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求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小说免费资源

强推热门小说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宁汐战少晖,主要讲述了:托盘里的酒足足有十几瓶,宁汐的酒量一直不好,哪怕如今工作需要应酬,她也绝对喝不完四分之一。  宁汐蹙眉:“你明知道我酒品糟糕,这是强人所难。”  战少晖还是那副吃定了她的表情:“不乐意你可以走啊,…

求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小说免费资源

《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免费试读第29章 敢碰我一定杀了你

  托盘里的酒足足有十几瓶,宁汐的酒量一直不好,哪怕如今工作需要应酬,她也绝对喝不完四分之一。

  宁汐蹙眉:“你明知道我酒品糟糕,这是强人所难。”

  战少晖还是那副吃定了她的表情:“不乐意你可以走啊,只要你愿意看着宋琴被陈亮的手下大卸八块……”

  这混蛋,话说到这份上,她怎么可能能狠心离开?

  宁汐死死咬着腮帮,也不知道从哪生出一股勇气,抡起酒瓶不要命地往嘴里灌。

  一瓶接着一瓶,随着混杂的酒水越多,喉咙处像被烈火灼烧的感觉越重。

  越来越多的酒喝不下去,随着唇角溢了出来。

  渐渐地,她觉得天旋地转,浑身都开始发烫……

  战少晖眼睁睁看着她一口气灌了四瓶,喝得都快要吐了,可莫名地,她仰着修长的天鹅颈喝酒的动作,在璀璨的灯光照射下,让他下腹窜起一股邪火。

  宁汐……

  四年前睡过她一次,如今竟白白便宜了其他野男人……

  想到这里,战少晖突然一把将宁汐抓到了怀里,翻身摁在沙发上。

  宁汐脑意识已经开始不清醒了,但她知道此刻的危险,狠狠一口咬破了舌尖,让疼痛强迫自己保持理智。

  “战少晖,你放开我!”

  宁汐拼命地推他,却于事无补。

  战少晖快速欺上去,呼吸变得急促,带着几分戏谑:“叫啊,你叫得越大我越喜欢!当年你差一点就是我老婆,现在凭什么别人能碰我不能碰?你不是很护着那个奸夫么,让他现在来救你啊!”

  宁汐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果断离开,战少晖比她想象中更人渣!

  抓踹挠咬踢,宁汐把能用的招数全都用上了,但男女力量悬殊,她根本无从抵抗。

  无奈之余只好放软声调。

  “战少晖,你别这样,我们还有个孩子,你冷静点……”

  “别提那个小贱种!”战少晖徒然愤怒得双眸猩红:“当年你处心积虑生下他,现在是不是想用他来要挟我,你……”

  啪!

  宁汐扬手一巴掌狠狠的摔在战少晖侧脸,气得心胸不停地起伏,狠狠咬牙:“我不许你侮辱宝贝,他也是你的儿子,亲生儿子!”

  “你敢打我?”

  战少晖脸被打偏到了一侧,他不可置信地望着宁汐。

  宛若一头被激怒的豹子,回过神来,他也反手扇了宁汐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打得宁汐耳膜嗡嗡作响,脸颊上留下五个鲜红的指印,她连反抗的力度都弱了下来。

  可她还是不死心地拼命叫喊:“滚开!你这是强迫,救命……战少晖,你敢碰我我一定杀了你……”

  ……

  慕峥衍有事来不了,战寒爵便打算离开会所了,途径回廊时他远远瞧着6806号套房门口守着两个黑衣保镖。

  战寒爵在电梯口等电梯,电梯迟迟不到,他恍惚间听到6806号包间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响,眉峰蹙得更紧。

  江南会所是慕峥衍旗下的娱乐会所,顶楼一般很少开放给普通的顾客,尽量保证顶楼顾客的素质。

  但很显然,这6806号套房里的顾客不是什么善茬……

  “啧,晖少这次怕是遇到了个小辣椒了?”

  “再辣不还是乖乖给晖少生了个孩子么?说不准是人家小两口的情趣呢,哈哈,不过宁汐那女人长得还真是漂亮,前面凸后面翘,中间一截小蛮。腰……”

  “对对对,肌肤嫩得像还能掐出水来……”

  门口守着的保镖也听到包间内的动静,不免啧啧说笑。

  叮。

  电梯到了,门开了。

  战寒爵却没有进去,反而转身走向了6806号房。

  阿澈一直跟在战寒爵身后,看到他换了方向,不由怔了一下。

  爵爷不是说要走么?

  战寒爵刚逼近6806号房,大概距离还有一米的时候。

  那两个保镖伸出手指着他:“站住!你是什么人?我们老板在里面办事,你想干什么?”

  战寒爵英俊的脸色一沉。

  不等他开口,阿澈就已经非常主动地出手。

  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指着战寒爵的那根手指就已经被阿澈捏住。

  咔嚓……

  一声脆响,骨头断了,保镖疼得冷汗涔涔,一个劲的哀呼。

  战寒爵站定在保镖身前,就像一个王者,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问:“你们刚才说,这里面的人是谁?”

  “我们是晖少的人,你……你惹不起的……”

  保镖话音刚落,阿澈箭步上前,擒拿手擒住保镖的胳膊,利落地反剪到背后。

  那保镖疼得脸色发白,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了,哆哆嗦嗦地说出一句:“是晖少,和他的……前女友,宁、宁汐……”

  阿澈和郭尧此刻同时感觉到了一股低气压的弥漫。

  两人对视一眼。

  “爵爷?”阿澈心惊胆颤的请示战寒爵。

  战寒爵眼底跳跃着令人看不懂的寒芒,片刻后,慢条斯理地挽起深色西装的袖口,淡漠地吐出一句:“通知下去,把顶楼的人全部清空。”

  阿澈眉峰突突一跳,爵爷这是要亲自动手了?

  ……

  包间内,宁汐和战少晖的阵地从沙发变成了地板。

  夏季本来衣服就很薄,宁汐的上衣已经被撕烂了,露出白皙的肌肤,泛着淡淡的栀子花香味。

  战少晖双膝半曲,压着宁汐,邪佞地抚过她的脖颈。

  “看你这样,这几年应该也没少被滋润吧,孩子都生过了,我不嫌弃你已经算是抬举你了,你还在这里装什么贞洁烈女!”

  话落,他俯身恶狠狠地啃咬宁汐的肩膀,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

  宁汐被战少晖压着动弹不得,疼得眼泪瞬间飚了出来。

  偏偏挣扎不开……

  头顶迷醉的灯光洒下,冷空气和肌肤接触,她眼眶通红,浑身都在颤栗!

  救命……

  谁能来救救她?

  双膝突然被拉开,战少晖恶毒的面庞在她眼前放大……

  不!

  不要!!

  她惊得无法喘息,漂亮的脸蛋充血涨红,一口气提不上来近乎昏厥……

小说《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