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小说txt百度云资源,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完整版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是以卫子染尉迟寒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可即使这样云妈妈也是吃了又吐,房间里难免有些脏污。卫子染却豪不在乎,径直走到了云妈妈的身边。作为一个行医者,断没有嫌弃病人的道理。云妈妈还在干呕着,卫子染顺了顺她的背,给她倒了一杯水,这才伸手把上云妈……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小说txt百度云资源,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完整版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免费试读第6章 卫子烟没死

可即使这样云妈妈也是吃了又吐,房间里难免有些脏污。

卫子染却豪不在乎,径直走到了云妈妈的身边。

作为一个行医者,断没有嫌弃病人的道理。

云妈妈还在干呕着,卫子染顺了顺她的背,给她倒了一杯水,这才伸手把上云妈妈的脉。

同时柔声问道:“云妈妈,除了厌食有没一些别的症状吗?比如头疼什么的。”

可能是卫子染的声音过于柔和,匀妈妈不自觉的便回答了他的话:“是常会有些憋闷,偶尔还有些心口疼,姑娘,你看我这病是什么情况?是不是没什么日子了?”

“云妈妈瞎说什么呢!您身体康健,只是脾胃不调。我既揭了榜,就是来救你的,”卫子染小心安抚着病人的情绪。

半响,卫子染松了手,皱了皱眉,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副听诊器。

当然,在外人看来,卫子染不过将手伸进袖口拿出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

卫子染谨慎的很,空间的存在,还是无人知晓较好。

毕竟,人的贪,你永远都无法估计。

看着那怪异的东西贴在有妈妈的心口,众人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却无人敢打扰。

良久,卫子染放下了听诊器,又对着云妈妈的痰盂罐看了一眼,这才招手叫过一旁的管家:“云妈妈最近夜晚是不是经常失眠?”

管家听着这话,眼神瞬间亮了,连忙点头。

卫子染眉皱的更深了,肯定了自己的推测:“这不是厌食症,是心脑血管高血压引发的厌食状态。”

“心脑血管高血压,这是什么?”这现代术语,听得管家一脸迷茫。

“就是,就……”卫子染结巴了半响,一时不知该怎么和这群古人解释,解释不来,干脆不说了。

她干脆改了口:“总之,云妈妈的病处于一个非常严重的阶段,甚至已经压迫了脑神经,这才导致了厌食。”

卫子染抚着下巴沉吟着:“这种病,要想治疗,只能进行开颅手术了!”

“什么!”一声惊叫瞬间传入卫子染的耳膜。

卫子烟也就是在这时走了进来,她刚过来就听到卫子染说“开颅”两个字。

卫子烟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卫子染这蠢货还真是自己往身上撞。开颅!真是疯了不成,这下就算不用自己出手卫子染也得滚出去。

“子烟,你怎么在这儿。”卫

子染被那声尖叫叫得耳朵嗡嗡的疼,她顺着声音望去,瞬间惊住了,卫子烟不是死了吗?!

“我嫁人了,相公和我情深意长,我才在这里”

说到这里,卫子烟停了一下,她诡地看向卫子染:“姐姐你很意外吗?”

卫子烟又接着说道:“姐,我知道你讨厌别人看不起你,可你就算给猪接过骨,也不能开这样的玩笑,拿云妈妈开刀。”

卫子染被她几声姐给叫出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卫子烟以前可没这么礼貌,什么时候用这个词称呼过她?

还有这番绿茶发言,属实把卫子染给震惊了。

三观都给碎成了渣渣,她突然觉得她妹妹可能是旷世难言的一朵奇葩。

其实要说她对卫子烟有多深的情谊,倒也不见得,可卫府被灭后,卫子烟是她在这个时代唯一的人。

所以才想来城里找她救她,可她竟然不声不响的嫁人了!

卫子染呵呵干笑了两声,她这个庶妹还真是格外地有本事!

卫子烟见卫子染不为所动,转向了管家,换了一副很是焦急:“管家大叔,你快劝劝姐姐,这种事情人命关天的事,当真开不得玩笑。”

这话都不用卫子烟说,早在听到“开颅”两个字的时候,管家简直想让侍卫把人给打包轰出去。

但碍于卫子染的面子,这才没动。

就连刚刚一度对卫子染很有好感的云妈妈也憋不住说道:“卫姑娘,将人的脑子打开来治病,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说着这话时,云妈妈的身子竟难得起来些许:“卫姑娘,不要拿老身来开玩笑。”

说完就疯狂咳嗽了起来。

话说来,在这个时代人的眼里:“开颅”何止是天方夜谭,简直是疯子行径,就连曹当年都因这事而杀了华佗。

让他们接受属实困难。

管家心里绝望极了。

这该怎么和王爷交代。居然招了个疯子入府!

管家强自按耐下心,给侍卫们递了个眼神。

看着周围的人想上来抓自己,卫子染只冷眉撇了一眼,语音铿锵有力:“今天我卫子染若是出了这个门,我敢保证这里再无人能救云妈妈。”

卫子烟像是气愤极了,大吼的声音中还带着哭腔:“子染,别闹了!你是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即使你心有不甘,嫉妒我找了个好相公,也不能这样!”

卫子染耳朵,一天被吓两次。也是没谁了。卫子烟上辈子是尖叫鸡转世吗!

“吱呀”一声,房门再次打开,那传闻中的尉迟寒迈步走了进来。

他冷冷的扔下一句:“吵闹什么!”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卫子染抓衣服的手松了,神色中俱是惊异,她怎么也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个登徒子!

看着众人齐声给他行礼,两人这才都后知后觉,这位就是当朝凌王!

但两人心态完全不同,卫子烟幸福的的快要晕过去,心里对卫子染的敌意更加浓烈。

但卫子烟,却是冷眼相对,看着两人。

这两人搞到一起,也算是臭味相投。

卫子烟看着尉迟寒,缓缓上前挽上了尉迟寒的胳膊,王爷的眼睛没能好全,如今看什么都是模糊。

为此,卫子烟极力在尉迟寒面前给自己争取一个好印象。

在挽上尉迟寒的瞬间,她还不忘朝卫子染抛去一个得意的笑。

却不料尉迟寒一把甩开了她,问出了一句令她震惊的话:“你是谁?抓着本王做甚!”

卫子烟惊了,此刻的她的眼泪就像是水闸头,说来就来:“王爷,我是子烟,您这么快就忘了我吗?”

原来是他,尉迟寒脑海中浮现了那几日的种种。

小说《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