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好男人在宋朝小说完整版,好男人在宋朝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好男人在宋朝

状态:已更新44.5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6-09 21:19:18

简介:  新书《补习之王》已经发布了,希望兄弟们一如既往的去支持我!半仙鞠躬感谢了!作为一个好丈夫,他最基本的生存标准就是——只能对一个女人好。  作为一个好男人,他的最基本的存在标志是——必须对一女人好。  好丈夫简有之重生了,成就北宋仁宗年间第一好男人!…

好男人在宋朝免费阅读

好男人在宋朝免费阅读第二章 相遇与无所事事

  第二章相遇与无所事事

  “前面那个玉树临风、风流不羁的小官人莫非是流光?”

  开封府这般热闹,时常便能听见这般大呼小叫的声音。简有之满脸微笑,四处张望,果然是开封古城风貌,不用再造。

  二丫拼命扯简有之的衣襟。

  “莫非想吃我豆腐!”简有之笑着又要摸她的双鬟。

  “快些走!别处还有好玩的!”二丫难得这般说出这么一句整话来。连简有之摸她双鬟也忍了。

  “流光兄且慢行!”

  袖口再次被二丫扯住,往前走。

  “简流光,莫非听不出小弟的声音?”

  后面的那个声音叫的愈加的大起来。

  “可是唤我?”简有之看了看二丫。

  二丫一脸紧张,慌忙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发觉不对,又忙摇了摇头。

  简有之转过身,就看到一张粗脸凑到面前,这厮生的一表人才,摇头晃脑,肥头大耳,浑身冒油,便是身套绸缎,也看得出是个吃货!

  “流光莫非便是我?”简有之看着这货只想笑。

  “莫非流光兄改了字?”这吃货一脸的惊诧莫名。

  简有之看了看二丫。二丫点头,这才确认下来,这悲催的字,感情自己重生前的这货与他老爹的层次相差无几。

  “敢问兄台——”

  “甚么兄台,俺是你兄弟,你便是俺的兄弟!”这吃货一把揽住简有之的肩头,“听闻前些时日,苏掌柜的退——”

  “退婚!”简有之道。

  “对对,就是他娘的退婚,这老儿有眼不识金镶玉,哥哥这般儿郎何患无妻,今日便小弟做东,与哥哥通吃几杯!”

  “这——”简有之对着吃货全无印象,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旁边二丫则拼命扯自己的衣襟,拨浪鼓一般的摇头,也不怕她双鬟摇散架。

  “快些个,快些个!”吃货不由分说,扯了简有之便朝附近的潘阳楼去。

  小二一溜儿将酒菜上来。

  “红袖楼昨日又有几个新来的姐儿,唱曲子还不错!”

  “喝酒!”简有之举杯,吃货忙一口干了。

  “长乐坊的阿三赌钱,借了我五两三钱银子,说好前几日还的,这厮,却再不去那里,明日,去他家里寻他晦气!”

  “喝酒!”

  ……

  “你——你——这厮不——够意思,自家叫了姐儿陪着,我——我还没呢!张妈妈,叫——叫翠花——”吃货斜着醉眼瞪着简有之身旁站着的二丫,摇头晃脑。

  “敢问兄台何人!”简有之道。

  “俺是——是——韩武彦,俺爹——韩琦乃开封推官,这位兄台好——生眼熟,却是哪个——”说罢,肥硕身子往前一拱,扑倒无数杯盏碗碟,发出如雷鼾声。

  韩琦?这厮岂不是名臣之后?怎么混成这般摸样?

  “买单!”简有之打了一个响子,扔下一块碎银子。

  想不到这厮还是名臣之后,简有之潇洒的结账,也不管那韩武彦,与二丫打道回府。

  “小官人——”

  二丫神情忸怩。

  “想说什么?”

  “那是坏人!”

  “谁?”

  “那厮——”

  简有之点头道:“果然是个坏人,改天再与他喝酒,看看坏在什么地方,日后也好不学他那般坏!”

  二丫跺一跺脚:“小官人——”

  这两日在开封闲逛,着实没什么趣味,新鲜感一过,就腻味的慌。

  “二丫,不如去看看苏掌柜!”

  “不去!”

  “不如看看他家的女儿?”

  “羞不羞!”二丫低声嘀咕,“被人家强退了婚,还要去丢人!”

  “说什么?”

  “没有,小官人,我们回去吧!”二丫又扯了扯简有之的袖口。

  “那就回去!”简有之点点头。

  简有之的开封三日游到此为止,当天便回到了庄子上,左右无事,便又要出门。

  “小官人去哪里?”二丫悄无声息的横在路上。

  “溜达!你就不必跟随了!”

  二丫让开路,紧跟在简有之的身后,丝毫没有要留下来的打算。

  “想和我一起出去?”简有之凑近了,上下左右的瞧她的小脸。

  二丫警惕的后退一步,忙点头,老爹吩咐的,必须跟进小官人,决不允许他做出什么丑事来。退婚的事情已经让简家庄丢尽了面子,二丫性子执拗,希望能盯紧一些,莫再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来了。

  “小官人好!”

  “见过小官人!”

  这庄子上的田地里,尽是插秧的汉子,自然无瑕理会这施施然悠闲的少庄主。只有箪壶浆的妇孺,见了简有之,都问一声好。

  “啧啧!”简有之摇头晃脑,“效率太低!”

  二丫不出声,听不懂!

  “只怕产量不高!”

  这话说出来,旁近插秧的一个汉子不服了,直起腰道:“小官人,这是老爹苦苦觅来的占城稻,一年三种,可得六七石,往年不过一年一种,产不过两石。比起往年,好了许多!”

  原来如此,简有之点点头,便宜老爹敢做酒坊酿酒,想必粮食收得多了,况且宋朝官府也开禁,允许私酿。

  简有之也不再答话,四处闲逛,只是看见这四周庄户,房屋简陋,泥墙茅草,往内里窥看,寒酸之极,不由嘀咕道:“还是破败了一些啊,地主老财,万恶之源!”

  “小官人说什么?”二丫像是幽灵一般突然现身,横着眼瞪着简有之。她不允许这么说庄主主人夫妇。哪怕是庄主的儿子也不例外。这是二丫的忠心,还是因为二丫被买进庄子后,一直受庄主夫妇照顾,生活无忧,很是感激。

  “地主老财,幸福之源!”

  “不是这句!”

  “回去了!”简有之有些扫兴。

  “后面那句有些不对!”

  简有之坐在后院子里:“温一碗酒!”这话怎么像是孔乙己的腔调。忙加上一句“二丫,本大官人要喝酒!”

  不多时,二丫提了一个壶,还有一个杯子,重重的顿再院子里石桌上,撅着嘴不说话,这差事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若不是庄主老爹反复交代,小官人病体未痊愈,一定要贴身照看好了,才不会和他在这里闲混,庄子里好多事要做呢。

  简有之喝了一口,“呸呸呸”

  “小官人干什么,白白糟蹋了好酒!”二丫看不顺眼,瞪了简有之一眼。

  “这也算得上好酒吗?”

  “老爹的酒,便是开封府里也算得前三的!”二丫明显不服气。

  “改日让你知道什么是好酒!”简有之伸出手捏了捏二丫的脸蛋。

  二丫瞬间石化——这厮捏我的脸。待要发怒,简有之已经扬长而去。便是这事告诉到老爹的面前,小官人定然也少不得一顿狠揍的。只是这样的事,定然也要惹得老爹不快,待要怎地,却又不好怎地。狠狠跺一下脚。一张小脸儿由白转青,由青转红。

  掌灯时分,简金银正在堂上看账本,下首便是二丫和吴老汉。

  “这几日有之做了些什么?”过了半晌,简金银这才放下账本合上,并没有立即还给吴老汉。

  二丫忙上前答道:“去了三天开封府,遇上了韩家的小官人,两人在潘阳酒楼里吃了酒,以后就回庄子上,前日还在庄子里逛了逛,这两日去了趟酿酒的作坊,回到屋子里,不知道忙些什么,也不准婢子进去,神神秘秘的!”

  简金银这才点头道:“倒也难为他了,退了婚,受了打击,竟然省事多了。那个韩家的小郎君交往交往也无碍,只要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罢了,还多随他几日,以后你便去夫人面前伺候吧!”

  “谢过老爹!”二丫欣喜的福了一福,道了谢,见无事,便告辞出来了。

  见二丫走了,简金银这才对吴老汉道:“这几日酒坊里收入少了一些,可知是甚么缘故?”

  吴老汉忙道:“小老儿这几日也去开封酒坊里瞧了瞧,那王掌柜的倒也尽心,买卖老到,只是——只是那潘家酒楼前些时日出了一种新酒,盖过了咱家的风头,若不是秉承薄利多销,只怕收入还少些。”

  “哦?”简金银不禁一愣,“什么新酒?”

  吴老汉从腰间摸出一个酒葫芦,捡了桌上的一个杯子,满上。简金银看了看酒色,点了点头,端起杯子尝了一口,吧嗒了一番,眉头皱了起来,叹了一口气道:“只怕我家的酒坊开不下去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