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谢翠花:世子,要矜持小说完整版,谢翠花:世子,要矜持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谢翠花:世子,要矜持

状态:已更新46.9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6-21 18:41:49

简介:某男指着谢翠花怒喝:我六岁的时候,你掐我的脸,九岁的时候你骗我的钱,十二岁的时候你仗我势,十五岁的时候你偷看我的身,占了我这么多的便宜,还想跑? 某女心说:不跑,难道还要跟你回去玩宅斗?…

谢翠花:世子,要矜持免费阅读

谢翠花:世子,要矜持免费阅读第001章 谢家

  初春三月,杜家庄虽然依然能见到未化干净的冰雪,但是小路边墙角处,日光照耀时间长的地方,已经能看到冒出绿芽的嫩草。

  肆虐呼啸的寒风,渐渐变成轻柔的春风,带着温暖抚摸着万物,唤醒生机。

  晨阳将杜家庄照射的更加泾渭分明,靠山脚坐北朝南整齐气派的大瓦房,那是杜大将军祖宅,围绕在这一片建筑的基本都是杜大将军的族亲。

  而隔着一条小溪的另一边,则大都是土坯房,有的房顶长草,有的院墙坍塌,看出生活的窘困。

  这些人百分之八十都是逃难过来,为了能得到庇护,想尽办法在杜家庄落户的。

  在这片土坯房中,只有两家是青砖大瓦房,靠东的那家前后院都是青砖大瓦房,姓王,在镇上开着一间小饭铺,而西边谢家,则前院是青砖大瓦房,后院依然是土坯房,显出家境不如王家。

  不过,这在外来户中算是生活最好的了。

  农村人是睡不了懒觉的,不仅仅有农活要趁早干,就是养的牲畜,一旦误了时间喂食,就那叫声让你没法继续睡下去。

  于兰现在已经习惯这农家一早的交响曲,她睁着大眼睛,望着黑漆漆的房梁沉思着。

  她从没有想到自己能幸运的穿越,二十八岁的人,转眼变成三岁小孩,即便她心智成熟坚强,但也被这诡异的事情弄得好几天才适应。

  她是在上班的路上发生意外的,当时站在公交车站等着公交车,正发愁这么大年岁没有对象,过年回家后怎么面对亲戚朋友询问呢,就被疾驰而来的一辆车撞飞,转眼间来到这里。

  睁开眼那一瞬,她几乎不敢置信,能重获新生固然好,但是那边还有不舍的亲人,就这样离开,对于父母一定打击很大。

  每每想到这,她的泪水都控制不住地往下流,只是作为三岁小女孩,这样的无声流泪,让人看了既怜惜又诡异。

  别人都怀疑她身体是否有什么附体,只有这一世的娘亲,抱着她轻声安慰。

  小女孩出生后就身体不好,生病吃药快成了家常便饭,所以,这次得病没有逃离开病魔,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去了,于兰奇异地附体重生。

  泪流的差不多,就开始安慰自己,好在还有弟弟陪伴父母,还有自己存在银行的存款,还有被撞死的赔偿金,他们不至于老无所养老无所依。

  想到这,于兰轻叹一声,抹了一把泪水,望向糊着窗纸的窗棂。

  算了,既然来到这里,就安心生活吧,只要自己好好活着,那边父母也一定能感应到,应该会在心底有所慰藉的。

  于兰自我安慰着,就准备在热被窝里爬出来穿衣。

  这时,前院响起怒骂声,于兰已经能分辨出这是谁的声音,是这具小身体的奶奶谢赵氏的。

  谢家在村里算是书香之家,谢老爷子谢子阳是前朝的秀才,因为改朝换代,所以他这个秀才现在没有什么实惠,也不敢常常挂在嘴边,唯一让他借到秀才光的,就是被杜家庄接纳,成为杜家庄一员,受着杜家族人的庇护,才没有在战乱中颠沛流离。

  有了这样的基础,战乱过后,新的朝代建立,一切都开始百废待兴,同时科考也渐渐恢复,谢子阳就努力让儿孙们完成他的理想,成就能当官的愿望。

  虽然有着这样的底蕴,但是谢家依然脱离不开农家人的习性,尤其是老太太谢赵氏,不仅刁蛮还说话刻薄,老太太个头不高嗓门不小,每次骂人都中气十足。

  于兰撇撇嘴,接着开始奋力穿衣,重新回到小时候,方知小时候是什么滋味,小手没有力气不说,还很笨拙,别看穿衣穿裤子这般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很是费力。

  正忙活着,木头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初春的冷空气顺着门帘缝儿席卷进来,于兰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翠花,你起来了?怎么不喊二姐呢?来二姐帮你穿衣服,”小女孩边说边爬上炕,手脚利落地帮着于兰穿衣服。

  这是这具身体的二姐,今年6岁,虽然消瘦皮肤有些黄,但是长得浓眉大眼,周身上下带着股爽利劲儿。

  于兰见到她的那道浓眉墨眼,就能估计未曾谋面的老爹是什么样子。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她这一生竟然要叫翠花,还是个谢了的翠花。

  翠花在那边可是很有名的,上酸菜啥的,大家都知道,为此,于兰很是郁闷几天,可是没办法,谢家女孩名字都带着翠,只是自己不走运,在翠的后面挂上个花字。

  自家大姐叫谢翠娴,二姐叫谢翠静,都挺好听的,只有自己的名字这般难听,爷爷可是读书人,娘亲也认识字,为啥要给自己起个这样的名字呢?

  因为–翠:带着谢家翠尘珠坱的不甘,花:带着谢家科考中能妙笔生花的祈盼。

  因为,自己出生那年,正是童生试开始之际,大伯父这个老童生,又一次进入考场,希望能精进一步,通过院试得到秀才老爷称号。

  然而,虽然花字带着的寓意不少,带着的祈盼不少,可是大伯父依然没有通过院试,依然保持着童生名号。

  大伯父今年已经三十整。

  “咱们穿上衣服去厨房,那里暖和,别冻着啊,”谢翠静边帮着穿衣服边像个小大人般唠叨着:“你别在前院乱跑,大鼻涕和二鼻涕会欺负你知道吗?如果他们要打你,你就大声喊,二姐拿柳条抽他们。”

  大鼻涕和二鼻涕是二伯家的老二老三,两个家伙都流着鼻涕,所以二姐就给他们起了这个外号,不过不敢叫出来,只敢背后念叨,因为在这个家里,男孩要比女孩珍贵,要比女孩地位高。

  不仅爷爷奶奶护着男孩,就是二伯娘那撒泼打滚的泼妇脾气,一般人也不愿意招惹。

  不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别看二姐年岁小瘦弱个头不高,但是打架很是厉害,尤其是在没有大人时,下狠手收拾人一点不手软。

  大鼻涕谢荣杰今年七岁,比二姐高半头,可是最怕二姐,尤其是怕二姐的柳条。

  二鼻涕谢荣豪,今年五岁,跟着他二哥屁股乱转,平时狗腿子般地乱帮腔,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吓得只会咧开大嘴哭嚎,嚎声与他的名字很匹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