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求苏阮语薄景珩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新书《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上线啦,主角是苏阮语薄景珩,主要讲述了:薄景珩没有伸手阻拦,就眼看着她退开几步。  他的脸色不大好看,盯着她半响才轻声问:“你给不了我,准备给谁?薄子齐吗?”  他说得轻轻松松:“也对,薄子齐也常年在英国演出。”  他说出这一番酸话来,…

求苏阮语薄景珩小说免费资源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免费试读第21章

  薄景珩没有伸手阻拦,就眼看着她退开几步。

  他的脸色不大好看,盯着她半响才轻声问:“你给不了我,准备给谁?薄子齐吗?”

  他说得轻轻松松:“也对,薄子齐也常年在英国演出。”

  他说出这一番酸话来,自己也觉得看不起自己。

  索性起身离开。

  走出去时薄景珩揉了下额头,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怎会,如此在意她和薄子齐之间的关系?

  或许,是看了她和薄子齐坐在咖啡店里喝咖啡的照片吧!

  她和薄子齐面对面坐着,四目相视。

  出奇地登对!

  卧室内,苏阮语仍站在那里。

  她有些无措。

  自小,她就很独立,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18岁的小女孩儿。

  感情,她没有碰过。

  薄景珩喜欢她,她能感觉到。

  可是,她又怕他。

  特别是他发了狠地吻她时,她觉得全身过了电一样,难受又能耐。

  她怕那种感觉。

  这一晚,她都没有睡好。

  翻来覆去,脑海中都是那句“给不了,你还跟我睡觉?”

  苏阮语咬唇:才不是,是他硬逼着她一起睡的。

  而且,根本没有做什么!

  连着两天没有睡好,苏阮语清早起床,脸色有些发青。

  天气凉爽,她在碎花长裙外加了件嫩黄开衫,头发扎了个马尾。

  清纯娇艳!

  她走进餐厅,薄家人整齐地坐着了。

  她目光不经意落在薄景珩身上。

  他穿了件浅灰衬衫,深咖色的细领带。

  十分英俊成熟。

  苏阮语过来时他没有抬眼,矜贵地喝着咖啡。

  像是……气还没有消。

  苏阮语脸有些烫,默默地走到他身边坐下。

  这一次,他也没有给她拉开椅子。

  薄景鸢看着,心里默默开心。

  大哥总算清苏阮语的真面目了!

  她自己开心还不够,还凑到薄子齐身侧小声说:“二哥,苏阮语脸色不好,会不会是熬夜和谁谈恋爱了?”

  薄子齐目光落在苏阮语的面上。

  那张漂亮的小脸是有些憔悴。

  薄子齐脸色不禁绷了绷。

  薄景鸢继续火上浇油:“二哥你不知道,咱们中江美院追求苏阮语的能从咱们家排到苏家。”

  这话一说,原本在喝咖啡看早报的薄景珩手指一顿。

  “有这么夸张?”薄子齐带了些戏谑。

  薄景鸢嘴里塞着小面包,声音模糊不清:“今天义卖活动,二哥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薄子齐又深深地看了苏阮语一眼。

  薄景鸢为了刺激苏阮语,笑眯眯地说:“我还请了琼琳姐姐。”

  薄明远有些不高兴了:“怎么请了不相干的人。”

  薄景鸢小声地叫:“琼琳姐姐是二哥的女朋友,怎么就是不相干的人了?”

  薄明远怕苏阮语不高兴,便说:“中午的时候我们全家一起在外面吃顿饭。”

  他拍拍苏阮语的肩,语气温和:“阮语也去。”

  薄景鸢眼珠子一转,“那除了大哥大家都去的意思了?”

  没想到薄景珩却把手中的咖啡杯一放,声音淡淡的:“既然是家庭聚会,我自然也去。”

  薄景鸢跑过来从背后抱住薄景珩,亲呢地说:“大哥最疼我了。”

  薄景珩拍开她,“这么大的人了,别成天还和小孩子一样。”

  薄景鸢吐了吐舌,不以为意。

  倒是苏阮语有些紧张。

  她悄悄儿地看了薄景珩一眼——

  他真去啊?

  薄明远笑呵呵地说:“这还是阮语头一次参加家里的活动,隆重些。”

  他爽利地交待管家出车事宜。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了二儿子:“子齐你身体不好尽量少开车,你和阮语坐我和你妈妈那部车子。”

  薄子齐没有反对。

  薄景鸢不高兴了,嚷着:“爸,我要和二哥坐你们的车。”

  要是平时,薄明远一准就满足她的要求,但这事不同。

  “你坐你大哥和景梨的车。”

  薄景鸢老大不高兴。

  她不高兴,有人更不高兴。

  薄景珩推开椅子起身,朝着别墅外的停车坪走。

  苏阮语有些难堪。

  “走了!”耳朵传来一声清雅的声音。

  是薄子齐在催她。

  他语气并不怎么好。

  苏阮语回了卧室拿了画,到了停车坪,其他人都坐进车了,只有薄景珩倚在车门那儿抽烟。

  看她走过来,他抬手吸了口烟。

  苏阮语悄悄红了眼。

  薄景珩没说什么,过去把她手上的画框拿了放进自己的后备箱。

  他看了那幅画一眼,心里微微一动。

  片刻,他声音温和了许多,“怎么还站这儿?”

  苏阮语咬了下唇,走到后面的车坐下。

  薄明远夫妻坐的是一辆加长型林肯,很气派。

  苏阮语和薄子齐并排坐,对面是薄明远夫妻。

  薄夫人看着对面的小姑娘,心中老大不高兴。

  她知晓丈夫的心思,仍是希望子齐娶苏阮语。

  她也不是十分喜欢苏琼琳,但总好过苏阮语。所以今天,她会让苏琼琳买景鸢的画,讨得薄明远的欢心。

  车内,苏阮语有些走神。

  薄子齐头别向另一侧。

  这两人很好地诠释了貌合神离!

  薄明远很是担心。

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