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卫子染尉迟寒小说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小说《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主角是卫子染尉迟寒,主要讲述了:心里歉疚了不少,他怎么可以这么糊涂,随后一把将人拉了起来。在卫子烟靠上他的一瞬间,他却没有来的觉得有些厌恶。香味也不对,是他府里常年的沉木香。这是熏了他府上的多少香料?尉迟寒突然很讨厌这种味道。他拍了……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卫子染尉迟寒小说免费阅读

《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免费试读第7章 他俩怎么搞到了一起

心里歉疚了不少,他怎么可以这么糊涂,随后一把将人拉了起来。

在卫子烟靠上他的一瞬间,他却没有来的觉得有些厌恶。

香味也不对,是他府里常年的沉木香。这是熏了他府上的多少香料?

尉迟寒突然很讨厌这种味道。

他拍了拍卫子烟的肩:“抱歉,凶着你了,以后就留在本王身边伺候。”

似是犹豫了一会儿,尉迟寒突然又说道:“换个香吧!这香料不衬你。”

“多谢王爷关心。”卫子染将头更深地埋在尉迟寒的怀里,暗自松了口气:果然,尉迟寒眼睛有问题,那人他自己都搞不清。

卫子染看着这场景,不知为何,怎么都觉得刺眼。

尉迟寒什么眼光!

安慰完卫子烟,尉迟寒这才对着管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请来神医了吗?”

“王爷她根本就是个女疯子,她,她居然说要给云妈妈开颅,你说这人好好的头切个口子,这还能活吗?王爷她简直是居心不良!”管家一脸义愤填膺。

卫子染不在乎他们的怀疑,定定的看着尉迟寒:“王爷,子染敢保证,今日若不信我,再无人能救云妈妈,今日就看王爷想不想救。”

这话一出,周围人都感觉太狂妄了。真是疯了不成。

尉迟寒拉着卫子烟拖了个凳子坐下,看着卫子染,答非所问:“你是想怎么个开颅法!”

听着这话,卫子染突然抬头看向尉迟寒:“王爷,你肯相信?”

卫子烟一把抓住了尉迟寒的手:“王爷,这种荒谬的事情岂能相信!”

尉迟寒抬手安抚了一下卫子烟:“云妈妈的事至关重要,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不能放过,乖,等她说完再看也不迟。”

卫子烟现在看卫子染是格外的厌恶。可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好发作,只能悻悻地坐到了一边。

同时还不忘狠狠瞪了卫子染一眼

卫子染不甘示弱,狠狠瞪了回去,她攀上了凌王,却好似根本没提过卫家的事。

不过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她不再理会她那绿茶庶妹,转头跟尉迟寒正色谈道:“云妈妈现在的情况很严重,已经压迫了脑神经,脑神经就是控制脑行为的……”

卫子染尽可能的用一些通俗的语言来解释,以便让这些古人更容易听得懂:“还因为云妈妈大脑里面已经病变,十分严重,现在只能通过开颅手术来将病变的位置切除,只有这样云妈妈的病才可能根治。”

尉迟寒虽还是有许多专业名词没能理解,但他竟奇妙的懂了卫子染说的意思。

可这么一个小姑娘真的有这样的本事吗?这样的手术,即使他完全不懂,也知道风险甚高,他绝对不可能拿云妈妈的性命去赌!

尉迟寒黑眸沉沉:“可本王凭什么要陪你赌?”

卫子染的声音掷地有声:“就凭你在乎云妈妈!”

气氛沉寂了下来,卫子染知道这些人没那么容易接受,更怕她别有用心,轻笑一声:“王爷放不着作难成这样,管家,拿笔来。”

管家听得卫子染的叫喊,不自觉就按着她的话照做。将东西递到了卫子染的身前。

卫子染接过纸笔,潇潇洒洒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大字“军令状”。

半响,她将手中笔一放,将纸放到了尉迟寒的面前,很是自信:“王爷,可愿意赌一局,我卫子染赌我自己,不会输!”

就在这时传来一阵轻响,众人随着声音望去,是云妈妈倒在了地上,尉迟寒慌了,瞬间跑了过来。

探了下气息,才发现只是晕了过去,尉迟寒安心了不少,忽然他抬头,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朝卫子染直直射去:“本王信你一回,你来治!治不好军令处置!”

卫子染淡定地朝前走去,同时低声下了命令:“让所有人都出去,不要有任何人妨碍!”

尉迟寒眼神朝着众人一瞥,瞬间所有的人都识相的退了下去。

卫子烟对卫子染实在厌恶,心里很是不忿,可这种事情她还不敢当面忤逆凌王,跺了跺脚,一脸气愤的离开了。

那日,云妈妈府上的烛火亮了一晚,天蒙蒙亮的时候,卫子染才走了出来。

她扶了扶脖子,这次的手术还真是前所未有的累,以往在现代做手术好歹都会有个助手。现在好了,什么都是一个人冲。

卫子染累得恨不得直接趴地上,有气没力的说道:“手术很成功。云妈妈已经没事了。”

话音刚落,尉迟寒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一眼看到了裹着纱布,躺着的云妈妈。

云妈妈虚弱的对着他喊了一句:“寒儿。”

凌王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绽开,谁知云妈妈刚喊完就直挺挺地倒了过去。

尉迟寒的眸子瞬间沉了下来,周身的气息足以冰冻三尺。

这时外面的卫子烟,早已迫不及待的一把撞开了卫子染冲了进来。

她一眼就看到了,昏死过去的云妈妈,和黑沉着脸的尉迟寒。

她瞬间做出一幅沧然欲泣的模样:“王爷,姐姐向来跋扈,娇纵的不行,她哪里会医,这么多年我见她治过的也就一只野猪,你怎么就这么轻易地信了,云,云妈妈……”

尉迟寒转过了头:“她是你姐姐?”

卫子烟唯唯的回道:“可能是妈妈的原因,姐姐从小就不大看得起我的身份。”

她抬眸看了尉迟寒一眼:“我也不知姐姐为何会如此糊涂!”

尉迟寒的脸色越听越沉,他直接招呼了身边的侍卫:“把外面的人给我拿下!”

这声音不小,卫子染在外面清晰可闻。她此刻很是愤怒,这尉迟寒做事王八蛋就算了,还不分青红皂白,实在可恨。

尽管卫子染已经极力躲避,可她一个女子怎么能躲得过一群武功高的侍卫。

到底还是被押送在了尉迟寒的面前。

尉迟寒低眸冷厉地看着她:“你不是说能治好云妈妈,如今你要作何解释?不若就按军令状上的处置吧!”

小说《邪王腻宠:毒医小妃很嚣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