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三国之大汉飞将小说完整版,三国之大汉飞将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之大汉飞将

状态:已更新39.8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2-11-20 00:49:39

简介:  魂回东汉三国时期,附身幼年吕布,从此再不有勇无谋。  出身大汉边军世家,充分利用三代边军之优势,立足大汉边塞,北伐鲜卑外族,西进打通丝绸之路,还有精彩的与罗马帝国大战场景。  一统大汉北方后发展海军,唤起汉族海防意识,海陆并进南下一统中原。  从此再无五胡乱华,大汉民族雄立地球之巅。  本书Q:246097790,欢迎加交流。…

三国之大汉飞将免费阅读

三国之大汉飞将免费阅读第一章:幼年

  东汉元嘉元年,帝国北方,并州,五原郡。

  吕良携妻黄氏到白马寺庙(今五原县锦旗东五里处,由于黄河淘堤已毁于河底)拜佛求子。归来当晚,黄氏得一梦,梦见有一猛虎扑身而来,黄氏见状急唤丈夫赶打,老虎却温顺地卧于身旁。不日黄氏身感有孕,怀孕12个月未见生产,百感焦虑。

  后来,黄氏移至染织作坊,突然屋外人声大嘈。众人纷纷出外观之,但见西北上空彩虹映现,光彩夺目,此景奇异。随之五原山地崩裂,地动山摇。黄氏忽感不适,腹中疼痛难忍,盆骨闷胀,羊水外溢,寸步难行,随卧于布匹之上,不久产生一男婴。男婴出世更为奇事,但见脐带自断,双目有神,两拳紧握,站立面前,黄氏惊奇,急擦去污物抱于怀中。后说与丈夫,吕良心中大快:“吾儿神也。”因出生布上,故起名吕布。

  吕布从小随父学习武艺,随母习文作画,聪慧好学,一点就通,过目不忘。吕布生性好斗,力大过人,喜舞枪弄棒,身高体重超出常人,同龄男童都不敢和他玩耍,视而远之,唯有同女孩在一起温顺体贴,判若两人。

  吕布从五岁起常随牧马人野外放马,并喜爱马,只要一见马精神十足,兴奋的不得了。他骑在马上手舞足蹈,手持一根木棍酷似一名勇士,那时他能持棍刺击野鸡野兔。

  七岁时,单独骑马追击野狐山鹿,从无空手而归,经常将重于他几倍的小马驹抱起玩耍,有时举过头顶。

  九原县尉吕府后院,黄氏溺爱的看着自己独子,说道:“布儿,从你三岁起就开始教你《论语》《孝经》《九章》等学识,你自小聪慧,一点就通,虽不喜文,可为娘学识浅薄,能教的都教予你了,今年你九岁,后天去给外公祝寿,是该请你外公为你请一学识渊博的先生教你的时候了,今天是为娘教你学识的最后一课。”

  黄氏聪明贤惠,知书达礼,善染织。是五原郡补红湾人(今五原县城西补红村),是一大户财主之女。黄大财主是五原边塞数得着的大户人家,从事中原与蒙古大草原来往贸易,三流九教交流广泛,门下也养有寒门士子教授族中幼小,家中藏书颇丰。

  爷爷吕浩乃章帝年间大将军窦宪麾下越骑校尉,曾追随窦宪大破北匈奴于金微山,北匈奴单于远遁漠西,吕浩率部驻扎在五原郡,并在当地建城筑堡,开荒农耕,固守边关。窦宪自杀后,吕浩被贬为九原县尉,父亲吕良,从爷爷那里继任九原县尉,军中世家。教授吕布习武强身排兵布阵尚可,如论到教授学识那就强非所难了。

  吕布皱着眉头说:“阿娘,爹爹夸孩儿天资聪慧,是难得的习武奇才,祖上传下的项羽“霸王戟法”“霸王心诀”我已超过爹爹,布从小就立志横刀立马,冲锋陷阵,立大大的军功光复祖上荣光。孩儿不喜欢文绉绉虚情假意的文士,像父亲手下的主薄,虚伪狡诈,一点都不光明磊落,孩儿才不要学他们呢。”

  门外,吕良听见自己独苗此番话语气的大踏步闯进来,指着吕布大声叱喝:“我吕氏先祖是“吕尚”姜太公,是西周王朝的政治家、军事家,是西周文、武、成王三代的主要政治、军事宰辅,史称其“佐天子为圣臣,治邦国为圣”,为西周王朝的建立和巩固立下了卓著功勋;也是春秋战国时代最强大的封国之一----齐国的开国始祖,因后人不宵,被田氏窃取,后人吕不韦辅佐秦皇吞灭田齐,吕不韦被秦皇嬴政赐死后,孙吕伯子流落江东,后为楚霸王项羽马童,时称吕马童,乌江之战项羽自刎,吕马童取其一臂,被封吴中侯,又得项羽戟法,传之后代。祖训我后人谨记先祖文成武德,缺一不可,你爷爷也为此以郡守之尊求得你外公许可,让我与你娘亲结为连理,借助你外公的学识以补我吕家之缺。”

  “你爹爹我天资愚钝,学不得学识,就连“霸王戟法”“霸王心诀”也学不到先人一成。我吕氏三代单传人丁凋零,本脉就你一根独苗,天怜布儿你天资聪慧,不论习武学文都一点就通过目不忘。竖子你竟敢喜武厌文,看我今天不打得你屁股开花。”

  说着往外侍女小莲大吼:“马上请出家法刑具,我今天非教训教训这竖子。”

  黄氏安坐榻上向小莲眨眨眼,小莲领会转身而去。

  侍女小莲双手举着柳条神情恭谨,踏着小碎步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道:“老爷,家法刑具送到。”

  吕良看着柳条,余光瞄瞄妻黄氏,苦笑不得。

  吕布偷笑着向吕浩说:“孩儿不孝,请爹爹责罚。”

  吕良看着吕布的神情心里那火突然又冒了起来,冲着小莲狂吼:“去把最大的家法刑具请来,今天我就非得教训这竖子不可。”

  吕布心里暗想:“昨天在练武厅还不知道谁教训谁呢。”

  小莲苦着脸望向黄氏,黄氏嘴角微翘眨了眨眼,小莲转身出门。来到外厅冲那孔武有力的吕浩家臣阿福和阿旺道:“老爷要请最大的家法刑具,你两跟我来。”

  半响,阿福和阿旺呵斥呵斥得抬着一根大木头进来。小莲小碎步来到吕浩跟前俯身,语气恭谨的道:“回老爷,最大家法刑具请到。”

  吕良回头一瞥,看着阿福和阿旺抬着的大木头,顿时没了脾气。

  吕良天资平庸,性情憨厚老实,如不是父亲吕浩留下忠心耿耿的家臣,这几年九原县尉的职位估计也坐不稳。自从尊父命娶妻黄氏之后日子倒也过得安稳祥和,但家中大权却傍落黄氏身上,随着唯一维持脸面的武力被9岁的吕布超过,家中地位更是沦落到了吕布之后。唯有提及家族之事才有机会吼两句体现下一家之主的权威。

  吕良皱着眉头苦着脸坐到黄氏旁边,小声的跟黄氏说道:“娘子,我吕氏一脉人丁凋零,幸得阿布天资聪颖,家族命运可就全系他身上了,去给岳父祝寿时可得请岳父帮忙请一学识渊博之士悉心教导布儿,还烦娘子时时监督布儿学习,万万不可让布儿荒废学业只坐一劫武夫,现今大汉武夫地位甚低,没大学问可没办法光复吕门。”

  黄氏回应:“老爷,布儿自小聪慧,父亲也喜欢的紧,现今黄氏家族后代没什么突出后生,前些日子父亲托人来信特别叮嘱今年寿宴一定要带布儿前去,说是从武威姑臧请到了一学识渊博的寒门士子前来准备教授布儿,还特地派专人到被贬至边疆的大学士蔡邕那求得存书抄录供布儿以及族中学子教习,父亲已年老,族中无人有能力接班,看父亲有意思培养布儿,以保黄氏家族在此乱世中生存下来,老爷请宽心。”

  吕良听到心里一松,眉头逐渐舒展。仍然板着脸对吕布说:“布儿,无论学识武力为父没能力继续教你了,为了我吕氏一脉,你到外公家之后谨记刻苦用功,万万不可懈怠,时刻记得我吕氏家训:大丈夫立存于世文成武功缺一不可。”

  吕布迎着家中双亲那殷切的目光,双膝跪地,挺直小腰板说道:“是,孩儿谨尊父命,大丈夫立存于世文成武功缺一不可。”

  两日后清晨,吕府门外停着两辆马车,吕布蹦蹦跳跳的边跑边叫:“骑大马咯,骑大马咯,骑大马去外公家的大草原玩咯。。。。。。”

  来到一望无际的草原,微风吹拂着小草,太阳暖烘烘的照着,是那么的惬意。黄氏好像回家的游子,钻出马车策马狂奔,指着前方隐约可以看见的土堡说道:“阿布你们看,前面的土堡就是你们外公家了。”

  跟着黄氏,我们冲到了土堡的附近,突然冲出几骑来到黄氏身边欣喜道:“妹妹(姐姐),我们估算你们一家也该到了。”

  娘对我说:“阿布快叫舅舅。”

  这几个汉子是娘亲的兄弟,看着那身材高大,一脸胡须,黝黑的面庞,十分相像的几人,吕布恭敬的上去行礼,其中一个舅舅说道:“少来,少来,我们大草原不讲这个,哪有你们那么多礼。”

  这时,吕良也走了过来对几位舅舅说到:“见过几位舅兄舅弟!”还是那个舅舅开口说道:“哎,妹夫,本来看你也是一条好汉,我们兄弟俩都放不倒你,可是你也忒多礼了,你们啊,就是麻烦。”旁边那个舅舅好像也很赞同。吕良略显尴尬,挠挠头,说:“去拜见岳父大人吧。”

  那个舅舅说道:“对对,外面风大进去聊!”转过头就对土堡叫到:“阿爹,阿爹,你看谁来了!”一勒马缰就冲了进去。

  一老汉,身材高大,一身皮衣,面庞发紫,一脸虬髯,看上去十分威武,三步赶两步窜了出来:“我那聪慧的小外孙来了,呵呵呵呵,快来给我看看长高了没。”

  娘跑上前去,腻声叫到:“爹!”和个小姑娘似得,不过也是,娘现在也不过才二十五六岁,常年住在县尉吕府,不像这里在大草原上风吹日晒的,也不显老。

  “小婿拜见岳丈!”吕良行礼道。吕布躬身说道:“见过外公!”

  老汉拉着吕布上下打量着:“嗯,我的小外孙现今又长高了,今年九岁了吧,看你这壮实得像个小牛犊似的,比族中十一二岁的小孩都壮。”

  “哈哈哈哈,我的小外孙来了,今晚杀两只最肥的肥羊,好好招待我的小外孙。”说完领着我们一群人兴冲冲的来到羊圈。说道:“老二老三,你们两进圈去把那两只最肥的肥羊擒出来。”

  二舅舅三舅舅挽起袖就冲进羊圈,羊被人一赶乱哄哄的在羊圈内到处跑。那两只肥羊身膘体壮,体力充沛,时刻都能躲在群羊中间,二舅舅三舅舅忙乎了半天也没能摸到这两只羊的毛。外公看着自己的两儿子气道:“身在大草原连在羊圈内抓只羊都抓不到,我黄氏指望你们败家吗。”

  吕布看着面色央央的两舅舅,上前一步躬身道:“外公别生气,外孙给你抓去。”说完纵身跳进羊圈,双手将外围的羊一只只扔到一边,径直向那两只肥羊冲过去。

  羊圈外老汉抚须颔首道:“还是我的小外孙有能力。”

  吕良面显得意道:“布儿现今已经将我家传武功习完,已在我之上,只待进一步熟练身体长开之后必将大成。”

  老汉哈哈大笑道:“我这小外孙七岁就能把小马驹抱起玩耍,有时举过头顶,天生勇武力壮,我们黄氏吕氏两家族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了。”

  转头对二舅舅说:“前些天在大草原收来准备贩卖给苏双、张世平的那批马现在交货了吗?”

  二舅舅回道:“还没交货,现在苏双、张世平还在堡内,准备给您老祝寿之后再把马群带回中原贩卖。”

  老汉颔首道:“我记得这批马中有几批上好的野马,去挑一匹出来给我小外孙做坐骑。”

  吕布听到兴奋的大叫:“外公外公,我要骑大马,当大将军,光复我吕家先人荣光。”

  老汉听了甚为欣慰,道:“好好好,我的小外孙就要骑最好的马。”

  当夜,吕布便夜宿马厩,亲自为挑给他的野马喂食刷毛。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