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天价娇妻:夜帝的独家宠婚小说完整版,天价娇妻:夜帝的独家宠婚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天价娇妻:夜帝的独家宠婚

状态:已更新52.3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6-30 23:57:36

简介:【1V1宠文,傲娇忠犬VS腹黑女王】浴火重生,她贼胆滔天,爬上了帝都夜少的龙床。一场交易,高大阴戾的男人冷然嗤笑,除了钱以外,不要妄想多余的,她一定会死的难看。繁华谢后,她言笑晏晏,在他跟前高调挽着别的男人,烟视媚行。“夜帝先森,交易结束,咱们债见。哦不,永不相见!”他剑眉紧蹙,扬唇邪肆蛊惑的笑。“看来是昨晚没有满足你,宝贝,咱们今晚继续!”…

天价娇妻:夜帝的独家宠婚免费阅读

天价娇妻:夜帝的独家宠婚免费阅读第1章 重生,她就是迟念!

  火,大火蔓延。

  欧式别墅之中,滚滚炽烈的浓烟弥漫,不见天日。

  腥臭的味道传来,烈火灼烧的痛楚已经不再清晰。

  可心头滴血的恨意,却灼烈滔天!

  迟念极力的伸手,想要拽住那一截口琴,眼眶缓缓流出血泪。

  被挑断了手筋的腕上已经使不上任何力气,双腿早就残废,被踹到在地上之后,动弹不得。

  苟延残喘多年,被自己的未婚夫兼老师和异母的妹妹灌下毒药。

  断腿失心,眼睁睁的看着生母血肉模糊的被人一根根拔掉身上的管子,剧痛而亡……

  她居然还心心念念的感谢了他们多年……

  将自己用血泪写的琴谱,把贱人捧上世界音乐大奖的宝座……

  她不服,死不瞑目!

  ……

  迟念好像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做了整整七年的噩梦。

  梦中,有她未婚夫温暖的笑脸,还有妹妹纯真无害的嗓音……

  而她,眼睁睁的看着相依为命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残喘,被人一根一根的拔掉了刺入体内的输液管,脸颊痛苦的扭曲了起来,指甲深陷在了肉里面,泪眼模糊。

  她亲爱的未婚夫,也是她的授业恩师,揽着她妹妹的腰肢接受着颁奖台上聚光灯的照耀,毫无愧疚的接受众人顶礼膜拜。

  而她,被人弄断了手筋,废掉了双腿,困在了狭小的箱子里面,写不出曲子,就要被拳打脚踢,整整过了七年不人不鬼的生活。

  将仇人送上宝座,也为自己谱写了死亡之曲……

  恍恍惚惚的醒了过来,她慢慢睁开了眼睛,以为在自己跟前的依旧还是狭小的黑色铁箱。

  但跟前的额一切却让她,茫然又无措。

  她不是应该已经死了么?

  她这是在地狱?

  费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发现她居然还握着一只手机。

  迟念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传来了一阵的疼痛,顺手按开了手机屏幕,一瞬间震惊了。

  公元XX22年9月14日,三点二十二……

  她不是应该在一个月前就被大火烧死了么……

  怎么会……

  心头升腾起了阵阵的错愕和震惊,迟念忙不迭的从地上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环顾了一眼四周。

  眼睛渐渐习惯了房间里面的光线之后,也看清楚了里面的布置,这是一间更衣室,还堆放着很多衣物。

  她迈开了两步,刚刚想要开门出去看看,路过试衣镜的时候,思绪都停顿了一秒。

  漆黑的眼眸,缓缓的转动了过去,顿时看到了镜子里面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女孩。

  穿着一件碎花的短裙,巴掌大的青涩小脸蛋上,脸色还染着慢慢的震惊和错愕!

  迟念向前走了一步,镜子里面的人也靠近了她一步。

  迟念长大了嘴巴,看着镜子里面和她一模一样表情的女孩。

  脑海之中,爆裂出一个震惊的念头。

  她,又活了?

  被活活烧死了一个月之后,在另外一个身体里面,死而复生了!

  ……

  是夜,夜色笼罩之下,一切静谧而又诡异。

  帝豪龙庭奢华包厢之中一片黑暗,摆钟高悬,发出“当当当”的声音。

  夜云重(chóng)卧躺在双人床上,森凉的眸猛地掀起,镀着戾气的寒光慑人,薄唇紧抿,紧盯着跟前这个妆容妖冶,刚刚见过一面的大胆女人,声音带着震怒。

  “敢对我下药,你在找死!”

  迟念伏在夜云重的身上,尽管身体还是紧绷着的,却还是不屑傲慢的笑了笑,轻蔑的吐出了几个字眼,“找死?不,你说反了。”

  夜云重的眼眸危险的眯起,薄唇忽的上扬,露出一抹嗤笑。

  还不等迟念继续说话,大掌一把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直接压下……

  黑暗之中,夜云重看不清楚迟念的面容,但是仅凭着感觉,就足够知道,他想要更多……

  这个女人,有毒!

  ……

  迟念缓缓再一次转醒的时候,是全身上下的疼。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顿时感觉到了射在自己身上的一道阴戾视线。

  猛地抬起了头,正对上了弯起了唇角,妩媚的伸出了手,对着眼前盛怒的男人娇俏的说,“先生,服务费……”

  重生之后,迟念从零星的记忆之中搜寻,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因为父母经商失败,而被他们亲手卖进了这座帝厦龙庭,上流社会的销金窝,纸醉灯谜的生死夜场。

  “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和我说话?”

  夜云重的眼瞳轻敛冷嗤,剑眉扬起。

  本就阴鸷的脸庞更添几分狠厉,夹杂着炽烈的冷意,却难以掩盖他原本的勾魂摄魄。

  穿着真丝的睡衣,裸露在外的蜜色肌肤,紧实而强健。

  脸颊的轮廓刚强,紧抿的唇瓣看起来孕育着一触即发的暴怒。

  迟念勾唇,纤纤一笑,散漫的打了一个哈欠,挑了挑腿上盖着的薄被,慢慢悠悠的坐了起来。

  安静的平视着她,不带着半分畏惧。

  看似漫不经心的盯着跟前敏锐如豹的男人,迟念说的很诚恳,“我听闻,只要服侍您一个晚上,就可以拿到十万块。怎么,难道说号称京城第一权贵,夜帝您还付不起一晚?”

  细腻的肌肤柔嫩莹白得像是上等丝绸一样,上面依稀还布满了男人的痕迹。

  夜云重的眼眸眯起,带着慑人的嚣张,危险溢出,恐怖决然。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有女人胆敢没有他的命令就爬上了他的床,甚至胆大包天的对他下了药,兀自索要服务费。

  “女人,我看你压根没弄清楚,你到底在跟谁说话!”

  话音森然落去,夜云重毫不客气的伸出了手,紧捏着迟念的下巴。

  力道太大,像是要直接捏碎了她的下颌骨。

  迟念不惧,甚至笑的妖娆妩媚,仰脸望着他,“抱歉,概不赊账!”

  这模样,居然意外的很是风情。

  浓重妆容下,细细描绘出了一张妖冶勾人的面容。

  男人却仿佛完全不吃这一套,修长指端的力道逐渐加大。

  迟念轻微吃痛,却仍然毫无惧色。

  夜云重紧捏着她,漆黑的眼瞳之中倒映出她浅笑恬然的模样,忽的染上了一抹戏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