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苏阮语薄景珩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热门新书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苏阮语薄景珩,主要讲述了:半小时后,薄家一行车到了中江美院。  中江美院这一次慈善活动搞得挺大,江城的名流几乎全来了。  校停车场,名车如云。  不过,薄景鸢还是有自信的。  论财富和权势,谁也比不了薄家。  薄景鸢挺直身…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苏阮语薄景珩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免费试读第22章

  半小时后,薄家一行车到了中江美院。

  中江美院这一次慈善活动搞得挺大,江城的名流几乎全来了。

  校停车场,名车如云。

  不过,薄景鸢还是有自信的。

  论财富和权势,谁也比不了薄家。

  薄景鸢挺直身杆,准备一洗昨日的耻辱。

  她正得意之时,一道娉婷身影摇曳多姿地走了过来。

  是苏琼琳。

  苏琼琳身穿红色长裙,吊带的设计显示出她优越的身段。

  薄景鸢拉着她去薄明远夫妻那里,俏生生地说:“爸妈,琼琳姐姐来了。”

  薄明远不冷不热地点了下头。

  倒是薄夫人拉过苏琼琳的手,温和道:“许久不见你过来玩了。”

  苏琼琳眼圈一红,有些委屈。

  薄子齐手抄在裤袋里淡声说:“既然来了一起进去吧。”

  苏琼琳面露不安:“会不会不方便?”

  她刻意看了一眼苏阮语。

  薄子齐拉过她的手,扣在手里,大步朝着学校里面走。

  这是他的表态!

  薄夫人看着薄明远,轻声道:“明远,你还看不出来吗,子齐喜欢的是琼琳。”

  薄景鸢也帮腔:“对啊,爸你可不能断送了二哥的幸福。”

  薄明远目光深远,片刻才说:“小孩子懂什么幸福!”

  薄景鸢一手一个带着往前走,撒娇道:“爸爸妈妈这样就是幸福了。”

  薄明远夫妻对视一眼,颇有几分甜蜜。

  苏阮语不愿意看这场面,远远地跟在后头。

  蓦地,她的手被捉住。

  掉头一看,是薄景珩。

  她又羞又气,拼命地拨着他的手:“你别……别这样。”

  这里人来人往,她很怕被发现。

  薄景珩到底没有为难她,放开了她的手。

  只和她并肩而行。

  苏阮语仍是紧张。

  四周,不少人盯着薄景珩看。

  薄景珩不悦;“怎么,和我走一起丢人?你和薄子齐坐一部车子怎么没有拒绝,怎么没有挣开的?”

  苏阮语咬唇。

  他是在吃醋?

  她不知道怎么安抚一个吃味的男人,再说,也不是地方。

  她不出声,薄景珩深深地看她一眼,随后就先离开了。

  苏阮语松了口气。

  这时,同系的一个女生跑了过来,脸红着问:“苏阮语,刚才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苏阮语知道她误会是薄子齐,于是说:“是薄景鸢的大哥。”

  女学生捂住脸惊呼:“是薄景珩?”

  苏阮语奇怪:“怎么了?”

  女学生捉着她的肩,轻轻晃着:“是薄景珩啊,很有名的,他在国外读书时就有好多论文发表了,医药界的权贵大佬。”

  见苏阮语没有啥反应,女学生跺了跺脚:“全江城的女人都想嫁给他。”

  苏阮语嗯了一声,心不在焉。

  女学生恨铁不成钢!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在说什么?”

  苏阮语抬眼。

  竟是去而复返的薄景珩。

  她看看他,又看看身边脸红不已的女同学,不知道该不该介绍。

  但薄景珩却是轻扣了下她的肩膀,只一下就放开了:“走了。”

  苏阮语朝着那位女学生微笑一下,随着薄景珩朝着中江美院的展厅走过去。

  那个女学生巴巴地看着——

  半响她喃喃地说:“薄景珩一定喜欢苏阮语。”

  前面,薄景珩走在前头。

  他身姿卓越,面容矜贵,吸引了一大批女学生的注意力。

  苏阮语唇语:招蜂引蝶!

  蓦地,他转身。

  “你说什么?”

  她吓一跳,“没说什么!”

  他深深看她一眼,压低了声音:“是不是吃醋了?”

  苏阮语是个矜持的姑娘,闻言一下子就炸毛了:“你才吃醋!”

  薄景珩目光更为深邃。

  苏阮语垂着小颈子,低低地问他:“你还在生气吗?”

  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是句简单的话,薄景珩心中悸动了。

  此时,他想抱抱她,想亲她。

  但不是地方。

  他哑着声音:“你还知道我生气?”

  苏阮语目光有些青涩。

  薄景珩强压下那份心动:“住在宅子里不开心,可以跟我走。”

  或许现在他还不能娶她,但她年纪小,他们彼此都可以等。

  苏阮语摇头。

  薄景珩定定地望住她。

  时间久了她以为他会生气的,但他却伸出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发,哑着声音说:“留下来也好,等你长成谁也配不上的时候,我们结婚。”

  她红了脸,小声嚷着:“谁要和你结婚!”

  不要脸!

  薄景珩目光纵容:“你喜欢去英国,我们就去英国结婚。”

  结婚太遥远,苏阮语没有答应。

  他像是消了气,也不和她计较。

  才转了身准备去展厅时,前方站了一个人。

  是薄子齐。

  那人倚在十米外的一棵老榕树下,也不知道朝着这里看了多久。

  且目光幽深难测。

  薄景珩嘴角勾起一抹嘲弄。

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