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重生农门闺小说完整版,重生农门闺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农门闺

状态:已更新98.5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7-11 13:32:53

简介:  老天眷顾垂怜,让香芹重生到了五年前。  逆天意,改人命,她不会再让那些欺她、辱她、讥她、诽她、害她的人得偿所愿!…

重生农门闺免费阅读

重生农门闺免费阅读第1章 净身出户

  1987年,这一年的秋天特别凄冷。

  豫中平县,万顷良田之中,四通八达的阡陌交通连接着一村一庄的千家万户。

  播种完新一季的麦子,段秋萍便迎来了她人生中最为灰暗的一天。

  她立在李家村的李老三家门口,望着高门大院里的参天梧桐树,满目的悲怆与踌躇。

  粗布旧袄的袖口中,有一张没被捂热的离婚证书,然而在这张离婚证书到手的那一刻,段秋萍却觉得它有着灼痛皮肤的滚烫热度。

  在领到这张离婚证书之前,她还是眼前这户人家的女主人。

  这个家的女主人……

  呵——

  段秋萍自嘲地苦笑。

  她在这个家里做牛做马了十六年,却还不如养在院里的狗来的重要!

  自怨自艾了许久,段秋萍方才鼓足勇气叩响了李老三家漆红的大门。

  “谁啊——”

  砖砌的院墙内传来朝气蓬勃的声音,紧接着是渐近的脚步声。

  开门的是一名年约十二的少年,对方一见是段秋萍,刷地变了脸色,眼神闪烁不停,低声叫了一声,“娘——”

  这是段秋萍的儿子李宝裕。打她十月怀胎生下他时,段秋萍就没从他身上体会过血浓于水的母子之情。

  “我有话要跟你爹说。”段秋萍有气无力道。

  “那你等一会儿。”说完,李宝裕小心翼翼的关上了大门。

  被拒之门外的打击,又在段秋萍几乎快要不堪重负的心上又添了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不大一会儿,李老三家里传来李老三亲爹李春的怒骂声:“那狗‖娘养的丧气货还来干啥!成天啥也不干,叫她伺候个人,还苦着个脸。她一天到晚摆着脸给谁看呢!还不赶紧撵走——”

  李春七老八十,日日夜夜无病呻‖吟,不是这痛了就是那酸了,真不知道他骂人的时候哪来的精神。

  听风便是雨,左邻右舍被李春的连番怒骂引了出来。

  对门家的媳妇是第一个露头看热闹的观众,她早在门缝窥见段秋萍立在李老三家门口,却对秋萍故作惊讶道:“秋萍,你咋还在李家村呢?”

  段秋萍尴尬笑笑,连理睬他的机会都没有,李老三家的门又重新对她打开了。

  李老三半开了一扇门,从门缝中不难窥见他身后面色不善的李家二老,还有李老三的那位一边看戏一边幸灾乐祸的姘头湖大妮。

  段秋萍深信,过不了几年,湖大妮的花容月貌也会变得像她一样人老珠黄,她的双手也会生茧粗糙。

  把着门,李老三特意给段秋萍提了个醒,“你不是答应净身出户了吗!”

  他心中忐忑,难不成这女人是要反悔?

  李老三回头望一眼二老与李家的新媳妇儿,他们同他一样都心怀不安,不愧为一丘之貉。

  “我……”在心中演习了无数遍的情形,段秋萍发现自己依旧不能应付自如。她艰涩得开口,“我来带香芹走。”

  听她不是图财,李老三对段秋萍的戒备放松了不少,他敞开大门,扬声说:“香芹是我闺女,我自己养,你赶紧走吧!”

  “你说你养,她都快病死了,你找大夫给她瞧了吗!”段秋萍大声质问。

  李老三不禁愕然,他认识段秋萍二十多年中也与她同床共枕了十多年,还是头一回听她这么大声说话。

  在李老三错愕时,他身后的李春不耐烦了,“叫她带那半死不活的病秧子一块走!也省的日后我们给那死丫头办丧事了!”

  李老三也是个会算账的人,养个快死的人还不如养些家畜。家畜快死了还能宰来吃,人快死了还得给她填口棺材。

  段秋萍带没用的丫头走,等同于带走了李老三家的麻烦。

  李老三心中清算了这笔账,就不再故作姿态,痛痛快快的答应了段秋萍带李香芹离开。

  李家村也有好人在,北头的李栓同情段秋萍母女,便赶着驴车将她们送回了段家庄,也就是段秋萍的娘家。

  十五岁的李香芹瘦的皮包骨,段秋萍背着面无人色的她一路从村头到了娘家门口,一点也不觉得疲累。

  一面墙,两道门。

  段秋萍停在小门处,忽觉得脚步如灌了铅一样沉重,再也挪不动。

  秋风扫过,吹动小院里的槐树,干枯的槐叶在风中飒飒清响。

  一声“吱呀”,旁边稍大的门打开,走出一名绰约多姿的年轻妇人。

  妇人拍平绢布桃红花袄的褶皱,抬手扶了扶脑后整洁的发盘,娇俏的媚眼一转,瞟见了落魄的段秋萍与李香芹。

  她先是一怔,靠近几步看了仔细后,又退回到原门口,不屑的打量着段秋萍粗鄙的穿着,唇角挂着讥笑却故作意外道:“这不是大姑子吗——秋萍姐,什么风把你给吹回来了?”

  段秋萍一向不擅长应付她这个弟媳妇,她将垂着的头稍稍偏向弟媳,问道:“兰花,爹娘在不在里头?”

  冯兰花撇嘴嗤笑一声,翻着白眼,说话时神气活现,“你进去瞧瞧不就知道了!”

  段秋萍本就不该过问兰花此事,这问题确实显得有些多余了。

  她抬首时,已见冯兰花一摇一摆得走远了。

  段秋萍不下定决心,哪怕秋风也抬不动她的脚步,她的脚步可不比落叶,而是山一样的沉重。

  许是她与冯兰花方才的说话声惊动了小院里的二老,段秋萍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当小门一经打开,眼前正是父亲饱经风霜的脸庞。

  段秋萍顿时热泪盈眶,满腹的辛酸与委屈在这一刻化作一声让人为之颤抖的哽咽,“爹——”

  听了这一声动人的呼唤,尚未老眼昏花的段文竟也觉得视线模糊起来。

  他忙将段秋萍招呼进来,看到她背上奄奄一息的李香芹,胸口更是一紧,“香芹这是咋了?”

  “爹,求您救救香芹吧!”段秋萍不惜忍辱半路折回李老三家,决心带病重的李香芹一起离开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知道她的父亲段文原是一名中医。

  屋里的窦氏听到动静,放下针线活去一探究竟,她方才就觉得听到了女儿秋萍的声音,于是差段文去门外瞧瞧。

  果不其然,真是女儿到娘家来了!

  瞧见女儿如此落魄,外孙女的情况更是不容乐观,窦氏的喜出望外瞬间烟消云散。

  段文摸了李香芹的脉,又探了她微弱的鼻息,惊慌中对段秋萍喊道:“快快,快送去南头的诊所!”

  段秋萍还未来得及歇口气,在段文的指引下,又背着李香芹去了南头新开的诊所。

  

继续阅读