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宁汐战少晖,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宁汐战少晖,主要讲述了:宁汐想到刚才的窘态,脸颊瞬间爆红。  “我不知道这间房里的人会是你……”  “这么说来,你想献身的对象另有其人?”不知道是他?那她以为是谁?战寒爵掐着她下颌的力度加重,发现自己竟然更生气了。  宁…

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宁汐战少晖,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小说免费阅读

《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免费试读第28章 欲擒故纵

  宁汐想到刚才的窘态,脸颊瞬间爆红。

  “我不知道这间房里的人会是你……”

  “这么说来,你想献身的对象另有其人?”不知道是他?那她以为是谁?战寒爵掐着她下颌的力度加重,发现自己竟然更生气了。

  宁汐下巴被掐的又红又痛,气恼到不行:“我是在等另一个人,但没有想献身,我是来还钱的。”

  怕他不信,宁汐连忙掏出信封里的支票:“不信你自己看,这就是证据!我也压根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听到你们在谈公事,怕误会才躲进桌子下的。”

  战寒爵怀疑地盯着她,难道真的是他会错了意?

  宁汐见他沉默,以为他总算是想通了,可是谁知,下一瞬,他突然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俯身低头撬开她的唇舌,一通蛮横地撕咬,带着报复的意味,把她下唇都咬破了皮。

  “唔……”宁汐吃痛地拧眉,抡起粉嫩的拳头砸在他的胸膛,气恼地想要挣扎,却压根一点用都没有。

  她的力气对他而言,就跟挠痒痒一样。

  反而是被他堵得更严严实实,那些控诉全部变成急促的呼吸。

  也不知过了多久,战寒爵像宣泄够了才把她甩开。

  “想做我战寒爵的女人满大街都是,也不缺你一个,滚。”

  宁汐被摔进了沙发,脑袋往后仰着,脑子也因为缺氧有些懵,骤然听到他这句狂妄的话语,本能想要反击,想做她宁汐的男人还满大街都是呢!

  但手中三十万的支票宛若一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谢谢理解。”她落下这句,逃也似的远离了6808套房。

  宁云琛搞什么鬼,给的什么房间号,害得她出了这么大一个乌龙!

  战寒爵:“……”

  谢谢理解?

  去他妈的理解!

  战寒爵抬腿直接将身侧的沙发踹翻了,前所未有的怒火在眸中燃烧。

  他和宁洋订婚四年,却除了四年前那一晚阴差阳错,再也没有碰过她。

  他有试过强迫自己去接受她,甚至提前喝过助兴的酒,偏偏怎么都提不起兴趣。

  可是刚才,宁汐这个女人却挑起了他沉睡已久的渴求,只想一点点把她揉碎了,拆骨入腹……

  该死,他什么时候变成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了?

  战寒爵将身侧酒柜上的红酒一饮而尽。

  借助冰冷的酒水,压下内心那股无法言喻的烦躁感,索性给慕峥衍打电话。

  “出来喝酒,我在江南会所。”

  ……

  宁汐跑出包间之后一溜烟钻进了洗手间。

  镜子里的女孩顶着一头乌黑的秀发,肤色莹润泛红,偏偏嘴唇被啃得有些发肿,她迅速涂了一层厚厚的消肿膏和润唇膏,才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

  不由得想问候战寒爵他全家!

  她什么时候给他那么多错觉,让他觉得她心怀不轨?

  努力地做了个深呼吸,宁汐平复内心的委屈和愤怒,重新找宁云琛打听到了陈亮所在的包间。

  原来是6806号套房。

  宁汐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温柔的笑,转而去往6806号。

  “陈先生,您好,我是宁汐。”语气很温柔,无害极了。

  “进来。”一道醇厚的男音响起。

  宁汐心中惊喜,看来这次终于对了。

  宁汐推开包间的门,和6808号套房不同,这里的布置摆设相对要粗糙一些,却也比普通会所的顶尖套房高档些许。

  推门而入的刹那,她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烟酒气息,有些许呛人。

  嘴角的笑还没有扬到最圆满的弧度时,宁汐眸子猛地睁大,不可思议地望着坐在意大利真皮黑色沙发上的英俊男子。

  竟是战少晖!!

  她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又走错了。

  “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抱歉……”她躬身道歉,转身即走。

  战少晖慢悠悠地将手里摇晃着的高脚杯放下,叫住了她:“你不是来找陈亮么?这就要走了?”

  宁汐离开的步伐一顿,睫毛下垂落淡淡阴影,遮掩了眼神里的警戒。

  “你怎么会知道陈亮?”

  “坐,我有话要跟你说。”战少晖又倒了一杯酒,放在自己身侧,意思很明显,要宁汐坐过去。

  宁汐犹豫了一秒,还是坐了过去。

  不过她没喝那杯酒。

  战少晖嘴角噙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我让人查过你的资料了,四年前你从殷大退学,没有毕业证,相当于高中学历,给人端过盘子也洗过碗,睡过天桥也住过地下室,后来还因为宋琴差点一尸两命,宁汐,我没想到离开我以后你过得竟然这么凄惨。”

  说话间,战少晖眸光灼灼地盯着宁汐,突然伸手摸上宁汐的大腿。

  宁汐顿时宛若一个刺猬,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

  她忙不迭的往旁边退开,和他距离足足超过一米,避如蛇蝎:“这是我的事,不劳晖少你费心,我只想问一句,陈亮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

  战少晖嘴角邪佞地勾起一抹冷弧,看着宁汐就像看猴戏一般,径直从抽屉取出一份借贷单,反手用力拍在桌面。

  “这是你继母向陈亮借款一百万的凭证,我如今虽然和你也没了婚约,但好歹你是跟过我的,只要你告诉我,你外面的野男人是谁,我就考虑把这张凭证还给你。”

  宁汐盯着那张薄薄的纸眸中划过一抹亮色,但听到战少晖后面半截话又拧紧了眉。

  “你要我怎么说才肯相信,这四年来我忙着工作忙着带孩子,忙到根本没有时间去谈恋爱?”

  “呵,看来你还挺护着他的。”

  宁汐解释不了,干脆从包里拿出装有支票的信封。

  她将信封递给战少晖,小心翼翼地商量:“我这里有三十万,能不能你把这个借据先还给我,我另外再写一张七十万的欠款单给你?”

  比起被高利贷收走房子,比起让宋琴被填海喂鲨鱼,那还不如借战少晖的钱,起码会稍稍安全一点……

  闻言,战少晖却笑得无比邪恶,他扬手打了个响指。

  转眼门被推开,一个侍应生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满托盘的酒。

  红酒、白酒、鸡尾酒各种类型的都有……

  托盘被放在面前的黑色茶几上。

  战少晖修长的指尖在酒瓶上挨个拂过,冲宁汐挑衅地挥了挥手。

  “你要是把这些酒都喝下去,我就考虑接受你的提议?”

小说《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