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游戏开拓者小说完整版,游戏开拓者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游戏开拓者

状态:已更新150.6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1-11-21 22:48:43

简介:  地震中主角误入空间实验室的设备中,重生于1980年的自己身上(实际上是意识被传送到一个和现实世界相似的平行世界,替换了平行世界中自己的意识)。利用自己擅长的技能,写软件,出国,建立自己的软件帝国。之后回国,拉拢人才,成立公司,将事业拓展到国内。基础打好后,开始从无到有建立国内的游戏产业,经历90年代中期的顺境和之后的逆境、困境,最终找到办法将国内游戏产业发展壮大并走出国门,让中国成为一个游戏产…

游戏开拓者免费阅读

游戏开拓者免费阅读序章

  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88天,张乐行再一次打开大智慧观察大盘,依旧还是满屏令人悲观的绿色,期待之中的奥运行情迟迟没有到来,只能失望的关掉行情软件,把精力重新投入到自己的程序优化之中。

  张乐行这辈子不顺心的事情甚多,1980年的一场意外让他从此孤单一人,靠着邻居赵叔的帮助,才算完成了高中的学业,后来还幸运的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分配的工厂混了好几年,之后顺着改革的春风南下广州打工,断断续续的在好几家公司干过,有成功也有失意,不过倒是积累了不少各种行业的经验,也开始逐步接触到一些网络通信技术。2001年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目前工作的一家位于西南地区的物理研究所,负责技术维护。奋斗了几年,张乐行总算积攒了点存款,去年看着股市红火,也学着人家把资金投入股市,可惜时运不济,还没享受几天赚钱的乐趣就开始坐过山车,一路下滑到今天。研究了几个月股市,却依然看不到未来的方向,想到自己已经年过不惑,他的心里一片哇凉哇凉的,如果不是自己还有点兴趣爱好的话,这日子都不知道该怎样过了。

  张乐行的主要爱好有两个,一个是游戏,另一个是程序设计。对游戏的兴趣还是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发现的,一次帮同学送资料去学校的机房,偶然看到有人在一台苹果II上玩《吃豆》,虽然画面很简单,却仿佛带着无穷的吸引力,让张乐行一直在电脑旁边站到下课。后来张乐行又在同学家见到当时还很稀罕的小天才游戏机(其实就是任天堂红白机的翻版机),这让他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在工厂的几年,没别的收获,倒是让张乐行攒下点钱,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游戏机和一台黑白的二手电视。漂泊在广州的岁月里,张乐行的装备也开始换代,从世嘉的MD到任天堂的SFC再到索尼的PS,游戏卡带和光盘也积攒了不少。后来因为工作关系用电脑比较多,渐渐的又开始接触到花样繁多的电脑游戏,从最早的《模拟城市》一直到新鲜出炉的《恐龙猎人》。

  而之所以对程序设计感兴趣,却是源自于游戏设计的梦想。自从接触过任天堂红白机上的游戏后,张乐行就一直希望有一天自己能亲手做出一款这样的游戏。这个梦想一直到来到研究所上班才有时间去实现,在外星论坛混迹多年后,张乐行终于搞清楚任天堂游戏的制作方法,并做了几个简单的游戏发表在论坛上,虽然下载者缪缪,但也算让自己过了一把游戏制作的瘾。前些年开始迷上了中古计算机论坛,对苹果II的汇编程序设计发生了兴趣,甚至还尝试起自己编写一个苹果II上的操作系统,经过网上查找资料和讨论,张乐行最后写出了一个有1500行源代码的操作系统来,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模拟器上实现的。这个操作系统参考了不少前人经验,功能比较强大,在张乐行常泡的中古计算机论坛上还弄出了点影响来,更被好事者起了一个“Kylin”的名字,甚至还有高手把这个操作系统移植到一台古老的IBMPC-XT主机上,张乐行研究过他修改的源码后,深感受益良多。

  今天开始的操作系统优化工作已经是源代码发布后的第三十六次优化,张乐行这段时间看了不少参考资料,对操作系统设计方面有了很多新的想法,本次的优化就是验证一下自己的构想。完成局部代码修改后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张乐行揉了揉有些酸疼肩膀起身来到窗边,窗外是一片小花园,碧绿的草地之上生长着几株高大的乔木。花园中间是一座喷水池,不时冒起忽高忽低的水柱,在午后的阳光映照之下,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

  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张乐行转身来到工作台前,发现报警声来自监控电脑,监控屏幕上代表16号实验室的图标正闪动着红色警灯,应该是网络出现了通信故障。

  “马帅……”张乐行习惯性的招呼着,却想起今天中午马帅临时了请假,没办法了,只好自己亲自跑一趟了。

  提着工具箱张乐行来到电梯里,伸手按了B5(负五层)的按钮,一阵轻微的晃动,电梯开始下沉。看着楼层指示灯一层层的跳动着,张乐行突然没由来的一阵心慌,好在电梯门很快打开了,负五层到了。张乐行走出电梯,沿着通道往前走,也许正好是休息时间的缘故,通道里一个人也没有。一直走到通道的尽头,张乐行来到了16号实验室大门外,大门旁边的多功能指示器上代表网络故障的红灯亮着,看来监控系统并没误报。

  张乐行拿起挂在胸前的识别卡在门口的读卡器上刷了一下,“嘀”读卡器上的绿灯亮起,实验室的大门开始慢慢的向一侧滑动。收起识别卡,张乐行提着工具箱走进了实验室。

  这应该只是实验室的外间,面积大约二十多平米。左手边有一个门,门旁边的读卡器上亮着红灯,看起来应该是关着的,从里面隐隐约约传来轻微的嗡嗡声。另一侧靠着墙边摆了一张办公桌,上有一台液晶电脑,估计出故障的应该就是它了。张乐行拿出检测工具开始检查网络,靠着强大的福禄克斯,很快找到了故障原因——墙上的信息模块失效了。好在工具箱里有备件,更换过模块后,网络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这时张乐行发觉房间温度似乎比刚进来的时候高了一些,额头都开始有汗珠渗出了。擦了擦额头的汗,张乐行站起来准备放松一下。突然实验室里一阵剧烈的晃动,张乐行立足未稳,身不由己的向后跌去。张乐行拼命挥动着手臂,整个人转动了差不多一百八十度,才总算勉强使自己站住了。张乐行喘息着,伸手去扶墙,没想到一阵更剧烈的晃动传来,他再次跌跌撞撞的向前扑去。前方紧闭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露出里面一台巨大的机器,从机器里有嗡嗡声传出,在它的中间是一束粗大的白色光柱。

  张乐行发现自己前进的方向正是机器中间的光柱,只是随着晃动的加剧,光柱开始发生波动,机器的嗡嗡声也开始变得忽大忽小。张乐行本能的感觉到一丝危险,努力的试图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可惜很快他就绝望的发现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

  勉强抵抗了一阵,张乐行还是跌进了白色光柱之内,光柱开始剧烈波动,机器的嗡嗡声也越来越响。一股股强烈的撕裂感传来,抵受不住的张乐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现场的监控器记录下了张乐行最后的时刻,随着机器嗡嗡声不断增大,白色光柱中的他身影越来越淡,最后消失无踪,没多久监控器上就只剩下一片白色的雪花噪点。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