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求《天命货郎儿》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热门网文大神闲鱼人生的新书天命货郎儿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主角是李炎钟九娘。主要讲述了:我有些紧张地看着钟九娘,生怕她露了馅。然而,钟九娘脸上又忽然变得很平静,就好像不知道玉佩的事儿似的。燕道明摇摇头道:“那镇印是当年李货郎搞出来的,属于你们这一脉的独门绝技,如今李货郎已死,能够帮忙重新…

求《天命货郎儿》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天命货郎儿》免费试读第18章 甄厉害

我有些紧张地看着钟九娘,生怕她露了馅。

然而,钟九娘脸上又忽然变得很平静,就好像不知道玉佩的事儿似的。

燕道明摇摇头道:“那镇印是当年李货郎搞出来的,属于你们这一脉的独门绝技,如今李货郎已死,能够帮忙重新加固镇印的,就只有你了。”

这事居然和爷爷有关系?

我倒是想问问燕道明,但钟九娘说道:“知道了,明日我就过去。”

燕道明道:“最好是今天就出发,里面的散发出来诡异的气体了,不知道有多少野东西被污染,连前去探查的风水师也着了道。”

钟九娘沉默了一下,随后道:“好。”

“那我就不打扰九娘了。”燕道明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道:“这小子就是他的儿子?啧啧,居然入门了?可惜,只能活五年了。”

只能活五年,啥意思?

我正要开口问,钟九娘却是脸色一寒,手中剪刀倏地向燕道明激射而去。

“燕道明,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燕道明也不知道是使了什么手段,本来要射中他的剪刀在近身时猛然偏了方向,钉入了木门里。

“九娘,我就喜欢挑战你的底线!哈哈……”

我看得出钟九娘是真的生气了,因为她向来都是一副淡定冰冷的样子,而此时她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

燕道明离开后,我好奇地问道:“这人为什么说我只能活五年?那玉佩……”

“这不是你该问的,这玉佩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你好好戴着,若是丢了我拿你是问。”钟九娘冷声道。

这么凶干嘛,我就是问了一个问题而已。

随后,她又把我叫道堂屋,问道:“你真想接风水的活儿?”

我点了点头。

“为什么?”

我说我想增加一下阅历和经验,爷爷教给我的东西,我想试验一下到底对不对。

“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劝你这辈子乖乖待在家哪里都不要去。”钟九娘道。

“为什么?”我有些不服气,因为我觉得我的想法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不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

钟九娘淡淡地道:“增加阅历和经验是没错,但你错在你不该怀疑你爷爷,你记住,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包括我,都有可能会骗你,但有一个人不会,那就是你爷爷。他教给你的东西,你需要的不是验证真伪,而是去践行,去改进,去创新。但是,这个理由不足以打动我。”

这次轮到我沉默了。

想了想,我咬牙说道:“还有一个原因,我想提升我自己,我想变得强大,不想受人欺负!”

是的,刚刚面对燕道明轻描淡写地出手,我除了等死却是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感觉让我很是憋屈。

我内心发誓,这个场子,我一定要亲自找回来!

但我内心很清楚,现在的我,距离燕道明还差得太远!

闭门造车只会让我最多纸上谈兵,唯有实践才能让我有提升自己的机会。

“这理由还不足以打动我。”钟九娘冷漠地道。

我沉默了一下,看着钟九娘道:“爷爷说,我爸爸死得不明不白,而没能为我爸爸报仇,他愧对我爸爸。我想变得强大,去探寻我爸爸死亡的真相,了却爷爷生前唯一的心愿!”

钟九娘也沉默了一下,而后定定地看着我,说道:“你想去就去吧,你已经满了十六岁,此后你无论是给人看相还是看风水,我都不会阻拦你,不过,我希望你凡是三思而后行,不要愚蠢地进了别人的圈套而不自知。另外,你爸爸的死并不简单,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我顿时有些欣喜,没想到钟九娘居然会答应。

然而接下来钟九娘所说的让再一次让我小姑娘穿内裤—懵逼了。

她说道:“明天,你就到城里接手一家风水相术咨询公司,你的任务,就是靠自己的力量把它经营好。你的所有经营收入,都必须走公司账务。到时候,我会请审计人员来查,假如你有私吞款项的行为,你最好想好能不能承担这个后果。”

这话说得相当严肃,让我有些愕然,就我,一个未成年,经营一家公司?

这不是开玩笑吧?我哪里有开公司的经验?

我本想拒绝,但钟九娘道:“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是我的命令。”

我只得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这个经营好,指的是什么?”

“第一个月,不少于二十万营业额,第二个月不少于五十万,第三个月,不少于一百万。”钟九娘道,“而且,有三条规矩必须遵守,一是第一单,不能给姓秦的做,哪怕给你再多的钱;二是如果是姓张的,你得接。这一单有可能会有危险,但无论如何你要帮对方;三是不能为了业绩不择手段。之前你爷爷给你定的规矩你都破了,真正的劫难……就快来了,希望你这次不要让我失望。”

听到劫难,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本来我以为在歌剧院出了那么大的事,都差点被夺了身体,这应该就是我坏了规矩遭的劫难,但听钟九娘的意思,似乎还不是?

吴三旺也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这个问题我没有问出来,感觉钟九娘也不会回答我。

说完这些,钟九娘就去睡觉了,临睡前把一个东西哐当一声丢在了桌子上,声音渐远:“望气术不可轻易动用,除非你达到了黄级,否则瞎了眼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心下顿时一惊,钟九娘居然知道我突破了望气术的事情?

不过想想便明白了,我青囊望气术有所突破,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玉佩里面那条古怪的鱼的功劳,而那玉佩肯定和钟九娘有关。

改天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吴三旺的事解决了,但柳玉溪的事依旧是一个谜,且这个迷钟九娘肯定知道些什么。

我看了看她丢在桌子上的东西,顿时愣住了。

居然是在爷爷的葬礼上时被那个中山装男子抢走的锁寿镯!

尸生子命魂不稳,贫贱不寿,故而从小爷爷就给我戴上了护命锁、锁手镯。

钟九娘受伤,难道就是因为去夺回这个东西?

我心里不禁感动,然而去而复返的钟九娘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这东西,价值一百万,从你的工资里面扣,现在,你倒欠我一百万了。”

窝草……

我很是忧伤,没想到年纪这么小就背了这么大的债务,都不知道能不能还得完。

第二天,我按照钟九娘的指示,找到了这家叫做“甄厉害风水相术咨询公司”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尼玛这不就是一个只有一小间门面,就连门头也是简简单单地用毛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字。

就这,每个月二十万,还逐月翻倍?

玩呢这是!

这一刻,我终于可以确定,钟九娘是故意在惩罚我,她可是说过,当月业绩不达标,哪怕让我去工地搬砖都要把营业额补足!

这女人,真心机!

果不其然,我等了几天,鬼影都没见着一个。

也是,人家风水相馆一般开在黄金地段,而这个小门面不仅小,位置还是在深巷中。

不过,幸好门面虽然小,后面却有一个三居室,厨房卫生间等一应俱全。

我看了一下风水布局,这一看不要紧,却是把我吓了一跳。

一般来说,做生意当然是财位要摆的好,布局以内阔外宅为好,意味着“请财入瓮”,但这风水相术馆的风水不仅和财位没啥关系,反而是流财之相,也就是说难以招揽生意。

那个正常的风水师会把自己的馆子弄成这样?

但钟九娘告诫过我,不得改变这里的风水布局。

这又是何意?

我等了三天,却是未见一个人上门来咨询,随后想起了方青羊说的介绍我的那个客户,于是打电话问他。

方青羊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我,说那客户听说我只有十六岁,就不肯找我了,已经找了别的风水师。

我瞅了瞅这扫帚一般形状的风水馆,心说果然是扫财出门。

没办法,我只好上同城网注册了一个账号,编辑了一行字:专业风水师,看宅寻墓,相面断卦,阴阳奇货,驱鬼除邪,看不好不收钱,请联系139……

随后以甄厉害风水相术咨询公司的名义发了出去。

其实我对这一行的从业情况并不是很清楚,于是上网浏览了一下,但没想到的是,就同城网上类似这样的信息就上百条,业务比我这更广,居然还有住家风水师,附带做上门女婿的。

这么卷的吗?

不过我还是抱着希望的,果然不一会儿手机想起了滴滴声,我一看,是同城网的私信。

来活了?

我兴奋地点开,然而一点进去我就傻眼了。

尊敬的用户您好,由于您发布的信息涉传播嫌封建迷信被举报,根据社区管理规范,给予删帖处理。

窝草,被举报了?

我顿时大感蛋疼,这什么人闲的举报我,那么多人也发了相似的信息干嘛不管?

我想了想,决定多拓宽几个生意渠道,于是找了一家打印店打印了几十分传单,又去买了点一小桶浆糊,贴起了电线杆广告。

然而,当我贴到第三根电线杆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那谁,就你,谁让你乱贴小广告的?知不知道乱贴广告影响市容市貌,罚款2000元起?”

我一看,额,城管?

贴个小广告罚款2000?这也太黑了吧?

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跑,跑了十多分钟才甩脱那个城管。

我决定了,回去就搬出这个风水相术馆!

真尼玛倒霉。

小广告没贴成,我打算去城里面逛一逛,看这类的风水相术馆有多少。

结果这一圈下来,少说也有十来个摆摊的,清一色瞎子算命。就是门面的也有好几个,不过和我不一样的是,哪怕是一个瞎子的摊子也有好几个客人在等着。

这一逛,就是到了下午。

当我回去时,却是发现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我门槛上,吃一口烧饼,又吸一口烟,那烟圈吐的,一个接一个,小的钻大的,煞是好看。

看到我到来,他拍拍屁股站起身,说道:“你是这家店的老板李炎吧?”

这人有点面熟啊。

仔细一看,我顿时不淡定了,这尼玛不就是刚追我的那个城管吗?

居然跑到我前面来了,还换了一身衣服。

变戏法呢这是。

“不,你认错人了。”

我转身就走。

小说《天命货郎儿》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