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悍妻要爬墙:侯爷你怎么看小说完整版,悍妻要爬墙:侯爷你怎么看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悍妻要爬墙:侯爷你怎么看

状态:已更新128.4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1-31 13:30:45

简介:大龄剩女朱多多,为挽救一车猪饲料结束了一生。再次醒来却成了威武侯府被冷落四年的少夫人。追其缘由得知侯爷竟然是断袖!这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么?注定当两辈子“黄金圣斗士”?不,她发誓这辈子一定要爱情事业双丰收,断袖侯爷请接招!推荐小玄子的旧文《第一女丞相》…

悍妻要爬墙:侯爷你怎么看免费阅读

悍妻要爬墙:侯爷你怎么看免费阅读第1章 离世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繁华似锦的京城,地表上散发着一波波热浪,路旁杨柳被烤的垂头丧气,街道上行人稀少,行色匆匆,尽量的选择阴凉的地方行走。

  相比街道的冷清,坐落在京城,城南的威武侯府福荣院内可谓是热闹非凡。

  正屋内,一位姿态雍容华贵的妇人坐在正位,怒火冲天的冲屋子里的婆子,丫鬟们骂道:“快了,快了,这句话,我已经听了两年了,朱氏那个贱婢那口气还没咽,今天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定得让那死贱婢咽气!”

  下面站着的婆子与丫鬟垂首不语,有的相视对望,有的壮着胆子偷瞄着侯府夫人的神情。

  突然“啪”的一声,侯府夫人一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上,吓的站在下面的婆子与丫鬟不由抖了一下,侯府夫人王氏寒声道:“平时不是都很能说么?今天怎么都不说话了!哑巴了么?”

  “夫人,先别生气,气坏了身体可不好,不就是个快死的人么?老奴这就让人去看看咽气了没有!”陪嫁过来的闻妈妈说着,看向旁边垂首站着的丫鬟,说道:“春香你去一趟梧桐院看看朱氏那贱婢咽气了没!”

  被点名的春香心头一震,抬头“啊”的一声,随即反应过来,结巴地道:“奴……奴……奴婢这就去。”

  “那还站在干嘛,还不快去!”闻妈妈目光一瞪,厉声道。

  春香只能乖乖认命向外而去,带着埋怨,在心中咒骂着梧桐院的人,出了福荣院,刚到院门口便与迎面气踹吁吁跑来的阿联相撞。

  两人同时发出“啊”的一声,阿联连忙道歉,“对……对不起……”

  不待阿联道歉完,春香摸着被撞疼的地方,破口骂道:“你家死了人啊!走路不带眼睛!”

  “呜……春香姐姐麻烦你向夫人通报一声,我家小姐……呜呜呜……”阿联想到她家小姐的死,悲由心生蓦地哭了起来。

  看着阿联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春香一脸嫌弃,退开一步,问道:“你家小姐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我家小姐……去了!”阿联实在说不出那个死字。春香怕阿联骗她,确认道:“你说你家小姐死了?”

  阿联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点头如捣蒜地回答春香。

  春香顿时乐开了花,刚才还一脸愁云的脸上立刻浮起一抹笑意,一点也没有因为,死了少夫人而伤心,而是不疾不徐地说道:“你先回去,我这就去向夫人通报。”心道:总算不用去那晦气的梧桐院了。

  阿联立刻向春香磕头,“多谢春香姐姐,阿联这就回去。”说完后,浑浑噩噩的起身,抹着眼泪回了。

  春香冷哼了一声,看着阿联有些涣散的背影,一脸不屑地道:“早该死了!”说罢,才不疾不徐进屋禀报。

  王氏闻言,对一旁的闻妈妈吩咐道:“奶娘,你带上几个老人将朱氏那死贱婢的尸体抬去义庄,然后通知朱家去义庄收尸。”

  闻妈妈应声,带着几个老婆子出了正屋,头刚出阴凉地,闻妈妈“喝”的一声又缩了回来,用拿着帕子的手挡额前看了眼火辣辣的太阳,抱怨道:“这太阳,能把人给晒死!”

  “那闻妈妈,要不老奴去拿把伞?”身后的婆子询问。闻妈妈手帕一挥,“不必!”

  然后步入骄阳之下,没走多远,发福的闻妈妈便热直用手帕拭汗、扇风,嘴里埋怨道:“这个挨千刀的死贱婢,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赶到正午死,死了还不安生!”

  身后的几个婆子跟在闻妈妈身后走着并不搭话,只希望以后能少干这种抬尸体的活,给子孙后代积点德。

  一路上闻妈妈那张嘴就没停过,把朱家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觉得还不爽,又指着天埋怨了一通,老天仿佛听到了她的埋怨一般,突然间阴沉下来。

  闻妈妈立刻收回手,望着乌云越聚越多天空,谄谄一笑,道:“真是六月的天,婴儿的脸,说变就变!看这天应该马上要下雨了,还有些路我们快些走!”

  话落,几个婆子的步子加快,这时大颗大颗的雨滴砸了下来,身后的几个婆子亏心事做多了,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里不由慌乱起来,祈祷老天保佑,这时一道闪电从她们头顶划过,接着轰隆隆的雷声震响,几个婆子立刻尖叫起来,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闻妈妈回身白了她们一眼,指着她们尖刻地道:“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又不是第次干这样的事,至于吓成这样么!”

  其中一个婆子说道:“闻妈妈胆大,老奴们自愧不如……”

  “好了,好了,快点吧,再说下去真成落汤鸡了。”闻妈妈的话刚落,头顶又划过一道雷鸣闪电,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

  几个婆子用手护在头顶,在雨中飞奔起来,跟几只大笨熊一样,好不爽快!到梧桐院时她们早成了落汤鸡。

  梧桐院的屋廊下何奶娘与阿珠阿联跪在朱多多的屋外哭的肝肠寸断,好不伤心!

  闻妈妈看到此幕顿时愤怒,从雨中穿过,步上台阶,抬脚便将阿珠从屋廊的台阶上踢了下去,“哭,哭,哭我让你们哭,通通给我下去!”说着,又将阿联与何奶娘从台阶上踹了下去。

  三个人没有因为身上疼便停下哭泣,跪在雨中的她们很快全身被淋湿,雨水与眼泪相融模糊了双眼,何奶娘从台阶下爬上去,猛地给闻妈妈磕头,“闻妈妈求求你,别把我家小姐扔到乱葬岗,我求求你了!”

  “你给我闭嘴!”闻妈妈抬起被裙子绷住的脚又将何奶娘踢了下去。

  阿珠与阿联立刻惊呼,“奶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奶娘强颜欢笑,雨水无情的拍打在她的脸上令她睁不开眼,“扶我起来,我不能让小姐被扔去乱葬岗。”说着,又从台阶下爬了上去,“闻妈妈我家小姐在侯府不曾得罪过你,我求求你别把她扔去乱葬岗,我在这里给你磕头了!求求你了!”

  闻妈妈冷冷的看着猛力向自己磕头的何奶娘就是不告诉她,夫人只是吩咐她把尸体抬去义庄,身后的几个婆子介于闻妈妈的淫威不敢出声,更不敢上前扶何奶娘。

  雷鸣声,磕头声此起彼伏,何奶娘的额头不一会便青紫一片,鼓了个大包,闻妈妈冷冷一笑,脚一抬踢了过去,看着滚下台阶的何奶娘,心里那叫一个爽,嘲讽道:“也不看看你家小姐什么身份占着少夫人的位置四年,她该知足了!”

  闻妈妈的话音刚落,暗沉的天际发出一阵破天般的巨响,雷电“啪啦”一声劈下,打在院中梧桐树的枝干上发出“啪”的一声,碗口那么粗的枝干随着大家的目光落在了地面。

  刚才还又哭又骂的场面立刻静了下来,只听见雷声呼呼作响,闪电有一下没一地从头顶划过。

  闻妈妈身后的几个婆子本来心里就害怕,被这一吓更害怕了,偷瞄了闻妈妈一眼,战战兢兢地道:“闻妈妈要不……”

  “都给我闭嘴,还不快进去抬尸体,难不成你们觉得这样湿答答的裹着很舒服?”闻妈妈望着几个摇头的婆子,叉着腰,厉声道:“那还傻站着干嘛!还不进去抬!抬完好回去换衣裳!”

  “是,是,是我们这就进去抬!”几个婆子点头哈腰,用讨好的语气说道,然后推门走进屋内。

  屋内比室外更加暗沉,因为心虚几个婆子总觉得有股阴风在脖子后头不停的律动,弄的心里愈发的发毛,几个婆子慢吞吞的走向内室,站在离床只有一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其中一个婆子大胆的上前,抖着手,探了一下朱多多的鼻息,见真的死了,才松了口气,说道:“死绝了。”

  望着没有半点血色的朱多多,婆子们感慨万千,“少夫人您好走啊,下辈子投胎一定要投个好人家,别再遇上卖女求荣的爹了!”

  “别说了,赶紧动手吧,忙完好一会事。”几个婆子站在床边,双手合十,念道:“少夫人对不住了,你要是有什么恨有什么怨就记在闻妈妈身上,这都是她让我们干的,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请谅解!”

  说完后,几个婆子猫着身子进床去捞毯子,准备将朱多多的尸体裹起来,突然,脸色苍白的朱多多睁开了眼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