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家有重生妻小说完整版,家有重生妻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家有重生妻

状态:已更新87.7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3-11 01:01:04

简介:  上一世,她爱错人,害得夫家灭门,气死父亲,兄姐不再认她,她一步错,步步皆错。最后也只得被赐一杯毒酒的下场。  怎料一日却突然醒来,重回少女时光,一切都还只是原来的模样,她爱的和爱她的都完好无缺,从未失去。  她带着仇恨和愧疚重生,誓要灭渣男守家人,还要与夫君重续前缘。  只是这一世终有不同,她遇到了名为无极的男子与年轻的孟婆,还有前世的明烟法师,三人的出现揭秘了她奇异的前世。 …

家有重生妻免费阅读

家有重生妻免费阅读第一章 逝去与重生

  时值隆冬,才下过一场大雪。

  苏沫儿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望着窗外的青石小径。脸上木然没有表情。院内的腊梅开得正好,枝桠在寒气中肆意伸展,花红满园。

  沫儿身上穿的还是前年的旧衣裳来的,有些单薄,尤其是沫儿这样怕冷的身子骨,更是冻的嘴唇乌青,尽管燃了炭盆,但却是最劣等的木炭,一点燃满屋都是烟气,沫儿受不住就叫人撤了。

  十年了,从她被赐一碗堕胎汤药之后被赶至这一处院落,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十年间日复一日地等待,她的心早已冷了,整个人都变得毫无生气。

  如今,她不过是跟那些从古至今的深宫女子一般,在这毫无人情的深宫中一天天的等死罢了!

  昔日的亲人们都不在了,仅剩的亲人又恨她入骨,她又有什么能留恋的。

  外出的落叶回来了,一进门便是带进一阵冷风,沫儿忍不住咳嗽起来,落叶赶忙将门关好,然后取下身上的披风给沫儿倒了杯温茶,轻声道:

  “主子今日可曾喝药?天气冷了,您身子素来不好,还是不要坐出来吹冷风了。”

  “无碍,哪都一样的。对了,你可见到了灵儿?”

  落叶突然就闭口不言了,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沫儿咳嗽一声,说道:

  “你就直言吧!还有什么是我受不住的,是不是她又把东西扔出来了!”

  “不是的,是……是苏贵人昨晚……已经逝去了!”

  沫儿的茶杯落在地上碎成几瓣,茶水沾湿了她的鞋面,沫儿无力地对着落叶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落叶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沫儿的样子,也只好作罢,屈了身子退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沫儿一人了,她将头倚在窗边,橘色的冬日暖阳洒在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光晕,却丝毫没有一丝温暖。

  大太监傅安走进来时,便是看到这样一副光景,心中不由感叹,当年名将之门苏家女,容颜名动京城。只是如今却重病缠身,容颜憔悴一副等死的姿态,已经看不到昔日风采了!

  沫儿微微抬眼看见来人,轻轻坐起身子,面容冷淡地问道:

  “不知今日傅大总管来此,所为何事?”

  尽管风采不再,但声音依旧如莺鸣般婉转动听,傅安心里不由地更叹可惜!但皇命如此,他也不能多说什么,他淡笑着打开明黄的圣旨,高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内部兵部侍郎之女苏灵儿,胆大妄为,竟公然行刺圣驾,实属大不敬,已昨夜射杀于清灵阁,其家人亲眷难辞其咎,同罪之有,既满门抄斩!钦此!”

  沫儿没有反应,只是冷眼看着傅安将圣旨递过,她接下抓在手中,指关节抓的泛白!好一个满门抄斩,他竟连她苏家最后一点血脉都容不下,实在是好啊!

  当初她不顾一切地助他登上帝位,为了他,她背叛了夫家,抛弃了娘家。甚至逼死了自己的姐姐,如今他竟连她苟活的机会都不给她。

  灵儿是她大哥唯一的孩子,将门之女自然是心性傲然,为了复仇年仅十六岁的她进宫侍奉在帝王身畔,最后竟落得万箭穿身而死。

  她好恨,恨那个狠心无情的男人,也恨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为了一个虚情假意之人,抛弃一切,最终只得被赐一杯毒酒的下场。

  沫儿伸手端起白玉酒杯,心中悲哀更甚,想来她这几十年光阴竟是如此不堪回首,她突然怀念起儿时的日子。

  那时父母亲健在,她又是苏家最受宠的孩子,自是万千宠爱于一身,连自家大哥苏家的长子都比不过她去。

  那时她还天真无忧,在母亲怀中撒娇,在兄姐的疼爱中肆意妄为,闯祸闹事!却每次都有兄姐替她担着,让父亲打不得骂不得。

  长大后所嫁之人也是人中才俊,家世浩大。却只因她爱错了人,帮着害了夫家,导致了夫家被灭门,父亲被她气的病倒,至死不愿见她,母亲最后也随着父亲而去。

  她不能怨谁,要怪只能怪自己当初鬼迷了心窍,害了他人,也蹉跎了自己半生岁月。

  心痛难以言明,她不愿再想那些不堪的往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毒酒的毒性猛烈,不过片刻她就腹痛如刀绞。

  她痛的无力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着黑血。她还想着,是不是该谢他给她留了个全尸。

  临死之际,她想到了一个人,她今生的夫君,那个寡言少语从不言笑的男人,明明没有好好看过他的脸,此刻却记得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次情绪。

  他是那么相信她,以至于到最后还是不忍心去怪罪她,只是至死都不愿再见她,他什么都没留给自己,连一丝恨意都不曾,只是不愿见她。

  恐怕此时到了下面也无缘见他一面了,她只是希望他不要再躲着自己,哪怕是一次,她也想对他说句对不起,她欠了他好多好多!

  只愿来世他不要再遇见自己,他应该拥有更好的女子!只是好不甘心,好想补偿他一次。哪怕被百般羞辱,她也想好好待他一世。

  只是,永远不可能了,不可能了……

  史册记载:蜀历元年腊月,苏氏贵妃陨于正德殿东阁落梅园。时年,三十一岁。

  二年,三月,苏家满门抄斩,无一人幸存,一代名将世家就此陨落,令世人惋叹不已!

  腊月寒冬,老天降下第一場大雪,一夜之後大地四處銀裝素裹,一座庄严大气的府邸內,一個婢女打扮的女子正急匆匆地趕回一處院落。

  剛踏進院門,正屋的门帘就被掀開,一個身材微胖的婆子從屋內出來見了女子笑著恭敬道:

  「落叶姑娘回來啦!小姐可是念叨了你一早上了!」

  女子赫然就是苏沫兒身邊伺候的落叶,她見老媽子笑的一臉諂媚並不買賬,而是出聲呵斥道:

  「吳媽媽,都說過你不要站在門口說話了,讓寒氣進屋凍到小姐怎麼辦?」

  吳媽媽被劈頭蓋臉的一頓呵斥說的好沒·臉,臉上又不敢露出不滿,只能笑著稱是趕緊退下了,在背後對著落叶狠狠地呸·了一口,暗罵道:

  「得意什麼,不就剛升了大丫鬟嘛!之前還不照樣是个燒火的丫頭。」

  落叶掀開門簾進到屋內,溫暖的氣息撲面而至,她脫下鬥篷整理清爽了才進到裡屋。

  側臥在床上的人兒聽見動靜,坐起身輕聲問道:

  「是落葉回來了嗎?」

  「小姐,是奴婢,可是驚擾到小姐休息了。」

  「不礙事,睡了那麼久也夠了,交代你的事怎麼樣了?」

  落叶走過去掀起紗帳,一邊掛起一邊答道:

  「都好了,奴婢天剛亮就去找了張绣娘,讓她改了衣服的款式,還是按照之前的樣式做。」

  「那就好,我要帶走的東西你都看仔細些,都記下來懂嗎?」

  「嗯,奴婢省得!」

  苏沫兒從床上坐起,身上只著單薄的中衣,似是感到冷了又縮回被窩中。落葉知道自家主子的脾性,笑道:

  「小姐那麼大的人了,還好賴床,要是讓大小姐聽去,怕是又要笑話小姐了!」

  「你這小妮子,還學會笑話主子了,看我不把你赶回廚房去。」

  「小姐,饒命啊!」

  主仆二人笑闹着,落叶自然是知道自己不会被赶回厨房,也只是陪着笑闹逗乐而已。见苏沫儿不愿意出被窝,落叶只好走出去准备热水,好让自家主子起床了可以洗漱。

  苏沫儿躺在床上却没有睡回去,而是静静地看着床梁想着事情。就在几天前,明明就已经服毒身亡的苏沫儿竟然又活了过来,而且还重生回了十五岁那年冬季。

  面对自己的死而复生还回到过去的时光,苏沫儿也是一时间接受不了,随即又是喜极而泣。

  她原本以为自己犯的错不能再挽回了,没想到老天却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去弥补当初的遗憾和亏欠。

  苏沫儿还记得这一年,她才刚满十五,一切事情的源头就从这一年开始,这一年她遇到了她生命中的克星,三皇子安玄清。当她遇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一切命运的轨迹都开始偏离,最终让她跟她的家族走入万劫不复之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