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鹤舞曦云小说完整版,鹤舞曦云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鹤舞曦云

状态:已更新37.4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3-09 16:56:44

简介:  (书已完结,大家放心跳坑吧!新书已开,鹤舞前传,喜欢的妹纸欢迎围观,么么哒!)  潇洒快活的日子似乎要到尽头,凌卿羽很是沮丧。  亲妈抛下她远走高飞,老爹借机想把她打包送人。  赐婚就赐婚,可未来的相公却华丽丽的断了袖!  青梅竹马的两个备胎,从小就对她唯恐避之不及,她就是洪水猛兽。  总算一个良心发现,又拍拍屁股去了边疆,不带走一片云彩。  ……  她…

鹤舞曦云免费阅读

鹤舞曦云免费阅读第一章 回京

  国公府后院,阳光明媚,百花争艳。

  春困春困,屋顶上原本晒着太阳惬意好眠的凌卿羽,将将眯了眯眼就被假山后的窃窃私语吵醒。哎,制止自己去想那件烦心事,睡一会儿就这么不容易吗!

  不耐烦的皱了皱秀眉,双手捂了一会耳朵,却再无睡意,凌卿羽索性抬起一只手数太阳……

  斑斓树影下一男一女,女的眉目如画,男的玉树临风。

  “沫儿,如今差事越来越多,你又不是不清楚,这不抽空就来了看你了吗!”男人低头温言。

  “涵哥哥难道很闲吗?我倒是天天见他拜会父亲。”少女一脸不满转身。

  “我就知道他……”男子双眼狠戾低喃,复又满面春风拉转女子面朝自己:“沫儿,我们打小认识,你知道我对你绝无半点私心,皇兄天天找凌公,你这么聪慧,必然清楚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看到少女低头再无言语,男子顿了顿笑道:“记得你一岁时公孙先生言及你和你哥哥五行缺水,是以名字皆含水,我又名漓,岂不是天作之合?”

  “去,照此等说法,涵哥哥,澄哥哥不是也一样?”此时少女嘴上不依不饶,脸上却已经春暖花开。

  屋顶上的凌卿羽朝天翻了个白眼,暗道男子果然是储君的好料子,这情深似海的演绎,不得不服!还补水呢?敢情沫儿缺火,你就改名尉迟焱,缺土,你就叫尉迟垚?

  一时念及自己,她的名字原本是父亲取的,叫凌淸羽。后来被她娘果断改了,称自己孩子又不缺水,更不要提什么清白清纯,还不如卿卿我我来的实在。

  树下的少女是凌卿羽的姐姐凌淸沫。男子却是皇帝刚刚新立的东宫太子尉迟漓。

  除去夭折的皇子,当今圣上仅剩三子。朝中大臣一直看好的二皇子尉迟涵,才能出众,且母妃甚得龙宠。可谁知太子最终还是落到了皇后所出的皇三子尉迟漓头上,毕竟是嫡子,亦是无可厚非。

  皇二子和皇五子加封睿王和宣王,按大硕惯例封王同时需封地,且未经允许不得入京。可奇怪的是,这些日子来,皇上从未提起此事,仅仅给两个新鲜出炉的王爷赐了王府。

  对手仍然留守京城,仅仅挪了个窝,而且分府更加方便行事,也不怪太子心中不安,急于获取凌公的支持。

  凌淸沫今年刚及笄,眼下,太子和睿王巴不得天天赖在国公府,其心可昭。这些争权夺利的戏码天天演。所以,凌卿羽感觉自己厌倦京城的一切,除了祥云楼旁边小巷的馄饨和淸和斋的点心,哦,还有腾云楼的翡翠豆腐、丰裕四喜……好吧,京城在她眼里只剩下美食。

  扫了眼树下互拥的二人,凌卿羽几个轻身偷偷掠回了自己的院子。落芳居两侧里遍地石竹花,开的鲜艳缤纷。印象中凌淸沫每次看到都嘟囔一句“野花就是野花,放在哪里都一样”。真是寓意深远啊……凌卿羽却不在意,只有如此恣意的花儿才能让她感到轻松自在。反正在自己院子里也没必要扮什么高贵。

  “小姐,您没睡觉么?晨起小林子出门,让他给您捎了淸和斋的点心。”一个十五六岁圆脸少女看到凌卿羽进屋,笑着拿了一碟点心引凌卿羽坐到临窗的贵妃榻。

  “碧玉你真好!”凌卿羽回神,佯装惊喜顺手拿了一块荷纹核桃酥咬了一小口,又缓缓放下。这位主子每次来京城不是吃吃喝喝就是睡觉,连日来却有点心不在焉,碧玉看了一旁整理书籍的碧素心里暗暗奇怪。

  凌卿羽确实有个棘手的事情不得不尽快解决!

  这还得从她的家人说起。她的父亲凌风怀及冠就被先帝赐婚尚了公主,育了一对龙凤胎,凌淸沫和凌淸洵。而她的亲娘苏秋梧,在凌风怀一次奉旨南巡时和他相遇,竟就一见倾心,有了她这个意外。

  然,苏秋梧来自于江湖上最特立独行的门派----鹤宫。她天生我行我素,淡薄世俗,宁愿混迹江湖也不愿随凌风怀回京。更何况得知凌风怀的身份后,再去和其他女人抢男人的事情,她更是不屑。最终不知怎么和凌风怀达成了共识,总之凌卿羽每半年都需要回京呆上数月。

  凌卿羽喜欢鹤宫的无拘无束,在京城,虽然仗着父亲的宠爱,但对着公主,同父异母的姐姐哥哥,怎么样都不自在。人前还得装装样子,不能丢了苏秋梧的脸不是么!

  此次回京,除了提前了些许日子,看似和往年并无大不同,可总透着种种的怪异,不得不让她大伤脑筋。

  向来冷言冷语的丽阳公主忽然对她殷勤备至,处处关怀。下人们变得毕恭毕敬,小心翼翼。就连凌风怀偶尔也欲言又止,词不达意。

  照大硕习俗一旦大女儿定了人家,次女的婚事必然会提上日程,但凌风怀曾答应过苏秋梧,凌卿羽的婚事终归苏秋梧做主。

  她也快及笄了,凌卿羽本想回京前央求苏秋梧,千万不要急着把她随便扔到别人家。可谁知还没等她开口,苏秋梧在年初三接到一封飞鸽传书,隔日竟去了大硕以北的北梁国。

  每每想到这里,凌卿羽就郁结,不要嫁人啊,特别是看到京中这一个个丑恶的嘴脸!

  是的,一定要有对策!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凌卿羽起身坐到一副绘有群鹤沐日的屏风前,随手波动起面前的一张落霞七弦琴,神色有点恍惚。好在凌风怀疼她,不用像其他闺秀需要学习刺绣、厨艺、琴棋书画……

  对啊!这样不学无术的她,如果再添点别的……就这么办!

  有了对策,她如释重负,声音不由得透着欢喜:“碧玉,说说京城有什么的新鲜事物吧。”

  碧玉冷不防被问,然而答的很迅速,井井有条:“啊!小姐,这些日子祥云楼来了一个说书的,每逢讲段子都座无虚席,像大家最爱听的新科文武状元,文科状元……仪表堂堂,学识渊博……武科状元……更是全京城为首的美男子……”

  看着自己丫鬟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凌卿羽很不客气的忽略了随后的内容,她更多的是留意到碧玉的奇怪反应:“我说碧玉啊,除了祥云楼新来的说书的还有什么?”

  “小姐,韵华楼!您一定要去看看,整个京城数它最高了,别家酒楼也不过三层,韵华楼竟然有五层呢!”

  凌卿羽端起下巴,很有兴趣的样子:“他们家招牌菜式有哪些?”

  “韵华楼可不是一般的酒楼,那里的出品无一不是精品。”

  凌卿羽步步深入:“哦?有点意思。继续说。”

  “首先韵华楼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进去,多少要有点本事,每层都有考核的师傅。会琴、棋、书、画、武全项的人才有机会登到顶层呢!要说起来好像半年内只有五殿下一个人去过呢,哦不,宣王殿下!”碧玉兴奋的一一道来。

  先说文武状元,再说宣王,前面铺垫后面是重点?

  凌卿羽心里顿觉好笑,状似惊讶:“就宣王一个人上去了?”

  “是啊是啊!现在宣王和新科的文武状元都并称京城三公子了。那韵华楼啊,文武状元也不过止步于四层,所以五殿下真的很厉害呢!奇怪的是,除了登顶那天,就很少再有人见到殿下呢!”碧玉飞快的解释。

  全才?皇家真有这样的人么?卿羽觉得不可思议,世人皆知今上有三子,但这些年来好似第一次听到有关这位殿下的事情,既然低调为何又要登顶韵华楼,登顶了又想继续默默无闻似乎没那么容易吧,这不,至少凌家是盯上了。

  可这些话是谁教给碧玉的?丽阳公主还是爹?

  不过此时,无论是谁,凌卿羽也停止了猜测,因为他们已经赢了。好吧,她承认此时好奇心战胜了理智。无缘无故,就是对韵华楼产生了浓烈的兴趣:“碧玉,拿身方便的衣服,我们这就去逛逛!碧素,若爹过来,告知行踪无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