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求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小说免费资源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是以卫子染尉迟寒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卫子染摇了摇脑袋。心里对这丫头有些许同情。采儿那姑娘向来有些蛮横。这两日有她看着也不少欺负小燕。卫子染并不是凌王府的什么人,那丫鬟倒也不把她看进眼里。偶尔说两句便是,卫子染也不可能真去把那丫鬟怎么着!……

求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小说免费资源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免费试读第9章 下毒

卫子染摇了摇脑袋。心里对这丫头有些许同情。

采儿那姑娘向来有些蛮横。这两日有她看着也不少欺负小燕。

卫子染并不是凌王府的什么人,那丫鬟倒也不把她看进眼里。

偶尔说两句便是,卫子染也不可能真去把那丫鬟怎么着!也没那个权利。

她对着小燕安慰了几句,拿出一方绣帕给人擦了擦泪。

然后卫子染将人抱在怀里哄了哄:“好了,别哭了,苦瓜脸就不漂亮了,回去我教训他几句。小燕,你帮我去添些柴火吧!”

小燕抹了抹眼泪,跑到外间去捡拾柴火。

卫子染掀开药盖,从空间里拿了几味药连同下人送来的那些一并加入了锅中。慢慢等着药熬发。

时间很是漫长,卫子染从坐着直接变成了支着头,身子也七扭八歪。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想到了小燕说的话。

采儿平日里却有蛮横,干活更是能偷懒就偷懒,怎会把小燕一个人赶出来,自己包了所有事情。

平日里当是巴不得全部扔给小燕去做干才好。

卫子染觉得很是不对。她顾不上熬粥,急匆匆的回去了。

屋门紧闭,卫子染干脆一脚踹了开来。带血的纱布落的满地都是。

云妈妈躺着,人还在昏迷着,头上的纱布,却被人尽数扯了下来。

采儿拿着一个药瓶,靠近云妈妈,正欲将瓶子里的药粉撒在云妈妈的脑后。

她的手还在由自发抖着,却格外坚定,被卫子染踹门的动静吓到,一把摔在了地上。

看样子这种缺德事是第一次做!

卫子染顾不得地上的采儿,着急忙慌的赶到云妈妈的身边,仔细看了看云妈妈的伤口。

因为纱布粗暴的拆封,伤口有些开裂,到是还没出什么大事,卫子染松了口气。

她从空间中拿出了纱布,碘酒。仔仔细细地给云妈妈处理了伤口,重新绑好纱布。

随后她捡起地上的药瓶。凑过去闻味道,其中居然含有三棱、莪术、沉香、木香等破血的药材,云妈妈刚做了手术,此刻沾染这些,不下于砒霜!

卫子染看上地上的采儿,声音冷冻如冰,再没有了平日的好脾气:“你想干什么?谁指使你干的?”

当真可怜了云妈妈,这样的年纪,还要遭这种罪。

旁日怎么没发现她有这样的坏心思?

采儿自被发现就在不断告饶,此刻直接跪到了地上,手紧紧地抓着卫子染的衣摆:“姑娘,原谅采儿,采儿一时鬼迷心窍,这事千万不能告诉王爷呀!”

卫子染看着采儿一脸的眼泪,毫不动容。

原谅她?今日若云妈妈出了事情谁又来救她一命!

卫子染不为所动,话音冷着,听得采儿心里越发的恐慌:“平日里你小打小闹也罢,怎能生出这些害人的心思,我管不了你,这事还是请王爷前来定夺吧!”

云妈妈身边只有两个伺候的人,一个起了这等心思,另一个还在厨房内。

卫子染瞥了瞥眉,怕她再有害人的心思,直接拖着采儿出了房门。

凌王府家大业大,一路上到处都是往来的小厮,卫子染招招手随便叫住一个:“还请告知王爷,子染有关于妈妈的要事禀报,请王爷速速到云妈妈的小院。”

那小厮被卫子染一声“给叫得诚惶诚恐的,又是云妈妈的事,他丝毫不敢耽搁。飞奔着跑去相告。

交代完,卫子染就又拖着采儿回了云妈妈的房间,这种时候,云妈妈绝对不能出事!

一路上采儿涕泪横下,连连讨饶,卫子染不出一言,一句也不予理会。

王府下人的速率很快,卫子染不过刚回到房间,尉迟寒便领着侍卫冲了进来。

尉迟寒的话音很是焦急:“卫姑娘,云妈妈这是怎么了?”

卫子染坐在身边,沉着脸,听着凌王的问话,用下巴指了指桌子旁的采儿:“王爷,你府上人的手还真是不干净的很,直接将手伸到了你的奶娘头上。”

“沉香,三棱、莪术、木香,用这些破血的药材,一旦出了事情,旁人只当我治疗不利,让云妈妈失血而亡!真还是神不知鬼不觉,手段高明的很。”

卫子染心里不爽,说话也憋不住带了些嘲讽:“费这么大的心思对付我,还真是看得起我!也是,谁让我立了军令状呢,王爷这府上还真是能人异士辈出。”

尉迟寒为在乎卫子染的不敬,他的脸色很是难看,直接对着身后的侍卫吩咐:“将人给我抓起来,送进暗房,严刑拷打。定要将今日的事都弄清楚了。”

“遵命。”侍卫应声直接抓向采儿。

随后尉迟寒坐在了云妈妈的身边,眼神一刻也不离云妈妈的脸,他低声向着卫子染询问:“云妈妈此刻可又大碍?”

卫子染刚刚朝人撒火,自觉不当,此刻也平静了下来,她软了语气:“放心,来的正好,那丫鬟没来得及把药撒上去,没出什么大事儿。”

话刚说完,采儿狠狠的挣扎开了侍卫的手,拿出了一个粉包。都没来不及打开,直接连带纸皮塞进了嘴里。

瞬间两眼发白,口吐白沫。

不到片刻便瘫软在了地上。

这等变故,惊的侍卫一时都没敢上前。

凌王暗房刑罚居多,进去了,断没有活着出来的道理。

与其倍受折磨,倒不如死的痛快。

这画面惊到了所有人。卫子染脸色吓得隐隐发白。她见不得这样的场面。

凌王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他像是见多了这种场面,直接吩咐人将采儿的尸体给拖了下去。

凌王皱着眉,看着云妈妈,有些后怕。云妈妈险些就离开了自己。

可惜,采儿自杀,这次的线索断了!否则他定要背后那人不得好死。

尉迟寒吩咐身边的暗卫首领:“这些时日多派人在这里守好了,有什么异象迅速向我禀报。”

“还有,让人去查采儿的一切关系,家里人是谁?这些日子同什么人有接触,都得查明白了!”

卫子染听着他的吩咐,松了口气,如此,倒是安心了。

话说回卫子烟这边,她从吩咐采儿后,心里总有些不安,迟迟不见采儿回禀。

憋不住走出院门,听得凌王被卫子染请去了云妈妈的小院,更是直觉不对,急忙忙的便赶了过来。

这过程还因为太过慌张,在门口处狠狠拌了一下。

小说《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