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我和你暖暖的爱恋小说完整版,我和你暖暖的爱恋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我和你暖暖的爱恋

状态:已更新41.3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3-10 18:45:39

简介:  江筝妈妈袁湛离开的时候拉着女儿的手,只留下一句话:“是妈妈的好孩子就坚强的活着,要微笑要快乐,不要去求你爸爸。”  江筝记得母亲所说的每一个字,再难再苦哪怕在外婆家被人排挤,从来没有想去找过亲生的父亲江耀年。  江筝九岁的时候,外婆看着江筝的脸,那眼神如同刀刮一般:“我要你发誓,你要是去找你爸爸,你就不得好死,出门被车轧死。”外婆的脸上决然。  江筝十六岁的时候,外婆眼睛中的神色和…

我和你暖暖的爱恋免费阅读

我和你暖暖的爱恋免费阅读第1章 江筝

  “一个丫头片子啊……”江耀年垂首盯着地面,明明很多人都看过,说妻子的怀像是个儿子,怎么生出来就变成了女儿?

  老太太可不管那些,在农村没有生出来儿子那就是绝户,姓江的成绝户了。

  她当初就说,那个女人除了长相好看点,看她那个单薄的身材就知道生不出来儿子,现在被她说个正着吧?国家说是改动政策,一家只能生一个,她的这个命啊,老太太猛地一拍大腿,这个动作到是给旁边的儿子生生吓了一跳。

  “你说说现在可怎么办?把孩子偷偷送走?”老太太挑开眼睛偷偷看了儿子一眼,没别的方法了,孩子不送走她家就是绝户了,她千辛万苦把儿子给拉拔大的。

  江耀年的脸有些憋得通红,即便是个女儿叫他觉得失望了,那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扔了?

  老太太也知道扔孩子这事儿多缺德啊,自己躺在炕上,哎呦哎呦的叫着,这就起不来了,絮絮叨叨的说着:“这结婚也得讲究一个门当户对,我们高攀人家家里,现在好了,离婚不能离,孩子不能扔,现在怎么办啊?”

  老太太又从炕上坐了起来,视线直逼儿子的脸,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妈,那是我的孩子啊。”

  “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你抱着吧,好好稀罕你怀里的丫头片子吧,我看将来这个丫头片子能给你养老送终还是能为你做些什么。”

  江筝的母亲袁湛当年是下放到这里的知青,那年代就是这样,很多知青就落户在了农村,当时袁湛跟江耀年决定要结婚的时候,江筝的外婆是药也喝了,也上吊了,就是拴不住女儿的心,威逼利诱都齐齐上阵了,也没能阻止得了袁湛要嫁到这里的决心。

  袁湛家里是什么成分啊?

  用江筝姥姥的话说,我们家可不是一般的家庭,袁湛的祖祖爷爷那都是留过洋的,想当年他们家在大上海那是有名望有规矩的大家族,是被逼着送到了这个地方,即便改革换代了,贫民终究是贫民,你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出生的孩子怎么可以嫁给一个农民的儿子?

  奈何就是用死都逼不回女儿的心,干脆眼睛一闭,这个女儿我就不要了。

  江耀年年轻的时候在生产队爱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后来嫁到城里去了,抛弃他的原因就很简单,因为他家没有钱,江耀年跟袁湛的婚姻很大程度上来说,是袁湛的主动。

  在轰轰烈烈的爱情经过天长地久的磨砺也会趋于平淡,更加不要说江耀年根本就从来没有甘心过。

  恢复高考之后,江耀年凭借着自己的本事终于带着妻子女儿走出了这座大山,故事的开始,就从江筝五岁说起。

  江筝对父亲的印象很淡薄,小孩子有的吃有的玩,父亲又长长不回家,能记住的太少。

  袁湛在副食品厂上班,原本恢复高考以后她也是准备参考的,可惜那时候已经有了江筝,跟江耀年商量,娘家是肯定指望不上了,袁湛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风风光光的出现在母亲的面前,这样她的腰板就可以抬起来了,足以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你看她选的男人就是这样的优秀。

  袁湛的本意是希望把江筝送回她奶奶家一段时间,江耀年却摇头。

  “当初都说好的,现在回家不就等于认输了吗,你就辛苦辛苦,家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等我毕业以后,我们的日子会好过的。”江耀年抱着袁湛安慰着。

  袁湛对生活妥协了,却怎么也没能料到这就将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过错。

  江耀年的前女友王导竟然与他考上的是相同的大学。

  王导本来是跟丈夫一起复习的,她深知这次就是自己的机会,抓住了才能改变命运,丈夫却名落孙山,谁知道竟然会在大学里见到了江耀年,王导的心思有些发乱。

  王导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她能歌善舞,袁湛与王导却是两极分化,袁湛喜欢看书,沉默的时候更多,高兴沉默,不高兴更是沉默。

  “妈妈,爸爸不回来吗?”江筝对爸爸这个词所理解的就是有时候会出现在自己家里的叔叔,会把她给捧高高的叔叔,会给她买零食吃的叔叔。

  袁湛看着女儿晶晶亮的小眼珠,擦擦自己的手,抱起来女儿:“筝筝是想爸爸给你买的零食了吧?”

  江筝害羞地笑笑,钻进母亲的怀里。

  袁湛叹口气,这孩子跟她爸爸认生的很,每次江耀年回来都要哄江筝很久。

  “江耀年……”王导的声音有些尖。

  江耀年在校园里一直是躲避着王导的,他知道如果王导想,自己就一定会回头,他现在有妻子有女儿了,脚下没有停相反的动的更加的快速,王导小跑着拦住江耀年的去路:“江耀年……”

  “嗯,有事儿吗?”江耀年永远都记得那时候王导跟他分手所说的话。

  两个人站在苞米地里,王导皱着秀气的眉头:“你不能给我我所想要的一切。”

  是了,他不能给的。

  “有事儿,怎么会没有事儿?你看见我,干什么跟老鼠看见了猫一样?”王导是接受新式教育的女青年,她不是那些固守陈规的农村女人,嫁人这种事情是要审视夺度的,过去自己觉得江耀年不合适,所以她走了,现在她觉得江耀年合适,所以她又回来了,她的目地很简单,也很直接,她要这个男人。

  王导看得出来江耀年是有潜力的,这样的人现在只是被压迫着,她选的就是潜力股,过去她丈夫是,现在江耀年是。

  江耀年拦截住王导的话:“我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要说这些,我要回家看孩子去了。”

  王导在江耀年的身后喊着,一字一句的从她的嘴里蹦出来,她的声音是那样的好听。

  “江耀年你甘心这样生活吗?你跟你的妻子有共同的语言吗?你甘心就只要一个女儿吗?”

  王导看着消失掉的背影,她想要的东西就从来没有要不到过。

  袁湛生了江筝之后,身体就一直有些不好,加上江耀年出去念书,夫妻在一块的机会就更加的少,别看江筝的外婆说她们家如何如何的了不起,毕竟那都是过去了,轮到袁湛出生,从小日子就很苦,那些她妈嘴里的大世面她就没有见到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