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重生之恶女逆袭小说完整版,重生之恶女逆袭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恶女逆袭

状态:已更新73.2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9-01 08:02:00

简介:兔子发新书啦~《重生之最强蜜婚》新书打滚求支持,推荐票砸过来吧!!江明夏受尽冷眼嘲讽,尝尽人生冷暖后,死了。她想,年少时恶绩累累,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重生归来,弃恶扬善,洗尽铅华,做一个众爱的好少女……呵呵,开什么玩笑! 虽然她本就是女中纨绔,但因错信身边人,被人利用导致在乎她的人都糟了难,这辈子,她得讨回来! 谁想到出去遛个弯,却捡回一个祸害,…

重生之恶女逆袭免费阅读

重生之恶女逆袭免费阅读第1章 重回十六岁

  江明夏端着洗脚盆小心翼翼地向着卧室走去,盆里的水呈现黑褐色,里边是辣椒秧子,冬天用辣椒秧子煮开的水洗脚,可以一定程度的医疗冻脚。

  卧室里,一个近四十的男人坐在椅子上,赤着两只脚踩在鞋面上,皱着眉头闭着眼睛靠在靠背上,听到动静睁开眼,浑浊的眼睛看了江明夏一眼。

  “煮个洗脚水这么费劲,养你干嘛吃的!”男人狠狠瞪了江明夏一眼,见她站在门口不动,吼道:“还不赶紧放下,等着我自己去端啊!”

  江明夏吓得身体一个瑟缩,连忙将洗脚水放在他的两脚之间,但因为动作过快,滚烫的水溅在手背上,她疼的一哆嗦,洗脚盆‘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水虽然没有都撒出去,却溅了男人一脚。

  男人鬼嚎一声,怒急之下一脚将江明夏踹了个倒仰,“臭娘们,什么狗屁千金小姐,我看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也就当个传宗接代的工具,还TNND的能干点什么!”

  江明夏坐倒在地上,耳边听着男人侮辱怒骂,她的眼神空洞呆滞,本以为脱离了大伯家,没想到离开虎穴,却又进了狼窝!

  想到还有一个星期就到了二十二岁生日,她的内心就充满了绝望,二十二岁,法定结婚年龄,那时候她就要和这个男人结婚!

  这个男人今年四十三了,比她整整大了二十一岁,她自然是不愿意嫁给这样的人,但是她的‘不愿意’起不到一点作用,事情定下来之后,大伯一家像是送瘟疫一样提前一个月就将她送了过来,哪怕她在大伯家做牛做马三年,也没有换来一点温存。

  这个男人在江明夏面前没有掩饰一丝一毫,吃喝嫖赌抽样样都精,喝多了赌输了就打江明夏出气,平时江明夏更像是个奴隶一样,经常被男人指挥的晕头转向,稍一不如意就换来一顿打一顿骂。

  今天滚烫的洗脚水溅了他一脚,一顿毒打肯定是跑不了了,想到那火辣辣的感觉,江明夏浑身颤栗,蜡黄起皮的皮肤本就不好,这时候更显出几分苍白,二十二岁正青春的年纪,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多岁的人!

  “还TM愣着干什么,过来给我洗脚!没人要的玩意儿!”男人骂骂咧咧地重新坐在椅子上。

  江明夏坐在原地没有动弹,给男人洗脚?她抿紧了双唇,将头扭到了一边。

  那男人一直吸着凉气揉着烫红的脚面,本来脾气就暴躁,现在看这臭娘们居然敢拒绝他,一股邪气直冲脑袋。

  “我再说一遍,过来给我洗脚!”男人一字一顿地说,面目有些狰狞。

  江明夏浑身一哆嗦,咬着下唇不语,依旧没有动。

  男人火起,弯下腰一把将洗脚盆掀翻,滚烫的洗脚水淋了江明夏一头一脸,她惊声尖叫,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好像噬髓的蚂蚁钻人心尖,蜡黄的脸立刻通红一片,一个个大泡泛起。

  江明夏疼的想捂脸却又不敢,泪水往下一流,疼的愈加厉害。

  但是男人并没有因此而消气,他知道这个女人看不起他,一个落魄的千金小姐,一个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女人,还敢看不起他?

  男人邪火攻心,上前薅住江明夏的头发,狠命向着墙上撞去!

  江明夏哪里有男人力气大,又是毫无防备,结结实实撞在墙上,很快,她的视线中一片血红,心中却忽然转过一个念头。

  十七岁前她恶绩累累,害了那么多人,连累了那么多人,想来,这就是报应吧……

  江明夏的视线一点点变黑。

  ……

  南安市靠近市区的一片别墅小区当中。

  柴阿姨在房门外担忧地徘徊着,小姐自从醒过来之后已经保持一个姿势坐了大半天了,连动都不动一下,她已经给先生太太打去了电话,他们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能到。

  柴阿姨是江云正夫妇雇佣的保姆,负责照顾江大小姐平日里的起居,这份工作薪金很高,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干的,尤其是摊上江大小姐这个嚣张跋扈,胡作非为的大小姐,真真是让人又怕又恨又讨厌。

  所以江大小姐的保姆换了一批又一批,几乎没有一个能干满一年的,柴阿姨是为数不多已经干了快两年的人,这让江云正夫妇非常高兴,工资一涨再涨,过年过节不但给假还有大红包。

  能忍受的了他们闺女的人实在不多,能留多久就留多久!

  昨晚江大小姐去参加同学的生日宴会,听说为了一个男同学和人打起来了,结果掉进了游泳池里,回来就发烧,一直到早晨才醒。

  柴阿姨很想进去给她测测体温,但因为昨天的事情,她又犹豫了,往往这个时候江小姐的心情都是最暴躁的时候,她这个时候上去,挨顿骂都算轻的!

  她一个快五十的人了,实在不想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谩骂,可是想到她的身体状况,她又叹了口气,毕竟还是个孩子,父母因为工作长时间不再身边,性子难免不好,她一个快五十的人,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想到这里,柴阿姨拿着退烧药和温水走了进来,江明夏呆呆地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落地窗外一簇簇绽放的紫薇出神。

  柴阿姨见此轻轻说道:“小姐,你还难受不难受?看看现在多少度了,要是还降不下来,我们就得吃药了,要不然对身体损伤太大……”

  江明夏最讨厌吃药了,一提到吃药她一准发火,所以柴阿姨说的小心翼翼的。

  但是这次说完,江明夏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仍旧看着窗外,目光好似穿透了一切,带着一种柴阿姨从未见过的深沉,好像经历了人生冷暖,尝尽了世间辛酸。

  柴阿姨心头一怔,随即便觉得自己看错了,一个才上高中的十六岁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眼神,随即她就心急起来,这孩子别是烧坏了。

  “小姐,别动我给你测测体温。”柴阿姨拿着电子体温计对准江明夏的额头,滴的一声后,绿色小屏幕上显示的是38°5。

  果然更烧了!

  柴阿姨连忙倒出两粒退烧药,伸到江明夏眼前,另一手递过来一杯温水。

  “小姐,这药是必须要吃的!”

  柴阿姨都准备好看她嫌恶的表情,甚至准备好听她说些恶言恶语,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带着满足浅笑的容颜。

  “阿姨,谢谢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