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尘世修真路小说完整版,尘世修真路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尘世修真路

状态:已更新41.1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2-07 20:18:30

简介: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些宁默就不用想了,一个开挖掘机的,据说还不是黑翔毕业的,还指望要什么自行车呢?  被女友抛弃后的宁默,偶然接触到高大上的修真,能不能演绎一段逆袭的彪悍人生呢?…

尘世修真路免费阅读

尘世修真路免费阅读第1章:山间石室

  “挖掘机技术那家强,要去山南找黑翔。”

  宁默学挖掘机的时候,这句带调侃趣味的广告语其实没有现在这样家喻户晓。宁默的挖掘机技术是跟亲戚学的,相对于黑翔系来说一个是高大上的学院派,一个是放不上台面的草根派。

  学院派出来的机手理论知识比较强,但应对各种场地工况就经验上来说比不上那些草根。宁默就认识一个从技校学挖掘机出来的机手,据他说在学校上机的机会真的不多,即便能上机也多数是挖挖土方而已。

  这些毕业出来的人,还是要找一些老师傅跟机带一带才能独立开机。而草根派的机手则不同,他们多数是跟亲戚熟人从打黄油加柴油做起,虽然说刚开始的时候上机操作的机会也少,但各种场地各种工况总是见得太多不是?面对各种特殊工况的应对方法算是耳闻目睹,只要能熟悉的操作机器基本上便无须师傅带,算是可以独立干活了。

  宁默从亲戚那里学机出来的时间也不长,不过在现在这个工地,还算是干得得心应手。林场开山路这种活本身就比较简单,干活的弹性空间大,老板也是比较好说话的哪一类。

  开挖掘机的机手都有一个共识:如果老板好说话就算机子差点工时长点也还能勉强忍受,如果老板不好说话就算是新机,也很少有机手干得长久。现在这个年头机手是多了很多,但只要你的技术过硬,还真不怕没有地方去,没有谁愿意一边干活累得半死,还要一边忍受老板的脸色的?

  ……

  雨一直在下,已经下了好几天了还没有停的迹象。宁默很想再睡一会,昨天冒雨给机器加油弄的很晚,实在是太困了。可是老板的电话一大早的就打了过来,说晚上看守挖掘机的老张刚才电话告诉他,停机附近现在有很大的水流下,可能会影响到机器的停放,务必要去看看。

  宁默穿好雨衣,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可是天色还是暗暗的,工棚离挖掘机有一段不近的路程,下雨天摩托车是没办法开的,新修的山路现在都是泥泞不堪,唯有抄近路步行才能快点到达挖掘机停放哪里。

  山野中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高大林木,四周除了偶尔的隆隆雷声和雨打树叶声,一片寂静。天晴时的鸟叫已经听闻不到。天地间仿佛只有一个人存在一样。

  宁默赶到挖掘机哪里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山谷中的平地已经积了齐腿深的雨水,浑浊的山洪奔腾而下把前几天刚刚修好的路面冲刷得坑坑洼洼。

  晚上看守挖掘机的老张,湿漉漉的躲在遮阳伞下东张西望,看见宁默来了,倒是好像松了一口气,急急忙忙说,宁默师傅你快点把机器开到安全的地方去吧,这里太多水了。

  老张是老板请来晚上看场地的本地人,为人老实,看到他那么尽心尽责,宁默也有些感动。宁默笑笑对他说:”辛苦了老张,你先回去吧,下这么大的雨你的衣服都湿透了。”

  老张又叮嘱了一下才冒雨回家,我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觉得还是把挖掘机开到半坡的场地安全一点。虽然路远了一点,不过看来这雨是一时半会不会停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工还说不准呢。

  挖掘机是老板分期买的合资机卡特,耗油是多了一点,不过性能还真是没话说。现在这个工区,就是修一条林区的山路,用于把木材运出去,现在刚修了一半就停了好几天。

  想起老板昨天郁闷的脸色,宁默就有点想笑,这小子靠父亲的关系领下的工程,想着大干一场,却没想到碰上了这个季节少有的雨天。

  卡特强劲的发动机声音打破了周围的单调,增大的铲斗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充满力量的钢铁怪兽。宁默就是喜欢这种一机在手力量我有的感觉。

  雨水虽然把山路弄的坑坑洼洼,不过对于链带的挖掘机来说,还是如履平地,相反有点麻烦的是,不停要处理被狂风吹断的树木,倒是花了不少时间,开到场地的时候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

  天色越来越暗,天空不停的闪电让人心生恐惧。宁默就算是胆大也有点头皮发麻,书上说打雷的时候,在树木下很容易被雷劈的。但是宁默也不愿意继续等了,谁知道这雨什么时候停呢?

  现在差不多四点了,回去的路紧赶慢赶也要一两个小时才可以,再不回去晚上就得在这过夜了,刚才自己还叫老张晚上可以不用来看机器了,要宁默自己一个人在这大山里面过夜,也不是不敢,以前也试过,关键是早上吃的一点早饭现在早就饿了。

  宁默走的是小路,说是路其实也只能依稀的可以看见,一些采药的山民走过的痕迹。平时宁默上下工都是开着老板给配的摩托车,小路宁默还真是不太熟悉。

  不过好在平时也听老张说过一下,宁默相信随着小路就可以回到早上来的岔路口。不过慢慢的宁默发觉有点不对劲了,都快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到哪个岔路口呢?

  宁默有点心慌了,该不会是迷路了吧?宁默停下来看了一下四周,想想这条小路在中间好像是没有岔路啊,为什么那么久还没有到的呢?宁默决定再走一会,如果还是不见岔路口就掉头往回走,在场地过夜总好过在山里挨雨淋。

  宁默的脚步越来越快,小腿已经被旁边的树枝给划出了好几道伤口。正想停下观察一下,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已经往下堕落。等宁默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置身在一个漆黑的山洞中间。幸亏山洞没有多深,要不把腿摔断了就麻烦大了。

  宁默摸出手机,时间已经是五点多了,电池的电量还有四格,可惜是没有信号,不过手机屏幕的光亮也能让宁默可以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了。

  四周黑沉沉的不知道是泥土还是石头,宁默站着的平台不大,不过让宁默奇怪的是他刚刚掉下的洞口现在已是看不见了。宁默有点担心,洞口都找不到,还上去个屁啊?

  不过宁默很快发现,在一个灰蒙蒙的角落好像有一个像门的洞口,宁默大喜,有洞口应该就有出路了。宁默有时候就是神经大条,当时根本没有考虑洞口后面会不会有危险,就走了进去。约莫走了十分钟,宁默眼前出现了一个石室,和外面山洞不同的是这个石室散发着淡淡的柔和光线,宁默把手机关掉,现在有光亮能省点电必须要省,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石室比外面的山洞稍微大一点,不过中间摆着一张石台,石台上面还有一个石架子,散发着光亮的是架子上面的那个珠子。宁默心想这个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

  该不会人品爆发因祸得福吧?

  虽然十分激动,宁默也没有立刻去拿那珠子,东西就在哪里,话说现在也没有人和自己抢吧?宁默很快就发现石室后面还有一个房间,因为光线的缘故,宁默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宁默走过去,却吓了一跳,里面有一张石床,石床上面枯坐着一个骷髅,皮肉俱无。

  说宁默一点都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宁默还是大着胆子走上前仔细查看,也许能发现石室主人留下出去的路线呢?很快宁默就有了发现,骷髅旁边放着一个玉盒,玉盒上面刻有几个繁体小字,仔细辨认依稀是:取我玉盒者,须继我道统。

  如果是以前,宁默还真的是不认识这些繁体字,不过因为以前在深海市上班的时候有工友买港岛的彩票,经常买些港岛的报纸看,宁默跟着看多了也就认识了相当多的繁体字,阅读是基本上没问题。

  宁默想起金老爷子笔下的张无忌,在光明顶的密道得到阳顶天的武学时好像也有给骷髅磕头的情节,心想我也有样学样给这个骷髅师傅鞠个躬吧。

  心中暗道:师父师父,里面的如果是魔功,我可不愿学啊,到时你可别怪我拿你的玉盒。

  玉盒有点沉,不过宁默毫不费力就打开了盖子。东西不多,只有四个玉条和一个看不出材质的戒指。宁默很是失望,就这么点东西还好意思说道统?这个骷髅不怎么厚道吧?

  不过传说中的宝贝,好像都是要滴血才能显露的,要不要试试呢?宁默有点犹豫,谁知道这些东西里面是什么呢?一个不好唤醒的是异形就悲剧了。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目前的状况好像也是出不去了,虽然明天可能老张会叫人来找,但是天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到这里呢。宁默心一横做了决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刚才摔下来的时候也有个伤口,再挤一点血就是了。

  血液滴在玉石条上还真是有了反应,一条白色的光线直接没入宁默的脑海,只感觉全身一麻便晕了过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