他耳朵里,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倾听了起来。

  “不行,我绝不答应!”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提得很高,但却带着一丝惶恐和愤怒。

  这声音好熟悉,胡广不由得想着。

  紧接着,一个低沉的男中音也吼了起来,语气非常地坚决:“我不是和你商量,我是决定了!”

  胡广又是一愣,这声音非常亲切。

  “你还是把我卖了吧!丫丫是我的心头肉,就是死也不能卖自己的骨肉!”

  丫丫?胡广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可爱女孩,懂事、乖巧,甜甜地叫自己为二叔。

  胡广觉得心头一暖,这是自己的侄女啊……等等,谁敢卖丫丫!他的心马上被揪了起来!

  忽然,他脑海中猛地一疼,然后就如同醍醐灌顶般地一下都明白过来。

  刚才说话的男女,是从小当爹当娘抚养自己长到十五岁的大哥大嫂。他们一共生了三个孩子,但其余两个都夭折了,只剩下老大丫丫。哥嫂两人,包括自己都非常疼爱丫丫的。

  大哥……大哥脑袋被驴踢了,为什么要卖丫丫?谁不知道小孩被卖掉的下场有多凄惨!

  不行,决不能同意!

  胡广急得马上想翻身站起来,前去阻止大哥这愚蠢的行为。可他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身体仿佛不受控制。

  他一下愣住了,立刻想起自己好像被人打了闷棍。不对,自己是引爆核弹炸了敌国首府牺牲的啊!难道刚才的是幻觉?要知道自己是个孤儿,从小在军中长大,哪来的亲人?

  就在这时,隔壁一声大吼:“那个刘大夫说二弟再不醒过来可能就没了,但家里根本付不起再次针灸所需的诊金。二弟是为了救丫丫才遭此大难,难道我们眼看着他就这么没了么?我怎么给死去的爹娘交代?”

  不是幻觉,胡广听得清清楚楚。同时他也感觉到,对刚才说话人的感情也是真的,就仿佛刻在自己的骨子里。

  咦,自己好像有两段人生了!忽然之间,胡广明白过来,自己好像魂穿时空并融合了原主人的记忆。

  现在是崇祯元年秋,自己成为了陕西延安府葭州府谷县人氏。咦,等等,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好像有什么大事情……对了,是明末有一场著名的农民起义!

  胡广正想到这里,一个清脆童真地声音略带着一丝哭音在坚定地说话,打断了他的思绪:“爹!把丫丫卖了!丫丫要救二叔,丫丫不要二叔死!”

  “丫丫不要!”大嫂大喝一声,然后又哭求道,“当家的,你卖我吧!丫丫是你亲骨肉,我知道你平时最疼爱丫丫的。”

  胡广听着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烧。母女俩的哭声,声声刺激着胡广,这到底是什么世道,逼着人卖儿卖女!

  “人家只收孩童,要不,我早把自己卖了!”大哥大声怒吼,吼得那边一下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仿佛他的满腔怒气都发泄完了,又情绪低落地开口了:“是我无能,没有照顾好这个家。对不起二弟,也对不起你们母女俩……”

  忽然,传来“扑通”一声。

  “啊,当家的,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爹爹,爹爹……”

  大哥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有点哽咽:“这辈子,我答应过爹娘,要照顾好二弟的。你们娘俩的情,我这辈子怕是还不了了。丫丫,你站好,和娘一起,受这个不争气地爹一拜。”

  “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一个好爹,好丈夫!”声音带着一丝苍凉,充满了无奈和愧疚。仿佛英雄到了末路,让听到的人心里格外的揪心。

  胡广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记忆中一直英雄了得的大哥,竟然也有哭的时候。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刚才还责怪大哥脑袋被驴踢了,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爹,我们走,不要耽搁救二叔了!”带着压抑地哭腔,却假装老气横秋的声音中怎么都摆脱不了一丝稚嫩。

  “去吧,当家的……”大嫂的声音很疲惫,哽咽地说不出剩下的话。

  好像是大哥没反应,使得大嫂吼了起来:“你走啊!!!”

  这绝望地嘶吼声,仿佛痛失幼崽的母狮子在咆哮,更是刺痛了胡广的心。

  胡广听得睚眦欲裂,虎目圆睁。

  昏暗的房子内,茅草和着黄土的顶依稀可见。

  咦,自己能睁开眼睛了!胡广心中大喜。他张口欲喊,挣扎着想起来。

  可是,他又无奈地发现,大概新生灵魂还没适应身体,自己除了能睁开眼睛之外,其他什么都还做不了。

  不,不行,我要尽快恢复,去阻止大哥的愚蠢行为!胡广心中大急。

  不知过了多久,他猛地一用力,一下从炕上滚了下去。

  身上穿着差不多脱光了毛的羊皮袄,颜色也近乎黑色,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甚至还打了不少补丁。但不管如何,有这么一件衣服,多少总能保暖。

  胡广尽自己最快速度翻身站了起来,可一下没站稳,差点跌倒,幸好手及时扶住了炕边。

  他知道自己身体没大碍,就是饿的。躺了一天一夜,猛地起来,才会有站不稳的情况。

  现在的胡广,也管不了这么多。虽然看到炕边有一双穿旧的草鞋,但他也顾不得穿了,摇摇晃晃,歪歪斜斜地走出去。

  门口有名穿羊袄子扎长辫的高个妇女,正跪坐在地上。听到动静,转过头,脸上犹挂着泪痕,愣在了那里。

  “大嫂!丫丫呢?”胡广急切地问道。

  女人大喜若狂,无暇猜测昏迷的小叔怎么会自己醒了。她手指南面,急忙回答道:“南……南市,去南市了,保德州那边的人过来……”

  胡广没听完,就狂奔出去了。

  寒风呼啸,可他却热血沸腾,浑然不觉得冷。

  街道是黄泥地,但多少都会有一些小石头或者凸起的硬泥块,哪怕胡广的双脚已经长满了老茧,也会被嗝得疼。

  但他丝毫没有顾忌,撒开脚丫子,就往城南飞奔而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阻止大哥把丫丫卖了。

  府谷县城又叫府州城,始建于五代,可谓历史悠久。但西北人烟稀少,环境恶劣,因此县城规模并不大,周长只有五里左右。

  胡广刚拐过街角,就看到街那头有不少衙役在吵吵闹闹的。不用过去看,就知道是在收赋税了。

  这事在这些天一直闹得沸沸扬扬,交不起税的很多都被抓进大牢了。他忽然有丝明悟,这怕是引发了那场农民起义吧,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不管怎么样,先要阻止大哥卖女儿。回头再根据实际情况仔细考虑下,看到底如何应对!

  胡广一边想着一边跑,不一会,身上冒汗,同时肚子“咕噜咕噜”叫唤了起来。

  可他的灵魂来自后世,特殊的经历,使得眼下这点困难,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再跑过一条街道,就到城南了。

  刚拐过街角,他就看到前面有三个人,其中两人是穿红色鸳鸯战袍的军卒,围着一个明显高一头的汉子,站那争执着。

  啊,是大哥胡宽!胡广心中一喜,马上就认出来那高个子了。但随即他又发现大哥身边并没有丫丫,一颗心马上沉了下去。

  “大哥!”胡广一边跑过去一边大喊道。

  三个人听到喊声,都有点诧异地转头看了过来。其中胡宽一见之下,一直认为很大可能要去了的二弟,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大喜过望:“二弟,你醒了?太好了!”

  和他表现不一样,年龄大一点的那名军卒却阴阴一笑,冷声说道:“好你个胡宽,竟然敢骗我,你不是说这钱要当诊金去救你弟弟的么?”

  说完,他又一指马上要跑到近前的胡广,大声质问道:“这是昏迷在炕上要死的人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