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倾城皇后深宫劫小说完整版,倾城皇后深宫劫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倾城皇后深宫劫

状态:已更新29.9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10-09 14:23:31

简介:  从养尊处优的相府千金沧落为皇宫中最低贱的浣衣司宫女,皇宫一直是她讨厌想逃离的地方,她只想远离权力的纷争与心爱之人双栖双宿。可造物弄人,皇宫是她一生的劫数,想逃都逃不掉。先后两次成为皇后,面对爱人的欺骗与背叛,姐姐的争庞与陷害,她忘了,身居后位,越是在高处越是没有回头路………

倾城皇后深宫劫免费阅读

倾城皇后深宫劫免费阅读第01章 初次相见

  城西,丞相府。

  上元节。

  相府内张灯结彩,家仆们来来回回忙碌着,在长廊上穿梭不停。长廊曲折迂回,五步一亭十步一廊,整个长廊是用白玉柱雕刻而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刺目,彰显着奢侈与辉煌。大红灯笼高高挂满各处楼阁、亭台、殿檐及长廊两侧,喜气洋洋。

  虽然已立春,依然有点寒冷。我紧了紧身上的裘袄,推开芙蓉阁的门。

  绿芙去了约半个时辰了,还不见踪影。这丫头,真给我惯坏了。

  我百般无聊地抚弄着手上的紫玉簪,那是昨天行及笄礼,爹爹送我的礼物。据说这块紫玉为盛产美玉的邻国晋国进贡,孝哲皇太后恩赐给爹爹的。爹爹找了京城最著名的玉工无剑师傅及其二十位手艺精湛的弟子精心雕琢而成。

  爹没有忘记娘。娘最喜欢紫玉了。

  我对这份礼物十分重视,天天带在身上。不是因为它的贵气,只因娘喜欢。

  爹爹送给我时,我分明看到楚乔妒忌的目光,夫人眼里淡淡的怒意,但随即隐去。

  自从娘死后,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隐让,这一次例外。

  我知道楚乔很想得到这支簪子。我偏不给。

  她得到的东西太多了。爹的爱,她娘的爱,相府上上下下的庞爱。只因她的亲娘是丞相夫人,我娘只是个侍妾。

  所幸的是,是个得宠的侍妾。

  娘死后,夫人对我恨之入骨,她不让我的日子好过。当然,这都是暗地里的,表面上,她端庄贤淑,对我视如己出,骗过所有人的眼睛,包括爹。

  夫人是个精明的女人,楚乔可比不起她娘。

  “二小姐,二小姐,”绿芙气喘吁吁的边叫边向芙蓉阁小跑过来,“老爷与夫人刚进宫去了。”

  我缓缓收回思绪,禁止她道:“这么大声嚷嚷,是想全府人都知道吗?”

  绿芙吓得吐了吐舌头。

  这次我们打算偷溜出府去赏灯,等爹与夫人前脚进宫参加宫宴,我们后脚就溜出去。据说这次上元节的花灯会由官方与民间共同举办,这是官方首次与民同乐,热闹程度可想而知。原因之一是洛昭仪几天前为当今皇帝燕文帝生了第一个皇子,文帝大赦天下,举国同庆一个月;二是文静皇后传出喜讯,已孕育龙种月余。

  母凭子贵,洛昭仪一跃妃位,被晋封为贵妃,位居四妃之首。

  当然,我就是偷溜出去,俯里也没有人会管我。门卫们素知道我的小秘密,总为我开方便之门。

  况且,我又不是第一次溜出去玩,芙蓉阁离正堂又偏远。

  但我不能让夫人抓到训诉的机会。

  芙蓉阁是当年娘住的。相府内除了爹住的斜阳轩、夫人住的明月楼外,其余各处都是以花命名。芙蓉阁偏离正堂,远离明月楼。环境别致,清静,悠远,可以避去相府内的事事非非。如今娘不在了,我执意留下来,因为这里还留着娘的气味。我依然感受到娘对我浓浓的溺爱。

  绿芙将藏在箱笼最底层的衣裳轻轻抖开,伸手抚了抚皱折,又不时的打量我一下。

  “看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绿芙不好意思笑笑,“二小姐虽是女流,女扮男装起来一点不比俊俏的小伙子逊色。”

  “还带了个调皮可爱的小书童!”我打趣她。我们常常女扮男装偷溜出去玩耍。这次出去人多杂乱,更要扮成男儿身。

  “上次出去将那身男装弄脏了,还有个破洞,不能再穿了。我只好买了这套新的收藏着。说真的,上次那套短打装扮并不适合身材娇小的二小姐,二小姐非要穿上要显得强壮些。这套就好,穿起来更像一个年少的翩翩风流贵公子。”绿芙断断续续地嘟哝着,“只是二小姐生得天香国色,粉面桃花,回眸一笑更是百媚生的,哪次不招蜂引蝶的?”她顿了顿,似是叹了口气,继续唠叼:“二小姐,如今行及竿礼了,不要老往外跑了,要象大小姐一样,有个相府千金的样儿。”

  “你这丫头,越来越伶牙俐齿了。只会教训我,见了爹爹,就象见了阎王似的。”我故作生气的白她一眼。

  绿芙最怕的就是我偷溜出府,她怕被严肃尊贵的丞相大人知道后要秧及鱼池,小命不保。

  这个不仗义的丫头,有几次出去还不是她提议的?每次不是盛情雀雀的?

  不过,绿芙说的也有实情。府上的下人都觉得我是个贪玩的小姑娘,都和我瞎混。楚乔才更象是身娇玉贵的相府之金,人人对她都唯唯诺诺的。

  也因此,她恃庞而骄,养成了动不动就要打骂下人的恶习。

  而且,每次走在大街上,街头路过的姑娘,总不时含羞的看向我们,似说还休的含情脉脉的神情,让我真的无所适从。

  “绿芙,这次我一个人出去。”我笑意盈盈。

  绿芙万分紧张,急急的说:“不行,不行,二小姐不能丢下绿芙,二小姐去到那里,绿芙就侍候到那里。”从小到大,绿芙真的从未离开过我。

  “你不怕老爷揭你的皮?”我依然微笑。

  “只要跟着二小姐,绿芙什么都不怕。”她轻松一笑,“绿芙从小跟着二小姐,何时受过半点委屈?”

  言下之意,我不会见死不够。绿芙,在这相府中,是我最贴心的人。

  “好了好了,快点准备,”我收敛笑意,催促她,“我们要赶在夫人回府前回来。”

  我却不知道,这次偷溜出去,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们出了相府时已华灯初上。满眼的花灯,象挂在天空中的星星,照亮整个夜幕拉下的苍穹,宛如白昼。很快,屹立于长街尽头的丞相府便被我们抛在身后。回首望去,气魄雄伟的相府高耸入云,殿宇连绵百里,金雕玉砌,错落有致。

  京城的街上人山人海,一派繁华,热闹非凡。花灯繁多,叠成山林状的“灯山”随处可见。广阔无垠的广场上成千上成万的民众在辉煌的灯光下踏舞。他(她)身上沐浴着古朴绚丽的光辉,幸福地边歌边舞,脸上洋溢着闲恬满足的表情。

  正是“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

  燕文帝登基十年来以仁治天下,知人善用,国富民安。多年来未发生战争,四海安定,歌舞升平。如今洛贵妃诞下龙子,锦上添花。

  安逸富足的人们三两个聚在一起,喜滋滋谈论着这个非比寻常的节气。人们纷纷讨论着福泽深厚的洛贵妃,猜测着文静皇后诞下的是皇子还是公主,若是诞下皇子,立谁为储君云云。

  幸好在民间,若是在皇宫中如此大胆妄议,可是要诛九族的。

  民众的妄议不是空穴来风。据传,洛贵妃虽出身微寒,是从五品翰林院侍读学士洛阳之女,却深得燕文帝宠爱,被燕文帝引为知己,两人惜惜相知,形影不离。洛贵妃当日在选秀中脱颖而出,被燕文帝一眼相中,就地受封为美人,被宠幸后晋封为充容,不久又被晋封为昭仪。燕文帝一直庞爱洛贵妃,对文静皇后长孙氏却很冷淡。要不是文静皇后身份显赫,贵为孝哲皇太后爱女安羽公主之女,恐怕早就被废于云乐宫。

  我与绿芙在街上流连,边走边欣赏各式各样的花灯。随处可见身穿侍卫服的皇家禁军,他们被派来维持秩序。

  赏了会儿灯,我兴致勃勃拉着绿芙走进不远处的一家酒家。

  只见酒家的大门两边镶着一幅对联:“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来匆匆,去匆匆,饮酒几杯各东西。”横扁:醉仙楼。

  醉仙楼不算京城最有名的酒家,但有其别致的飘逸洒脱风味,许多文人雅士,甚至达官贵人,都喜欢来这儿用膳。

  今天的客人特别多。酒倌招呼我们在临窗的一个僻静处坐下。这里可以看到街上的所有景致,可以边吃边赏灯。

  “我们干脆就在这赏花灯算了,在这居高临下看着,不用被人挤得七歪八倒,多舒畅!”我笑着对绿芙道。

  绿芙道:“赞同。”这丫头,满嘴吃得啧啧的,举起双手赞同。

  抬眸,笑看着满嘴是油的绿芙。感觉面前有一道目光,在盯着我,审视着我。猛地瞧过去,那人竟对我笑了下,再笑一下。

  心头一震,周大人。这个周大人,是个保守老夫子,爹爹的世交。

  若被他认出我来……

  不容分说,我拉起绿芙就走。绿芙反应不过来,嘴里啃着菜,手里还拿着筷子。

  酒保见我们要走,赶紧上来阻拦:“公子,公子,先付钱再走。”

  酒家里突然安静下来,所有的客人齐刷刷看向我们。客人们不明白衣着光鲜的公子哥为什么要吃霸王餐。

  有的客人看到我和绿芙手拉着手,不怀好意的轻佻地笑起来。

  绿芙赶紧付钱。我有点窘迫,见周大人笑得没心没肺的笑着,不由低头快步向前走。

  听见“哎哟”一声,几乎撞到一个人身上。

  我立刻止步抬起头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公子,面容俊俏,眉清目秀;身材挺拔,风姿隽秀;嘴角微微向上翘,漾起浅浅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被人撞了依然保持着风度的笑容,真有亲和力。

  “兄台。”他微笑用手指了指脚下。

  我微征,忙伸手提起及地的长丝袍。原来我的一只脚狠狠地踩着他了。

  同时,一只尖尖的绣花鞋展现在他的眼前。他愣了愣,错愕的看了看我,眼里的笑意慢慢加深。

  聪明如他,或许已识破我的女儿身。

  “抱歉,小弟鲁莽。”我赶紧向后退了两步,用手作揖,粗着嗓子道。

  他的笑意更浓了,摆摆手:“不必拘礼。”目不转睛的打量我。

  这么近距离面对一个陌生男子,我还是第一次,窘得满脸通红。

  “告辞。”我被他看得更窘,拉了绿芙快步走出醉仙楼。

  我若是回头,定然发现少年公子若有所思的望着我离去的娇小身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