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镇香令小说完整版,镇香令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镇香令

状态:已更新52.7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2-05 11:16:01

简介:明知他携风雨而来,她还是张开双臂拥抱。思念太久,谁能与我共享孤独,唯你——烈焰焚香,再入轮回。…

镇香令免费阅读

镇香令免费阅读楔子

  立冬这日,积攒大半个月,堆了满天的乌云突然撕开一个口,一轮红日毫无征兆地从里蹦出来。阴云未退,那红日却像是浸了血,明艳得近乎妖异,日头照在景府那排排朱漆廊柱上,晃得人眼晕。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景仲站在屋檐下,往骊园那边看了一眼,轻轻摇头。

  骊园是景府专门用来供客人休憩之所,自景公过世后,骊园已两年没有住过人了,今日却忽然迎来一位贵客——镇南王府的玉瑶郡主。

  然而景府和镇南王府并无往来,兴许三十年前景公在南疆时,和镇南王打过交道。但这么多年,他从未听景公提起过镇南王,今日玉瑶郡主忽然上门拜访,还提出明日要祭拜景公,让他实在琢磨不透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那几个兄弟叔伯,这些年一直暗中和镇南王有往来?还是这是景公生前埋下的一步棋?

  猜不出!猜不出!

  他坐上当家人的位置不久,里里外外许些事情都还没完全掌控,上上下下的人心也还没完全收服,眼下最不愿看到,就是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二爷,老太太那边已经让人传饭了。”见他久站不动,他身边的长随吴兴便走过来提醒一句。

  今日是二老太太的七十大寿,因景公过世未满三年,府里就没有办宴席,但阖府上下还是要一起简单吃几桌的,何况今日还多了位贵客。

  景仲收回目光,负手下了台阶,只是刚迈出两步,就看到他的夫人一脸急色地从前面走来,并且人还没走到跟前,就已慌张开口:“二爷,不好了!出事了!”

  景仲心头猛地一跳,等姚氏走近了才皱着眉头问:“出什么事了?”

  姚氏惨白着脸,颤着声道:“郡主,郡主死了!”

  景仲一愣,随后低喝:“你胡说什么!”

  姚氏呼吸急促:“是真的,我,我亲自去看过,真真的!”

  景仲瞪着眼睛看着姚氏,压低声音:“好好的人怎么就……究竟怎么回事?”

  姚氏紧张又无措地道:“郡主下午时陪老太太说了会子话,然后就去骊园歇下了。刚刚老太太传饭,我便去骊园请人,哪,哪知丫鬟们怎么叫都叫不醒,接着就听到屋里传来哭声。我进去一瞧……人是好好躺在床上的,可居然,居然没了呼吸,手和脸也是冰冷冰冷的,二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你说这,这好好的怎么就……”

  景仲不等姚氏说完,就已经往骊园那赶去:“出了这等事你不在那看着,那些下人懂什么,万一传出什么来,你简直是——让人去请大夫了吗?郡主身边的人呢?你问过没有,郡主是不是原就带了什么隐疾?”

  “已经让人悄悄去请大夫了,我是怕丫鬟们说不清楚,就先让王嬷嬷在那看着,郡主带过来的那几位丫鬟都吓坏了,没问出什么来,也没说郡主以前有过什么不适。”姚氏一边紧跟着景仲一边道,“二爷放心,这两年府里清净了许多,骊园那边更没什么闲杂的人,就几个丫鬟,我都让王嬷嬷看住了。”

  景仲阴着脸问:“郡主带来的那几个侍卫知道了吗?”

  “应该还不知道,他们都在前院住着,骊园里的丫鬟们都被看着,后院的事没那么快传过去的,老太太估计也还不知道呢。”

  景仲的脸色并未因此缓上半分,脚步还越来越急,心里甚至忍不住祈祷——无论如何,郡主都不能在景府出任何事,必须,千万,丁点事情都不能有!

  然而老天爷并没有听到他的祈愿。

  玉瑶郡主死在了景府!

  这位镇南王最宠爱的郡主,才刚到长安,就不明不白地死在景府,而且死的时候,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口,也无中毒的痕迹,死前身着盛装,面容平静,宛若熟睡过去般。

  这样的消息是瞒不住的,也不可能瞒得住,景府当天就报了官。

  于是关于此次命案的种种消息和猜测,以景府为中心,迅速往外蔓延,像野火一样燃烧起来。

  玉瑶郡主究竟是怎么死的?

  为什么会死在景府里?

  凶手是谁?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

  镇南王洛冥山原是南疆之主,一直是朝廷心腹之患,二十年前正式归顺朝廷后,圣上才封其为王,授予金印。由此,唐军顺利入驻南疆,稳住南方边境。

  眼下——

  谁能为这件事负责?

  景府若交不出凶手,尽早给镇南王一个交代,镇南王会因此作出什么样的举动?

  景仲已不敢继续往下想。

  ……

  “最迟两个月,镇南王派出的人就到长安了。”吴兴垂首站着,微微弯着腰,小心翼翼地道,“二爷,如今怎么办才好?”

  已经七天了,官府的人什么端倪都查不出,又因郡主的身份特殊,不能进行尸检。而现在郡主的尸体还留在骊园,各方压力接踵而至,宫里都传了话,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否则——

  否则什么?没有具体的后话,却更让人胆战心惊。

  如今阖府上下人心惶惶,各院都紧闭门窗,再没人敢往骊园那边走,就是下人经过也都远远绕开。

  景仲把茶杯拿在手里使劲捏了捏:“景孝呢?”

  景孝是他的侄儿,当初景炎大公子外出数年未归,连景公病重都未见回来,府里都猜测大公子是在外头遭遇不测,回不来了。不得已,景公临终前将当家人的位置指给了景孝,但景孝毕竟是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而且景公一过世就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了数月,于是这当家人的位置才落到他手上。

  吴兴道:“三少爷出去了。”

  景仲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出去?去哪?”

  “天还没亮三少爷就出门了,也没跟旁人说要去哪,出去时身边就带了个小厮。”吴兴说到这,将声音压低了几分,“老奴猜,可能是去长香殿,找天枢殿的那位了。”

  “什么!他去那能做什么,若被人看到了怎么办!他不知道那几个南疆人就在府里,时时等着看我们能出什么乱子,好让他们抓住点什么把柄!”景仲将茶杯砰地放到几上,站起身,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跟在景孝身边的那几个人是怎么做事的,不知道拦着?!”

  玉瑶郡主死的当天早上,天枢殿的安大香师就在景府,幸好当时安大香师是私下前来,这事南疆人还不知道,不然景府此时会更难办。

  景仲沉着脸走出屋外,抬首,看着远处朦胧的青山,那里即是大雁山,长香殿的所在。

  翻开唐国的历史,甚至往上追溯到唐之前的数个朝代,他们会发现,那些已然发黄,甚至已残破不堪的书籍里,寥寥数笔所记载的时光中,或多或少,都留下了长香殿的影子,留下了大香师们的绝代风华。

  在凡夫俗子眼里,那座山上永远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那香殿中的人,都带着一层神秘的气息,而香殿里的大香师,更是一种游离于红尘俗世之外的存在。

  但实际上,长香殿和俗世的关系,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七大香殿,各有各的家族背景,各有各的势力范围。

  自景公起,景府和天枢殿就是互依互存的关系,安大香师又是景公生前为景炎大公子选中的儿媳妇,是正经下了聘书,交换了婚贴的。

  虽说现在景府和天枢殿的关系,已不似景公在世时那般亲密了,并且自景炎大公子失踪后,安大香师和景府的关系也慢慢疏远了,但在外人眼里,景府,天枢殿,安大香师,三者依旧是一体。

  而且世人皆认为,大香师是那云端之上的人,他们无所不能。若想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死去,对大香师来说,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所以就凭景府和安大香师的这层关系,眼下玉瑶郡主的死,越是查不出原因,大家伙心里就越是会往那方面想,只是因大香师地位超然,又无凭无据,暂时还没有人敢说出口而已。

  可若官府再查不出什么来,景府再不给一个交代,时间一久……指不定出什么乱,那些南疆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儿。

  景仲在原地来回踱着步子,几次想要吩咐点什么,却张了张口,又闭上。

  他这个当家人的位置,至今都没能完全坐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一直没真正得到天枢殿安大香师的认可。

  长香殿,大香师……

  当日安大香师曾来过景府一事,绝不能说出来!

  无论如何,能压得住一天是一天!

  景仲再次对吴兴强调,表情有些狰狞,吴兴慌忙点头:“老奴明白,绝不敢透露一个字。”

  此事若被南疆人知道,那无论安大香师有没有杀害玉瑶郡主的动机,他们都会认定,景府和安大香师就是害死玉瑶郡主的凶手。

  退一步说,即便此事真是安大香师所为,只要安大香师想撇干净,亦非难事,但对景府来说,就真是大祸临头。

  景仲阴沉着脸,自言自语般地道:“怎么偏偏是镇南王!”

  若是别的王侯,凭着对长香殿的敬意,对大香师的敬仰,他暗中周旋一下,兴许还有商量的余地,但镇南王,绝不可能,那可是一匹嗜血的野狼,连景公都不愿与之打交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