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求逍遥王师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网络小说逍遥王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赵煦,主要讲述了:次日。  赵熙来到旧寝殿,不过,此时旧寝殿已经被他改造成了酒坊。  这次来,他是为了巡视一下蒸馏酒的产量。  一进酒坊,酒香扑面而来。  “殿下,王府现在就剩两千多个酒坛子了,只够用到明天。”…

求逍遥王师小说免费资源

《逍遥王师》免费试读 第二十七章情报

  次日。

  赵熙来到旧寝殿,不过,此时旧寝殿已经被他改造成了酒坊。

  这次来,他是为了巡视一下蒸馏酒的产量。

  一进酒坊,酒香扑面而来。

  “殿下,王府现在就剩两千多个酒坛子了,只够用到明天。”

  见赵熙来了,周毅急匆匆找到赵熙,“除此之外,绿蚁酒也很紧张,炉灶用的煤饼也……”

  一连串的问题迎面而来,赵熙不禁皱了皱眉头。

  眼睛转了转,他道:“你去把董家,杨家和吕家的人叫来。”

  周毅应声而去。

  不多时,董安,杨贺,吕昌三人过来了。

  董安和杨贺犹然一副书生打扮,而吕昌则一身戎衣,精神昂扬。

  “吕兄自从去了郡兵,格外威武了。”董安调笑。

  杨贺点头,一脸羡慕。

  吕昌向赵熙拱手,“全仰仗殿下提携。”

  这几日,赵熙从常威处听说了,吕昌挺能打的。

  进了郡兵后,很快成了他的帮手。

  赵熙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游弋。

  现在这三家算是王府的准盟友了。

  在燕城,现在王府一家独大。

  而在乡间则需要他们掣肘张家。

  所以,这次他找三家过来,是为了把供应链上这三个生意交给三家。

  一来可以巩固和三家的关系,改变燕郡的平衡。

  二来是给其他豪族看的,让他们明白跟着王府才有肉吃。

  “此次让你们过来,乃是有好事给你们。”

  相互寒暄,又相互吹捧了一会儿,赵熙说起正题。

  董安,杨贺和吕昌闻言,顿时竖起了耳朵。

  自燕王病愈,先是有制冰之术,如今又有绝世美酒。

  在他们心里,对燕王是着实敬佩。

  最重要的是,建立亲军,躲过刺杀,收了燕郡郡兵。

  王府在燕城内已立于不败之地。

  和这样的王府合作,他们加上王府的力量依然不必再惧怕张家了。

  “王府新产的酒,你们是知道的,如今产量上来了,但绿蚁酒,煤饼和酒坛却是不足,本王想把这三个生意交给你们,由你们专门向王府供货,如何?”赵熙缓缓说道。

  三人闻言,顿时大喜。

  董安急道:“殿下,这绿蚁酒就交给我们董家吧,先前,我们董家也有个酒坊,不过后来被张家打压,就停了,如今正可以复工。”

  杨贺顿时不乐意了,“董兄,你这就不地道了,这三样中,绿蚁酒最赚钱,你偏偏拿去了。”

  “那你家有酒坊吗,你家会酿酒吗?”董安不相让,出言讥讽。

  “你……殿下,您不能偏心啊。”杨贺干脆向赵熙哭诉。

  吕昌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他猴精着呢,燕王把他安排到郡兵,已经是对他吕家的恩赐了。

  其他的,他不奢求了。

  赵熙很乐意见到三家各怀心意。

  没有一个王者愿意见下面铁板一块。

  只需他们对自己忠诚,各自见的乱斗反而是乐于见到的。

  挥了挥手,他道:“既然董家有酒坊,这绿蚁酒就交给董家吧,酒坛的生意给你了,煤饼的生意交给吕家了。”

  “谢殿下。”董安大喜,得意地向杨贺扬了扬头。

  吕昌自是没有意见,点了点头,只有杨贺闷闷不乐。

  赵熙继续说道,“今后王府的生意还很多,会给你们杨家找补回来的。”

  杨贺听了,顿时喜上眉梢,三人俱都满意了。

  又谈了些供货的日期等,三家合家欢喜,纷纷着手筹办此事。

  消息传出,在豪族又掀起一阵波澜。

  燕城外一处农庄别院里,三五个豪族家主聚在一起豪饮。

  酒过三巡,一人道:“近日听说董家,杨家,吕家又接了王府的生意,真是令人羡煞。”

  “是呀,先前接了王府亲军的军服已是赚钱的营生,听说后面这三个丝毫不让。”

  “哎,你说我们跟着张家同王府作对是不是错了,张家得势时,也没这样给过我们好处啊,什么赚钱的生意都他们自己揽着了。”

  “可不是,以前张家势大,我们畏惧威势,只能屈服,如今燕王眼见坐稳了燕郡,再如此,怕是不智了。”又一人说道。

  “还有,这张家如今同王府势同水火,若说将来被燕王所灭,我等也要跟着受累,不若此时秘密潜人拜访燕王,送上些礼物,两头下注。”

  “是了,是了,等回去我们便这么办。”

  众人商定此事,继续饮酒作乐。

  张家。

  燕王府和董杨吕三家的往来,让张谦张康兄弟如鲠在喉。

  “早知今日,燕王病愈当日,便应该下决心将其打杀在王府,何止今日让你做大。”张谦重重将茶盏摔在桌上。

  张康一直对兄长贪财致使燕王坐稳燕郡之事心怀不满。

  加之拓跋鸿令他掌控燕郡,除掉燕王的命令,他更暗恨不已。

  如今之势,灭掉燕王府岂是那么容易的。

  “都怪兄长贪财误事,否则燕王府怎能翻身。”恼恨之余,张康脱口而出。

  张谦乃是张家长子,自小对张康便十分轻蔑。

  在大颂,庶子地位卑贱,上不得台面。

  若不是张康命好,娶了袁家女,他根本不配与自己同桌而坐。

  见张康对自己如此无礼,竟敢训斥自己,他这些年积累的怨气瞬间爆发,怒道:“混账,凭你也敢斥责我,跪下。”

  张康眼中狠厉一闪而过。

  他从未忘记自己小时候在张家受到的欺凌,吃过的苦。

  对张谦,他并无兄弟之情。

  奈何,他虽为燕郡郡守,又是袁家女婿,但手中却无一兵一卒,只能依仗张家的势力。

  面对张谦诘难,他只得不甘愿地跪在张谦面前,他道:“兄长,愚弟不过恼恨燕王府而已。”

  张谦怒气未消,并不听他辩白,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张家家主是我,你想取而代之,简直做梦。”

  “兄长何出此言,皇天在上,愚弟曾未有此心思。”张康口内叫屈,心中则愤愤不平。

  心道让如此愚蠢之人执掌张家,张家没落也只是时间问题。

  “最好没有。”张谦一摔衣袖,背过身斥道:“滚出去。”

  张康起身,却并未离去,刚才示弱,不过麻痹张谦而已。

  张谦疑惑回头,却见张康不知何时手持一把匕首。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觉胸口一阵剧痛。

  低头看时,匕首刺进了他的胸口。

  “你…你……”张谦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兄长,不要怪我,你太无能了,只有我才配做张家家主,否则燕王府早已飞灰湮灭。”张康面色狰狞,匕首转了一圈,张谦登时软软倒下。

  侍候在一旁的管家张跃没有任何反应。

  而是躬身道:“郡守在燕郡豪族中名望无两,早该成为张家之主。”

  张康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微微点头,“把尸体处理了,就说家主暴毙,今日之后,张家一应大小事务,俱都由我处置。”

  “是,郡守大人。”管家转身离去。

  瞥了眼张谦的尸体,张康望向燕王府方向。

  他此时杀张谦一是为私人仇怨,二则是拓跋鸿之命,三则是为了保住张家。

  因为只有张家在,他才有能力去完成拓跋鸿交给的他的任务。

  而张谦为人贪财冲动,说不得又会做出愚蠢的行为。

  若是以前燕王疯傻时,无论做什么倒是无所谓。

  但如今,燕王病愈后一应行动都显得其不简单,加上王府实力大增,再惹燕王府只会让燕王警惕张家。

  且北狄骑兵至少得两个月才能来,所以他得保证这两个月张家安全无虞。

  张谦一死,他把对燕王府的迫害全部算到张谦头上,假意和王府和缓关系,迷惑王府,便能多拖延些时日。

  而他需要的恰恰是这点时日,即便王府不相信他也无妨。

  待北狄大军至,他便赢了。

小说《逍遥王师》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