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铁佛传说小说完整版,铁佛传说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铁佛传说

状态:已更新37.6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9-20 09:30:47

简介:    ‘侠’首先应是强者,太平盛世之中,悄然隐匿行踪,难觅其形。乱世浊恶之时,则挺身而出,除强扶弱,救济危困。  强者未必是‘侠’,乱世纷争,尔虞我诈,律法与道德不存,唯凭强力得以苟活,生死不过转瞬之间。强者役使天下成就功业,权力倾轧,生民涂炭,但见持强凌弱,人命贱如草芥,何人敢称‘侠’者。  人性本善?人性本恶?人生来自私?亦或心怀天下?  也许世间并没有真正的‘侠’者,每个人…

铁佛传说免费阅读

铁佛传说免费阅读01 山路难行

  群山莽莽,林木葱郁,一座山峰下的谷地中,一条溪水汇流而出,溪水一侧的山坡上有一条小路,这里人烟稀少,道路上杂草丛生,乱石交错,甚是难行。

  一个中年文士缓步走在山路上,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牵着一头毛驴跟在他身旁,毛驴背上放着一个药箱,山路崎岖,盘旋而上,那驴子走的甚是艰难,男孩也不催促,任由驴子偷懒似的慢行,中年文士却甚为着急,抱怨的说道:“这牲口平日里不常役使,如今也养的懒了,玉郎,你去狠狠的抽它几鞭子。”

  男孩回头看看身后,几步远的距离,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背着一个大包袱紧紧跟随着,那女孩身材瘦弱,显的那包袱更加的沉重,加上山路难行,这一路走的十分辛苦,却又不敢偷懒休息,只得咬着牙蹒跚而行。

  男孩说道:“师傅,这些日子我练剑总是不得要领,韩前辈的无敌剑法中有一招‘漫天飞雪,我已经练了一个多月,却仍然练不好。”

  中年文士微感诧异,说道:“你若是平日肯用心些,不要总想着偷懒,又怎么会练不好。”语气中略带责备,不过对于男孩的提问仍然十分高兴,说道:“这一招‘漫天飞雪’前半招看似绵绵无尽,攻击敌人全身各处要害,其实只是虚招,目的是要敌人躲避,待敌人躲避之时,这才全力一击,以求制胜。因此,最致命的还是后半招。”说话间,脚步也慢了下来。

  男孩点着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呀!怪不得我这一招总是练不好。”

  中年文士又说道:“无敌剑法讲究以快制快,后发先至,因此尤为注重内力修炼,你年纪还小,内力不足,为师也不指望你现在就将这剑法练得炉火纯青,只盼着你能学到无敌剑法的精髓,勤加练习,日后内力修为有了根基,在使出这趟剑法,自然威力大不相同。”

  男孩偷偷的扭头向后看,正好与女孩的目光相对,女孩容貌娇美,虽然面有菜色,却难掩她天生的美丽,加上一脸的疲累和汗水,更显的楚楚可怜。

  中年文士丝毫没有察觉男孩的心思,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山坡,在林木稀疏处,有一片茅屋露出影子,俨然一个世外的村落,超脱于世间的纷扰。

  中年文士说道:“韩前辈的武功天下无敌,不知有多少习武之人想要拜在他的门下,他虽然不肯收你为徒,但却将毕生所学相授,如此机缘,世间又有几人能有。”

  说着脸色又严厉起来,说道:“前日晚上,我让你在屋中修习内功心法,你却跑的不见了人影,你如此贪玩懒惰,不知珍惜,哎!白白的浪费了为师的一片心血。”

  男孩脸上却没有惭愧之色,低下头小声说道:“师傅,我想跟你学医,这剑法练的再好也没有用,也不过是对付几个山中的猛兽罢了。”

  中年文士脸色一变,瞪起眼睛,怒声喝道:“胡说,你难道忘记了杀父之仇吗?”

  男孩连忙说道:“我不敢,我一定要替我爹报仇。”

  中年文士说道:“医术好有什么用,师傅一辈子只会治病救人,可是却连自己的家人都没法保护,还是学武好,坏人见你武功高强,心中害怕,自然也就不敢害你了。”

  看男孩不说话,中年文士叹口气,语气了缓和了许多,说道:“我知道你心地善良,看见别人有了困难总是想去帮助,这也没有什么不好,但这世上的坏人太多了,他们看你好欺负,就会想方设法的欺负你,有些人想抢你的钱财,有些人想害你的性命,你怎么办?”

  “你爹一心为国,倘若死在战场上,那也没什么,可他却是被奸人害死的,还有你娘,你的哥哥姐姐,也都被坏人害死了,你说,这样的仇恨该不该报。”

  提起父母的事情,男孩的眼中落下眼泪,哽咽的说道:“师傅,我以后再也不敢偷懒了,我一定好好的练剑,为我爹娘报仇。”

  书生说到激奋处,情绪也变的激动起来,眼神中似乎有怒火喷出。说道:“可是那坏人现在身居要职,手下有数万的兵马供他差遣,每日里作威作福,快活的很,因此,你不仅要练习剑法,还要学习兵法,将来统领一只军队,将他连同他手下的那些喽啰全部杀死。你爹毕生的志向就是抵御外敌,保护宋家江山,你不仅要替你爹报仇,还要继承你爹的志向,匡扶宋家江山,做个中兴名臣。”

  男孩坚定的点着头,他从小就被灌输报仇雪恨,做个中兴名臣的思想,想当然的认为这些是对的,只不过他既没有见过自己的爹娘,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仇人,之所以苦练武功,学习兵法韬略,全是因为中年文士的敦敦教诲和严格要求,但山中人烟稀少,平时甚少与外界有交往,心里实在不觉的无父无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那片村落之下,眼见着离得不远了,只是这一段山路更加的崎岖难行,女孩一不小心,脚下被一条裸露在外的树根绊住,摔倒在地上,包袱里的东西洒落出来,却是一些虎骨鹿茸之类的药材。

  中年文士大怒,顺手折下路边一棵树木的枝条走过来,没头没脸的照那女孩身上就抽,女孩也不敢躲避,蹲下身来捡拾着地上散落的药材,可怜的辩解道:“大爷,我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吧!”

  中年文士一点也不可怜她,狠狠的抽着,骂道:“你这个贱人,是不是要存心跟我作对,我把你养大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你却这样对我,将我送给韩前辈的药弄得满山都是。”

  女孩咬牙硬忍着,不敢在辩解,怕招来他更多的愤怒,她与男孩都是从小被中年文士在山中养大,但两人的待遇却截然不同,中年文士对于男孩关爱有加,虽然也严格要求时常责备,但总是充满了慈父般的疼爱。但对于自己却是处处刁难,做饭洗衣等活计都要自己干,吃饭也只能吃剩下的,这些倒也罢了,稍有疏忽做错了事情,随随便便就是一顿打骂责罚,平常更是动不动就出言羞辱,倘若敢顶嘴或是辩解,责罚将更重。

  男孩心中不忍,走过来帮她捡起洒落在地上的药材,中年文士却一把将他推开,说道:“不要帮这贱人,让她自己捡。”

  枝条抽在身上疼痛异常,女孩含着眼泪小声哭泣着,中年文士却怒火不减,恶狠狠的说道:“哭什么哭,再哭就把你丢在这里,让山里的野兽把你吃了。”

  女孩止住哭泣声,心中充满了恐惧,手忙脚乱的捡拾着,只想着能尽快将这些药物从新装进包袱里。这些药材都是中年文士辛苦得来的,见她将地上的泥土杂草与药材混在一起装入包袱,更加的生气,骂道:“该死的贱人,你不知道这些药材是要送给韩前辈的吗!却故意将杂草泥土也混了进去,倘若他不高兴,如何肯传授无敌剑法,你这贱人,我看你是存心和我作对。”说着,抡起枝条又是狠抽几下。

  男孩拉着中年文士的胳膊说道:“师傅你别生气,她也不是故意的。”

  中年文士却越加的生气,恶狠狠的说道:“你也这样说,我告诉你,以后你若是在说这样的话维护她,我就将她的舌头割掉,眼睛刺瞎,耳朵刺聋。你给我记住!你绝对不能可怜她,只当她就是一条毒蛇,即使你对她再好,她也会咬死你,对于她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怜惜,更不能有丝毫的同情,她就是一条狗,一头猪,这世界上就算是最下贱的人也要比她尊贵。”

  男孩不敢在劝,但看着女孩无端受罚又心中焦急,突然哎呀一声坐在地上,捂着脚腕说道:“师傅,师傅,我的脚崴了。”

  中年文士立刻扔掉树枝,走了回来,脸上满是关爱,问道:“疼不疼?还能走动吗?好端端的,怎么会崴了脚?”蹲下身子,就要脱去男孩的鞋袜查看伤情。

  男孩捂着脚腕,不让他看,说道:“不用看了,师傅,是我刚才不小心没有站稳,被石头绊了一下,这会儿已经不疼了,咱们还是走吧!”

  中年文士看着崎岖的山路,说道:“这一段上山的路难走的很,你刚崴了脚,这可怎么办?”扭头看见旁边的驴子,说道:“贱奴,将这药箱卸下来背着。”

  那药箱并不大,里面装的都是些看病的器材和配制好的药丸,男孩说道:“师傅,我自己能走,只要咱们走的慢些就行了。”

  中年文士说道:“那怎么行,你要是伤了脚筋,落下残疾怎么办,还是骑在驴上吧!等咱们到了韩前辈的村子,我在给你找些药敷上。”

  女孩捡完了地上散落的药材,又过来取驴背上的药箱,男孩眼睛一眨,说道:“师傅,药箱里面的那些药丸是你辛苦了一年才配制好的,倘若让她背在身上,万一她又不小心,掉了出来怎么办,这一段是上坡路,掉在地上也还罢了,要是掉到下面的溪水中,那可怎么办?”

  中年文士立刻犹豫起来,那些药丸是他专为韩前辈配制的,倘若被水浸泡,自然也就失去了功效,那么,他求韩前辈传授剑法的事情也就泡汤了。想了想,还是那些药丸重要,冷着脸摆摆手,说道:“这个药箱不用你背了。”

  男孩假装忍着疼痛的站起来,走动几步,说道:“师傅,我的脚不要紧,咱们还是走吧!”

  中年文士看着他脚步轻盈的样子,心中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脸色阴沉着说道:“你若总是这样心善,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好报。咱们大宋子民历来勤于耕织,自给自足,从来都不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有时看见北边的那些胡人日子过的艰苦,还会恩赐他们些东西,其实他们又有什么好东西,不过是几件毛皮罢了。”

  “可是他们看见你心善,却以为你软弱可欺,总是想着来抢你的东西,咱们大宋朝原本沃野千里,耕种着天下最好的土地,却被那些北方的胡人抢去了一半,先是契丹人,然后是女真人,现在蒙古人也要抢,归根到底,就是咱们太善良了。”

  男孩眨着眼睛,对于他说的这些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的事情还不能理解,他自小在山中长大,接触最多的还是中年文士和这个女孩,并且一只受到他们的照顾,从来没有经历过外界的纷乱和凶险,很自然的认为世界也是这个样子的。

  女孩从新将包袱背在身上,等候着继续前行。

  男孩走到驴子跟前,说道:“师傅,已经快到中午了,咱们还是快些走吧!”

  中年文士叹息一声,喃喃说道:“你总是不肯听我的。”转过脸看女孩,目光中突然闪现出一丝杀机,冷笑着缓缓向山上走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