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永恒兵祖小说完整版,永恒兵祖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永恒兵祖

状态:已更新98.9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9-08-27 02:28:49

简介: 太古年间,位面之争让无尽大陆分崩离析,万神陨落,在域外邪族灭绝人类之际,神兵大陆之主耗费自己所有生机,以太古第一神兵,九转登祖塔,携带神兵大陆逃出升天,为人类留下残存的延续。 数万年后,少年孟逸身容人魔血脉,为人魔所不容,为救出陷入域外邪族的父母,开启了一场爱恨情仇,逆天而行的强者之路。 为情而武血风雨,为生而踏无情界。 巅峰之路,让天抖,让地颤。 …

永恒兵祖免费阅读

永恒兵祖免费阅读第一章 蒙尘的少年

  紫檀花村是一个偏僻小村,位于一条山脉当中,常年被云雾笼罩神秘异常。

  村落人口稀少,只有十几户人家,是围聚一颗巨树建设。

  树名为紫檀花树,村名也是由树名得来。

  紫檀树高达五丈有余,浓密的枝叶呈环形延伸,正好将这个小村遮盖,不惧风雨,且枝叶常年四季翠绿如初,繁花不落。花香浓而不熏,即使到了冬季,在清冷的空气中,随着北风都能飘出数十里外,连带最近的小镇皆可清晰可闻。

  紫檀花不仅拥有着独特的香味,且能使人静气凝神,本身也是一种灵药,治血化瘀,定痛化毒。

  正是这些常年盛开不落的紫色小花朵,让这个山野小村衣食无忧,生活比一些镇上的大家族还要富裕几分。偶尔利用花朵做成香料或香包,在镇上凭着物美价廉,口碑极好,颇受女性欢迎。

  夏日正午,灼热的光线倾洒而下,大地到处热气升腾,让人难耐。偶尔微风抚过,紫檀树随风摇晃,光线透过间隙,树下无数光斑游弋,甚是壮观。

  树下十多个,五到十几岁不等的小孩,整齐的做着复杂的动作锻炼体魄。小点的虽说动作生涩,节奏总是慢上一拍或几拍,样子却是十足认真。

  而在孩子前方一位身穿青衫的中年人,一双有神的双眼在光斑映照下越发明亮。看着孩子们今日的认真劲,微翘的嘴角一直都没有恢复,目光扫过每一个小孩,越发满意。

  忽然一个大点的小孩,被一只飞来停落在树枝上的鸟雀吸引,停下了锻体的动作,中年人顿时脸色一沉,严厉的告诫呵斥起来。

  “习武首先要修心!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才能不惧失败、抵制诱惑、心念通达,这才能褪凡入武,敢言武道。否则,即使你们踏入武界,也难免止步不前,或者身死道消。”

  “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

  小孩稚嫩的声音整齐的回答道,之前被鸟雀吸引的小孩也立刻收心,舞动奇怪的动作。

  中年人名叫黎忠,是本村人,年轻时同样怀揣武道梦想,意气风发,奈何资质平庸,数十年连武道第一道台阶都无法迈上,只好回村,将自己的希望放在面前这些孩子身上。

  武道一途,何其艰难,入武之前必先炼体。炼体,顾名思义就是修炼身体,无非就是让身体逐渐强化,当达到一定的层次后,会感应到身体与天地的有一丝的契合度,感应天地灵气,引灵气蕴骨,入丹田成核,最终唤兵入道,踏上第一台阶,唤灵境!才能成为真正的武道中人。武者!

  炼体分为九重,前六重简单易懂,就是让肉身不断变强,唯有第七重开始最为重要,必须感应天地灵气,沟通灵气入体蕴养骨骼,当全身骨骼变成灵骨,达到炼体九重,便能引气入丹田凝核成漩,化灵气为灵力,这一层不但是武道的基础,还是炼体的巅峰,无论速度和力量都非常人能及。

  说着容易,实则艰难无比。炼体第七重就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是一个不用任何器物便能检测人资质的台阶,资质好的,感应和沟通灵气十分快捷,蕴骨速度自然也会加倍。资质差的,往往数年或者数十年完成蕴骨。没有资质的,终极一生无法感应那虚无缥缈的灵气,这类人自然只能沦为贫民,与武道无缘。

  黎忠就是资质较差,十六岁感应灵气,如今四十三岁,依然处于炼体八重,无法完成最后一步,或许说已经和武道无缘。

  望着朝气蓬勃的孩子们,满意的点了点头,随身坐在紫檀树下的一块石凳上,好似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树下远处一个躺在竹椅上假寐的少年,神色复杂,叹息不止。

  那少年身穿一件紫色的长袍,袍边镶嵌着间距的白色小晶块,面料上有着模糊的复杂纹路,对映着小晶块有着细微的光芒流转,若不细看很难发现。他皮肤白皙,面容稚嫩,眼睛虽然闭着,可无法掩饰那俊逸的脸庞,嘴角永远保持着令人舒服的微笑,好似天生具备一种亲和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接近他。

  从穿着上就可以判断他身份非富即贵,不错,他父母都是村内无法猜出修为境界的强者,若不是他父母这个村落早已不存在,是这个村落的大恩人。他的母亲更是用着神鬼莫测的手段让村中央的紫檀树四季如春,为这个村落创造出了一条生存之路。

  奈何这对夫妇不知为何在少年三岁和七岁相继离开村落,原本聪明伶俐,惹人喜爱的小孩,从七岁开始变的沉默寡言,连带自己最喜欢的修炼也放弃了,每日清晨开始躺在紫檀树下发呆和睡觉。为此村中不少人劝说,只换来少年的微笑拒绝,“我身体有病,以后无法修炼了。”

  其实村落里的人都知道,原因肯定和少年父母有关,不然也不会让少年把从小挂在嘴巴的宏愿作废!

  我孟逸,以后要踏上武道巅峰,让紫檀花村成为这片大陆上,家喻户晓的圣地,让那些什么大宗大派,都来给各位叔叔爷爷们磕头朝拜!

  这是少年小时的宏愿,狂妄,很大胆,惹的村民经常开怀大笑,可却每个人并没有因他的大话耻笑,反而都为他鼓气打劲。

  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变的如此消沉,让人人为他惋惜。这一切的种种成为了一个闻之悲伤的迷。

  “收心,今天练到这里,明日继续。”望着已经乏力的孩子,黎忠收回目光喝道。

  孩子们闻言顿时一哄而散,个个揉着酸痛的肩膀手臂,嬉闹着朝各自家里跑去。

  孟逸听到孩子们的笑声,双目睁开,扭头看了一眼,神色多少有着一抹无奈和不解。然后视线朝着树顶望去,间隙的光晕让那明亮的眸子更加闪耀,只是他的双眼依旧直视那刺目的光晕,视线逐渐模糊,儿时记忆浮现,一个身材挺拔,气势如山的青年男子出现在眼前。

  同样站在这株紫檀花树下,男子至始至终都抬头望着满树的紫檀花,神情复杂,双眼微红,声音夹杂着颤音对身边的小孩说道:“逸儿,爹爹要去找你娘亲,你能答应爹爹一件事情吗?在爹爹和你娘亲回来之前,不要修武。”

  不等孩子回答,青年男子抬手直接按在孩子身上,白光闪耀,接着孩子面色苍白,脱力的瘫坐在地上,双目难以置信的望着青年男子,双眼充满了恐慌。

  “不要怪爹爹,你目前不能修武。”

  “我为你留下了一辈子不愁吃穿的灵币,也为你定了一门亲事,如果爹爹没有回来,你到了成人年,娶妻生子当个平凡人也好。”

  “我知道你想知道原因,但是爹爹不能告诉你,爹爹是个罪人,爹爹只是不想你死。”

  说完,青年男子如鬼魅般突兀消失,留下双眼呆滞的孩子在树下发呆,还有青年男子消失后,坠落在半空中的几滴泪水。

  若是黎忠看到这一幕,定会难以置信,七岁的孩童已经处于炼体九重,这种修炼速度比传闻大陆最顶尖的天才还要恐怖,可却被孩子的父亲一掌震散了全身灵气,封印全身灵骨。

  天才从此蒙尘,或许一生都无法绽放光辉。

  ……

  直到日落西上,孟逸才缓缓睁开了双目,看着那被晚霞染红的紫檀花,朵朵被霞光点缀,光芒流转,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紫檀树是他娘亲的手笔,从小就听他父亲说,他娘亲是一位强大的阵法师,拥有万物复苏,鬼神莫测之能,而且很喜欢紫檀花。

  孟逸顺手拽下腰间的香囊,用鼻子嗅了嗅,咧嘴笑了起来。这是从小带在身上的香囊,是自己的娘亲亲手做的,上面除了紫檀花香外,还有一种清淡不知名的香味,是他从小记忆犹新的味道,娘亲的味道。

  “父亲,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让我习武,或许你有你的原因,”孟逸抬起头颅,脸上映照着晚霞,目光变的坚定起来,“我会等你带着娘亲回来,我可以答应你不习武。但是……爹娘,你们一定要回来,我们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你们不要抛弃……”

  最后一句硬生生的卡在喉咙,孟逸不敢往下说,生怕说出最不想见的想法,只是他的脸上间接涌出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担忧。

  三岁母亲离开,七岁父亲离开,多年来,他想出了许多种理由,每一种在脑海创造出上百种境况,可是每一种对他来说非常糟糕。

  人最怕的就是明明知道结果,却还要自欺欺人。

  “孟逸哥哥。”不知何时,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扯了扯孟逸的袖口,弱弱的喊道,生怕打扰了哥哥的沉思。

  孟逸回头,正好对视着小女孩的一双担忧心疼的眼眸,心口不由来一紧,自己的境况居然让小孩都担忧起来,急忙故作平静的一笑,蹲下身子,手掌按在小女孩的头上,轻轻一晃,“小梨,什么事?”

  小梨愣了愣,对于这位平易近人的好哥哥的情况,几乎在全村不是什么秘密,本想着安慰几句,碍于她从小就聪慧,自然看的出孟逸的掩饰,随即伸手拽下孟逸按在自己头上的手掌,气呼呼的说道:“孟逸哥哥,给你说多少遍了,不要在晃我的头了,我长大了,被别人看见多不好啊。”

  孟逸一愣,双目瞪大,久久说不出话,看着小梨故作老成的小大人模样,顿时一笑,“好好好,我们小梨变大姑娘了。说说,找哥哥干嘛?”

  “我爷爷让我叫你去我家吃饭,说有事情和你商量。”

  “什么事?”

  “嘻嘻!”小梨故作神秘一笑,忽然背起双手,小小的个头慢悠悠的朝远处走去。

  “这小丫头……”孟逸摇头一笑,只好跟了上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