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闺暖小说完整版,闺暖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闺暖

状态:已更新125.3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2-18 18:11:51

简介:  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侯府小姐。  处境艰难,前路坎坷。  林昭言却表示乐观淡定。  生活嘛,无非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一世,她只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闺阁暖暖无冷意!  可惜,天偏不遂人愿。  有个坑爹的金手指也就算了,为什么连男主的设定都那么悲催?!  她说:执子之手  他说:将子拖走  *********  新书《世…

闺暖免费阅读

闺暖免费阅读第一章 惊心

  正月的盛京,迎来了一场大雪,扬扬洒洒,自昏暗混沌的天宇席卷而至。

  寒意料峭,明明是热闹的时节,盛京城里却反常的缄默无声。

  除了呜咽狂卷的寒风,家家户户门庭紧闭,好似随着这场大雪进入一片死般的静寂。

  无论是公卿伯爵之家,还是升斗百姓之户,白绫皆悬覆门前,偶尔几声悲泣夹着料峭寒意从白墙黛瓦内倾泻而出。

  除夕夜,紫禁城内发了丧钟。

  太子与六公主,薨了。

  太子薨,天下守丧。纵然新年,也无人敢挂出喜庆颜色触皇家的霉头。

  向来守卫森严的深宫里一下子死了两个主子,盛京城里一时间草木皆兵,人人自危。

  位于八灯巷的建安侯府更是一片死寂萧条之景,外大门屋檐下高吊着两个“奠”字的白灯笼,在寒风中飘飘荡荡。

  六公主的生母静妃正是建安侯府的长房嫡出大小姐。

  据说她因悲痛过度,当场昏厥。

  太后不忍,召了建安侯府当家林老太太入宫宽解。

  卯正初,一辆华盖青帏马车从皇城缓缓驶入八灯巷的巷口,须臾,便入了建安侯府的侧门。

  位于建安侯府西侧的荣寿堂瞬时灯火通明。

  一名身穿素青色绣银纹样圆领直身锦袍的中年男子侯在正屋门外迎接,原本肃穆阴暗的脸色在看到院子外出现的白色身影时顿时变得急切起来。

  “母亲?到底如何了?”他疾步上前,眸中的情绪似悲痛又似兴奋。

  他正是建安侯林琨。

  身穿素银织锦滚白狐腋毛大氅的林老太太觑了眼长子,没有答话,由丫鬟翠泠扶着,缓步入了正屋。

  建安候只好暂时敛下心绪,亦步亦趋地跟了进去。

  翠泠帮林老太太解下银鼠皮大氅,露出内里的明紫色宽袖吉祥如意纹对襟褙子,那是匆忙间尚未来得及换下的常服。

  林老太太虽面露疲态,一双眼睛却森冷凌厉,令人胆寒。

  建安候虽心焦气躁,也不免安静垂首,立于一旁。

  屋正中的鎏金异兽纹铜炉燃着银炭,散发出阵阵暖气。

  小丫鬟立刻端来润瓷浮纹茶碗盛着的姜茶递到林老太太嘴边。

  一碗姜汤下肚,暖意从腹部直往四肢百骸流窜,熨帖了林老太太不知是被真相还是寒风冻凉的身子。

  “你们都先出去吧!”林老太太终于缓缓开口。

  丫鬟们答“是”,恭顺地退了出去。

  硕大的堂屋里只剩下建安候母子。

  林老太太在黑檀木堑水波纹的椅子上坐下,手中不停捻动着紫檀佛珠,幽幽道:“太子与三公主素来感情笃深,除夕夜,太子带着六公主避开宫人登高去看城外花灯,谁知雪天路滑,两人不小心皆从高处摔落,等宫婢们听到惨叫声赶来时,已经无救了。”

  建安候的心“咯噔”一跳,六公主如今七岁,太子也不过十二,二人皆是最受圣宠的龙子龙孙,平日里宫婢们看的紧,太后皇后更护得厉害,一点磕磕碰碰都不曾有过,此次怎会如此松懈,又恰巧酿成大错?

  “依儿子看,此事恐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林老太太并未应声,而是反问道:“你可知除了中宫太子,皇上还有哪几位皇子?”

  “端贵妃所出二皇子,玉贵人所出四皇子,敬嫔所出五皇子,宛妃所出七皇子,以及大姐所出的三皇子。”建安候一五一十地回答,同样也在心中暗暗琢磨,太子出事,得益最多的到底是谁?

  中宫周皇后子嗣艰难,三十高龄才冒险产下太子,太子一死,周皇后心念俱灰,必断其脉,再无夺嫡希望。

  “端贵妃贺氏外家势力庞大,自古立嫡立长,大皇子早夭,太子薨了,二皇子的希望便最大,难道是她?”建安候喃喃开口。

  林老太太还未表态,他便自行否决道:“不会,贺氏外家在西北拥兵自重,固封为王,皇上早对其忌惮不满,在朝堂几番警告示意,似要夺其兵权,又岂会立二皇子为储君扩大自己的威胁?端贵妃不是无脑之辈,想必也懂得什么叫物极必反,敛其锋芒,否则也不会让二皇子从小习音律,背诗书。”

  而后又沉吟片刻,缓缓道:“四皇子生母出身卑贱,五皇子六皇子又太过年幼,根本没有争储可能,那只有……”

  说着,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看向林老太太,眸中的错愕和震惊在林老太太平静如波的眸光下显得格格不入。

  林老太太闭上眼睛,不愿去看他的神色,手中的佛珠捻动得越发快了。

  三皇子的生母便是六公主的生母静妃,建安候林琨的嫡姐——林月华。

  “她竟然舍得?”建安候还是不信,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嫡姐林月华从小又是和善绵软的性子,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林老太太还是闭着眼,只觉得这屋子暖气氤氲,但周身一片冰凉蚀骨。

  她想起嫡女毫无悲痛歉疚的面孔,高鼻雪肤,明眸善睐,薄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我用娡儿的命来换取临儿的前程,值!”

  虽然心痛当年那个良善温婉的嫡女变成这样的蛇蝎毒妇,也心痛乖巧温顺的外孙女小小年纪命丧黄泉,但她却不得不承认,月华的牺牲是对的,用六公主的命来换取三皇子和建安侯府的未来的确值!

  在外人看来,身为六公主生母的静妃,不可能会是此事的始作俑者,因为没有谁恶毒到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忍心杀害,更何况月华先前那样疼爱六公主,没有丝毫预兆!就连她这个做母亲的,若不是亲耳听说,也断不会相信。

  但月华就是靠着这份“不可能”,为三皇子为建安侯府争取到了绝佳的利益。

  “舍得,舍得,有舍必有得。这世间种种,要得到一些就必须失去一些。”林老太太终于睁开眼眸,那眸子像是淬了一层毒液,令人发憷。

  建安候如鲠在喉,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

  逝者已矣,追究无益。

  “太子逝,朝堂的党派格局很快就会发生变化,现在是最关键的时期,你在朝堂虽不受官家重视,但也要注意慎行守备,莫要结党营私,叫人抓去了把柄,毁了建安侯府百年基业。”

  林琨虽承袭了建安候的爵位,在朝廷却只捞了个通政司参议的官职。

  不过不受重视也有不受重视的好处,从大燕开国来所有的公侯伯爵,或因擅作威福或因恃宠而骄而被君王削官夺爵,抄家灭族。只有建安侯府百年屹立不倒,这其中与他们为人处世低调谨慎,避其锋芒大有相关。

  如今静妃犯下这等谋逆大事,虽没有证据,难保官家不会疑虑,建安侯府若有一步行差踏错,百年基业就会毁于一旦。

  这是一场博弈啊!

  建安候擦了擦额角滴下的冷汗,恭谨道:“儿子谢母亲教诲。”

  “成国公府那边想必很快便会来打探消息,我就不出面了,你且注意言行,还有,目前尚不可让筠儿知晓此事。”

  筠儿便是建安侯夫人陆氏。

  成国公府与建安侯府世代联姻,林老太太和建安候夫人都是成国公府出身,是姑侄。

  “儿子晓得,母亲且放宽心,万要注意身体,莫要动气,伤了本。”

  林老太太挥挥手,示意建安候退下去,显然是乏了,宫中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她心力交瘁。

  建安候恭顺退下,走到门外时,突听林老太太道:“六公主自小养在太后身边,深得太后喜爱,如今仙逝,太后深感痛心,恐要从各府选个贴心的丫头陪伴左右,就算不能承欢绕膝,这被太后教养过的身价也会大不相同。”

  建安候瞬时明白了林老太太的意思。

  为了个太后伴侍的名额而苦苦相争的建安侯府,一定不会是想要叛谋夺权的逆臣贼子。

  只是,林月华尚能牺牲自己亲女,焉知不会利用外戚侄女?

  进了宫,荣耀是有,未尝是福。

  建安候满腹心思,敛眉离去,屋子里只余下鎏金异兽纹铜炉发出的袅袅暖气和林老太太几不可闻的叹息。

  云破初晓,天渐渐亮起来,好似在黑沉沉的天幕间凿开一道缝,有光亮直直照射进来。

  沁芳阁院内的红梅被风雪吹落,落在白雪皑皑的地上,点缀着单调。

  林昭言睡在内屋榉木造的架子床上,眼睛却半睁着,透过半开的菱格窗牖,看外面风雪悲鸣。

  太子薨了,六公主也薨了,跟梦里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

  有寒风透过窗牖吹进来,她露在锦被外的手臂便泛起一阵鸡皮疙瘩,却也不知是寒意还是后怕。

  如果梦里的事情属实,那害死太子跟六公主的……

  林昭言越想越觉得胆寒,从心底透出的凉意沁透骨血。

  内屋的帘子一挑,丫鬟们端着铜盆、巾帕、衣物等鱼贯而入。

  一名身穿缟色绣银白玉兰花素色小袄,头戴素白绢花,眉清目秀的丫鬟缓步走到架子床前,轻声道:“姑娘,卯时三刻了,该起床了。”

  这是她的大丫鬟曼双。

  林昭言敛下思绪,由曼双服侍着下了床,嘴里不忘问道:“祖母可曾回来了?”

  曼双接过侍立丫鬟手中的白瓷雕花绘莲叶纹杯子,递给林昭言,回道:“今儿个卯正初回的,想必是乏了,已经吩咐各房姑娘不用去请安了。”

  是寒冬,杯中的蜂蜜糖水有些凉了,冲到肚子里温温凉凉,如同那个梦,令人反胃。

  如果梦境是真的,那么身为静妃生母的林老太太,一定是知道了太子和六公主死亡的真相。

  回想林老太太这么多年来为了家族利益而牺牲掉的孙子孙女的婚姻未来,她就知道六公主的事情林老太太一定会彻底烂在肚子里。

  曼双将素帕放在温水里浸湿,又绞干了替昭言细细擦脸,嘴里道:“宫里出了大事儿,五姑娘那厢却好全了,林妈妈说夫人让您请安前先去青杏阁陪着不是,那书也就不必抄了。”

  林昭言轻轻颔首。

  五姑娘林若言,一月前去董丞相府赴宴,却不慎跌落荷花池中,天寒地冻,虽及时救了上来,却也着实大病了一场。

  其实早在林若言出发前,她就隐约不安,直觉有祸事发生。

  她劝林若言不要出门,说她恐会有灾祸,却被她骂乌鸦嘴,还被林三太太教育要“若行寡言、慎备自守”,罚她抄了五十遍《女戒》。

  穿越八年,这样的事情已经不在少数,好像是从她有一次落入荷花池被救起后,她或是做梦,或是观相,便能预知未来发生的事情。

  有时只是囫囵个大概,有时却能像此次太子被谋杀一样,将事情的始末前尾了解个透彻。

  前世今生她都从未学过《周易》之术,对于突然拥有这样未卜先知的能力,她除了震惊,更多的则是隐瞒。

  反常即妖,这事若被他人知晓,难保不会招来祸事。

  善意的提醒,已是她所能及的最大帮助。

  曼双挑了件月白色绣折枝玉兰花交领小袄给林昭言穿上,下着一条素白绫云细折儿长裙,外罩一件淡黄绣百柳细丝兔毛滚边比甲,边细细替她扣上金丝盘扣,边道:“天家的主子们薨了,这守丧大约要三个月,幸好姑娘的衣衫都是素色,也不用额外去做几件。”

  曼双盘好衣扣,伸手替林昭言拂了拂衣褶儿,见她没什么表情,又笑着道:“姑娘穿素色其实很好看。”

  林昭言扯了扯唇角,她知道曼双不过是宽慰之词罢了。

  她这原主的长相清丽素雅,穿素色虽不怪异,却会显得整个人更清汤寡水,没有什么存在感。可无奈五姑娘林若言偏爱艳色,赤橙黄绿蓝靛紫,每一种花色都能将她娇艳的小脸衬得更加光彩照人。林三太太也乐得心爱幺女打扮的光鲜亮丽,府中每季按例发放布匹,林三太太总是先仅着五姑娘挑,轮到她的时候,便只剩下些素淡的颜色了。

  都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林三太太的偏心,让她有时候都怀疑这原主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

  林昭言坐到梨花木雕缠枝莲花梳妆台前,被打磨的光滑的铜镜内照出一张白嫩小脸。

  十二三岁的年纪,弯弯的柳眉,碧波湖水般的眼眸,皮肤白皙,唇红齿白,看着恬淡温和,眸中却藏着冷意。

  回想到八年前刚穿到这位年仅五岁的侯府三房嫡长女身上的时候,是深冬,原主生了重病,足足一个月,除了治病的大夫外就没有一个人来看她。

  那个时候她就明白自己今后的路任重道远,后来不是没有努力过,可所有的努力都在了解建安侯府背后的龌龊时化为乌有。

  再宠爱又如何?就如同六公主,当与家族利益沾边的时候,还是会毫不留情地把你推出去,让你跌落深渊,万劫不复。

  她林昭言虽不是冷血无情之辈,但也绝不会傻到在没心没肺的人身上白费力气。

  这时候,石青夹棉竹帘一挑,也是一身素白装扮的曼华进了屋,“姑娘,时辰到了,七姑娘在堂屋等着您一道儿去给夫人请安。

  ☆★☆★☆★

  开新书啦!!!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不受宠千金的闺阁记事,主张温馨哦!男主的话,简介里讲的很清楚啦么么哒!

  新书宝宝上传,需要大家的支持才能快快长大哦!各种求收藏点击推荐么么哒!

  请点击加入书架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